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为您搜索到627篇文章
  • 中行300亿大坑,一场精密策划的猎杀阴谋!

    中行300亿大坑,一场精密策划的猎杀阴谋!

    若继续阴谋论的恶意揣测,上述种种缺陷和问题,金融专业人士不可能不明白。中行有没有内部人跟空头大鳄“里应外合”恶意串通的可能性,毕竟是300亿的巨额国家财富,而且还要兑换成美元赔给人家。在中国历史上,这种金融卖国贼并不稀缺!若不想背上卖国贼的骂名,中国银行就应该有点儿骨气,带上投资者一起到美国,状告芝加哥交易所任意修改规则,公告时间不足,风险警示不够等相关责任。如果是新规则下的IT系统失灵,或者存在恶意操纵,甚至是交易所联手空头坐庄下套,我们完全可以主张那个时间段的交易无效。这在历史上也是有先例的,比如著名的327国债事件。

  • 中央企业按下复工复产快进键 打通复商复市微循环

    中央企业按下复工复产快进键 打通复商复市微循环

    4月8日,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终于等到了他的春天,伴随着武汉的重启,华润集团在汉各行业的复商复市也逐渐开始。汉街万达广场的Ole精品超市正式营业;怡宝业务员小鲁同学一大早便抵达岳家嘴的超市上货;太平洋咖啡武汉珞喻店的小徐也早早到达门店给解封的人们满满一杯醇香;华润燃气的营业厅也迎来了一批能出门缴费的市民朋友……

  • 赵磊:马克思的“抽象力”为啥这么牛?

    赵磊:马克思的“抽象力”为啥这么牛?

    只有在唯物辩证法这种“更加唯物的世界观”的指导下,抽象过程才能“从最过硬的事实出发”,从而保证“抽象力”的实证性质。如果要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抽象,那么就必须依靠掌握了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人脑来完成。理论和实践证明,只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才是指导经济学研究的科学方法论;只有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经济学才能完成科学的抽象任务。为什么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今天依然没有过时?为什么马克思的“抽象力”这么牛?道理就在这里。

  • 江涌:国际资本会大量涌入中国吗

    江涌:国际资本会大量涌入中国吗

    目前中国市场尤其是金融市场的广度与深度,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近似。倘若任由国际资本涌入而大水漫灌,中国相关资产价格会大幅度提升,经济泡沫化增长速度会加快,由此带来一时的经济红利与荣景。国际金融资本从来都是双刃剑,如果你能驾驭、能消化,负面效应就会少一点;倘若不能,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实际上都做不到,等待的结果就是危机,一地鸡毛。所以,对可能涌来的国际投机资本,中国要慎之又慎!

  • 列宁不是苏联的乔治·华盛顿

    列宁不是苏联的乔治·华盛顿

    华盛顿和列宁都被视为其各自共和国的国父,并且两人都是第一任总统或国家元首。华盛顿是奴隶主,而列宁是历史上最大、最成功的奴隶起义的领导人——如果我们把农奴般的农民和经常赤脚的工厂工人视为真正的奴隶的话。华盛顿是当时13个殖民地中五六位最富有的人之一,是当地人的掠夺者和骗子。而列宁是被压迫民族的热情捍卫者,也是俄国土地掠夺者的主要征收者,并将土地交给了那些辛勤劳作的人。毫无疑问,列宁和他的同志们都是领袖。但是,他们深刻地认识到,被压迫者反抗压迫者的斗争,即阶级斗争,是历史的动力。华盛顿是一个贵族,甚至是专制的个人。

  • 朱新开:相比疫情,这才是给特朗普的致命一击

    朱新开:相比疫情,这才是给特朗普的致命一击

    特朗普面对愈演愈烈的新冠疫情,势必会有更多且复杂的棘手问题要解决。

  • 习近平谈粮食安全

    习近平谈粮食安全

    越是面对风险挑战,越要稳住农业,越要确保粮食和重要副食品安全。各级党委要把“三农”工作摆到重中之重的位置,统筹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的重点任务,把农业基础打得更牢,把“三农”领域短板补得更实,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提供有力支撑。

  • 王今朝:稳经济要用马克思主义,而不要凯恩斯主义

    王今朝:稳经济要用马克思主义,而不要凯恩斯主义

    在此次疫情冲击中,中国之所以处于有利地位,主要原因有三:一是我们国家有十八大形成的党中央的坚强的领导,二是我们国家有中医,三是我们国家还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因素。然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我们国家应该考虑大力发展中医,大力发展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因素,来帮助我们国家未来走上更加稳健的发展道路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中医已经被大大弱化了,而在改革开放后,在反左的名义下,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基础已经遭到太多不必要的侵蚀了——不仅外资大量进入我国,而且我国的公有制经济成分的比例已经非常危险了。

  • 李光满:当今中国为何需要大汉雄风?

    李光满:当今中国为何需要大汉雄风?

    今日之中国最需要的是骨气,是血性,是刚烈,是勇气,君不见当年毛主席出兵朝鲜,那豪杰之气势碾压十八国联军,当年新中国面对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包围封锁乃至核武器之恐吓,我们何曾有过丝毫之畏惧?中华文明绵延5000余年不中断,成为世界各大古老文明中唯一不曾中断的文明,靠什么?不是靠委屈求全,不是靠低三下四,不是靠跪拜与跪舔,靠的是生生不息之牺牲精神和永不服输之民族韧劲。

  • 张邦炜:宋代何来“文艺复兴”?

    张邦炜:宋代何来“文艺复兴”?

    宋代既无资产阶级的兴起,又无新社会的诞生,更无思想解放运动,何来“文艺复兴”?因此,“宋代文艺复兴说”有悖常识与常理,当属欧洲中心论的流弊。

  • 钮文新:美国,我们还认识你吗?(之一)

    钮文新:美国,我们还认识你吗?(之一)

    4月7日,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刊登一篇文章,该文出自美国海军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退役海军陆战队将领马克·坎锡安,他在文中公然建议:“私掠制度,可以提供一种低成本的手段,在和平时期发挥更强的威慑作用,在战时占据优势。”什么是私掠制度?说白了,就是官方支持的一种“合法”的海盗行径。在过去数百年的历史长河中,西方列强经常通过发放“缉捕许可证”,允许海员们自行武装起来,攻击战争对手的商船。私掠船们可以把掠夺的商船和货物作为战利品,维系自身的运转。

  • 中美脱钩?全球产业链遭遇滑铁卢?中国怎么办?

    中美脱钩?全球产业链遭遇滑铁卢?中国怎么办?

    当前全球疫情仍在蔓延,中国也面临着境外输入病例的巨大压力。当然欧美国家的疫情更加汹涌,从这次应对疫情可以看出,这些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大多对民众的生命十分漠视,而对经济和金融高度重视,结果是民众大批死亡,经济和金融也陷入了巨大危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想到的摆脱责任的最简单方法往往是嫁祸于人,是转嫁矛盾。正如基辛格所预言,这次疫情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呢?我们需要耐心观察,也需要冷静思考,所谓中美脱钩或美国、日本回撤本国企业并不可怕,这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两千的做法,一旦中美或中日脱钩,我们会发现,他们死得更快,丢失了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将是他们最重大的战略失误。

  • 王俊: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王俊: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下总体工人国际化和国家局部工人化的并行不悖,既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提供了内生动力,也决定了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本质特征。通过考察20 世纪70 年代末西方国家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后的现实经济状况,可以发现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已经导致了去工业化、无产阶级贫困化和经济停滞常态化等消极后果。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问题的集中爆发,也为我国当前金融体制改革提供了一些启示。

  • 子稻:警惕,美日企业大撤退,一场真正的危机!

    子稻:警惕,美日企业大撤退,一场真正的危机!

    我们要克服自满、焦虑、抱怨、浮躁、急功近利的心态。战争已经打响,你是否做好了准备?或许有人已经找到了发展的机会,但也有人还在原地不停的怨天尤人,却独独忘记如何踏出那勇敢的一步。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时刻考虑的问题!而活下去,才能更好的发展自己!

  • 肖志夫:擒贼先擒王

    肖志夫:擒贼先擒王

    美国等少数国家的少数政客,企图通过政治抹黑、推责甩锅、经济索赔等卑劣手段,以达到持久诋毁中国形象、掠夺中国财富的罪恶目的,是绝对不会得逞的,此庚子年不再是彼庚子年!

  • 吕新雨|近代以来中国的土地问题与城乡关系再认识

    吕新雨|近代以来中国的土地问题与城乡关系再认识

    近年来,学界对于中国近代以来土地问题的讨论、对中国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史学与西方学术界为主流的现代性范式,都提出了程度不同的反思。近代以来中国的土地问题与城乡关系再认识,核心是需要重新处理地权、赋税与租佃关系的变动。其中,太平天国之后江南地区的城乡变革与阶级分化尤其关键,它导致国家与地主、农民之间租税关系剧烈变动,使得城乡分化、阶级分化与乡村治理关系的变革成为近代历史的主旋律——这一点需要重新理解。正是晚清新政以来,中国作为现代民族国家进入艰难的锻造历程,开启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城乡分裂的格局。其分裂的过程再造了中国社会20世纪以来最主要的阶级关系,它成为20世纪中国革命的背景,也是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