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共为您搜索到185篇文章
  • 潘维:官员廉洁最可靠的基础是社会均等化

    潘维:官员廉洁最可靠的基础是社会均等化

    新中国七十年的巨变,可视为“正反合”三个“新时代”:“正题”是经济和社会的计划化,“反题”是经济和社会的市场化,“合题”是经济市场化,但社会均等化。社会不平等是必然,但尽力缩减社会不平等也是必然。让社会越来越不平等是逆人类历史进步潮流的反动。

  • 陈先达:理论工作者如何引导学生正确认识社会现实

    陈先达:理论工作者如何引导学生正确认识社会现实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带领人民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对于改革开放中出现的社会现实问题,社会上有些议论甚至批评和不满,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中国共产党是不是正视了这些问题,是不是在着手逐步解决这些问题?我相信,任何一个不怀偏见的人,都能看到我们党通过总结经验,正在完善依法治国,提高治国理政的能力,严惩腐败,标本兼治,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努力解决前进中的种种问题。我们不仅应该看到问题,更应该看到问题的被重视和逐步解决。在当代中国,我们理论工作者应该超越日常生活经验的水平,站得更高,看得更深、更远。

  • 从杨东平及其教育集团看公知与敌对势力的根深蒂固

    从杨东平及其教育集团看公知与敌对势力的根深蒂固

    事实证明,长期以来我国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领域出现的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实质上和根本上的触动和肃清。曾经那些肆无忌惮的、完全公开的宣扬西方价值观、反共反华的公知势力虽然在过去一段时间内经过整顿,有所收敛,而且确实抓了几个小喽啰,气焰有所削弱。但是,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更严峻、更根本的问题是,不少亲西方、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第五纵队,由于善于钻营擅长自我保护,获取了体制内一部分两面人的保护。在教育领域内,像杨东平这样观点的人,在21世纪研究院的招牌庇护下,与信力建等教育资本家相勾结,其实掌握着很大的社会资源,有着极强的社会动员和鼓动能力。

  • 吕景胜:赵立新事件的深层社会原因分析

    吕景胜:赵立新事件的深层社会原因分析

    多年社会舆论场、社会环境为不知还有多少个赵立新酝酿了适宜的湿度、温度、空气和各种元素营养丰富的土壤,不知名的多少个赵立新想不成长都不可能。历史虚无主义肆意泛滥,携精英光环席卷网络空间,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般悄悄深入国民内心与灵魂。主流价值观的缺席与退却、主流话语权的疲软与阳痿、官方舆论引导力的衰弱与失职,造成各种奇葩舆论观点竞相出笼、招摇过市。诋毁丑化攻击妖魔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消解国人心中仅存的民族主体意识。

  •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那种反对“战斗的无神论”,把宣传无神论、反对有神论、反对宗教极端主义称为“极端无神论”的观点,是这一类思想、主张的一种理论表达,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贯彻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方针,必须在坚定地团结广大信教群众的同时,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

  • 何云峰: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的社会治理思想

    何云峰: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的社会治理思想

    新中国成立初期,毛泽东领导党和政府开展了大规模的社会治理。作为一个有远大理想和抱负的政治家,一个极具超凡魅力的精神领袖,毛泽东对于社会治理有着宏大而高远的追求。他不仅要安排好国计民生,要建立一个安定的社会秩序,他更要建立一个革命化的新社会,确立革命价值观在全社会的主导地位。为了更好地进行社会治理,毛泽东提出了将人民群众“组织起来”的理念,领导新政权逐步建立了一个纵横交织的组织网络,极大地提高了社会的整合程度,增强了国家的社会动员能力。广泛动员群众参与是毛泽东开展社会治理的基本方法。各项工作都充分发动群众参与,大张旗鼓,造成巨大声势,收效显著。毛泽东的社会治理思想对于新时代的社会治理具有重要的借鉴作用。

  • 赵宇见义勇为检方不予起诉,警方还需回应社会疑问

    赵宇见义勇为检方不予起诉,警方还需回应社会疑问

    只要晋安公安分局的有关人员找事发当晚在场的四个人全都询问一下,全面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而不是只听李某一个人的一面之词,就可以得出赵宇的行为属于见义勇为和正当防卫行为的结论,也就不会以涉嫌犯故意伤害罪把赵宇刑事拘留14天,直到晋安区人民检察院不批捕,才将他取保候审。实际上,晋安公安分局有关人员犯的这个错误,是一个只要按照法律程序认真办案就完全可以避免的低级错误。但是,晋安公安分局的有关人员为什么会犯的这样的错误错误呢?这也需要福州警方给社会一个合理的解释。

  • 赵磊:“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中)

    赵磊:“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中)

    很多学者早就证明了“国企效率并不一定低于私企效率”的事实,且这个事实还在不断被证明着。这个客观事实之所以被主流视而不见,甚至被屏蔽封杀,个中原因说出来真让高大上的普世价值情何以堪:因为这个事实令“正常社会”的先生们很不高兴。如此而已。

  • 赵磊:“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

    赵磊:“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

    社会发展史告诉我们,人类进入私有制的社会状态,也就不过几千年时间。如果用“历史悠久”的标准来衡量,私有制的历史迄今不过几千年,而公有制的历史至少200万年以上。那么请问:几千年的私有制社会VS几百万年的公有制社会,到底哪一个社会是“正常的”,哪一个社会是“不正常的”?历史证明,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今天的“私有制”必然会从“正常状态”演化为“不正常状态”,直至被“公有制”社会所取代。这种变化,决不会以人的主观好恶为转移。

  • 吕景胜:捍卫警察执法权威应向社会讲清什么

    吕景胜:捍卫警察执法权威应向社会讲清什么

    媒体应大力宣讲全社会尊重、配合警察执法的理念,让公民理解警察执法是维护公共利益、社会利益、人民利益、国家利益。社会舆论可以警惕警察权侵犯公民权利,但不要走极端否定妖魔警察执法权。应加强宣传现场警察执法权的法律效力预定性,明确告知公民(刁民暴民)先服从后异议,一切抗拒现场警察执法的违法活动、一切侵犯警察执法权威的行为后果自担,将被法律制裁。

  • 塘约道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也不能少

    塘约道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也不能少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也不能少——“新时代属于每一个人”故事之一。

  • 俞敏洪说女性让中国堕落,那么是谁让女性堕落的?

    俞敏洪说女性让中国堕落,那么是谁让女性堕落的?

    要探讨女性为何一切向钱看,卖淫和通奸为何广泛流行,一个最直观的原因恐怕就是教育与社会舆论的引导。比如说,以俞敏洪先生创办的新东方为代表的产业化、市场化、资本化、西方化的教育机构,并不是为了培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也不是为了充当人类心灵的工程师,而是为了赚钱。在这样一种“老师一切向钱看的”思想观念的支配之下,培养出来的学生自然也是一切向钱看的。因此说得难听一点,这些教育机构和过去的培养女性如何卖身的教坊,也没有多少区别了。所以,现实社会当中女性的堕落并不等于俞敏洪的观点是正确的。因为世上所有的人都可以指责妓女堕落,唯有一种人不可以,那就是老鸨。

  • 对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问题的解读

    对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问题的解读

    党的十九大后理论界发表了很多有关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化问题的文章,但理解并不完全一致,就此问题需要从理论和实际的结合上进行探讨性的商榷与澄清,以准确解读党的十九大报告有关理论的本意和习近平同志的有关阐述。任何社会制度都存在基本矛盾,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但是这个基本矛盾的表现形式在不同的制度下是不同的。我们要用习近平同志“两点论与重点论的统一”方法研究我国现实经济问题,既要看到我国发展的成就,也要看到发展的不足,但重点是应从整体上看到我国的巨大发展成就和人民财富和收入的绝对提高、看到供给与需求两侧总水平的显著提高。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但是我国的社会主要矛盾变化了,“两个没有变”和“一个变”是相互联系和统一的。不要偏离党的十九大报告的真谛和习近平同志的观点、错解社会主要矛盾的内涵,我国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的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应该用城乡、区域不平衡和生产力落后等来解读主要矛盾转化后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只有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创新发展,着力于质量型和效率型发展,才能逐渐实现新的平衡。

  • 中产阶级,你为什么不满?

    中产阶级,你为什么不满?

    如果你们这些年薪30万以上、有车有房、孩子上得起培训班、吹着空调喝咖啡的人都天天焦虑不安,没事儿还要表示“不满”,那么那些富士康流水线上的工人、工地上风吹日晒的农民工、扫大街的环卫工、地里刨食的老农民,他们哪里喊冤去?

  • 从看客到催命:如何挽救一个变得冷漠的社会?

    从看客到催命:如何挽救一个变得冷漠的社会?

    没有温暖与光明的社会只能永远在阴冷与黑暗中,只有温暖能够驱逐冷漠,而温暖是从一个人的心灵开始的,温暖是从一个人的手心开始的,温暖就在你走过的路上,就在你说出的话中,就在你的生活中。从观赏者变成帮助者,从冰冷者变成温暖者,做一个勇敢的扶助者,做一个勇敢的救助者,如此,这个社会才会从黑暗中走出,才能从冰冷中融化,才能让无情变得有情。

  • 日式怀旧小文化,能解中国社会之忧吗?

    日式怀旧小文化,能解中国社会之忧吗?

    满含日本元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在对当下的社会焦虑予以想象性解决:梦想还是要有的,还是要去全力追寻。其实就影片所透露的社会焦虑来说,与其继续鼓吹个人奋斗,不如重新凝聚社会共同体;与其迷恋于小情调的玩赏,不如将眼光放大。真正“解忧”的,应是社会整体的变革,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中国的电影文化理应具有更大的视野,更有本土特色的表达,摆脱岛国文化的纤巧与琐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