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共为您搜索到66篇文章
  • 崔紫剑:解读“两少一宽”政策废除的依据

    崔紫剑:解读“两少一宽”政策废除的依据

    “两少一宽”是在特殊历史时期下,针对特殊对象的特殊政策,在实际应用中也是非常谨慎的——但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到了2010年,有了明确的答复:2010年,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国家民委《关于进一步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的意见》,在这个意见里,就已经明确说明了“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凡属违法犯罪的,不论涉及哪个民族,都要坚决依法处理。”

  • 张捷:政策让京沪落户难于移民的可怕后果

    张捷:政策让京沪落户难于移民的可怕后果

    在中国当今,想要取得一个北京、上海的户籍,实际的难度是比移民海外还要困难的。大家不能在国内人往高处走,自然就要移民海外了,这背后给中国带来的财富外流是非常可怕的。为了地方利益的政策,会对中国进一步发展带来毁灭性的影响。

  • 战后日本对外援助的政策演变及战略分析

    战后日本对外援助的政策演变及战略分析

    【内容提要】该文围绕战后日本对外援助政策的演变,着重分析战后日本对外援助的战略考虑及其实施效果。作为世界上的援助大国日本的对外援助...

  • 依靠大资本家管香港--李罗力谈香港政策的六大失误

    依靠大资本家管香港--李罗力谈香港政策的六大失误

    香港一个大的政策失误,就是回归后主要依靠大资本家来管理香港。香港这个社会真正的精英是知识分子,是中产阶级。而工商界的资本家归根结底为自己利益的,是忽略老百姓利益的。利益是没有国家的,我们依靠大资产阶级,但他没有爱国之心,分分钟可以拿钱走人。

  • 跨国公司如何影响中国行政规制政策

    跨国公司如何影响中国行政规制政策

    跨国公司通过参加座谈会、听证会,直接接触行政官员,接触行政机关及其事业单位,通过对专家及传媒的利用,通过对公益事业的参与,来对政府规制体系施加影响。跨国公司日渐成为中国行政治理网络的一部分。应建构开放、反思、多元的政策形成程序,强化对规制政策的合法性、必要性和合理性论证,规范跨国公司和行政部门的联系。

  • 余永定:我为什么主张出台新刺激政策

    余永定:我为什么主张出台新刺激政策

    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指出,当前中国已经陷入恶性通缩循环,有必要采取新一轮的财政刺激。余永定教授的观点引起了学界和政界的广泛讨论,有赞成者,不过,也有许多学者质疑此时采取财政刺激的必要性,并认为新一轮的财政刺激会造成新的市场扭曲,不利于经济结构转型。

  •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片面强调供给侧的政策是幼稚的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片面强调供给侧的政策是幼稚的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斯蒂格利茨近日在《中国艰难的新常态》一文中指出,片面强调供给侧改革的建议是幼稚的。在经济发展初期,如果就业充分,就在供给侧采取措施;如果需求不足,提高供给效率只会导致更多的资源利用不足。产能过剩对一些行业来说是坏事,但对另一些行业来说就是优势。今天,全球总需求缺乏要求政府采取措施刺激消费。

  • 中国是否应该放弃不结盟政策

    中国是否应该放弃不结盟政策

    在提出放弃不结盟政策这方面,我国需要更深入全面地分析和权衡利弊,切不可在这种影响国家长远安全和世界和平的问题上作出轻率的决定。

  •  谷歌生“母”,公司重组意在加强全球垄断与扩张

    谷歌生“母”,公司重组意在加强全球垄断与扩张

    对于投资者来说,重组之后,公司哪些业务正在盈利,哪些业务有亏损将一目了然。谷歌重组的消息宣布后,其股价在美国股市的盘后交易中上涨约6%,显示了投资者对于公司未来的信心。

  • 美国国内“激辩”对华政策的背后

    美国国内“激辩”对华政策的背后

    引发美国国内本轮对华政策大辩论的主要因素有两个:一是美国国内大选的帷幕已经拉开。每次大选前,美国的智库和媒体都要就内外政策展开辩论,为下届政府出谋划策,对华政策将与中东问题、乌克兰危机和美俄关系一起成为这次大选外交政策三大首要议题。

  • 上证报头版头条:政策托底系误导

    上证报头版头条:政策托底系误导

    证金公司日前向中央汇金转让部分股票,由其长期持有,证监会还表态称未来几年证金稳定市场职能不变但一般不入市操作。这说明此前两市剧烈、异常波动背景下监管部门所采取的用于稳定股市的“非常态”应急措施将有所调整,A股市场将更多发挥自主调节的作用。

  • 印度之殇:土地私有化阻碍工业化

    印度之殇:土地私有化阻碍工业化

    土地仍是印度农村最重要的资源,失去土地的农户更易受疾病、灾害等因素的影响,依靠手工劳动收入难抵御这些风险。

  • 菲下届总统会改变强硬的对华政策吗?

    菲下届总统会改变强硬的对华政策吗?

    一个国家的大选很少由外交政策决定,但选举结果却能够决定或改变外交政策。一个即将发生的国际关系案例也许能证明这一点:2016年菲律宾总统大选有可能导致该国对待与中国在南海争端中的策略发生明显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