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共为您搜索到152篇文章
  • 习近平:维护网络安全,推动信息领域核心技术突破

    习近平:维护网络安全,推动信息领域核心技术突破

    习近平强调,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国际网络空间治理应该坚持多边参与、多方参与,发挥政府、国际组织、互联网企业、技术社群、民间机构、公民个人等各种主体作用。要以“一带一路”建设等为契机,加强同沿线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在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数字经济、网络安全等方面的合作,建设21世纪数字丝绸之路。

  • 自主可控是保障网络安全的一个必要条件

    自主可控是保障网络安全的一个必要条件

    我们认为,推进自主可控评估可以为依靠自己研发、自己发展、自主可控程度高的产品和服务,给以更好的市场机会,防止各种打着“国产”、“技术合作”旗号的“ 穿马甲”的外国产品服务,混入政府和重要领域。今后应当将“多维度测评”所包括在的“自主可控评估”落实,使其成为网信工作的一项制度,以更好地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信工作的系列讲话精神。

  • 倪光南:信息核心技术是网络安全重要砝码

    倪光南:信息核心技术是网络安全重要砝码

    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指出,“要加强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强化国家关键数据资源保护能力,增强数据安全预警和溯源能力”,“要运用大数据提升国家治理现代化水平。要建立健全大数据辅助科学决策和社会治理的机制,推进政府管理和社会治理模式创新,实现政府决策科学化、社会治理精准化、公共服务高效化”。本文就保障国家数据安全、运用大数据提升国家治理现代化水平等问题,阐释了认识和思考。

  • 倪光南:构建安全可控的桌面计算机技术体系

    倪光南:构建安全可控的桌面计算机技术体系

    目前大部分的桌面计算技术体系被Wintel垄断着,中国面临的一个形势和任务就是要构建国产的安全可控的体系去替代Wintel,打破这种垄断。而替代Wintel体系也是建设网络强国的需要。

  • 政协委员邓中翰:没有芯片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政协委员邓中翰:没有芯片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邓中翰说,现在每年我国进口最大物资就是芯片,近口额多达2000多亿美元,约1万多亿元人民币,未来更为担忧的是没有芯片的安全就没有信息的安全,就没有国家的安全。但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必须依靠自主创新。

  • 数字化时代,亟须捍卫“数据主权”

    数字化时代,亟须捍卫“数据主权”

    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对数据采集、挖掘、分析,使得数据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海量数据正在成为经济社会发展新的驱动力,海量数据将重新定义大国博弈的空间,海量数据将改变国家治理架构和模式,海量数据将直接影响信息战,“数据主权”已事关国家总体安全。

  • 网络主权可以让渡吗?——对“三视角”理论的质疑

    网络主权可以让渡吗?——对“三视角”理论的质疑

    2016年8月,《三视角》一文的作者就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闭门论坛”发表了《三视角下网络主权的对立统一》演讲。2017年12月,美国国防大学《棱镜》期刊几乎是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同步出台发表了这篇文章,应该不是巧合。一方面将中国列为主要对手,一方面赞誉中国女将军一年多前的“三视角论文”“代表了《棱镜》杂志的最高成就”。典型的“大棒加胡萝卜”,充分显示美国从未放弃威慑中国的战略与笼络、策反中国的策略并举。美国挑起中美对抗已成一触即发之势,有人竭力为美国背书。难道不是吗?

  • 吕述望:中国没有互联网,网络安全态势不容乐观

    吕述望:中国没有互联网,网络安全态势不容乐观

    目前全世界除极个别国家之外,大多数国家都使用的是美国的internet,中国并没有互联网,而是美国Internet的用户大国。美国人提供“好”的技术、“好”的服务,但事实上是想通过服务的手段达到控制的目的。

  • 从中国芯到中国造 另一个隐形战场

    从中国芯到中国造 另一个隐形战场

    在这个木马、后门层出不穷,动辄“棱镜门”、勒索病毒肆虐的时代,上到国家安全,下到个人隐私,都面临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信息安全存有漏洞隐患的风险。以钟生海供职的中国航天科工为例,这个被称作我国最大的导弹武器研制生产单位,就时常敲响“没有自主可控,就会受制于人”的警钟。

  • 倪光南:没有核心技术,只能给国外企业当“马甲”

    倪光南:没有核心技术,只能给国外企业当“马甲”

    最关键最核心的技术必须靠自主研发、自己发展,这实际上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实践经验的总结。随着中国与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缩短,外国对我们的方针也从封锁禁运变为 “技术合作”,但往往是以“合作”之名,行 “穿马甲”之实。实际上是希望中国放弃追赶,停止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这样,中国就会永远依赖外国,永远不能建成网络强国。

  • 秦安:高科技美企成“侵华网络联军”

    秦安:高科技美企成“侵华网络联军”

    在“网络风暴”的危急时刻,以思科为代表的“八大金刚”可能对中国带来的危害,丝毫不亚于当年的火烧圆明园的“八国联军”。面对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和关键业务网络的严峻局面,建议应从三个方面着手。首先是推动核心软硬件国产化“替代战略”。第二,国家有关部门应全面梳理美国等国家的具体做法和法理依据,尽快完善法规制度。第三,强化政府监管,要加强政府和行业相关人员行为监管,打击腐败行为。

  • 勒索病毒袭击事件的启示与思考

    勒索病毒袭击事件的启示与思考

    网络空间攻击武器发展迅速,及早采取应对措施。据网络媒体透露,此次勒索病毒软件是不法分子利用了某国网络武器库中泄露的黑客工具,从这一点可以充分说明,网络大国在网络空间作战方面的始终都在加紧战备。2011年的“震网”病毒就是非常有代表性的病毒武器之一。此次勒索病毒再一次映射网络作战武器的强大破坏力,也许这仅是冰山一角,很多网络武器的毁灭性效果甚至不亚于现实世界中的原子弹。为此,要积极组织军队和地方网络力量,针对勒索病毒等网络武器的作战机理展开深入研究,加大网络安全技术装备研发投入力度,加快研制不同类型、不同功能的网络防御武器装备,特别是研发能够有效应对来自不同方向、针对不同目标的网络攻击的防御技术,不断加强我国网络空间安全能力,确保我网络空间安全。

  • 美重新规划IPv6,我国应审视IPv6全面升级

    美重新规划IPv6,我国应审视IPv6全面升级

    美国断然“勒住”一窝蜂地向IPv6过渡转型,也为从1994年就“全面接入因特网”、20多年来追随不舍的我国网络空间业界敲响了警钟。随着因特网的快速发展,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问题在网络空间也越来越凸显继承和延伸。与此同时,移动通信、物联网、智慧城市等越来越多地需要网络地址和域名。虽然美国拥有因特网的核心技术和关键资源,但是在历时13年的美军引领的IPv6过渡过程中,终于发现“存在的障碍是政策与技术的脱节问题”,因而不得不重新规划过渡IPv6的转型。显然,解决网络地址空间的IPv6过渡或转型之不可或缺的战略方向和政策指导面临重大挑战。

  • 再习《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的疑问

    再习《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的疑问

    目前我国现有公网的域名、地址都是来自因特网,受设在美国和日本等境外的根服务器(含镜像服务器)的严密监管控制,依据中国某些机构与美国的协议提供租赁服务。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工业和信息化部以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电信管理机构是如何管理美国、日本等外国根服务器(含镜像服务器)的?是如何监管、审核或许可中国机构与美国方面签订相关域名管理和服务协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