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义共为您搜索到60篇文章
  • 左翼对右翼民粹主义的回答当真是Me Too吗?

    左翼对右翼民粹主义的回答当真是Me Too吗?

    盛行于互联网的“me too”运动过后,残酷的现实差异仍旧无法弥补。但激进左翼联盟勇于面对真实的全球秩序,并且为质疑全球资本主义系统本身,和试图保持一个非资本主义社会的观念的活力而斗争。

  • 诺奖得主施蒂格利茨:特朗普,超级富豪们的总统

    诺奖得主施蒂格利茨:特朗普,超级富豪们的总统

    美国已经是发达国家中最不平等的国家,而特朗普制定的经济政策是为超级富豪们设计的,可它对普通美国人来说是灾难性的。他给那些非常富有的人减税,却让中产阶级多出钱。近年来,1%的最富裕人群的收入不断增长,90%的最贫困人群收入则停滞不前。种种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即最富裕的人致富只有利于最富裕的人。此外,特朗普报答给富人和企业的资金并没有被用于再投资,也没有被用来提高工资,而是用于资助收购股份计划,这就把钱放到了已经很富裕的美国人的口袋里。

  • 刘卫东:新一轮“中国威胁论”意欲何为?

    刘卫东:新一轮“中国威胁论”意欲何为?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开始在其官方文件中渲染“中国威胁论”,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对华施压的舆论浪潮。然而中国正在国际社会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合作带动作用,并在为优化全球治理、推动形成开放包容公平合理的经济秩序、提供更多公共产品而不懈努力。反观美国,特朗普政府打着“美国优先”的口号,置国际社会整体利益甚至其盟友的利益于不顾,拒绝接受自身主导制定的国际规则的约束,坚定推行贸易保护主义路线,动辄对他国进行制裁和打压,已成为现有国际秩序最大的麻烦制造者,连其盟友都认为特朗普政府已成为“变更现状”的罪魁祸首。

  • 经济全球化困境下的西式民主及未来民主多样化走向

    经济全球化困境下的西式民主及未来民主多样化走向

    现如今,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利益受损的人们推动了民粹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肆意蔓延,在制造出特朗普、法拉奇、杜特尔特等一大批政治代言人的同时,一幕幕轮番上演的街头示威游行让相关国家变成了世界瞩目的政治大秀场。这些民主乱象的根源,很大程度上都可以溯源至全球化进程。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未来调整,民主政治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将变得更加开放、更加多样。不管是输出也好、传播也罢,西式民主的扩张必将有所回落,“邯郸学步”式的民主化终将成为鸡肋之举。

  • 任卫东:世界秩序正在进行范式转换

    任卫东:世界秩序正在进行范式转换

    世界政治新范式在国际关系中的突出表现就是大国竞争和争夺的加剧。在这个时期,霸权国家与崛起大国的矛盾成为国际关系的主要矛盾,而且一些事物开始向相反的方向转化。以中美关系为例,经贸关系这个曾经的压舱石开始变成导火索,中国长期维护中美关系大局的忍辱负重换来的是美国对中国的不断进逼。这说明靠利益捆绑无法避免矛盾,维护安全。在发展对外关系尤其是经济关系的过程中保持足够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是国家实力的重要来源。

  • 极其黯淡的前程才是西方最大的困惑

    极其黯淡的前程才是西方最大的困惑

    当前西方社会面临经济、政治和文化三大挑战,即资本主义陷入债务危机、“民主制度”遭受质疑、个人主义思想被冲击。西方民众的愤怒概括起来讲,源于现在西方社会经济衰落、生活下降,议会不灵、政府无能,人口失衡、白人失势,信仰危机、上帝死了的现实。西方政治家们也在资本主义的制度框架内,试图改变一些政策,但都拿不出切中时弊的治本之策。反观中国,我们坚信,道路会越走越宽,越走同行者越多。

  • 西方之乱成制度性、系统性危机,何以难解?

    西方之乱成制度性、系统性危机,何以难解?

    近年来,很多西方国家出现社会紊乱甚至失序现象,如债务危机、暴恐频发、难民危机、民粹主义高涨等。种种迹象表明,“西方之乱”不是局部的、个别领域的危机,而是制度性、系统性危机,它标志着资本主义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正在褪色。“西方之乱”的根源何在?制度失灵导致政党失信,媒体失准导致民众失聪。同时,政党失信、媒体失准、民众失聪又加剧了制度失灵,彼此互为因果、盘根错节,而制度因素是关键。

  • 美国或迎来“特朗普皇帝”:力推有利于财阀的政策

    美国或迎来“特朗普皇帝”:力推有利于财阀的政策

    上任第一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就不断背叛把他送上权力宝座的蓝领、社会保守派白人群体,施行给自己的富豪群体增加财富的政策。

  • 津巴布韦事变警示贸易伙伴经济民粹主义之误

    津巴布韦事变警示贸易伙伴经济民粹主义之误

    津巴布韦经济政策颠覆性失误,首推不恰当的土改。从中国大陆到台湾、日本、韩国、……,实施“耕者有其田”为导向的土改是二战之后东亚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起飞的关键因素;但由于一系列基本面差异和政策错误,津巴布韦土改沦为彻头彻尾的惨败,其农业经济因为错误的土改政策而大幅度衰退,进而动摇了整个国民经济与人民生活的基础。

  • “另类右翼”如何向主流媒体走私纳粹思想?

    “另类右翼”如何向主流媒体走私纳粹思想?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美国极右翼的强大势力第一次突破左派媒体的围剿彰显出来。一年多来,极右翼势力不断膨胀,并且透过不同媒介持续扩张着它的受众规模。新纳粹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等极右翼思潮抬头,冲击着美国的主流价值观,进而引发一些列冲突与骚乱。8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骚乱,米洛·扬诺普洛斯走入更广的大众视野,而他又与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有着密切联系。10月,BuzzFeed新闻通过分析它获得的一大批邮件,撰文梳理了扬诺普洛斯所代表的极右翼“杀人机器”的生产,并指出了它推动的“文化战争”及其运作方式,深刻批判了极右翼思潮的复兴。

  • 新自由主义或借助民粹主义重新自我包装

    新自由主义或借助民粹主义重新自我包装

    右翼民粹主义崛起的根本原因是新自由主义在全球化过程中的根本性危机。

  • 特朗普当选是民粹主义胜利?来自马克思主义的分析

    特朗普当选是民粹主义胜利?来自马克思主义的分析

    特朗普的政策不可能让中产阶级重回经济健康发展的轨道,也无法扭转美国在国际上的衰落局面。然而,就这两个方面来说,他会通过放弃美国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而转向双边谈判的策略,努力创造一些可度量的业绩,无论它们多么微不足道。

  • 毛泽东民主思想对民粹主义的三重超越

    毛泽东民主思想对民粹主义的三重超越

    从理论基础、实质内容、实践结果三个方面比较毛泽东民主思想和民粹主义的异同不难发现,毛泽东民主思想在理论基础上以唯物主义和群众史观超越了民粹主义,在实质内容上以人民民主超越了民粹主义,在实践结果上以成功的民主实践超越了民粹主义。

  • 印度当局——靠制造流血蹿升的民粹政权

    印度当局——靠制造流血蹿升的民粹政权

    BJP在1985年的古吉拉特邦182个席位中只得11席,在善于宣传、动员、组织的莫迪策划下,1987年BJP就赢得了最大城市艾哈迈德巴德的执政权,1990年,邦议会选举得到67席,而国大党仅剩33席。莫迪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很简单,继续大搞教派主义的社会动员,煽动仇恨、制造对立、形成摩擦,从而收割印度教徒的教派情绪。因为印度教徒占人口的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