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共为您搜索到48篇文章
  • 从舆情研判看公共卫生领域的资本与政府监管

    从舆情研判看公共卫生领域的资本与政府监管

    中国医药产业必须在政府和资本市场的引导下,进行大规模的整合。信用政策和产业政策,这才是监管部门的战略任务。扩大来说,中国所有重要的产业,都需要具有战略眼光的产业政策和产业战略。希望医药系统的改革能够成为一个中国经济管理的典型,逐步将中国经济管理现代化甚至智能化。

  • “三鹿奶粉”和新西兰“恒天然”毒奶粉

    “三鹿奶粉”和新西兰“恒天然”毒奶粉

    三鹿奶粉事件引起国产奶粉的全线崩溃以后,新西兰奶粉占领了中国奶粉市场的90%,然后向中国推销毒奶粉。事实证明,美国和日本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非常严重的毒疫苗事件,2017年,中检院在对赛诺菲-巴斯德公司生产供应的36批五联苗进行批签发检验中,发现有8批(约计71.5万人份)疫苗的破伤风效力不符合规定,不合格比例达22.2%,存在较高质量风险。那么,包括一些西方国家和我们国内的一小撮人利用我国在某些企业私有化的特定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无限夸大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假如完全听他们的,结果又会怎么样?我想,很多人心中应该已经有了正确的答案。

  • 鹿野:巴金的《小狗包弟》与狂犬病的泛滥

    鹿野:巴金的《小狗包弟》与狂犬病的泛滥

    要控制狂犬病的泛滥,除了保证疫苗的质量之外,更重要的治本之策是建立正确的舆论导向。即一方面要尽快把《小狗包弟》为代表的伤痕文学移出语文课本,另一方面要明确把人民群众的健康权利放在第一位,改变少数群体“养狗无人敢管”的现象。

  • 外资大举进军中国疫苗市场会在哪里抢滩登陆?

    外资大举进军中国疫苗市场会在哪里抢滩登陆?

    当年,为葛兰素史克在中国开疆拓土穿针引线的公共事务部总监正是某些腐败干部的亲属!国外垄断资本打开中国的手段之一就是收买、勾结国内的若干腐败干部(包括其腐化堕落的后代),形成实际上的买办,从鸦片战争以来就是如此。因此,好的历史是人民写的,不论某些人及其家族在台面上如何善于伪装长袖善舞,老百姓眼睛是雪亮的。再精致的画皮贴在脸上,迟早也会被撕下来露出画皮下面的丑陋嘴脸。历史一再证明,甘于被国外无良资本收买豢养,充当带路党敲门人出卖民族利益与国民生命健康安全的走狗买办们,注定只能被长久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警惕外资医药巨头进军中国市场的惊天棋局

    警惕外资医药巨头进军中国市场的惊天棋局

    在公知王福重等人借长生疫苗事件放烟幕弹制造舆论乱局好从中牟利的背后,不止是国内一些私人医药资本在虎视眈眈,更有境外医药巨头站在国门内外徘徊逡巡、磨刀霍霍。如果说,王福重等公知势力关于疫苗问题的观点之所以值得高度重视,决不是因为其轻薄可笑的言论本身,而在于其言论背后若隐若现的国外垄断医药巨头的动向。

  • 刨根“长生毒疫苗”——MBO闯下的塌天大祸

    刨根“长生毒疫苗”——MBO闯下的塌天大祸

    2003年3月财政部叫停MBO,就是因为正义舆论对MBO造成海量的国有资产流失的强力反弹,但是,高俊芳对长生生物的MBO在2004年4月才进入实质性的步骤,这就是对抗正中央!就是顶风作案!这里头有多少见不得人的黑幕和恶心东西?是不是背后有一把很大很大的黑雨伞在“罩着”?这个不动用公检法不可能了!不用刑律绳规不可能了!听说,从去年开始,咱国又“混改”了,恕我愚钝,看不懂关于“混改”的官方解释,我只想搞明白,在这个过程里,国有资产是不是得到了空前的增值?国企职工的工钱是不是倍增式的增加?对企业的税收是不是也成倍增加?

  • 日本疫苗问题更大——混入艾滋病病毒

    日本疫苗问题更大——混入艾滋病病毒

    国内的月亮不圆不代表国外就会圆多少,爸爸妈妈们还是要去抓问题的关键而不是进口了出国了就没事了。人性是不会因为移民或者进口而改变的。如果想出国打疫苗看病,不怕花钱去得起私立医院还是美国最好。个人的经验是,如果你有钱花得起钱,美国的私立医院的水平绝对世界一流。可如果出国或者进口打的还是这些劣迹斑斑的外国品牌比如赴日,那还不如支持下没有发生问题的几个国产疫苗。

  • 疫苗事件告诉人们,私有化并不能消除垄断

    疫苗事件告诉人们,私有化并不能消除垄断

    疫苗事件告诉人们,私有化并不能消除垄断,而在那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国有企业之间也有竞争,因此也不存在他们所说的国企的垄断。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反对的不是垄断,因为他们还反对制定《反垄断法》,他们是出于政治目的反对国企,从张维迎大谈特谈垄断的好处就是明证。他们需要的是彻底否定公有制和取消国有企业,如果能够达到这个目的,那么他们认为越垄断就越“对社会有利”。

  • 王炎:是谁在消灭“国有”?

    王炎:是谁在消灭“国有”?

    国企改革,绝不是借“改革”之名把国有企业变成“私有为主导、公有做配角”,更不是用乱卖、贱卖、甚至白送,把“国有”消灭掉。消灭掉国企,还谈什么国有经济?消灭掉国有经济,还谈什么公有制为主体?消灭掉公有制为主体,还谈什么社会主义?

  • 在疫苗问题上,靠监管最多治标,加上国营化才治本

    在疫苗问题上,靠监管最多治标,加上国营化才治本

    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脑子里不要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束缚,要看实际,在不同领域,哪种手段实用就用哪种,即使反对,也一定要出自“因为这个手段在实际中的这个领域的效果不好”,而不是出自“因为这个手段是计划/市场,所以不能用”。我们还是要进一步深化改革、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同时,大力加强监管和一类疫苗国营化不是互相冲突的,而是可以互相协作,相辅相成的。一个治标,一个治本,方可保疫苗事业顺利发展。

  • “问题疫苗”产生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问题疫苗”产生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美国一方面不停地向中国输出新自由主义,使得中国原本在公有制下已经比较完善的对经济和产业干预、控制、监管的体系变得越来越弱,从而不断暴露出各种问题;一方面美国在自己国内却没有完全实行其所对外推行的新自由主义,对比之下,美国才是所谓的“大政府”、“强政府”,中国按照美国的教导和新自由主义学者的教唆反而变成了“小政府”、“弱政府”,然后他们又将疫苗问题都扣在党和政府头上,其用心何其毒也。新自由主义市场化对疫苗体系的损害,还体现在疫苗流通领域的市场化上。实际上,在疫苗这样关系老百姓基本卫生健康安全的领域,不是地方自由采购,而是“统购统销原则”才能保障最大程度的安全,因为只有政府的统购统销,由卫生主管部门作为决策主体,完全不以盈利为目的来推行疫苗接种工作,才能够确保选用合格安全的疫苗,防止由各个下级单位自行其是、存在个人利益关联以及由此产生的被贿赂收买的空间。

  • 疫苗事件持续发酵,究竟谁才是人民真正的药神?

    疫苗事件持续发酵,究竟谁才是人民真正的药神?

    只有中国政府才是真正在为民众而限制资本,而美国则是为了资本盘剥人民。从这一届最高领导人上任以来,从反腐到民生,执政为民理念从未改变,中国政府的做法也赢得广大人民的热烈拥护。中国正在经历从乱到治到大治的历史转折点,未来其他社会问题还会出现,但是请给现任中国政府一点信任和期望,信任能为中国人民撑起医疗防护巨伞的只有中国政府,期待有猛药去疴、刮骨疗毒决心的政府逐步完善疫苗管理体制。

  • 鹿野:为何很多西方人也不信任本国的疫苗?

    鹿野:为何很多西方人也不信任本国的疫苗?

    疫苗的质量问题是医药行业私有化与利润最大化条件下的不治之症。只有建立起制药行业公有制基础上的公益医疗制度,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疫苗质量问题。某些公知鼓吹的通过从西方进口疫苗来解决疫苗质量问题是根本不可行的。不然发达的美国人为何自己都不信任本国的疫苗,而宁愿从“落后的”古巴进口疫苗呢?

  • 救人的疫苗不该成为牟利的商品——疫苗事件的思考

    救人的疫苗不该成为牟利的商品——疫苗事件的思考

    长期以来,在一些人的误导下,我们把不少公共产品企业进行了市场化改革,以为这样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但事实证明,这样并不能带来想象中的蓬勃发展,而是把本该造福于民的公共事业变成了某个家族的摇钱树,原本造福于民的工厂企业,也变成了少数人坐享荣华富贵的资本。少数人得利了,大多数人却受害了。但正所谓“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只要能及时纠正问题,不让我们的下一代再受到侵害,一切就还有希望。重新建立关键领域例如疫苗领域的公有制,这里面所说的公有制,并非一些人理解的“单纯国有”,因为如果仅仅是将其所属从私有变成国有,是并不能完全保证公共安全的,因为在这种状态下,企业依然有着“盈利”的压力。这里所讲的公有制企业,是指企业不追求盈利,只追求圆满完成国家委派的生产任务。

  • 何新8年前曾经为疫苗安全性与卫生部对撞

    何新8年前曾经为疫苗安全性与卫生部对撞

    归根结底企业造毒疫苗就是为了钱,所以层出不穷发生市场浩劫是难免的。何况wto中国还有须全面开放医药医疗市场的承诺条款?!更让人绝望的事态还在后面,除了这家长生药业之外,北京xx、武xxx、深圳康泰等其他疫苗市场巨头竟然都是同样几个老板所掌控。也就是说,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们中国的孩子99%都要用到他们几家企业的疫苗。中国疫苗的命运掌握在这几个老板手里一一取决于他们的良心和道德。而这些人幕后的背景捅破看了能吓死人。

  • 聂焱:“问题疫苗”祸害,这个锅谁来背?

    聂焱:“问题疫苗”祸害,这个锅谁来背?

    这种关乎国计民生的行业,竟然也在“市场化”大潮下,由私人资本把持了。而私人资本种下种种恶果,最后的买单人却是政府与执政党,后者的声誉与形象一再受到打击,民众的信任与信心一降再降。对于政府与执政党来说,这样不划算的买卖,在改革开放年代比比皆是。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是该到了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