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共为您搜索到64篇文章
  • 王宏甲:为非常时代非常之人立传

    王宏甲:为非常时代非常之人立传

    尽管腐败是怎样地破坏着我们的社会,侵害人民利益,但优秀的领导干部也是存在的。会看到那些有可能影响数百万人行动的思路和决策,那些思路内部的高山流水,决策的心灵风暴,也是惊心动魄地感动着我们心灵的。无论干部还是群众,面对他们,如果感到了自己的渺小,那就一定是看见了崇高,那就是报告文学所应当去虔诚地热情满腔地撰写的篇章。去写出来,在当今看,可能具有新闻性;在未来看,那就是我们民族辉煌的历史。

  • 为什么说“古代中国没有科学”的观点是错误的?

    为什么说“古代中国没有科学”的观点是错误的?

    我们中国人既不能以“四大发明”等贡献来固步自封,也不能用“古代中国没有科学”的观点来妄自菲薄。这才是我们对待科学的科学态度。

  • 赵磊:马克思的“预测”不科学吗?

    赵磊:马克思的“预测”不科学吗?

    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实证’的科学”,并不仅仅是指马克思的某句话,某个观点已经被实践所证实,而是指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已经被实践所证实——而且,实践的检验还在不断深化、不断发展。

  • 陈先达:立学为民 治学报国

    陈先达:立学为民 治学报国

    陈先达常说:“哲学家不是社会的旁观者。”他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建设紧密联系在一起,并用他哲学家的思想,表达对国家命运的关注。每当社会上出现错误思潮,陈先达总是旗帜鲜明地撰文批判,“理论要能说明当代世界问题、说明中国问题。如果不能说明中国现实问题,乱花迷眼,往往会因为迷茫而发生理想破灭”。陈先达反对蓄意抹黑中国,或令人怀疑地借事起哄。他曾在《光明日报》发文——《批评、抹黑及其他》《自由与任性》《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社会责任》,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应该欢迎批评,但拒绝抹黑。抹黑不是批评,不是抨击不良社会现象,而是‘意在沛公’。”

  • 读《三体》,学“唯物主义”

    读《三体》,学“唯物主义”

    可惜那些官老爷们满口理论文章,真打仗却是崽卖爷田心不疼,不懂得保存有生力量的重要性,更不懂得论持久战,在不同文明的夹缝中求生存。章北海才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唯物主义者。

  •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宗教工作关键在“导”

    那种反对“战斗的无神论”,把宣传无神论、反对有神论、反对宗教极端主义称为“极端无神论”的观点,是这一类思想、主张的一种理论表达,反映了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贯彻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方针,必须在坚定地团结广大信教群众的同时,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坚持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

  • 李华亭:中医是研究人的哲学

    李华亭:中医是研究人的哲学

    历史上还有些人以“中医不科学”为由妄图消灭中医、取缔中医,结果均以失败告终,原因何在?因为这些人不懂得,中医科学不科学不是由专家学者和权力说了算的,而是由中国的广大老百姓决定的,是由病人决定的,老百姓若不相信中医,中医恐怕早就消失了。许多绝症到最后都扔给了中医,民间对中医大夫常说的一句话“死马当作活马治吧”,这就是对中医的最大肯定,老百姓把活命的最后希望寄托给中医,这就是对中医到底有没有科学性的最好回答。

  • 钟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科学指引和根本遵循

    钟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科学指引和根本遵循

    理念创新,就是要保持思想的敏锐性和开放度,打破传统思维定势,努力以思想认识新飞跃打开工作新局面。内容创新,就要学会讲故事,把“陈情”和“说理”结合起来。讲理论要接地气,要让马克思讲中国话,让大专家讲家常话,让基本原理变成生动道理,让根本方法变成管用办法,将总体上的“漫灌”和因人而异的“滴灌”结合起来。手段创新,就要创新传播手段和方式,运用个性化制作、可视化呈现、互动化传播等方式,让党的创新理论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飞入寻常百姓家”。

  • 从军事科学的角度看“混合战争”

    从军事科学的角度看“混合战争”

    我们认为“混合战争”是一国和(或一些国家(联盟)针对他国采取的,旨在破坏政治制度和经济稳定并推翻现有政权、推出奉公守法的领导人进而通过他们实现自己的利益(可通过传统、非正规、犯罪、制裁(经济)、信息、网络战和其他行动)的,分阶段的、目标明确的、预先制定计划的行动。“混合战争”的内容可以是:政治讹诈;在一国境内组织破坏工作;国际经济限制(制裁);不满方抗议示威;破坏一国特别保护的战略目标;颜色革命;使一国误判形势并被迫分散力量;对一国全境的国家安全系统的关键目标施加协调的点状作用(打击)。

  •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流浪地球的差评也很多,白左小清新不喜欢如此严酷的工业党设定,自由主义者不喜欢站在人类文明视角的宏大叙事,精神外国人更不喜欢由中国人拯救世界这种违反他们三观的设定——其实他们错了,拯救世界的并不只是中国人,是每一个努力生存的人类,苏拉维西发动机并不是主角团队重启的,一百多万人的救援团队都在努力,空间站上并不只是刘中校一个人在努力,很多人试图冲出休眠舱,俄国工程师失去了生命。电影试图告诉我们的是——生存第一,永葆希望,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

  • 马克思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界定

    马克思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界定

    马克思在世时曾经有人或褒或贬地使用“马克思主义”概念,他们都把“马克思主义”当成了宗派理论。但是,马克思始终不赞成使用这个概念,对于一些教条主义、宗派主义做法更是非常反感、坚决反对,甚至严正申明“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开始使用“马克思主义”概念,并用来称呼马克思和他创立的理论。这既是为了怀念马克思,更是为了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同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和宗派主义作斗争,促进并实现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的正确结合。恩格斯一再强调要正确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实质,他在批判和反对各种机会主义和宗派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的滥用、坚守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科学性方面,与马克思的立场是一致的;他也在这个意义上同意马克思所说的“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国内外有的学者根据这句话得出马克思自己也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结论,其根本目的还是要否定马克思主义。

  • 八百万元奖金的增值效应

    八百万元奖金的增值效应

    社会财富的分配很多情形下是市场行为,而这种市场行为又在很大程度上由公众的价值取向决定。科技工作者相对较低的收入没有反映他们的工作价值,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尚未充分认识到他们的价值。社会财富没有更多地向科学家和广大科技工作者聚集,说到底是因为公众的科学认知低下和科学精神缺失。所以,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导向意义远比金钱重要,是件大好事!

  • 赵磊:“存在决定意识”五问

    赵磊:“存在决定意识”五问

    晚近以来,国内不少学者承接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余续,指责“存在决定意识”的逻辑否定了人的主体地位。所以,必须拒斥“唯物”的立场,把人的至高无上的主体性地位从传统历史唯物主义的阴霾中拯救出来。针对这种指责,本文就相关的五个质疑展开了如下分析:(1)承认“存在决定意识”,并不意味着必须否定“意识”的作用。意识所具有的“认识”和“影响”作用,与存在所具有的“决定”作用并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不要把“本体论”与“认识论”混为一谈。(2)马克思批判历史唯心主义“脱离实际”,并不是说历史唯心主义与社会存在无关,而是说它们歪曲了意识与存在的关系。(3)如果“存在决定意识”只在宏观层面有效,那么历史唯物主义就缺乏必要的“微观基础”。某些个体意识看起来可以超越自身社会存在的现象,其实仍然没有超越自己所处的社会存在,而是超越了绝大多数人的认识水平而已。(4)强调“思想导向”和“主旋律”的引领作用,并不是主张“意识决定存在”,而恰恰是“存在决定意识”的反映和要求。(5)辩证法的“一分为二”与唯物主义的“一元论”并非不共戴天。在本体论上,“一”比“二”更接近根本,“一元”比“二元”更接近本原。最后,论文从“现象与本质”的关系出发,讨论了学习历史唯物主义的重要意义。

  • 何新:徐荣祥的传奇人生

    何新:徐荣祥的传奇人生

    徐荣祥身后,他开创的事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哈佛大学在科技名人墙上留下了徐荣祥的影像。哈佛大学医学院建立了徐荣祥命名的研究中心。加州大学设立了徐荣祥命名的医学中心。南开大学也建立了一座徐荣祥中心和大厦。美宝烧伤药膏现在已经列为联合国推荐的、常备的紧急用药之一,包括中国的多家医院在内全球有数百家医院,正在和徐永祥的美宝集团合作,培训和推广徐荣祥的治疗技术。作为一个中国医生和科学家,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荣誉。这一切说明,作为一个草根天才顶着巨大的社会压力,他一生的努力和奋斗是值得的!他对于人类的成就和贡献已经不朽!

  •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真抓实干(下)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要真抓实干(下)

    我们正在进行伟大的社会变革,变革的主体就是人,就是人才。这首先就需要我们的教育体系必须明确:我们究竟要培养什么人,以及怎样培养人。总书记说,我们要培养的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而不是反对派和掘墓人,我们要根据我们自己做的事,来培养能够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人才。这也就是说,不是说按照既有的教学大纲,按部就班地教一些课程文章就完了,如果用王安石当年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要培养的不是学究和秀才,而是治国理政的人才。

  • 新阶段改革需要掌握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

    新阶段改革需要掌握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

    在中国这样的大国进行改革,不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是最为根本的。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这个根本性问题就是坚持改革的正确方向,沿着正确道路推进。所谓在根本问题上不出现颠覆性错误,最根本的就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既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也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