意识形态共为您搜索到220篇文章
  • 阚和庆:习近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想的鲜明特色

    阚和庆:习近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想的鲜明特色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发表系列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论述,呈现如下特色:一是着眼于开展“伟大斗争”,强调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应发扬斗争精神;二是注重运用唯物辩证法分析新时期党史国史领域中的重大是非问题,批驳历史虚无主义观点;三是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与坚定党的历史自信结合起来,丰富和充实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思想资源,具有深厚的时代意蕴。这些特色是传承党的优良政治传统、思想品格的结果,同时也体现了新时代引领社会思潮、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内在规律。

  • 加强高校意识形态能力建设———以新疆高校为例

    加强高校意识形态能力建设———以新疆高校为例

    意识形态工作维护着政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效能,是政党治国理政的重要载体,任何一个国家要实现经济持续发展、社会稳步向前,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要构建与其制度相适应的主流意识形态。维护意识形态安全是维护国家安全、促进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高校处在意识形态的前沿,加强高校意识形态能力建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的政治责任,是应对意识形态严峻复杂的斗争形势,抵御和防范“三股势力”向校园渗透,履行立德树人职责,不断巩固社会主义办学阵地使命使然。高校党委要在坚持党的领导,牢牢把握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强化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发挥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领航作用,提升教师师德师风水平,落实意识形态责任制,增强主流意识形态工作的吸引力等方面提升高校意识形态能力,确保高校始终成为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坚强阵地,成为坚持党的领导的坚强阵地,成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坚强阵地。

  • 千峰:美国的意识形态战争

    千峰:美国的意识形态战争

    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指导思想,就是用“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欺骗目标国放弃本国的文化传统和自身价值观,引诱目标国的政府领导和人民厌恶本国价值观而向往美国的普世价值和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制度,放弃本国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然后利用美国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WTO,对目标国进行经济入侵,把价值观不同的强国打软,把价值观不同的大国打散,把价值观不同的弱国打残,然后把摩根士丹利、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大通等资本大鳄投入目标国进行贪婪的吸血,对目标国进行经济奴役。

  • 黄卫东:从华为舆论战谈美国掌握了“话语权”根源

    黄卫东:从华为舆论战谈美国掌握了“话语权”根源

    令人感到荒谬的是,在华为事件中,无数网民随西方的舆论指挥棒起舞,声讨华为。很多人认为,这是中国失去话语权造成的。所谓失去话语权,根源是因为精英们在国内推行美国和西方意识形态,精英们不去反思根本错误,而是用失去话语权来掩盖他们的根本错误,其原因在于他们早已接受了美国的意识形态,一直在国内推行他们认为才是正确但却与我国宪法相违背的意识形态。

  • 作为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起源、实质与影响

    作为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起源、实质与影响

    新自由主义是21世纪资本主义的核心意识形态,但是统治阶级却否定其现实存在,更不要说承认其背后的真实意图了。本文分析了新自由主义的起源,解释了其存在目的,并详述了其出现后的一系列后果,最后指出新自由主义的实质及其危害。文章认为,相对于主张经济自由并让监督它的国家为其划定范围的自由主义而言,新自由主义则强调市场自由是国家进行组织和治理所必须遵循的原则。因此,在新自由主义条件下,国家被嵌入到资本主义市场体系之中,国家失去了传统的监管职能,并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资产阶级的意愿,从而使资本主义成为绝对的资本主义,也加速世界走向毁灭。未来人类社会的唯一出路,就是开始一场旨在保护地球的长期生态革命,以创造一个实质平等、生态可持续、满足公共需求的世界。这就是21世纪的生态社会主义。

  • 刘书林:意识形态工作中需正确把握的若干辩证关系

    刘书林:意识形态工作中需正确把握的若干辩证关系

    科学世界观方法论不是人们头脑里固有的,不是生而俱来的,也不可能随着年龄和职务的提高而获得。唯一的途径就是学习和世界观的改造。我们这么一个大国,13亿人口,处于西方西化分化的斗争前沿,再加上我们国内又有人愿意充当美国霸权主义的啦啦队,不提倡学习马克思主义、不提倡改造世界观,全国人民就没有共同的逻辑、共同的语言、共同的意志,那就是一盘散沙,那就不能顶得住严峻的考验而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 左鹏:打好意识形态斗争的主动仗

    左鹏:打好意识形态斗争的主动仗

    新自由主义的矛头是对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因为加强哲学社会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高校意识形态阵地管理,这股思潮在教材、课堂的活动空间已大大萎缩,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其本质,但是它的影响已经由学术研究、教育教学延伸到了舆论宣传和一些政策的制定实施了。比如,在经济体制改革中,中央一直强调两个“毫不动摇”,但一些地方、部门和媒体对于中央做出的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决策部署常常置若罔闻,甚至做出相反方向上的解读,而对于中央做出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决策部署却很容易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不时提出一些过头的口号。

  • 人民日报: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

    人民日报: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

    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是具体的、现实的,不是抽象的、空洞的,文化领域的一切工作和活动都要紧紧围绕这一根本制度来展开、来推进。无论是理论武装还是新闻宣传,无论是文艺创作生产还是文化体制改革,无论是精神文明创建还是网络建设管理,都要高扬马克思主义旗帜,不断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坚定宣传科学理论、传播先进文化、弘扬主流价值,确保我国文化建设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

  • ​兰雅清:从文献对比查证美国中情局“十条诫令”

    ​兰雅清:从文献对比查证美国中情局“十条诫令”

    美国中央情报局专门针对他国政权进行颠覆的“十条诫令”,已经流传多年。本文试图通过对比《克格勃X档案》、塞缪尔·亨廷顿的“民主派准则”等文献资料证实,“十条诫令”绝非杜撰。对此,我们要认清西方敌对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各种隐秘操纵的战略实质,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并在实践中积极应对。

  • 黄星清:匪夷所思的进攻—元丰宋夏战争

    黄星清:匪夷所思的进攻—元丰宋夏战争

    今天的美国正在台湾、香港、南海、东南亚对中国采取盲目进攻的战略,我看其结果也不会比神宗发动的元丰宋夏战争好到哪里去,只怕会越陷越深,最终一败涂地。但与西夏不同的是,中国不会被这场历史大变局拖垮,因为我们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以及雄厚的产业基础。而中国要做的就是固本修身,发展自己;保持战略勇气和定力,绝不四面出击;既要敢于斗争,又要善于斗争,这样就完全可以在“纵敌深入”中立于不败之地。

  •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伟大的历史转折,开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恰恰是从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思想路线上的拨乱反正为前奏的,充分显示出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然而,在这以后也出现了“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放松了思想政治教育,削弱了思想政治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轻视了意识形态工作,结果导致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严重弱化,西方错误思潮乘机而入,搞乱了人们的思想。有的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中国现在搞的不是马克思主义;有的说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意识形态说教,没有学术上的学理性和系统性。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相反地,一些人对于西方思潮、西方学说、西方价值观缺乏必要的分析,看不清其中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甚至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跌进坑里了还在叫好,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这些情况再一次证明,意识形态阵地,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西方错误思潮必然要来占领,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

  • 田辰山|被导演者的宣言:要么自杀,要么自我解放

    田辰山|被导演者的宣言:要么自杀,要么自我解放

    必须结束人间的动乱、战乱!必须结束对自然剥夺,必须结束一切摧毁人类作为整个一个大生命过程的生态环境的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竞争游戏!必须立刻向它叫“停”!全世界的人们,首先是被欺凌、压榨的,都要醒过来,从这场被导演的噩梦中警醒。要团结起来,不要再被人导演!不要再接受被一小撮导演者分配给我们为他们资本服务的角色、用小线拉着我们人人跟随他们的腔调唱木偶戏!全世界的我们,人人都不要跟这个集团玩了!

  • 孙锡良:何时能刹住屏蔽“毛主席”的歪风?

    孙锡良:何时能刹住屏蔽“毛主席”的歪风?

    也许,部分演艺工作者并非主观故意,他们被某些公知洗脑洗得很彻底,“谎言讲一千次就成了真理”在他们身上表现得很有普遍性,诸多对毛主席的造谣,在他们心中已经固化为“真事”,因而也就跟着删除“毛主席”。这是多年来教育的失败和公共意识引导的失败。意识分裂是社会脆裂的前兆,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堤坝从底层垮塌了,5G,航母,大飞机,大核弹,全都是废物,没有什么能挡得住精神溃堤的缺口,投降,跪舔,卖国,从来都不需要理由,只要能苟且。

  • 李慎明:重点做好国内改革、发展和稳定工作

    李慎明:重点做好国内改革、发展和稳定工作

    我国仍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面临的国际形势日趋错综复杂,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从问题导向出发,目前国内最为重要和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切实加强党的政治建设,二是切实加强党的理论建设,三是牢牢把握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四是切实抓好经济建设这一中心工作,五是切实做好必要的军事斗争准备。这些问题真正要上升到顶层思维,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党的领导。

  • 警惕:灭国超限闪击战在行动!

    警惕:灭国超限闪击战在行动!

    社会文明保障链的任何一环掉链子都足以毁灭社会。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对任何一环都不放过,多年来就这样对中国社会文明保障链系统地、全面地、深入地、无孔不入地、无休止地打击摧毁,其疯狂程度连其他已经配合灭国超限闪击战打跨自己国家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都望尘莫及——当年前苏联、前南斯拉夫、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煽动教唆动乱的时候也不见他们对自己的国家叫嚷“劣等民族劣等人”、“劣等文化劣等文明”、“爱国贼”、“带路党”、“三百年殖民地”之类,可见这些国家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至少没从一开始就把灭亡自己的国家、淘汰自己的民族作为奋斗目标。而中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从一开始就肆无忌惮地叫嚷这一切,足以证明他们的“普世价值”、“人权人性”是假,里应外合配合灭国超限闪击战灭亡中国、灭绝中华民族是真。中国人跟他们的关系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跟他们的较量是一场生死较量。

  •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普世价值”肇始于对价值共识和价值理想的追问,凭借西方大国的话语垄断,逐渐演变为一种极具虚伪性、迷惑性和反科学性的错误思潮。在深陷价值多元化困境的时代,“普世价值”以“全人类共同价值”自居,将资本主义社会的核心价值包装成超越物质基础和社会历史的永恒价值,其本质是充当西方发达国家强制推行资本主义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的意识形态工具,企图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认同、文化认同和制度认同。因此,在厘清“普世价值”思潮的兴起背景、理论特质、政治实质、真实意图的基础上,认清“普世价值”的理论谬误和话语陷阱,找到应对“普世价值”思潮的现实途径,仍然是当前意识形态工作中的一项重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