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共为您搜索到37篇文章
  • 资本的利、社会的义、柳青的低头与湖畔大学的标准

    资本的利、社会的义、柳青的低头与湖畔大学的标准

    当某人拍着胸脯打包票说自己侵害他人的利益,是为他人好的时候,有可能真的是为他人好,但是更大的可能是为了某人自己好!你眼下都在忽视、侵犯我的利益,从长远看,还会照顾我的利益?!滴滴的行为毫无疑问触犯了公众的行为标准,在公众的舆论压力下,滴滴柳青道歉——为了资本增殖不仅要无下限,关键时刻能屈能伸也是资本要求的行为标准之一。声援柳青的资本代理人,并不认为柳青做错了什么。希望大家记住这些人,他们都是资本的代理人,他们的利益与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不是一回事。他们的行为标准,与多数人不一样。他们逐利,我们逐义。他们的利,不是我们的利,更不是社会的大义。

  • “滴滴”的无良和五岳散人等网络“大V”的无耻

    “滴滴”的无良和五岳散人等网络“大V”的无耻

    资本的代言人一小撮公知常常奢谈什么人性,而在假疫苗事件和顺风车血案中,资本的人性已经泯灭。当然,顺风车血案与假疫苗事件有程度上的差别,但是在人的生命与资本的利益之间的权衡上,资本在逐利性驱使下的无良是一致的。本来这件事几乎与警察关系很小,却由于公知大V的搅混水,硬生生把两件事扯一块。我相信,一小撮公知包括张洲和五岳散人之流未必与警察群体和具体的警察个人有什么恩怨,但是警察作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石是一小撮人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不可逾越的障碍,因此,仇恨警察和煽动仇恨警察情绪是他们的一种本能,只要社会上发生涉及警察甚至是与警察关系不大的事件,他们往往总是利用来往煽动仇恨警察情绪那方面引导舆论。

  • 是时候加重互联网平台的法律责任了

    是时候加重互联网平台的法律责任了

    今天的主要问题,并非平台对经济资源的集中,这是科技进步与市场需求满足的必然结果。今天的主要问题,在于过往工业时代、BBS时代的立法思维,已经完全无法适应新的平台时代。在这个新的时代,一次又一次受到资本和市场侵害的人们,将不得不呼唤社会保护性立法的重新介入。

  • 滴滴还是敌敌: 警惕新技术巨头的政治社会风险

    滴滴还是敌敌: 警惕新技术巨头的政治社会风险

    第四次工业革命和新技术的发展,正在重新定义商业、社会和国家。新技术在某些领域的使用,已经让政府的所有公共行为和企业运营紧密地纠缠在一起了;新技术的使用和当下政治运行规则之间的冲突显而易见,所有重大技术的出现都会导致某种放大性选择,其影响深度和广度超越统治结构的自身吸纳能力。新技术的拓展同时让社会和国家的权力运行步入一个全新的领地。例如,现有政治体制和官僚行政体制以何种方式应对新问题——特别是新技术公司的发展,这是一个全新的政治学问题。

  • 滴滴原罪:浴血上市强推社交 客服外包安全勾销

    滴滴原罪:浴血上市强推社交 客服外包安全勾销

    除了赔偿家属之外,滴滴必须受到更严重的惩罚!!!如果滴滴认为顺风车出事三倍赔偿相比放松监管的收益更小,那惩罚的力度必须让滴滴感觉到痛苦才行。滴滴想冲击上市,对资本讲一个好故事没问题;但是为了降低成本,为了扩大订单规模,放任不合规司机上路经营,强行给运输服务打上社交属性,给顺风车贴上相亲的标签,最后酿成惨案,讲一个带血的故事,对上市有帮助么?滴滴已经变相垄断了,已经大到不能倒了,挣钱挣得慢一点,细水长流不行么?滴滴,上市的时候请慢点开,请系好安全带,注意乘客安全。

  • 滴滴事件与资本的“精致官僚主义”

    滴滴事件与资本的“精致官僚主义”

    资本必须要节制,必须要监管。如果资本的肆意扩张不受约束,如果垄断资本之恶不受制衡,必然是势单力薄而又的确需要那些被垄断起来的生活资料的一般民众被层层剥夺,而且要时时面临任性的、冷血的资本所留下的各种安全漏洞,冒着种种不可把控的风险。那时我们又将找谁去讨说法呢?

  • 顺风车、大数据、滴滴的利润与你的自由

    顺风车、大数据、滴滴的利润与你的自由

    只要不改变滴滴对顺风车主疏于监管,拒绝向公安机关(政府)无偿提供数据,乘客对车主几乎一无所知的现状,类似的事情,还会出现。不过,只要赔偿金小于数据的潜在价值,对滴滴来说,就是合算的。反过来,对消费降级的人群来说,只要概率比较小,她们很多时候,还是会选择这种含有风险的服务的。绝大多情况下,贫穷限制了绝大多数人的选择权。你是自由的,不过是在金钱允许的范围内。

  • 滴滴,亿万富翁们控制的冷血赚钱怪物

    滴滴,亿万富翁们控制的冷血赚钱怪物

    滴滴将2015年时建立的自有客服团队,在2018年时全部外包,从外部信息看该外包规模还要扩展到1500人。如此人力外包能节约多少钱呢?1500人这样的外包团队通常意味着需要150个基层管理岗、30个中层管理岗、5个中高层管理岗、1个高层管理岗。对比滴滴自建客服,那么滴滴每年薪资需要支出约1350×12+150×24+30×40+5×60+1×100=21400万元;如果滴滴全部外包的话,1500人的外包保底工资成本保守估计8100万(考虑企业税负),外包公司大概需要25%的毛利来支持公司管理运营成本,加上10%左右税费,滴滴需要支出1.1亿,节约了接近50%的成本,真的是亿万富翁们的好生意!这些节约出来的冷冰冰数字下面就躺着这些花季少女们的生命。

  • 当滴滴成为巨无霸之后,它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

    当滴滴成为巨无霸之后,它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

    可以说,过去四年,滴滴的扩张之路上,洒满了受害者的眼泪和鲜血,但滴滴不在乎这些。他们需要更疯狂地扩张,更激进地榨取利益,我们说的那些和公安系统深度合作,数据共享,一键报警,甚至给所有的滴滴司机安装摄像头等监控系统,进行滴滴司机准入考试。这些事情,滴滴可能都不会做的,因为这都是成本支出,他们眼里,就从来没有乘客的安全,只有迫切的逐利。资本完成垄断,成为一家独大的寡头之后,就是傲慢而冷血的,他们只关心成本和利润,只关心无休无止的扩张和增殖!所以,他们才会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所以,他们会更加冷漠地对待受害者的鲜血。

  • 滴滴顺风车是否从产品设计之初就有邪念?

    滴滴顺风车是否从产品设计之初就有邪念?

    滴滴顺风车从设计初衷开始就走偏了,含有歪念。在顺风车的管理中,这种歪念被放大,又没有引起管理者的重视,由此造成海淀法院所称的结果。最后我认为,滴滴顺风车这个产品应该彻底废止。滴滴应该被重罚,滴滴最高管理层也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 你我生死 受制于月薪3000的滴滴客服外包

    你我生死 受制于月薪3000的滴滴客服外包

    滴滴为了节约人力和管理成本,将2015年时建立的自有客服团队,在2018年时全部外包给了和君纵达,规模还要扩展到1500人。和君纵达接管客服,跟今年发生的两次少女滴滴顺风车遇害事件,到底有没有直接关系呢?明显有关、难辞其咎。

  • 夺命顺风车:滴滴一下,两条人命!

    夺命顺风车:滴滴一下,两条人命!

    如果滴滴真的有心整改,就应该和公安系统深度合作,对接用户大数据,在app上设置一键报警功能,能够让警方第一时间锁定车辆和司机。对于这么大的公司,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儿!这才是有诚意的整改!而不是虚与委蛇,一拖再拖,顾左右而他言,整天扯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屁话废话!

  • 滴滴的七宗罪!

    滴滴的七宗罪!

    滴滴想表现的是自己的责任和担当,但更多人看到的却是有钱人的率性和轻松。甚至,网络上有人称之为:人命无所谓,滴滴赔三倍。

  • 从“理性经济人”假说看空姐深夜打车遇害案

    从“理性经济人”假说看空姐深夜打车遇害案

    “理性经济人”假说把个人或组织基于利己动机而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行为选择上升为西方主流经济学的重要理论法则,实质是把自然法则或丛林法则简单地移用于人类社会。空姐深夜打车遇害,如果从“理性经济人”假说角度看,可以得到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理性经济人”假说随着西方经济学在国内的流行和占主流地位,已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犯罪嫌人事实上也是遵循“理性经济人”法则实施有预谋的犯罪活动。在这种行为法则下,受害者遇害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统一。这种行为准则被写入了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并被冠以“理性经济人”假说,作为经济学的法则、作为“普世价值”而到处滥用,实际上是为资本主义社会各种不合理的社会现象辩护。

  • 利益的另一面是风险:独角兽不能仅成为赚钱工具

    利益的另一面是风险:独角兽不能仅成为赚钱工具

    网约车平台运行的不规范与其集聚的海量用户及社会资源形成了鲜明对比,也引发了要求“关停”、“严打”的舆论愤怒。毫无疑问,迅速聚集海量用户和财富,成长为“超级独角兽”甚至互联网巨头,也并非就“大到不能倒”,它不应仅仅对投资人负责,不应仅仅成为一个赚取财富的工具,而必须认识到用户才是其立足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