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共为您搜索到439篇文章
  • 李文亮医生之死,原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李文亮医生之死,原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中国人对美国体制的崇拜,同样是资本控制的媒体和网络以及渗透的教育平台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市场化竞争的大环境下,不光是资本媒体,就是一些非资本的体制内媒体,流量也是重要的考核指标,也因此时不时会变成谣言的传播者,甚至出现大量的“媒体两面人”现象。媒体市场化,非常适合美国,因为美国就是资本至上的体制。资本控制的主流媒体,会自觉地维护美国的体制而不会去反体制。只要美国政府登高一呼,就会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和阵营做到一致对外,这种政治自觉,都不需要外部的干预,是融化在资本骨子里,并渗透到媒体文化和媒体制度流程之中的。

  • 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

    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

    扫帚问题,于今一想,不过是娱乐而已,大不了被网络老板骗了几个钱。但是如果是关于战争呢?如果关乎国家安危呢?比如在战争背景下,我们亿万人被谣言左右了,那不就是赔上几个钱的问题了,那就可能关乎胜败,关乎生死存亡呢!这一点,决非危言耸听。同志们,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当心呢,可千万不要被网络谣言忽悠了!

  • 危害性不亚于冠状病毒的“网络V状病毒”

    危害性不亚于冠状病毒的“网络V状病毒”

    武汉市政府的处置是否得当,武汉市的警方对那8个人的处理是否合情合理合法,都可以商榷,但是无论如何,应该是扯不上向谣言致敬的话题的,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重大自然灾害的预报和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疫情信息发布都是必须由权威部门作出,不能由公民个人擅自发布,美国的宪法就明确规定公民没有发布信息造成公众恐慌的言论自由。

  • 明码标价的漏洞背后,是不治恐将深的安全沉疴

    明码标价的漏洞背后,是不治恐将深的安全沉疴

    漏洞这个网络安全的顽疾,确实有不治恐将深之势。每一个漏洞都是开启全球网络浩劫的入口,它让发现者有了危害社会的巨大能量,尤其是在网络空间国家博弈的情况下,掌握漏洞就如同掌握了军火武器资源。在漏洞“武器化”的当下,国家、企业与个人都应树立网络安全大局观念,将看不见的威胁转变成“看得见”的实力。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 人,凭什么高贵?

    人,凭什么高贵?

    今天,在这个国家里,只有生产者最高贵,只有劳动者最高贵,只有凭自己双手努力工作的人最高贵,镰刀和斧头,才是这个国家的中流砥柱。忘记了这一切,都等于背叛。我想起了当年设计镰刀斧头旗的那位少年。少年见到了教员。“给我改个名字吧。”“你在长辛店做过工,将来要为人民做工,就叫长工吧。”少年跟随着教员,走进了劳苦大众中间,去打倒那些吃人的豺狼虎豹,去唤醒千千万万的“长工”,他们辗转万里,历经磨难,无数的战友和同志牺牲,终于建立了一个新世界。让亿万“长工”,都做了天下的主人。

  •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在数据暴力的行使主体方面,科技巨头力量显著,某种意义上的“数据封建主义”已日益成为现实。面对数据暴力控制模式的技术化要求,传统职业官僚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垄断了暴力行使的公权力故而在一定程度上出现私人化转向。此外,在立法与创制方面,科技巨头、社交媒体、网络集群乃至网络大V在不同程度上似乎都能够挑战现代国家的合法化能力,其中又以科技巨头实力最著。

  • “围攻”俄罗斯断网试验的,怎么还有中国人?

    “围攻”俄罗斯断网试验的,怎么还有中国人?

    美国是互联网的诞生地,也是互联网最大的贡献者,但是,今天美国也成为全球网络安全的最大变量。维护全球互联网的统一性,确保互联网这个全球最大公共物品的互联互通,无疑是每一个国家的使命。但是,“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来谋求自身的所谓绝对安全。”

  • 下一个十年,隐蔽且威胁无边的关键基础设施攻击

    下一个十年,隐蔽且威胁无边的关键基础设施攻击

    一直以来,美国国土安全局都将关键基础设施网络安全威胁视作美国所面临的最重大战略风险之一,而美国国家基础设施咨询委员会(NIAC)多次公开强调:“国家(美国)不足以抵抗敌对组织的针对关键基础设施等敏感网络系统的攻击性策略。”面对难以洞察,且趋向国家级的关键基础设施攻击,美国尚且如此,其他国家更难以独善其身。我们,亟需一套全策安全方案,捍卫关键基础设施免受网络安全威胁。

  • 卫子曰:李子柒犯了什么罪?

    卫子曰:李子柒犯了什么罪?

    只有把一切归功于团队,才可以把一切归功于“精英“,才可以维护住“唯上智下愚不移”的神圣不可侵犯,才能够保住“精英”的根本利益。李子柒虽然聪明伶俐,却没看透这一层——你越委屈、越拼命证明自己当初没有团队、全是个人奋斗努力,就越冒犯“唯上智下愚不移”,在“精英”眼里就越可恶。

  • 尹建杰:大吃一惊 大失所望 大有文章

    尹建杰:大吃一惊 大失所望 大有文章

    毛主席一生光明磊落,雄才伟业,屑小们的攻击谩骂对老人家的光辉形象不会有什么重大影响,看一看韶山毛泽东广场那涌动的人潮,天安门广场毛主席纪念堂前那排成的长队,这些人也深知也这一点。但他们还是要这么干,他们表面上针对的是毛主席,实际上是想在意识形态领域形成“破窗效应”,逐渐动摇我们党及社会制度的根基。这一苗头值得关注。

  • 从华为事件解读“网络舆论攻击”:全新的战争手段

    从华为事件解读“网络舆论攻击”:全新的战争手段

    舆论攻击从本质上是一种不对称作战,防御的一方若只能被动应付的话,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因此,采取多种方式主动进攻,查清恶意信息渠道来源与传播者,通过行政、经济和法律手段对其进行反制才是真正治本的办法。

  • 坚持网络文艺创作的社会主义价值取向

    坚持网络文艺创作的社会主义价值取向

    强化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特征,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基本价值取向,也是社会主义文艺的光荣传统和人民文艺的基本经验。网络现实主义创作作为新时代网络文学的“这一个”,在题材开拓、感情基调、主体生成和写作风格方面较好体现了社会主义网络文化的美学特征和精神气象。为推动社会主义网络文化进一步发展,需要加强网络现实主义创作的评论与研究;要更加开放理解网络现实主义创作,警惕回到把现实主义庸俗化和窄化的老路;更要处理好顶层设计、网站管理和网络创作的三重关系,在坚持网络文艺作品的社会主义价值取向的基础上保证国家意识形态、市场运营和作家个体在社会主义文化领域里和谐共振,奏响新时代网络文化的最强音。

  • 臆造+炒作=“中国的巴顿”

    臆造+炒作=“中国的巴顿”

    关于网上呈爆炸性流传的钟伟个人独断与暴粗的情节,我很想找到它的出处,但找不到。无论是当年的战报、档案,还是当事者的回忆,都没有丝毫这样的记述。所有这些极具戏剧性的传说,追根溯源,全部来自那部曾经轰动一时的纪实文学,说直白点,全都是无中生有的胡编。

  • 左鹏:打好意识形态斗争的主动仗

    左鹏:打好意识形态斗争的主动仗

    新自由主义的矛头是对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因为加强哲学社会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高校意识形态阵地管理,这股思潮在教材、课堂的活动空间已大大萎缩,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其本质,但是它的影响已经由学术研究、教育教学延伸到了舆论宣传和一些政策的制定实施了。比如,在经济体制改革中,中央一直强调两个“毫不动摇”,但一些地方、部门和媒体对于中央做出的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决策部署常常置若罔闻,甚至做出相反方向上的解读,而对于中央做出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决策部署却很容易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不时提出一些过头的口号。

  • 请作家方某欣赏一下香港废青的“文明素质”

    请作家方某欣赏一下香港废青的“文明素质”

    这些年来的事情很有意思,一些水军的积极性没有了,一些前些年上蹿下跳能量蛮大的自由派公知也开始避嫌疑,暂时蛰伏了,倒是方舟子和方某这种当时不入流的角色跳出来当先锋,方舟子告诉人们乱港分子往别人身上泼易燃液体点火跟“权健火疗”一样,没什么危害性,而且没有烧死,还能够跑去医院,因此歹徒就不应该受到严惩。而作家方某立功心切却找错了了机会,攻击爱国青年“下流”,称赞乱港分子“文明”,如果说之前写那篇小说,很多人还看不清楚其实质的话,那么她这次的粉墨登场则是把自己的真面目彻底暴露了。

  • 被限制消费的王思聪,是被谁捧上神坛的?

    被限制消费的王思聪,是被谁捧上神坛的?

    王思聪是废材、庸才还是人才,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并不是一尊神,根本不值得大家如此吹捧、效仿,如果我们要激励自己勤奋、上进,有太多太多其他的榜样可以学。当我们剥去王思聪所有的外衣后,我们就会发现,他也只是资本面具下的一具干枯的傀儡,势必随着他背后资本的衰退,在时代的大潮中黯然离场。至于这一天究竟什么时候来,那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