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共为您搜索到166篇文章
  • 俄学者:美欧裂痕源于深层文明危机

    俄学者:美欧裂痕源于深层文明危机

    俄学者认为,西方文明的危机正变得愈加突出,地缘政治平衡可能向东方倾斜。世界面临着只能由各国携手应对的大量挑战,一个能为各国提供社会和经济发展机遇的国际关系体系有望建立。

  • 新西兰飘下血雨,白人杀手直播疯狂屠杀惨剧!

    新西兰飘下血雨,白人杀手直播疯狂屠杀惨剧!

    从欧洲到美洲到大洋洲,我们看到屠杀式的野蛮袭击如病毒一般正在整个西方世界蔓延,搞恐怖袭击的既有伊斯兰人,也有西方白人。现在被称为世界上“最后的净地”都已经不再清净,被称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也已经不再安全,这应该引起西方世界深刻反省。中国人常说,自作孽不可活。欧美国家历史上发动战争最多,屠杀其它种族最多,却将自己塑造成最文明和最令人向往的国家,当新西兰的天空飘下血雨,当全世界看到澳大利亚白人Brenton Tarrant直播野蛮屠杀场面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欧美白人的虚伪,我们会发现欧美文明的虚伪。现在我们会发现一个颠倒的世界,一个颠倒的历史,撕开他们的画皮,揭开他们的面具,我们会看见一副狰狞的嘴脸,野蛮而丑恶。

  • 欧洲统一之梦能实现吗?

    欧洲统一之梦能实现吗?

    欧洲自己现在也麻烦颇多。内部不和,但又不想放弃欧洲统一的目标。但是,在处理与美国的关系上,几个主要的西欧大国现在都跟美国的关系疙里疙瘩。欧洲联盟还会维持下去吗?欧洲国家会跟美国真的掰了吗?北约还会存在下去吗?会散伙吗?虽然现在看不出有散摊子的可能,可是在十年后、二十年后呢?谁能说得清?

  • 大英帝国的阴魂将带来多大的麻烦

    大英帝国的阴魂将带来多大的麻烦

    当今世界,第一麻烦是美国霸权,第二麻烦的就是大英帝国的阴魂,他们狼狈为奸。认识不到这一点,而盲目地把英国当成老实安份国家,将吃大亏。大英帝国阴魂不散将给世界带来巨大的麻烦,而俄罗斯与中国将成为其中的主要受害者。

  • 史蒂夫·班农的新欧洲政治秩序计划

    史蒂夫·班农的新欧洲政治秩序计划

    班农和莫德里卡曼的支持加大了五月在德国、奥地利、匈牙利、波兰、法国及瑞典等成员国都获得了立足点的民粹主义组织与马克龙、比利时的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el)、荷兰的马克·鲁特(Mark Rutte)以及卢森堡的泽维尔·贝特尔(Xavier Bettel)等自由派支持者之间发生选举冲突的可能性。本月早些时候这四位比荷卢的领导人讨论遏制民粹主义崛起的欧洲战略、探索在选举前与数个欧洲政党联合的可能性。

  • 美欧裂痕加深,同盟关系难以重新回到过去

    美欧裂痕加深,同盟关系难以重新回到过去

    美国要想在欧洲再找到它的“代理人”不太容易。除了英国之外,欧洲另外两个大国——法国和德国,目前与特朗普已是剑拔弩张,其他欧洲国家的影响力还无法达到承担美国“代理人”作用的地步。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要想在欧洲继续发挥领导作用越来越难。

  • 美欧资本主导30年,中国已吹响反击号角

    美欧资本主导30年,中国已吹响反击号角

    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拥有五千年的文化传承,也拥有五千年的家国情怀。这种情怀不曾随着时光流逝,而是一壶老酒,越陈越香。无论是历史还是未来,我们都不需要所谓的“超级英雄”。每当面对危机,任何普通人,都甘愿舍生取义,都能是真正的英雄。只有我们才会构想出一个全世界合作、百代人才能完成的超级工程。也只有我们,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愚公移山”,真正明白何为“人定胜天”!

  • 被美国坑下心理阴影,欧洲转而针对中国?

    被美国坑下心理阴影,欧洲转而针对中国?

    把欧洲人被美国坑下的心理阴影转嫁给中国,蓬佩奥先生和华盛顿的如意算盘扒拉地啪啪作响。可事情显然不是那么简单。虽然波兰、捷克等一些国家在引入华为5G设备的问题上,表现出一些跟风美国的倾向,但总体上,欧洲国家还没踏上美国摆下的道。尤其作为欧盟领导羊的法德,虽然也对中国5G设备有所防范,但仍保持谨慎和平衡,不愿倒向美国。

  • 欧盟:欧洲大陆上的下一个“失败帝国”?

    欧盟:欧洲大陆上的下一个“失败帝国”?

    在匈牙利的短暂时光不仅让我回忆起奥匈帝国的昔日余晖,更使我意识到这样的多国家政治结构在人祸来临之时有多么不堪一击。幸运的是,欧盟绝不是一个这样的帝国,而多年的和平也使欧洲今非昔比。但是,随着俄罗斯试图对欧洲进行破坏,欧盟的制度缺陷正在被它所陷入的困局无限放大。因此,作为欧盟多年以来的盟友,美国有义务对欧洲施以援手。

  • 黄平:不确定的欧洲?确定的中欧关系!

    黄平:不确定的欧洲?确定的中欧关系!

    中欧关系,一直是被认为是中国外交关系里最重要关系之一,如果说,中美关系一直是最要稳定住的双边关系,中俄关系是最为稳固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那中欧关系至少是中美、中俄之后又重要又确定的一对关系。一方面,合作中有巨大的互补性,彼此之间互有需要,且能互补;另一方面,欧洲的经验、欧洲的个案,欧洲内部不同的发展模式,对我们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并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解决好我们面临的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问题也有借鉴。各种不确定里,中欧关系里的这些方面,毕竟是一个稳定性、稳压剂,一种确定性。

  • 李晓鹏:感恩节——以上帝的名誉为非作歹

    李晓鹏:感恩节——以上帝的名誉为非作歹

    有了宗教信仰之后,道德变成教条,神性多了,人性就少了。别人帮助他,他觉得是神在帮助他,不是人在帮助他,所以就感谢神,而不是回报别人的帮助。印第安人请那帮清教徒吃饭,救了他们的命。他们吃完就开始“感谢上帝赐予我们食物”,然后拿起刀来把印第安人杀得干干净净,杀完之后继续兴高采烈的过感恩节。这种人在外表看起来很虔诚,甚至清心寡欲、无欲无求,但本质上是没有人性的。一旦在某些问题上想歪了,就容易走火入魔,把杀人放火等恶行视为来自于神的指示,干起坏事来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可以突破一切人类文明的底线而毫无愧意。

  • “老欧洲”的旧船票能否登上新世界的轮船?

    “老欧洲”的旧船票能否登上新世界的轮船?

    跟美国相比,跟中国相比,欧洲真的老了,很老很旧了。如今的欧洲更多的是充满某种祖上曾经给某某贵族做过侍从的傲慢,更多的是充满某种收藏旧物的癖好,更多的是抱残守缺、靠着几间旧物收租子的老地主。“老欧洲”的旧船票还能登上新世界的轮船吗?

  • 汪晖:作为思想对象的二十世纪中国(上)

    汪晖:作为思想对象的二十世纪中国(上)

    本文探索如下问题:如何才能将20世纪中国建构为思想的对象?上篇共分三个部分:长世纪、欧洲世纪末与作为时势的世纪;短世纪的条件:帝国主义与太平洋时代的兴起;中国革命与短世纪的起点:非均衡性与“薄弱环节”。在对帝国主义时代的全球条件展开分析之后,作者认为,“短二十世纪”的诞生需要从对“薄弱环节”的探寻开始。从探寻革命契机的角度看,不是旧的欧亚地缘争夺,而是甲午战争至日俄战争后亚洲地区的新格局造成的革命形势,不是帝国主义战争,而是这些战争所触发的“亚洲的觉醒”,构成了“短二十世纪”的多重开端。因此,从时间上说,“短二十世纪”不是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始于1914年,而是始于1905—1911年;从空间上说,不是始于一个开端,而是始于一组开端;从契机上说,不是始于毁灭性的战争,而是诞生于对突破帝国主义体制和旧制度的探寻。

  • 美国与欧洲正处在秘密战争状态

    美国与欧洲正处在秘密战争状态

    从特朗普的战略出发,他显然错误估计了中国。他以为,先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中国会在美国的压力下立即“投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很容易赢的”;然后以这场“外贸胜利”安抚了他的选民基本盘之后,特朗普将会转向欧盟,向欧盟发起总攻。特朗普在等待时机。一旦时机成熟,特朗普将会毫不犹豫地对欧洲发动“颜色革命”,以帮助欧洲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治势力”上台执政。我们一直以为,“颜色革命”是美国用于“意识形态敌对国家”的手段。其实并不尽然。“颜色革命”同样也被用来对付美国的盟国,特别是当美国需要进一步控制盟国的时候。

  • 历史发展的两条道路——欧洲与中国发展模式的对比

    历史发展的两条道路——欧洲与中国发展模式的对比

    主流的思想,尤其是欧洲中心的思想,认为“西方模式”无可替代,只可被模仿,也应被模仿;然而,马克思的思想本质上并不是欧洲中心的。只有马克思开展出来的现代思维,才可能脱离欧洲中心主义的成见和枷锁。西方资本主义 / 帝国主义所发展出来的单极化现象阻止了新的民族资本主义意图依据宰制中心的形象来自我建构,同时也因而封闭了边陲国家的资产阶级革命。单极化也迫使意图替代资产阶级革命的人民革命必须面对双重的挑战。在加速发展生产力的同时,还要考虑到社会关系的细致建构,以利于超越资本主义。洞察力意味着世界主义的认定与归属,世界主义强调人在创造历史,人类的进步必须建立在合作和团结之上,而不是竞争。

  • 西方新动向:法美视图重整旗鼓、共同对敌

    西方新动向:法美视图重整旗鼓、共同对敌

    一般评论认为,马克龙华盛顿之行目的是解决双方在伊朗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等具体问题上的分歧和争议,这就低估了这次国事访问的意义。须知,马克龙是以欧洲代言人的身份来访的,特朗普的言论则是通过马克龙传递给整个欧洲的,双方的共同观点表明,提振一度冷落的欧美关系是当前双方的的紧迫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