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共为您搜索到203篇文章
  • 梁柱:历史虚无主义者是怎样无底线美化蒋介石的

    梁柱:历史虚无主义者是怎样无底线美化蒋介石的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学术界和社会上的泛起,以其反历史、反科学的态度及其政治诉求,引发了不同观点的碰撞和争论。有学者对蒋介石日记评价说“可以改写中国近代史”,认为过去主流意识形态对中国近代史解释的特征可称之为“土匪史观”,声称“这种史观导致出很多荒唐、谬误的观点”,否认蒋介石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运用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分析社会历史现象,是唯物史观研究社会历史问题的基本方法。

  • 鹿野:蒋介石为何抛弃东北?

    鹿野:蒋介石为何抛弃东北?

    蒋介石为什么始终不把东北当一回事儿,认为这一部分领土是可以抛弃的呢?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和现在某些学者把蒋介石称之为“富有民族大义的人”相反,一方面,其带有浓重的军阀意识,认为自己实际掌控下的江浙地带才是属于自己的地盘,而一直在东北军集团掌控下的东北地区则和自己没有多少关系。另一方面,更根本的原因是蒋介石站在地主买办阶级的立场上,始终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看成最大的敌人。为了反共这个总目标牺牲领土主权,在他眼中是理所当然的。其名言便是:“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仍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

  • 正确区分蒋介石与张学良的两种“不抵抗主义”

    正确区分蒋介石与张学良的两种“不抵抗主义”

    张学良与蒋介石在“不抵抗主义”问题上有共同之处,也有着明显区别。不加区分张学良与蒋介石的区别,甚至为蒋介石“不抵抗主义”开脱,则是历史虚无主义在抗战史研究中的典型表现。

  • 别争了,蒋介石就是“不抵抗”的罪魁祸首

    别争了,蒋介石就是“不抵抗”的罪魁祸首

    蒋公统治大陆22年,东北被他送给了日本人;外蒙古被他送给了苏联人;西藏被他送给了英国人和美国人;蒋公统治台湾30年,南海被他送给了越南人和菲律宾人,东海被他送给了美国人和日本人。清朝丧失了150万平方公里国土,果粉把清朝骂得像孙子;北洋政府签了个“二十一条”果粉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怎么到了蒋介石这里损失了150多万平方公里东北、170多万平方公里的外蒙古,120多万平方公里的西藏和88.6万平方公里南海海疆时,“果粉”就集体装瞎了?蒋介石就是个把国土送给别人的卖国贼,啊不对,送国贼,因为哪怕慈禧太后,还知道出卖国土和权益时,尽量为自己争回一点脸面,而我们伟大的蒋公,居然全然不顾脸面,把国土摊在地上,白送给人家……试问,这不是罪人是什么?

  • 叶劲松:驳对九一八蒋介石不抵抗的掩盖与翻案

    叶劲松:驳对九一八蒋介石不抵抗的掩盖与翻案

    现在的那些为蒋介石政府不抵抗政策辩护的文章,不但掩盖上述蒋介石政府与侵略者直接谈判并用后退来向日本示好的不抵抗行为,还掩盖了蒋介石政府的这些行为“不得人心”并遭到全国广大人民反对的事实,他们企图以此来塑造一个蒋介石领导人民抵抗日本的抗日领袖形象。但事实证明,九一八事件前后,民众心中根本没有这一形象。

  • 蒋介石读“毛著”后为何训斥幕僚

    蒋介石读“毛著”后为何训斥幕僚

    看着幕僚们一个个那种难堪的形象,白崇禧清清嗓子,想替幕僚们打个圆场。可是话已经到了嘴边,他又咽了回去。他想说什么呢?他想说,据自己掌握的情况,毛泽东的那些文章和讲话,全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的。毛泽东的文章诗词歌赋,谁都知道啊,就连作战电报都是自己亲自拟稿,秘书跟他学习都跟不上啊。

  • 花园口决堤后旧中国农民悲惨生活的真实写照

    花园口决堤后旧中国农民悲惨生活的真实写照

    那个由蒋介石等大小军阀统治的“民国”把这些农民视若草芥,平时对他们横征暴敛,外敌入侵时将他们当成自己保命保权保财的牺牲品,同时却又以给他们发放救济粮物的名义为自己聚敛钱财而任由他们饥寒交迫、辗转沟壑。这些被践踏的农民,他们愤恨而无奈,他们顽强而忍耐。小说在他们悲惨的境遇中展示希望,他们将在共产党的组织下迸发出力量:他们支持并参与新四军进行游击战,他们在解放区人民政府的帮助下开垦荒地、重建家园,他们推着满载粮食弹药的独轮车支援人民解放军作战、推翻国民党反动政权。

  • 比狼狠,比羊贪——军阀马步芳在青海封建统治一瞥

    比狼狠,比羊贪——军阀马步芳在青海封建统治一瞥

    各族人民认识到两个政府的本质不同,坚决与马步芳残部斗争到底,为此不惜牺牲生命。溢中土匪强迫王克利木阿匐父子蛊惑群众参加土匪,他们严正拒绝而被杀死于孔窖润庄。该村附近有六个回族青年拒绝参加土匪跳井自尽。还有许多群众冒着被叛匪杀害的危险掩护我干部和伤员。回族群众张计岗就曾掩护过率庄区委书记。马全禄曾经掩护过我军六个伤员。汉族群众马得清曾掩护找六名战士脱险。藏族群众纠木纳曾经救护我掉队迷路的战士安全返回部队。他们把这叫“救得英雄送英雄”、“自己军队自己救”。

  • 成功的军阀,失败的政客——关于蒋介石的一点评价

    成功的军阀,失败的政客——关于蒋介石的一点评价

    蒋介石就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新军阀。满清王朝灭亡标志着中国王朝政治的结束,中国自此进入了历史过渡期,虽然人们渴望走向共和与民主,并为此进行了不懈奋斗,但在历史巨大惯性和既有条件的限制约束下,中国社会实际上却陷入了军阀时代,北洋军阀是旧军阀,旧军阀被打倒后又出现了新军阀,而蒋介石就是新军阀的突出代表,在这方面,他十分成功、也十分“英雄”,但最后被历史淘汰也在所难免,失败有着历史的必然性。所以,评价蒋介石,我们不能说他一点好事都没做,但说到底,他仍然是旧时代的产物,也是中国军阀政治所结出最大的历史硕果。蒋介石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人物,但总体上是一个失败人物,也是一个负面人物,随着他的拥趸与“粉丝”被时光的河流淘尽,在未来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里,他的位置并不会比项羽或者隋炀帝能高出多少。

  • 任正非与柳传志区别在一个读毛选,一个读蒋日记

    任正非与柳传志区别在一个读毛选,一个读蒋日记

    任正非正好相反。一直拒绝媒体采访,拒绝各种荣誉,直到美国杀上门来,封杀华为。危急时刻,任正非一改常态,密集接受媒体采访,力挽狂澜,不仅顶住了美国的疯狂进攻,华为业务还大幅增长。反观联想,柳传志销声匿迹,联想一会儿说我们不是一家中国公司,而是一家国际公司;一会儿又说联想可以把生产线搬到国外去......真是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 长河红阳:就冷战起源与沈志华等商榷

    长河红阳:就冷战起源与沈志华等商榷

    两次的援助半数以上是军需物资,是打仗物资,是蒋记民国打内战的本钱。只有破坏力,没有建设性!就算是有经济援助的成分,但是也绝对不能弥补对中国的戕害!再者,还因为这些“美援”,美国又迫令蒋记民国签署《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例》,向中国讹诈海量国家利益。它对西欧、日本是这样吗?!中国怎么和西欧、日本比?中国什么时候都是外人,哪来的什么“人民内部矛盾”?现在中国人的人民币都是自己的血汗钱,是在从没有受过美国的好处的情况下自己创造出来的,凭什么棒子一抡就要趴下?就要让利?就要“分割”?就要“让渡”?说这个话,要不要脸?!

  • 从日本投降仪式状况看战前战后蒋政府对日态度

    从日本投降仪式状况看战前战后蒋政府对日态度

    蒋介石和何应钦都曾经留学日本,蒋介石在决心进行抗战之前和抗战胜利以后对日本都表现出暧昧态度。从何应钦在日本投降仪式上表现出的态度更加恭敬,更加像递交投降书的一方的表现,透视出了当年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对日本的基本态度。

  • 双石:就“石英剖腹验鸡”与某果粉商榷

    双石:就“石英剖腹验鸡”与某果粉商榷

    果新编19师,在衡阳保卫战打响时,已然不在战场。“剖腹验鸡”的故事发生时,新19师已在全州,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衡阳以东的高真市!衡阳保卫战后期,果新19师在果第46军编成内,配合第100军,从东南方向增援衡阳,在雨母山地区与倭军发生过战斗。但此时衡阳守军已经投降,这次增援实际上是劳而无功。而据黄锵自述,他率所部是在8月11日才归建新11师,实际也没有参加战斗。这也就是说,在衡阳四十八天作战中,黄锵及所部,实际上连一天战斗也没有参加过!

  • 鹿野:毛泽东主席到底怎样评价蒋介石的抗战?

    鹿野:毛泽东主席到底怎样评价蒋介石的抗战?

    毛主席在抗战初期对于蒋介石集团有光明的前途等一些正面言论,并不是对于其抗战的评价和发展趋势的结论,而只是尽可能的对它们进行争取。但是看其后来的表现,显然并没有接受毛泽东主席的这种争取,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光明的前途了。而毛主席在抗战后期对于蒋介石集团是“抗日力量的障碍物”,是“人民抗战的绊脚石”,才是对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在整个抗战期间表现的总结。在历史研究当中,判断毛主席对蒋介石抗战的评价,显然应该以后者而非前者作为依据。

  • 从《蒋公的面子》看中国大学里的误导式教育

    从《蒋公的面子》看中国大学里的误导式教育

    吕效平在复旦大学演讲中否定学雷锋活动和雷锋精神,令我记忆犹新,他说:“我们还有非常极端的学雷锋运动,……学雷锋运动是反现代化、反文明的一场运动。”几年来,我一直理解不了他的这些话的内在逻辑和实践依据,只看到这位大学教授的狂妄和无知。更令我不解的是,在那个演讲现场,对吕效平的这些错误观点,青年学子们却报以笑声和掌声。

  • 西安事变不杀蒋介石是毛主席和中共的重大失误吗?

    西安事变不杀蒋介石是毛主席和中共的重大失误吗?

    一方面,如果要是蒋介石死了,国民党中掌握军权的顽固派分子主持国民党大局,而这些人的反动性决定了他们很可能投降日本,这也意味着杀掉蒋介石以后,中共要同时面对日军、伪军以及顽固派领导的国民党三股势力,这无疑大大增加了抗战的艰巨性。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会让日本扩大侵略,给人民群众带来灾难。而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与民主人士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很少考虑自身的私利,而是始终把减少人民大众的苦难放在第一位。另一方面,人民群众对事物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像抗战后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在重庆谈判和政协会议中愿意承认蒋介石集团的主导地位,在遵循孙中山革命的三民主义的基础上搞多党派参政议政的联合政府,如果蒋介石集团接受了,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恐怕就会推迟很多年。能不能说中国共产党的这种做法错了,应该在抗战后立即和国民党开战呢?显然不能,因为当时大多数人还没有清晰的认识蒋介石的面目,也不愿意再打仗。如果中国共产党在抗战后立即主动和国民党开战,解放战争恐怕很难像后来一样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