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思想共为您搜索到115篇文章
  • 薛文滔:淮海魂

    薛文滔:淮海魂

    人民战争是毛主席军事思想的精髓,是我们克敌制胜的法宝。未来战争人民战争没有过时。但需要随着作战对象的变化而变化,与时俱进,进一步的改革、充实和完善我们的战法,抢占制高点,密切军政军民关系,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 莫忘庄严承诺:“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前进”

    莫忘庄严承诺:“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前进”

    改开以后,从《决议》始,中共中央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基本是肯定的,对毛泽东思想的范畴,也有清晰界定,而且,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越来越高,越来越客观,越来越科学,越来越有情。然而,这种正面和高度评价,却与实际的社会生活、文化生活、政治生活,有十分明显地脱节。或者说,令人十分费解,也让人民群众很不满意的,就是中共中央一以贯之,且讲的如此明确,为何恶毒咒骂、造谣污蔑、虚无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势力,会这样嚣张,会这样搬弄是非,会这样制造乱象,会这样有话语权,会这样有势力?如果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都可以恣意妄议,那还有什么不能妄议?

  • 小人物今已逝,大视野当回归 ——沉痛悼念李希凡

    小人物今已逝,大视野当回归 ——沉痛悼念李希凡

    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建树,比经济政治的建树要艰难千百倍,剥削阶级的传统根深蒂固,老人家的评估的确不错,一反一复人们才看得更清,王震同志就很典型。前者的建树,毛泽东殚精竭虑,举步维艰;而后者卷土重来,只要开放闸门,打开潘多拉盒子,轻松愉快,就可以洪水滔天。随着毛泽东走下神坛,胡适作为学术和思想文化的旗帜重新走上了神坛。胡适代表的精英文化与低俗明星文化是孪生兄弟,姊妹篇,后者离不开前者的“启蒙”开路,前者是后者的指归,只有在这沧海横流的市民文化、庸俗文化、低俗文化、垃圾文化、商业文化和娱乐至死文化中,它才能完成自己的最终实现。后者更切近、更直接地反映资本的需求,“审美距离”比前者近得多。

  • 周恩来对朱德说:如果毛泽东在,他会怎么做?

    周恩来对朱德说:如果毛泽东在,他会怎么做?

    周恩来与朱德,都是留过洋,受过正宗马克思主义熏陶的共产党人,他们和王明之流的区别在于,没有一味食洋不化。他们在革命战争的具体实践中,亲身感受到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思想的真理性,从而自觉以服从真理为己任,心悦诚服地拥戴毛泽东为自己的导师,革命的领袖。周恩来与朱德,并不是跟着毛泽东这个人走,而是跟着毛泽东所代表的正确路线走。共产党人,共产党的队伍是跟着马克思主义真理走的。当实践证明毛泽东的思想、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代表着中国的真理,周恩来朱德理所当然要沿着毛泽东的路线走。

  • 紫虬 : 用《矛盾论》指导“斗”与“和”

    紫虬 : 用《矛盾论》指导“斗”与“和”

    毛泽东同志根据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实践,吸收中国哲学界古老的辩证法智慧,对矛盾的同一性和斗争性做了充分的阐述,但从未认定对立统一法则以斗争性为主要。毛泽东同志提出,”共产党人的任务就在于揭露反动派和形而上学的错误思想,宣传事物的本来的辩证法,促成事物的转化,达到革命的目的。”这就是说,作为斗争的“揭露”只是手段之一,“宣传事物的本来的辩证法,促成事物的转化“才是目的。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毛泽东同志在不同场合下,通过辨析、批评各种形式的形而上学,对矛盾对立的斗争性和矛盾统一的建设性做了逐步论述。

  • 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批判

    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批判

    毛泽东思想以其重要的政治和学术价值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但是由于毛泽东的特殊政治地位以及国外学者的话语体系转换和地域认知的缺陷,有些国外学者的研究存在着历史虚无主义的倾向。从方法论和研究史料出发,通过唯物史观的方法分析和研究毛泽东思想,对国外学者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倾向进行分析,指出某些国外学者在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存在的以偏概全倾向,批判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存在的非客观性立场。

  •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中国有个词叫“经常”,“经”是理论,“常”是常识,理论不能离开常识。文化是理论,它来自常识,最根本的常识是人要吃饭,不吃饭要饿死人。所以,在吃饭问题就产生两种文化:“饱暖思淫欲”, 吃饱了容易产生胡思乱想的文化,饿肚子就比较容易产生实事求是的文化。实事求是是唯物主义,胡思乱想是唯心主义。什么样的东西科学呢?实事求是,因为能解决吃饭问题。习主席说,“我人生第一步所学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我在想,这个“大学问”是什么?那就是实践中有实事求是,困难里面有唯物论和辩证法,“大风大浪”里有治国理政的智慧,习主席说的这个“大学问”正是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精髓,当然更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

  • 前非统秘书长萨利姆:非洲仍需要毛泽东思想

    前非统秘书长萨利姆:非洲仍需要毛泽东思想

    在联合国大会上手舞足蹈的非洲朋友中有一位是当时坦桑尼亚驻联合国的代表萨利姆先生,他后来担任过坦桑尼亚总理、非洲统一组织的秘书长。2003年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时,他告诉新华社记者:“毛泽东思想曾对非洲产生过深远影响,对现在的非洲也有着重要影响。”“毛泽东本人从未到过非洲,可许多非洲兄弟都知道他的名字,这是因为他的思想已融进了中国援助非洲人员的行动中。可以这样说,没有毛泽东思想在理论上的指导和中国在经济上的无私援助,非洲国家在摆脱殖民主义、争取民族解放、获得国家独立和经济自给的道路上将花费更多的时间,付出更多的牺牲,走更多的弯路,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他还坦陈道:“非洲现在的很多问题,恰恰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从毛泽东思想中汲取有益的东西来为国家发展服务。”

  • 社会主义是不断变化和发展的社会,不能把它凝固化

    社会主义是不断变化和发展的社会,不能把它凝固化

    在社会的社会主义性质不变的情况下,由于不断的量变和许多部分质变,社会主义的发展就会出现阶段性。社会主义会出现不发达的阶段、比较发达的阶段,即使在不发达阶段(初级阶段),也会由于部分质变而进入新时代。社会主义社会是不断变化、发展的,而不是凝固不变的。我们应该努力工作,促进量变和部分质变,使社会主义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向前发展,最终过渡到共产主义。

  • 观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批注和谈话有感

    观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批注和谈话有感

    近几十年来,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有许多失误,我认为最大的失误是忽视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没有强调随时随地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观察、分析、解决面临的现实问题,而往往贬低、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理论界经常荒唐地把所谓挑马克思的错、挑毛泽东的错当作理论创新、思想解放,当作发展马克思主义。无端地指责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成为一种时髦风尚。必须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反映了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是普遍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不会过时,也不是有对有错。任何时候、任何国家、任何领域,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都是适用的,都必须坚持,不能动摇。抛弃、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就会失败,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就是一个血的教训。

  • 必须正视中国共产党与列宁主义之间的内在联系

    必须正视中国共产党与列宁主义之间的内在联系

    在当前社会中存在这样一种思潮,它虽然承认马克思主义仍是当今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基础,却竭力割裂列宁主义与当今中国共产党的内在联系。对此,必须重申以下基本事实:第一,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重要阶段。马克思主义倘若没有列宁在理论和实践上的贡献,也就不可能对广大人民群众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第二,没有列宁主义就没有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社会主义改造的成功。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改造理论是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第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离不开对列宁主义的科学认识。邓小平关于改革开放的相关论断与列宁主义有密切联系,列宁主义在当今中国仍有重大理论和现实意义。

  • 黄克诚:中国丢掉毛泽东思想,会碰得头破血流

    黄克诚:中国丢掉毛泽东思想,会碰得头破血流

    现在全世界很多国家存在着“信仰危机”,很多青年人都感到思想没有出路,没有精神依托。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在长期的斗争中树立了自己崇高的理想和信仰,并以此团结教育了广大人民群众,我们不能毁掉自己的信仰。当然,我不是说毛主席的每一句话都正确,他的某些话是讲错了或是过时了,但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和基本原则却将永远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的精神武器,指导我们不断将革命推向前进。毛泽东思想作为一个科学体系,有一个不断丰富和发展的过程。我们不应苛求前人,只能通过我们后人的斗争实践弥补前人的不足,不断丰富和发展毛泽东思想,在这面光辉的旗帜上写下新的篇章。

  • 邓力群是怎样逐步领略到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的

    邓力群是怎样逐步领略到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的

    邓力群年近百岁时,仍然关心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和宣传,每当有同志看望他,他都要过问这方面研究和宣传的情况,了解有什么新的学术进展和学术观点,并且谈自己的观点,对宣传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作出重要指导。可以说,邓力群宣传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直到生命停止。

  • 毛泽东指导抗日民族斗争中的无产阶级策略思想

    毛泽东指导抗日民族斗争中的无产阶级策略思想

    面对抗日统一战线内部这种复杂的局面,毛泽东始终坚持无产阶级的策略思想,采取又联合又斗争的方针。他深刻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既反对只联合不斗争的右的错误,又反对只斗争不联合的“左”的错误。他坚定地指出: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毛泽东采取这一策略方针,是以承认和把握民族矛盾已成为主要矛盾为前提,同时又要清醒地看到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仍然存在,它是建立在正确认识和处理民族斗争与阶级斗争关系的理论基础之上。这是马克思主义在民族斗争中必须加以正确处理的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