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共为您搜索到47篇文章
  • 陈先义:白衣战士掠影

    陈先义:白衣战士掠影

    新体诗一首,礼赞武汉前线的所有医护!

  • 鹿野:外媒关于武汉肺炎的这个谣言不合逻辑

    鹿野:外媒关于武汉肺炎的这个谣言不合逻辑

    在无法完全排除人为因素可能性的情况下,这场疫情假如真的是人为的,从逻辑上说,最大的受益者美国无疑是主要的嫌疑人,境外某些媒体所制造的“武汉肺炎的病毒是出自当地实验室泄露”谣言不仅不合逻辑,而且更像是一场贼喊捉贼的鬼把戏;即使当前的这场疫情并非美国制造,其疫情爆发后的一系列反应无疑也是在落井下石,利用疫情加大中国的损失。

  • 于中宁:谁之过——金融危机的启示

    于中宁:谁之过——金融危机的启示

    个人的责任需要追究,但追究个人的责任不能给我们带来系统的思考。显然我们的卫生管理系统需要做大的调整,这个调整需要建立在深入和全面的反思基础上,其中有一条很重要的,就是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不要忽视那些有大量实践经验而没有学者头衔的人,实践经验也是专业。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已经充斥了太多的书呆子,太多的被调来调去,远离了非本专业的人才。建立现代治理能力,头一条就是要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这也是一种把问题消灭在发生之前的重要方法。

  • 张其武|黄鹤楼庚子再咏(四首)——举国战疫有感

    张其武|黄鹤楼庚子再咏(四首)——举国战疫有感

    值此战“疫”攻坚时刻,再咏四首,唯愿九州百姓胜利渡过难关!!!

  • 关键时期!请不要转发任何境外可疑渠道消息!

    关键时期!请不要转发任何境外可疑渠道消息!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哪怕不能用自己有限的学识和经验,去判断那些基因和病毒方面的专业知识,那我们,至少可以做到的是:不要再去转发和传播那些疑似境外社交媒体传播过来,未经任何考证,内容极具煽动性和明显指向性的谣言!我再一次重申,我们必须清晰地明白,我们面对不仅仅是那个微观尺度不足100纳米的病毒!

  • 钱昌明:“认贼作父”才是最大的悲哀

    钱昌明:“认贼作父”才是最大的悲哀

    其实“阴谋论”的推理,倒是有一定事实依据的;反观反“阴谋论”为美帝“洗地”的反噬,却是苍白无力的。既摆不出客观的事实,又没有严谨的逻辑,除了诅咒和漫骂,能拿什么来服人?

  • 鹿野:“双黄连事件”与防疫中的舆论战争

    鹿野:“双黄连事件”与防疫中的舆论战争

    就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新型肺炎疫情本身并不可怕,重症率和死亡率都不高,只不过相当于一场加强的流感,真正可怕的是党和政府公信力受到的损害:一方面谣言满天飞,另一方面个别主流媒体当中的害群之马经常发布一些有误导性的信息,甚至还有极个别防疫中因为工作脱离群众、简单粗暴造成的恶性事件。这样下去,等战胜了疫情之后,党和政府的公信力恐怕也会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这可要比疫情还要可怕的多得多。

  • 恐慌才是真正的灾难:对新冠疫情的几点看法

    恐慌才是真正的灾难:对新冠疫情的几点看法

    病毒感染至今都无药可治,但可以自身免疫。和每年小十万的甲流相比,新冠肺炎还是小儿科,远够不上是人类的灾难。可能回头总结时会发现,恐慌才是真正的灾难。

  • 韩依殊:情况越危急,容许的言论自由度越低

    韩依殊:情况越危急,容许的言论自由度越低

    政府出现失误不是必然的,言论自由出现失误是必然的。政府的失误政府能更正,言论自由的失误言论自由不能更正——政府发现失误,发一道正确的命令就能更正过来。言论自由产生了失误,不管再发多少正确的言论都更正不过来,因为政府有行为能力,出了失误有挽回的余地,言论自由没有行为能力,出了失误没有挽回的余地。危机时刻用言论自由制约政府,实际效果是破坏信心信任和权威,破坏统一指挥,制造矛盾混乱甚至四分五裂。

  • 王宏甲:再说中西医结合救治患者极其重要

    王宏甲:再说中西医结合救治患者极其重要

    新中国诞生后,迅速确定了“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四大卫生工作方针。由此,我们有过中西医结合的伟大实践,曾经在防治血吸虫病,扑灭各种传染病的群众卫生运动中取得伟大成就,从而使我们的祖国焕然一新!“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这伟大的声音依然亲切在耳。

  • 逆行与坚守:国企六千白衣天使奋战湖北抗疫一线

    逆行与坚守:国企六千白衣天使奋战湖北抗疫一线

    除了直面病魔的白衣卫士,在湖北,在河南,在北京,在福建……一座座医院拔地而起,千千万万央企建设者用“基建狂魔”的效率与时间赛跑,为白衣卫士开辟阵地,为骨肉同胞捍卫生机。火神山、雷神山、大别山……祖国和人民需要几座山,我们就建起几座山!当疫情来临,人们需要真相,更需要直面真相的勇气。这近六千白衣卫士,以及千千万万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救助者和援助者,他们在用实际行动给人们注入抗疫的决心和活力。

  • 抗击新病毒疫情,中医到底有什么神奇力量?

    抗击新病毒疫情,中医到底有什么神奇力量?

    通过2003年抗击SARS和2020年抗击新型肺炎,中医的作用和价值已经得到真实体现,下一步,中医中药要在继承传统医学的基础上,加大医学理论创新,加大中医模式创新,充分走群众路线,摒弃盲目崇拜西医的思想,逐步建立起中医自信。我相信通过两次大规模防疫行动,我们对中医药的态度会发生重大转变,我们不仅能够在重大防疫斗争中发挥中医的重要作用,为患者解除病患痛苦,而且未来在全民健身、以防为主、治“未病”中展示其强大的神奇力量。

  • 张志坤:特朗普大概不会很快来中国了

    张志坤:特朗普大概不会很快来中国了

    美国针对中国的各种举措既相当密集也十分给力,充分展示霸权机器的效能与威力。不管怎么说,特朗普总统暂时不会来了,今后能不能来,真还难说,因为一旦延宕到下半年,美国总统大选就要如火如荼了,届时他很可能将无暇抽身。如果这样,倒应该算做是一件好事,因为许多中国人从内心里对特朗普不欢迎,不希望他来,希望最好能取消他的中国之行,在中国,特朗普远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人。但另一方面,一些中国人则感到遗憾,因为他们热切地盼望特朗普的来访,热切盼望中美能并肩携手、同舟共济,两国关系从此走上阳光灿烂的美丽之路。所以,中美关系今后是苦是甜,究竟何去何从,现在确实不好讲,且等情况怎样发展再说吧。

  • 曹公知真的只是在为“无恶意虚假信息”鸣不平吗?

    曹公知真的只是在为“无恶意虚假信息”鸣不平吗?

    对于网络上喋喋不休对8个人事件的揪住不放的几种情况,可以区别对待——对于那些善良的事后诸葛亮,告诉他们,那8个人的做法会导致的后果不会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对于希望任何人都拥有疫情信息发布权的人,应该让全社会明白,网络谣言对社会的危害性不亚于病毒肺炎,混乱的疫情信息只能让局面失控,导致更加可怕的后果;对于那一小撮借题发挥的别有用心者,建议大家不妨联系到这些人之前在网络上的所作所为,警惕这些人把水搅浑以后浑水摸鱼配合境外敌对势力达到政治目的。

  • 赖立里:中医“不科学”,西医就是“科学”吗?

    赖立里:中医“不科学”,西医就是“科学”吗?

    如何维持中医存在的合法性及其传承,成为许多人为之牵肠挂肚却一直无解的难题。我想,这里的核心问题是科学主义,即科学成为意识形态、被赋予了决定一切的价值。我曾经在给美国的学生上课的时候告诉他们中医的"科学化焦虑",美国学生觉得很奇怪,中医就是中医,科学就是科学,为什么一定要把二者强行扯到一起呢?去年我到美国大学的医学院去旁听医学生的医学人文基础课,课上有一个讨论是关于药物的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我很惊讶地发现医学生们对临床试验本身是持怀疑态度的,并不认为这对于西医临床有多大的贡献。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即便在美国这样一个西医占绝对主导的国家,医学与科学也没有纠缠在一起,医学是医学,科学是科学。

  • 侯立虹:重新唱响共产党人的“跟我上”精神

    侯立虹:重新唱响共产党人的“跟我上”精神

    多年实践和这次阻击疫情斗争告诉我们,共产党员敢不敢喊出“跟我上”,有没有“跟我上”的勇气和气魄,既是衡量共产党员是否牢记初心的试金石,也是真假共产党员分水岭。人们看到,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一名名共产党员挺身而出,一个个战斗堡垒巍然矗立,疫情防控一线始终飘扬着鲜红的党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