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510篇文章
  • 不能只寄希望于疫情真相大白,要认清帝国主义本性

    不能只寄希望于疫情真相大白,要认清帝国主义本性

    疫情危机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已经对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造成巨大的影响,也已经对全球战略秩序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中国在其中胜出,获得道义和力量的双胜利,则美国领导全球的事业将遭受难以承受的失败,“让美国再次伟大”将遭受巨大的挫折。这必为美国霸权所不允许,不但特朗普当局不允许,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乃至一切美国政客都不允许,他们都必然要挖空心思在疫情问题上设计和算计中国,令中国由胜利滑向失败,由收益变为失血,并让美国从中得以进补复元。这将成为今后一个时期美国对华关系的焦点事项。

  •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为什么如此重要?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为什么如此重要?

    一些社会主义者说,我们这里不需要一个革命党。他们会承认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做了很好的分析,但他们不喜欢革命党这个想法。这些力量会试图让你相信一个马列主义政党是“不民主的”,在美国这样的“民主”社会里,你不需要一个纪律严明、团结一致的政党。但是资本主义统治阶级是高度集中的。无论何时,当他们想要以我们的利益为代价来完成一些事情的时候,看看他们是如何团结他们的政客的吧!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支持五角大楼数万亿美元的预算,为银行和华尔街解决困难,并在新冠全球大流行期间继续对委内瑞拉、伊朗、津巴布韦、朝鲜和许多其他国家实施残忍的制裁。

  • 从特朗普的言论看西方国家体制的丑恶!

    从特朗普的言论看西方国家体制的丑恶!

    西方其他的国家其实与美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都没有因疫情而让经济下滑下去的本钱,因为在他们眼中,保住其任期内的经济才能保住他们或者其所在的党派能在下期竞选中获胜。因此,人的生命算个球?这才是西方国家政治体制的虚伪和丑恶。由此更证明了,中国的防疫成功是多么的不简单,完全体现了中国政治体制优越性。因此,说西方没法“抄中国作业”这句话是对的。看到特朗普的滑稽表演,看到美国以及西方国家的疫情越来越严峻,我们应该庆幸自己生在中国,应该庆幸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 目前,西方面临的3个困境!

    目前,西方面临的3个困境!

    美国枪击案此起彼伏,每年造成死伤无数,但控枪改革一直推行不了;奥巴马在竞选之初,就雄心勃勃的要对美国进行各方面改革,结果8年过去,只推动了一个半死不残的医疗改革,就这还被川普一上台就废掉了。他们现在也许还能躺在“早期殖民掠夺的财富”与“数次工业革命的红利”上吃喝,但若失去了反思与纠错能力,只怕会持续走衰。

  • 发现儒家的高次元精神——何以确立文化自信

    发现儒家的高次元精神——何以确立文化自信

    当下一些中国学人尤其经济学人之所以如此否定儒家学说而拥抱西方教义,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他们基于流行的“西方中心观”而“从大处”上已经“大胆假设”了儒家文化正处于没落和衰败之中这一基本命题,进而通过案例解说和数据分析而“从小处”对所设定的这一基本命题进行选择性地“小心求证”。为此,他们往往偏重于运用实验和案例剖析的方式来挖掘或刻画儒家社会中所存在的那些具象性的社会风俗和行为方式,进而以西方社会为标杆来加以评判。于是,他们所看到的主要就是诸如“奴性”“人治”“官本位”“三纲五常”“专制”“迷信”“爱面子”“愚忠”等与现代社会相脱节之处,而看不到在这些具体事象背后所潜伏的促进社会有序发展的高次元精神和文化传统。

  • 赵磊:“跑数据”写不出《资本论》

    赵磊:“跑数据”写不出《资本论》

    由于缺乏辩证思维的方法论,使得西方经济学难以运用矛盾分析去把握事物的本质。所以,西方经济学借助于“跑数据”在理论上“归纳”和“抽象”出来的一般范畴和抽象定理,其实大多也是现象层面的认识而已。可悲又可怜的是,在当下的经济学界,不“跑数据”,文章就不能发表,博士就不能毕业,教授就不够资格,学问就没有水平。一言以蔽之:无计量,只有死。瞧瞧已经泛滥成灾、自以为是、乐此不疲的“跑数据”,为什么马克思把热衷于现象层面的经济学称之为“庸俗经济学”,这难道不值得人们警醒吗?

  • 于中宁:疫情中西方的文化自虐

    于中宁:疫情中西方的文化自虐

    是什么决定了一个政府是不是效能政府?因素很多,但决定性的是文化。新冠疫情已经并正在证明这一点。我们的政府很英明,但我们的人民更伟大,没有他们对生命的尊重,没有他们为尊重生命而做出的自律和牺牲,没有他们对政府英明决策的全力支持,什么样的英明决策也无济于事。中国证明了这一点,日本、韩国也证明了这一点。而西方的文化自虐从反面证明了这一点。

  • 江涌:国际资本会大量涌入中国吗

    江涌:国际资本会大量涌入中国吗

    目前中国市场尤其是金融市场的广度与深度,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近似。倘若任由国际资本涌入而大水漫灌,中国相关资产价格会大幅度提升,经济泡沫化增长速度会加快,由此带来一时的经济红利与荣景。国际金融资本从来都是双刃剑,如果你能驾驭、能消化,负面效应就会少一点;倘若不能,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实际上都做不到,等待的结果就是危机,一地鸡毛。所以,对可能涌来的国际投机资本,中国要慎之又慎!

  • 伊剑:庚子赔款的一幕不会重现

    伊剑:庚子赔款的一幕不会重现

    病毒源头问题是美国的死穴。我们对美国等西方国家要求中国赔偿的群吠大可不必惊谎。当前美国不但无力铤而走险,而且惧怕国际社会揭开病毒源头真相。病毒是美军人工合成的可能性非常大,我们外交部的发言人要继续勇于追求真相,大胆提出病毒源头问题,就可以一举改变目前中国在舆论战中极其被动的局面。

  • 李建宏:西方国家抗疫不力的制度原因

    李建宏:西方国家抗疫不力的制度原因

    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设计的初衷,包括其基本运作机制、运转过程、运营手段与运行目的等,样样都是违背人性的。新冠疫情就像一盏探照灯,将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平素隐瞒极深的社会丑态,通通暴露在了聚光灯下。新冠疫情也像一面照妖镜,戳穿了“自由”、“民主”与“人权”之虚幻影像,将西方资本主义世界血淋淋的残忍真相,形象生动地还原展示出来。新冠疫情更像一个警示器,红灯亮处,明白无误地向人们指明:在危机四伏的当今世界,人类若要长久地延续下去,就必须坚决果断地尽快远离气数将尽的日落之地,向着太阳初升的方向奋力前行。

  •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西式民主丑态毕露的时刻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西式民主丑态毕露的时刻

    西方“民主自由世界”发展到了今天,早就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弊端,所谓的民主自由不过是这些国家的政府为了掩盖本国存在的社会矛盾的遮羞布而已,而这次疫情起到的作用,毫无疑问,就是撕毁了这最后一层的遮羞布。再次提醒公知和他们的粉丝,看看如此“民主自由”的西方世界,你们还是醒醒吧,别做黄粱美梦了,更不要助纣为虐了,否则你们的做法最终只会作茧自缚。

  • 为什么一场新冠肺炎疫情难倒了整个西方?

    为什么一场新冠肺炎疫情难倒了整个西方?

    不是所有地方都如中国一样,有人把你供着保护着,你所有自以为理所当然的安全感,都来自背后负重前行的那些人!他们可能是你的父亲、孩子,他们可能是消防员,是军人,也可能是并不起眼的村长。大到国家部委,小到平凡百姓,因为奉献,所以美丽,因为担当,所以伟大。

  •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我所参与的和我所认知的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我所参与的和我所认知的

    战胜疫情,靠的是做实事的中国人民;超越美国,仍然要靠做实事的中国人民。这次新冠疫情,最大的收获是更多中国人认清了西方的虚伪、混乱,对自己的祖国有了新的好的认识。中国永远属于热爱中国的中国人民,只有热爱中国的人民,才会努力把中国建设好、发展好。那些站在旁边冷嘲热讽的,把自己当作清醒旁观者的,早点滚蛋好了!那些跟国外反动势力勾结,对中国用明枪暗箭的,必须予以制裁!没有对敌人的专政,就没有人民的民主!有坏人的自由,就没有好人的自由!

  • 胡懋仁: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胡懋仁: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今天,我们这里还有一类这种过高估计自己的少数人,那就是追随帝国主义和西方资产阶级的所谓公知、精英们。过去,人们认为他们是精英,他们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既然是精英,自然就要比别人高明一些。那些从事繁重体力劳动的人民,更不会入他们的法眼。他们总认为那些普通的劳动者是愚昧的,无知的,而他们自己才是聪明的,也是所谓高等级的一群人。他们总是嘲讽着广大的劳动者,总是自诩为最有头脑的人。在对广大劳动者蔑视的言论里,总是表露出他们实质上的愚蠢。

  • 路风:疫情中污蔑中国为何成西方精英的“刚需”?

    路风:疫情中污蔑中国为何成西方精英的“刚需”?

    当西方精英同样必须面对疫情的挑战时,当他们发现所有的民族和人种在新冠病毒面前人人平等的时候,他们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低能甚至无能。于是,从西方精英对中国傲慢地幸灾乐祸到歇斯底里地要追究中国“隐瞒”疫情的态度变化背后,是从内心蔑视非西方人民到恐惧失去自己可以保持种族傲慢之“本钱”的心路历程。如果上述分析可以揭示出来西方精英的内心虚弱,那么中国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 突然发现,西方所谓的“高素质”全都成了一个笑话

    突然发现,西方所谓的“高素质”全都成了一个笑话

    我们很多时候对西方的了解,也多是公知大V们碎片化的描述,好像西方是一个充满着繁华、民主的自由世界,好像那里如同天堂般美好。然而,当新冠病毒在全球无差别攻击的时候,这些曾经美丽的童话似乎一个个不断被戳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