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乱共为您搜索到60篇文章
  • 希望香港像乌克兰?你确定吗?

    希望香港像乌克兰?你确定吗?

    这些挣扎求生的普通人,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是普通人,他们也只想好好过日子,他们也没有做错什么。但是,颜色革命闹到了最后,过错都要所有人一起承担,无论你在这个过程中,是暗地支持,还是保持沉默,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 你确定想做“乌克兰人”?

    你确定想做“乌克兰人”?

    这样一个国家,你如果说它有什么“自由”、“民主”,我是不相信的,因为它只有国外资本、买办、寡头、政客的自由民主,没有广大乌克兰人民的自由民主,乌克兰人民不但没有自由民主,甚至连吃饭、居住、取暖都成问题了。寡头们可以卖国求荣,人民只能卖自己,卖妻女了,这不是“民主”,这是在吸血,这是在吃人!

  • 何超琼联合国演讲全文: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香港

    何超琼联合国演讲全文: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香港

    武淑清则告诫香港的年轻人,不要受到外部势力的蛊惑,参与违法活动,而要开拓视野,真正了解自己所处的世界,发展自己的事业,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两人均表示,她们早已想到,既然来了联合国,就可能被当作攻击对象。她们也不去攻击其他人,只是希望能够恢复理性谈话解决问题,平息矛盾。

  • ​加拿大学者:香港乱局属于西方对华“混合战争”

    ​加拿大学者:香港乱局属于西方对华“混合战争”

    美国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提出了一项“香港再评估法案”,敦促总统就“中国利用香港来规避美国法律”进行调查。日前,美国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发表声明对中国政府提出赤裸裸的威胁,他警告中国“不要阻止抗议活动,如果他们(抗议活动)受到压制,(中国政府)将会有麻烦”。这完全可以理解为美国要为这些黑色衬衫的法西斯暴徒提供保护。至此,这场战争已进入非常危险的阶段。

  • 陈日君的乡愿风流

    陈日君的乡愿风流

    陈日君、黎智英等“五老”,一度为西方势力乱港立下汗马功劳。近日,香港媒体曝光说,在美国中情局前特工马克·西蒙的指导下,他们在香港长洲岛某秘密据点设立培训基地,并由中情局人员对“勇武组织”暴徒进行名为“战死沙场”的训练,内容包括“手语联络”“攻击队形”“徒手搏警棍”“美国海军陆战队格斗术”等。

  •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现在香港的年轻人其实很可悲,他们既不了解大陆,也不真正了解香港,更不了解美国和英国所面临的巨大困境,他们以为天井里的香港就是整个世界,他们不知道香港正在急剧的衰退,他们还有什么资格鄙视内地?他们不知道世界的未来在中国,香港如果不抓住内地就将失去未来,这是香港年轻人的悲哀,也是香港人的悲哀,如果到今天他们仍然以做英国的殖民地、做英国人的奴仆为荣,那么只能是二十一世界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如果说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们有什么政治野心,那么绝大多数香港人应该保持清醒,美国能够救香港?英国能够救香港?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能够救香港?

  • 造谣栽赃是颜色革命的例牌操作

    造谣栽赃是颜色革命的例牌操作

    很明显,反中乱港势力都是美国中情局的好学生,也学会了造谣、欺骗、盗窃这些招数。所谓“违法达义”,就包涵了为达到“颜色革命”的目标,不惜造谣惑众,欺骗公众。“太子站死人”、“布袋弹伤眼”、嫖客变“英雄”、暴徒成“义士”、“每一个香港人都可能被送中”,等等,莫不是无耻的谰言。谣言造得多了,非但可以欺骗别人,误导国际舆论,造谣者甚至被自己的谣言“感动”。不是吗?颜色革命搞了九十多天,超过了“占中”,已是强弩之末,但反中乱港势力仍然一厢情愿地相信,只要坚持下去,他们还有成功的机会。直至今天,他们还在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可见他们仍活在自己制造的谣言中且陶醉着,仍在做着夺取香港管治权的美梦。

  •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说实在的,方方这次跳出来是极不明智的,纵观中国内地的全社会,自从香港暴乱发生以来,那些曾经上蹿下跳的自由派公知一个个偃旗息鼓,并不是他们要改邪归正,而是港独势力这次玩过头了,出面支持或者同情只能是让自由派公知在广大民众心目中名声更加臭,所以他们选择沉默,而曾经有写作《车欠土里》的光辉业绩的方方这次跳出来间接对港独废青表示同情和支持,实际上是自己作死。对于这种人和这种行为,我相信当地有关部门应该不会容忍太久了。

  • 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2012年,即“占中”运动的前一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又向香港投放46万美元援助,受益者包括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CCPL),资助其成立名为“港人讲普选”的网上互动传播平台。戴耀廷正是该项目的核心人物。美国地缘政治智库Land Destroyer研究者卡塔卢奇(Tony Cartalucci)也撰文指证,戴耀廷多次出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活动,还有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在香港举办的论坛。

  • 香港实施紧急法刻不容缓!

    香港实施紧急法刻不容缓!

    可以想见的是,西方政客们不会满足于香港处在普通暴乱的状态,不会满足于一般的恐怖主义活动,他们希望的是武装暴乱。而只有紧急法才能让西方集团的希望落空。我们现在看到的暴徒们拿的是一般的暴乱装备,谁能保证他们下一步不会拿起武器?所有的暴乱如果不消灭,最终都会拿起武器,我们能让这一状况出现吗?

  • 是这个组织,在香港年轻人的心里下毒!

    是这个组织,在香港年轻人的心里下毒!

    一个只有大纲,设置本身又如此紧密结合时政,只能允许各校自编教材的学科,素材主要来自哪里?香港主要中文媒体的报道和评论。香港媒体主要掌握在反对派手中,如果再遇到有鲜明政治立场的教师,由他们自编教材及自行讨论,后果可想而知。但是,通识科是高中生的必修,无法解释为什么香港那么多初中生走上街头。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表示,这里面除了老师的原因,恐怕还跟香港的舆论环境有关。

  • 请黄鼠狼作“如何防止偷鸡”的讲座合适吗?

    请黄鼠狼作“如何防止偷鸡”的讲座合适吗?

    经过了那么多年,尤其是十九大以后,曹林们已经没有了市场,但是他们当年的所作所为已经留在了广大网民的记忆中。不知道有关方面是太缺乏政治敏感性还是其他原因,居然会想到让他去给当地的舆情分析师培训班上课。不过当地有关部门还算是能够听取广大网友的意见,亡羊补牢,及时纠错,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

  • “我去耶鲁,你们去监狱”——罗冠聪的“聪明劫”

    “我去耶鲁,你们去监狱”——罗冠聪的“聪明劫”

    多名祸港乱港分子已“跑路”台湾。据香港《文汇报》透露,已有三十多名暴徒藏匿台湾地区,不少人罪行累累,包括发动包围警察总部行动、高调冲击警总大门的“港独”分子杨逸朗,多次参与暴力事件、被发现后又假冒记者脱身的郑伟成,以及煽动“占领立法会”的梁继平等暴徒。不过,台湾民众普遍担心,那些乱港暴徒连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都舍得去大肆破坏,又岂会珍惜所谓“第二家园”?他们广泛批评蔡英文在“引狼入室”。

  • 香港乱局中的“黑哨”

    香港乱局中的“黑哨”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想延续殖民体系的方式来弱化中国的主权是注定行不通的。港人治港,是爱国人士为主体的港人,不是港独更不是洋人,我相信这次香港的司法系统能够做出积极的、正义的判决,还给香港人民一片朗朗乾坤。

  • 余云辉:香港需要一场清除殖民主义的制度再造

    余云辉:香港需要一场清除殖民主义的制度再造

    香港动乱的制度根源在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没有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香港回归之后,“一国”的主权没有得到法律制度的保障,“两制”中的资本主义制度变种为“殖民地资本主义”,“港人治港”实为“洋人治港”。香港作为“法权主导型社会”,稳定香港的关键点是法制建设。《香港基本法》的立法侧重点在于“两制”而不在于“一国”。全国人大应该尽快制定并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使香港特别行政区主权法》(简称《主权法》),作为《香港基本法》的前置性法律,进一步明确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法律约定,并迅速完善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执法手段,使得“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从而为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奠定坚实的制度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