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共为您搜索到406篇文章
  •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表明中美贸易战还远未结束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表明中美贸易战还远未结束

    美国为什么只是部分降低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呢?这是因为,美国想继续以关税为武器,逼迫中国答应并落实美国提出的所有要求,虽然现在中国已经在“原则”上答应了美国的要求,但美国还要看中国有没有完全落实答应美国的那些东西,如果美国没有拿到它所想要的全部东西,就不会全部取消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总之,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表明,这个协议只是一个“原则”的和“有限”的协议。这个协议的达成,只能说是中美贸易战开始降温,暂时不再升级,但距离中美贸易战的完全结束还比较遥远。

  • 陈辉 | 世界六大贸易战:中国三次受害者

    陈辉 | 世界六大贸易战:中国三次受害者

    世界历史上六大贸易战,有五次是美国挑起的,有三大贸易战与中国有关,有两大贸易战是专门针对中国。美国为了一己的私利,一国的私利,与世界各国为敌,像强盗一样掠夺世界人民的财富,令人发指。世界第一次贸易战争,中国满清政府腐败无能,中华民族软弱可欺,中国人民一片散沙,英国穷凶极恶,美国趁火打劫,中国一败涂地。但第六次贸易战,中国已经稳步立足世界强国之林,中华民族不再软弱可欺,中国人民不再愚不可及,中国共产党已成为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中国必胜,美国必败已是历史潮流,无法阻挡。

  • 中方声明透露八方面信息,需从八个方面理解!

    中方声明透露八方面信息,需从八个方面理解!

    前中美关系依然十分紧张,中美全方位较量状态仍在持续,贸易战只是中美激烈博弈的一个方面,美国还在对中国华为等高科技公司实施禁运,美国还在金融上宣布了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还在香港、台湾、新疆等问题上干涉中国内政,还在南海对中国进行挑衅。贸易战取得阶段性共识并不能表明中美关系有了重大改善,较量仍在激烈持续,这一点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认识。

  • 清醒!香港问题,还未在中美战略博弈的棋眼上……

    清醒!香港问题,还未在中美战略博弈的棋眼上……

    此次的香港问题犹如一面镜子,值得我们反思、警醒,为何会让美国有了借题发挥的机会?我们在对待香港的工作上有哪些地方还亟待改进和提高?香港青年的教育、百姓的民生等方面的社会问题,在内地有没有类似的情况?所以,打铁还需自身硬,美国也好,其它外部反华势力也罢,只能算得上“外因”。我们需要做的,是进一步推进各方面的改革举措,不断自我完善、自我提高,让自己更加“强壮”,足以抵抗任何“病菌”的侵蚀。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但绝不是结局,结局应是以此进一步开启中国改革的新时代。而这,恰恰是全新的开始!

  • 365天!孟晚舟:苦难拉长岁月,英雄热血不凉!

    365天!孟晚舟:苦难拉长岁月,英雄热血不凉!

    转眼孟晚舟在困厄中过了365天,现在绿叶落尽,秋叶已霜,孟晚舟在深秋和初冬体会到的是“坚强承受,从容面对,不畏未知。”北美北风寒,吹不冷她内心的那盏熠熠生辉之灯,信念心之火永燃,英雄热血不凉,期盼早日回归祖国。

  • 陈文玲:美对华遏制与抹黑的卑劣行为

    陈文玲:美对华遏制与抹黑的卑劣行为

    当一个国家执政者丧失了道德、信用和理智,把一个国家利益和规划凌驾在其他国家利益和规则之上,这个国家将由于它的过渡嚣张和信用损耗将受到时代的唾弃和惩罚。中国越自信,美国越焦虑;中国越从容,美国越被动;中国越开放,美国越孤立。中国体量越来越大,我们还要迈向高质量发展,还要提高我们的产业层次,原来美国对我们是战略疑虑、战略互疑然后是战略焦虑,现在我觉得特朗普是战略疯狂,疯了,基本上把不住了。

  • 江涌:维护国家安全应有哲学思维

    江涌:维护国家安全应有哲学思维

    大国多亡于内乱,小国多亡于外患。大国国家安全研判聚焦内因,内外问题与矛盾,同时兼顾外部风险与挑战,主要来自于国家间博弈。相对准确地预测预见研判矛盾风险,必须在定性基础上进行适度的量化分析,量化分析最重要的是会算政治账、算大账,区别政治账与经济账,算大账与算小账,守住核心利益,谋求重大利益和筹划一般利益。

  • 贸易战这块石头砸了谁的脚?

    贸易战这块石头砸了谁的脚?

    美国一些经济学家预测,未来12个月内,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可能性在增大。美国《福布斯》网站8月25日发表文章指出,特朗普的贸易战,尤其是对华贸易战,使全球经济更加动荡,今年的世界贸易增长几乎为零,外部的经济增长放缓,美国国内的投资和消费停滞不前,“美国经济正在接近衰退”。

  • 许善达:认真研究美国遏制中国的目标和手段

    许善达:认真研究美国遏制中国的目标和手段

    美国的手段就是想方设法遏制中国,至少要逼我们形成一个像日本那样的定位,就是不能挑战它们最核心的利益。最核心的利益是什么?高科技、军事、货币,这些对美国来说都是它最核心的利益所在,这些东西你是绝不能挑战美国的,你要挑战,它就非跟你干到底,它会一招不行来两招,两招不行来三招,反正不能让你在这几个核心领域来与美国竞争。如果中国也掌握了最核心的技术,军事装备也能够提升到跟美国有一拼,美国是绝不能允许的。

  • 中国要深刻影响世界——关于改革开放的下半篇文章

    中国要深刻影响世界——关于改革开放的下半篇文章

    为着霸权的根本利益,美国要在全球范围内利用一切手段围剿中国,举凡中国的利益及影响都是美国所必须铲除的对象,为此,一切道理、准则、规矩都要为美国这等根本利益让路,简单地形容说,就是霸权将越来越不会讲理,越来越不会讲什么规则。窃以为,展望未来,美国将不只对中国搞仅仅有点小意思的“双重标准”,针对中国,美国将出现无数个标准,乃至无标准,只要能够打击削弱中国,一切手段与办法都无比正确。所以,中国深刻影响世界最大的命题,就是带来中美之间不可避免的战略斗争,这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难以回避的历史课题,也是做好改革开放下半篇文章必须完成的任务,也可称之为中国对世界最大的影响与贡献。

  • 李光满:中美正在哪四条战线激烈较量?

    李光满:中美正在哪四条战线激烈较量?

    美国围剿、攻击中国的战车已经开动,我们不要指望美国能够对中国科技网开一面,不要臆想美国不会对中国发动军事战争,为了打垮中国,阻止中国对美国的超越,美国不会有任何仁慈,也不会讲任何道义,人类历史已经证明,战争是解决大国争端、实现地位转换的终极形式,美国作为一个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作为全球唯一的超级霸主,绝不会甘心让出自己的霸主地位,而一定而会不惜一切代价向中国发起攻击,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政治战、外交战、舆论战、军事战、能源战,所有战争手段都会使用出来,因为事关生死,所以必然惨烈异常。

  • 盘点特朗普对华举措,展望未来中美关系

    盘点特朗普对华举措,展望未来中美关系

    纵观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中美关系,笔者发现有一个规律:美国把中国视为伙伴,两国关系就发展,就友好;美国把中国视为对手、威胁,两国关系就对峙甚至对抗。当下,美国已经明确把中国视为主要威胁,未来两国发展趋势难以乐观,将在有限合作的同时,更多地会出现矛盾、摩擦甚至发生冲突。美国著名外交家基辛格说,“中美两国关系回不到从前了”。对此,我们必须足够重视,而不应有任何的幻想。

  • 华为的成功令迷信西方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哑口无言

    华为的成功令迷信西方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哑口无言

    短短数月之后,当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督战,押举国之力,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地逼迫盟国、及美国友邦全方位围堵封杀华为的时候,华为既没有休克,也没有投降,而是毫无争议地站在5G网络,高端智能以及5G手机、芯片研制,和操作系统的最高端。粉碎了美国想通过芯片和操作系统卡死华为的阴谋。华为的成功也令那些迷信西方的所谓主流经济学家们,瞠目结舌、哑口无言。任正非的战略头脑,和高效计划管理水平,使得那些“满腹经纶”,自认为装了一肚子西方经济学理论,受过MBA训练就可以安邦定国的人黯然失色。

  • 张宇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张宇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一百年后的历史学家在回顾人类目前正在经历的这一段历史变迁的时候,可能性比较大的是把百年变局概括为“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的复兴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对东方复兴的回应”。中美两个如此规模巨大的国家,其中一个综合实力迅速上升,一个实力依旧超强但显露疲态;一个努力获取与自身实力相称的全球影响力,一个很不情愿与他国分享权力;一个拥有东方式的古老政治文化传统,一个饱受西方文明和基督教滋养。在它们之间出现各种各样分歧、摩擦,乃至一定程度的冲突,均属正常和自然。

  • 柳华文: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威胁国际法律秩序

    柳华文: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威胁国际法律秩序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中国坚持和平发展,这一点不会改变。在国际环境深刻复杂变化的背景下,中国始终坚持首先做好自己的事,保持冷静清醒,展现定力和担当,这一点不会改变。中国在积极运用现行国际法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将与世界其他国家一道,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继续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者和践行者,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 唯物辩证法视域下美中经济冲突实质探析

    唯物辩证法视域下美中经济冲突实质探析

    美中经济冲突的实质,既不能仅从美国领导人个性,也不能从冲突具体内容来确定,而应该以唯物辩证法关于本质决定和本质发展方面的内容为方法论指导,对其做动态而全面的探析。从冲突进展的时态看,美中经济冲突呈现为一种历时衍生而又共时互动的“逐步出场”的冲突;从冲突的规则范围看,美中经济冲突是现有国际秩序规则内部而又超越现有国际秩序规则内部的冲突;从冲突的性质看,美中经济冲突是以霸权主义与反霸权主义为主要矛盾,又超越这一矛盾,向颠覆社会主义制度与反颠覆社会主义制度这一矛盾转化的“综合”冲突;从冲突的演化态势看,美中经济冲突是“战”中有“和”、“和”中有“战”,“谈谈打打”呈现为一种“战略常态”的冲突。我们应该立足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社会主义复兴的历史坐标来审视这一冲突的必然性、长期性,合理应对美中经济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