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共为您搜索到45篇文章
  • 胡新民:完善防疫体制机制  这三个问题可以考虑

    胡新民:完善防疫体制机制 这三个问题可以考虑

    对那些把论文摆在第一的专家来说,实质上还是一个是否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问题。毛泽东曾特别强调,为人民服务,要全心全意,不能三心二意,半心半意,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也不行。但象这样的事情,在今天社会,论文第一对整个社会、特别是对科教界,造成的损害相当大,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因此,除了加强思想教育外,在制度上也必须出台一些有硬度的措施。

  • 要给“战疫不退”的环卫工更多尊严与保障

    要给“战疫不退”的环卫工更多尊严与保障

    请可爱的老板“发发善心”,请尊敬的“村长”,发发慈悲,让所有已经在战疫一线坚持了这么久的环卫工,也进入带薪轮休,怎么样?“财务实在太困难了”,是吗?那好吧,退而求其次,给他们把该上的医保、养老、公积金都补上吧?还不行,那么,比照基层防疫干部的口罩、防护服配置标准和每日加班补助标准,给环卫工们也适当加点“薪”吧?!否则,这场疫情,就真的会越来越走向“富贵病”的断崖。

  •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当前,疫情已经对宏观经济运行产生影响,春节期间部分服务行业受到较大冲击。疫情对经济运行的影响还会持续,主要会体现在加剧工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延缓投资项目建设进度、抑制内外商务经贸活动、加大稳就业压力等方面。对这些现实问题和潜在影响,要做到心中有数,积极进行应对。

  • 强烈呼吁国家慎重对待专家提出的纾困建议

    强烈呼吁国家慎重对待专家提出的纾困建议

    呼吁国家广泛征求意见,充分考虑相应经济政策对各个阶层收入的影响,考虑社会中下层和底层的承受能力,不要为专家的建议所迷惑,不要被媒体的浪潮所吸引,更多地倾听没有多少社会资源、发声困难却占社会大多数的普通劳动者的声音。

  • 习近平: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尽快出台生物安全法

    习近平: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尽快出台生物安全法

    习近平强调,要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全面加强和完善公共卫生领域相关法律法规建设,认真评估传染病防治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修改完善。要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要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

  • 这个时刻 他们的连环计仍在上演

    这个时刻 他们的连环计仍在上演

    反对派绑架舆论,割裂、挑拨香港与内地的关系,利用疫情肆意制造谣言、抹黑政府,其险恶用心值得每一个人警醒。本应是全港同心抗疫的关键时刻,任何人都不应搞政治化。而反对派的种种丑恶做派,更进一步昭示了他们反中乱港的本心,而忘了为人的根本……生而为人,当做人事!

  • 武汉最关键时刻到来!一场抗疫的人民战争打响!

    武汉最关键时刻到来!一场抗疫的人民战争打响!

    打破疫情的“黑洞效应”,挣脱疫情黑洞引力,实现疫情战略性逆转,是当前我们面临的艰巨任务。当前我们好比正在与疫情的黑洞引力拔河,你一松劲就会被疫情黑洞吸进了引力圈,只有不断加油,全力挣脱疫情黑洞的引力圈,才能取得抗击疫情的最后胜利。必须采取最有力手段,按最坏的可能,调动一切可能的力量,投入最大的人力物力,必须真正做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应隔离尽隔离”,必须紧紧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打一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防死守,不留死角,必须坚持坚持再坚持,拼精神,拼意志,直到最后胜利那一刻到来。

  • 关键时期!请不要转发任何境外可疑渠道消息!

    关键时期!请不要转发任何境外可疑渠道消息!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哪怕不能用自己有限的学识和经验,去判断那些基因和病毒方面的专业知识,那我们,至少可以做到的是:不要再去转发和传播那些疑似境外社交媒体传播过来,未经任何考证,内容极具煽动性和明显指向性的谣言!我再一次重申,我们必须清晰地明白,我们面对不仅仅是那个微观尺度不足100纳米的病毒!

  • 钱昌明:“认贼作父”才是最大的悲哀

    钱昌明:“认贼作父”才是最大的悲哀

    其实“阴谋论”的推理,倒是有一定事实依据的;反观反“阴谋论”为美帝“洗地”的反噬,却是苍白无力的。既摆不出客观的事实,又没有严谨的逻辑,除了诅咒和漫骂,能拿什么来服人?

  • 鹿野:“双黄连事件”与防疫中的舆论战争

    鹿野:“双黄连事件”与防疫中的舆论战争

    就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新型肺炎疫情本身并不可怕,重症率和死亡率都不高,只不过相当于一场加强的流感,真正可怕的是党和政府公信力受到的损害:一方面谣言满天飞,另一方面个别主流媒体当中的害群之马经常发布一些有误导性的信息,甚至还有极个别防疫中因为工作脱离群众、简单粗暴造成的恶性事件。这样下去,等战胜了疫情之后,党和政府的公信力恐怕也会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这可要比疫情还要可怕的多得多。

  • 恐慌才是真正的灾难:对新冠疫情的几点看法

    恐慌才是真正的灾难:对新冠疫情的几点看法

    病毒感染至今都无药可治,但可以自身免疫。和每年小十万的甲流相比,新冠肺炎还是小儿科,远够不上是人类的灾难。可能回头总结时会发现,恐慌才是真正的灾难。

  • 王宏甲:再说中西医结合救治患者极其重要

    王宏甲:再说中西医结合救治患者极其重要

    新中国诞生后,迅速确定了“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四大卫生工作方针。由此,我们有过中西医结合的伟大实践,曾经在防治血吸虫病,扑灭各种传染病的群众卫生运动中取得伟大成就,从而使我们的祖国焕然一新!“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这伟大的声音依然亲切在耳。

  • 逆行与坚守:国企六千白衣天使奋战湖北抗疫一线

    逆行与坚守:国企六千白衣天使奋战湖北抗疫一线

    除了直面病魔的白衣卫士,在湖北,在河南,在北京,在福建……一座座医院拔地而起,千千万万央企建设者用“基建狂魔”的效率与时间赛跑,为白衣卫士开辟阵地,为骨肉同胞捍卫生机。火神山、雷神山、大别山……祖国和人民需要几座山,我们就建起几座山!当疫情来临,人们需要真相,更需要直面真相的勇气。这近六千白衣卫士,以及千千万万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救助者和援助者,他们在用实际行动给人们注入抗疫的决心和活力。

  • 抗击新病毒疫情,中医到底有什么神奇力量?

    抗击新病毒疫情,中医到底有什么神奇力量?

    通过2003年抗击SARS和2020年抗击新型肺炎,中医的作用和价值已经得到真实体现,下一步,中医中药要在继承传统医学的基础上,加大医学理论创新,加大中医模式创新,充分走群众路线,摒弃盲目崇拜西医的思想,逐步建立起中医自信。我相信通过两次大规模防疫行动,我们对中医药的态度会发生重大转变,我们不仅能够在重大防疫斗争中发挥中医的重要作用,为患者解除病患痛苦,而且未来在全民健身、以防为主、治“未病”中展示其强大的神奇力量。

  • 曹公知真的只是在为“无恶意虚假信息”鸣不平吗?

    曹公知真的只是在为“无恶意虚假信息”鸣不平吗?

    对于网络上喋喋不休对8个人事件的揪住不放的几种情况,可以区别对待——对于那些善良的事后诸葛亮,告诉他们,那8个人的做法会导致的后果不会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对于希望任何人都拥有疫情信息发布权的人,应该让全社会明白,网络谣言对社会的危害性不亚于病毒肺炎,混乱的疫情信息只能让局面失控,导致更加可怕的后果;对于那一小撮借题发挥的别有用心者,建议大家不妨联系到这些人之前在网络上的所作所为,警惕这些人把水搅浑以后浑水摸鱼配合境外敌对势力达到政治目的。

  • 赖立里:中医“不科学”,西医就是“科学”吗?

    赖立里:中医“不科学”,西医就是“科学”吗?

    如何维持中医存在的合法性及其传承,成为许多人为之牵肠挂肚却一直无解的难题。我想,这里的核心问题是科学主义,即科学成为意识形态、被赋予了决定一切的价值。我曾经在给美国的学生上课的时候告诉他们中医的"科学化焦虑",美国学生觉得很奇怪,中医就是中医,科学就是科学,为什么一定要把二者强行扯到一起呢?去年我到美国大学的医学院去旁听医学生的医学人文基础课,课上有一个讨论是关于药物的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我很惊讶地发现医学生们对临床试验本身是持怀疑态度的,并不认为这对于西医临床有多大的贡献。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即便在美国这样一个西医占绝对主导的国家,医学与科学也没有纠缠在一起,医学是医学,科学是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