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共为您搜索到69篇文章
  • 颠覆西方考古学体系和历史学体系(碳十四篇)

    颠覆西方考古学体系和历史学体系(碳十四篇)

    西方研究预设了中东中心论和单一起源论的历史哲学,西方在碳十四测年发明之前一百多年里所估算臆测的考古学绝对年代不可信,在碳十四发明之后所进行的单方面碳十四测年数据也不可信,年代数据的处理也不可信,抛却数据的测定误差和置信度不谈、不排除西方考古发掘技术混乱、不排除西方伪造数据。探讨各种物质、技术、知识的起源和传播,绝对年代是关键,必须锱铢必较,绝不能有一丝含糊,绝不能直接抄写西方年代数据了事,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 孙锡良:“院士”在向“爵士”进化?

    孙锡良:“院士”在向“爵士”进化?

    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显然是必要的。但是,应该是真心尊重知识和人才,应该是尊重真的科技人才,而不应该是尊重权力型人才,不应该是尊重财富型人才,绝不应该尊重学棍型人才。真的科学家,真的科技精英,国家给予多高的待遇,老百姓都会鼓掌通过。科学的殿堂一旦沦为权力和财富的角斗场,“院士”迟早都会变成“爵士”,老百姓迟早会放弃对院士们的崇敬。院士爵士化是对科学与技术的最大不尊重。

  • 王宏甲: 写南仁东,不断在访问“不朽”

    王宏甲: 写南仁东,不断在访问“不朽”

    “今天的世界,纪实是主流。”王宏甲对报告文学充满了信心。他不使用“非虚构”这个概念,文学在他眼里就是两种,一种是虚构,一种是纪实。就如同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你不能说这是男人那是非男人,那么为什么一定要说这是虚构,那是非虚构呢。

  • 周恩来:纪念五四运动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周恩来:纪念五四运动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科学要为人民服务,很多先生在纪念“五四”的文章上都谈到这一问题,谈得很对,所谈的立场、方向也都很对。但这不仅是观念和方法问题,还有政策问题。事实证明,过去依靠反动统治阶级发展科学是不可能的。国民党将科学变为装饰品,到外国去骗钱,“学以致用”,但是在旧中国,很多学科学的学生毕业后不得不改行,中国旧知识分子对反动统治者早就不存幻想,只有胡适之、傅斯年之流甘心附逆。过去,人民的军队是在农村,中心问题是如何打胜仗,党、政、财经都围绕着这个中心问题,今天,局面已经打开,科学可以一显身手,不过这仅是一个开始。

  • 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科学原理忠实传人和坚定践行者

    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科学原理忠实传人和坚定践行者

    中国共产党一贯高擎国际主义大旗,坚持把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结合起来,致力于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贡献。在新时代,我们党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推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加速了以“西方中心论”为基础的旧式经济全球化的终结,推动了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正确义利观”为基础的新型经济全球化的开启,从而为国际无产阶级和进步人士的国际联合创造了新的历史前提,展现了美好的光明前景。

  • 王宏甲:为非常时代非常之人立传

    王宏甲:为非常时代非常之人立传

    尽管腐败是怎样地破坏着我们的社会,侵害人民利益,但优秀的领导干部也是存在的。会看到那些有可能影响数百万人行动的思路和决策,那些思路内部的高山流水,决策的心灵风暴,也是惊心动魄地感动着我们心灵的。无论干部还是群众,面对他们,如果感到了自己的渺小,那就一定是看见了崇高,那就是报告文学所应当去虔诚地热情满腔地撰写的篇章。去写出来,在当今看,可能具有新闻性;在未来看,那就是我们民族辉煌的历史。

  • 为什么说“古代中国没有科学”的观点是错误的?

    为什么说“古代中国没有科学”的观点是错误的?

    我们中国人既不能以“四大发明”等贡献来固步自封,也不能用“古代中国没有科学”的观点来妄自菲薄。这才是我们对待科学的科学态度。

  • 赵磊:马克思的“预测”不科学吗?

    赵磊:马克思的“预测”不科学吗?

    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实证’的科学”,并不仅仅是指马克思的某句话,某个观点已经被实践所证实,而是指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已经被实践所证实——而且,实践的检验还在不断深化、不断发展。

  • 陈先达:立学为民 治学报国

    陈先达:立学为民 治学报国

    陈先达常说:“哲学家不是社会的旁观者。”他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建设紧密联系在一起,并用他哲学家的思想,表达对国家命运的关注。每当社会上出现错误思潮,陈先达总是旗帜鲜明地撰文批判,“理论要能说明当代世界问题、说明中国问题。如果不能说明中国现实问题,乱花迷眼,往往会因为迷茫而发生理想破灭”。陈先达反对蓄意抹黑中国,或令人怀疑地借事起哄。他曾在《光明日报》发文——《批评、抹黑及其他》《自由与任性》《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社会责任》,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应该欢迎批评,但拒绝抹黑。抹黑不是批评,不是抨击不良社会现象,而是‘意在沛公’。”

  • 读《三体》,学“唯物主义”

    读《三体》,学“唯物主义”

    可惜那些官老爷们满口理论文章,真打仗却是崽卖爷田心不疼,不懂得保存有生力量的重要性,更不懂得论持久战,在不同文明的夹缝中求生存。章北海才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唯物主义者。

  •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那种反对“战斗的无神论”,把宣传无神论、反对有神论、反对宗教极端主义称为“极端无神论”的观点,是这一类思想、主张的一种理论表达,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贯彻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方针,必须在坚定地团结广大信教群众的同时,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

  • 李华亭:中医是研究人的哲学

    李华亭:中医是研究人的哲学

    历史上还有些人以“中医不科学”为由妄图消灭中医、取缔中医,结果均以失败告终,原因何在?因为这些人不懂得,中医科学不科学不是由专家学者和权力说了算的,而是由中国的广大老百姓决定的,是由病人决定的,老百姓若不相信中医,中医恐怕早就消失了。许多绝症到最后都扔给了中医,民间对中医大夫常说的一句话“死马当作活马治吧”,这就是对中医的最大肯定,老百姓把活命的最后希望寄托给中医,这就是对中医到底有没有科学性的最好回答。

  • 钟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科学指引和根本遵循

    钟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科学指引和根本遵循

    理念创新,就是要保持思想的敏锐性和开放度,打破传统思维定势,努力以思想认识新飞跃打开工作新局面。内容创新,就要学会讲故事,把“陈情”和“说理”结合起来。讲理论要接地气,要让马克思讲中国话,让大专家讲家常话,让基本原理变成生动道理,让根本方法变成管用办法,将总体上的“漫灌”和因人而异的“滴灌”结合起来。手段创新,就要创新传播手段和方式,运用个性化制作、可视化呈现、互动化传播等方式,让党的创新理论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飞入寻常百姓家”。

  • 从军事科学的角度看“混合战争”

    从军事科学的角度看“混合战争”

    我们认为“混合战争”是一国和(或一些国家(联盟)针对他国采取的,旨在破坏政治制度和经济稳定并推翻现有政权、推出奉公守法的领导人进而通过他们实现自己的利益(可通过传统、非正规、犯罪、制裁(经济)、信息、网络战和其他行动)的,分阶段的、目标明确的、预先制定计划的行动。“混合战争”的内容可以是:政治讹诈;在一国境内组织破坏工作;国际经济限制(制裁);不满方抗议示威;破坏一国特别保护的战略目标;颜色革命;使一国误判形势并被迫分散力量;对一国全境的国家安全系统的关键目标施加协调的点状作用(打击)。

  •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流浪地球的差评也很多,白左小清新不喜欢如此严酷的工业党设定,自由主义者不喜欢站在人类文明视角的宏大叙事,精神外国人更不喜欢由中国人拯救世界这种违反他们三观的设定——其实他们错了,拯救世界的并不只是中国人,是每一个努力生存的人类,苏拉维西发动机并不是主角团队重启的,一百多万人的救援团队都在努力,空间站上并不只是刘中校一个人在努力,很多人试图冲出休眠舱,俄国工程师失去了生命。电影试图告诉我们的是——生存第一,永葆希望,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

  • 马克思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界定

    马克思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界定

    马克思在世时曾经有人或褒或贬地使用“马克思主义”概念,他们都把“马克思主义”当成了宗派理论。但是,马克思始终不赞成使用这个概念,对于一些教条主义、宗派主义做法更是非常反感、坚决反对,甚至严正申明“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开始使用“马克思主义”概念,并用来称呼马克思和他创立的理论。这既是为了怀念马克思,更是为了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同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和宗派主义作斗争,促进并实现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的正确结合。恩格斯一再强调要正确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实质,他在批判和反对各种机会主义和宗派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的滥用、坚守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科学性方面,与马克思的立场是一致的;他也在这个意义上同意马克思所说的“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国内外有的学者根据这句话得出马克思自己也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结论,其根本目的还是要否定马克思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