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共为您搜索到597篇文章
  • 胡懋仁:新自由主义削弱政府职能

    胡懋仁:新自由主义削弱政府职能

    虽然现在不少经济学的教师和学者不太公开像过去那么讲了,但是总的教学大纲没有变,教学内容没有变,教材也没有变,那么还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呢?往严重的方面说,这是百分之百地在误人子弟。不知道教育主管部门对此到底有什么样的打算,是要真的下决心来改变这样的状态呢?还是由其继续放任下去,继续祸害我们的教育和学生呢?

  •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为什么如此重要?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为什么如此重要?

    一些社会主义者说,我们这里不需要一个革命党。他们会承认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做了很好的分析,但他们不喜欢革命党这个想法。这些力量会试图让你相信一个马列主义政党是“不民主的”,在美国这样的“民主”社会里,你不需要一个纪律严明、团结一致的政党。但是资本主义统治阶级是高度集中的。无论何时,当他们想要以我们的利益为代价来完成一些事情的时候,看看他们是如何团结他们的政客的吧!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支持五角大楼数万亿美元的预算,为银行和华尔街解决困难,并在新冠全球大流行期间继续对委内瑞拉、伊朗、津巴布韦、朝鲜和许多其他国家实施残忍的制裁。

  • 常与共:关于“神圣事”莫犯“幼稚病”

    常与共:关于“神圣事”莫犯“幼稚病”

    正如当年就有资产阶级学者说什么“个人利益是对劳动与节约的最有效的刺激”,今天的部分认识的话语依然未能超出私有制条件下那种以“占有”为基本存在方式的人的自私观念和偏狭心理。所谓照着自己手持一叠来路不明的钞票的样子画“美人”,你以为你是谁?这种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这种刻舟求剑式的滞后想象,可能永远理解不了劳动从谋生的手段而螺旋式上升“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那样一种“懒惰之风”根本无从说起的共产主义生活世界存在的可能性。

  • 于中宁:疫情中西方的文化自虐

    于中宁:疫情中西方的文化自虐

    是什么决定了一个政府是不是效能政府?因素很多,但决定性的是文化。新冠疫情已经并正在证明这一点。我们的政府很英明,但我们的人民更伟大,没有他们对生命的尊重,没有他们为尊重生命而做出的自律和牺牲,没有他们对政府英明决策的全力支持,什么样的英明决策也无济于事。中国证明了这一点,日本、韩国也证明了这一点。而西方的文化自虐从反面证明了这一点。

  • 王玉涛:疫情过后美国会不会设立“疫情纪念碑”

    王玉涛:疫情过后美国会不会设立“疫情纪念碑”

    通过对美国“两次战役纪念碑”的分析和设立疫情纪念碑可能性的展望,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及其政客为实现一己私利,不惜牺牲本国民众及他国人民利益来推行霸权,不计代价追求垄断资本的征服企图,这也充分表明美国国家政权的阶级属性-为垄断资本服务。

  • 纵横十:美国射出了4支毒箭!

    纵横十:美国射出了4支毒箭!

    对疫情的处理失当,本应该是川普最大的政治失分,也应该是民主党对川普的最大攻击点,然而川普的甩锅,让对手的攻击变得软绵少力。在这里,其实也是民主党自作自受的结果,假如不是美国精英阶层共同打造了这种不健康的反华情绪,若是能引导绝大多数美国民众客观理性的看待问题,那么民主党对川普抗疫不力的攻击,将会效力倍增。

  • 李建宏:西方国家抗疫不力的制度原因

    李建宏:西方国家抗疫不力的制度原因

    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设计的初衷,包括其基本运作机制、运转过程、运营手段与运行目的等,样样都是违背人性的。新冠疫情就像一盏探照灯,将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平素隐瞒极深的社会丑态,通通暴露在了聚光灯下。新冠疫情也像一面照妖镜,戳穿了“自由”、“民主”与“人权”之虚幻影像,将西方资本主义世界血淋淋的残忍真相,形象生动地还原展示出来。新冠疫情更像一个警示器,红灯亮处,明白无误地向人们指明:在危机四伏的当今世界,人类若要长久地延续下去,就必须坚决果断地尽快远离气数将尽的日落之地,向着太阳初升的方向奋力前行。

  • 李达希:新冠疫情将根本改变资本主义吗?

    李达希:新冠疫情将根本改变资本主义吗?

    资本主义是否将发生改变,不是取决于疫情本身,也不是取决于疫情导致的流通领域的经济危机,而将取决于工人阶级在资本主义生产领域所发动的斗争与革命。“病毒不会打败资本主义”,但是团结起来的工人的斗争将可以打败资本主义。

  • 胡懋仁: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胡懋仁: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今天,我们这里还有一类这种过高估计自己的少数人,那就是追随帝国主义和西方资产阶级的所谓公知、精英们。过去,人们认为他们是精英,他们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既然是精英,自然就要比别人高明一些。那些从事繁重体力劳动的人民,更不会入他们的法眼。他们总认为那些普通的劳动者是愚昧的,无知的,而他们自己才是聪明的,也是所谓高等级的一群人。他们总是嘲讽着广大的劳动者,总是自诩为最有头脑的人。在对广大劳动者蔑视的言论里,总是表露出他们实质上的愚蠢。

  • 周新城: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的探索

    周新城: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的探索

    毛泽东最先提出社会主义社会仍然存在着矛盾,形成了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的理论,这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是振聋发聩的,为我国改革的认识和实践奠定了哲学基础。毛泽东认为,对苏联经验必须进行分析,应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国情相结合,探索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走自己的路。在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问题上,尽管毛泽东的某些说法并不十分恰当,有的做法不成功且留下了许多教训,但提出这个问题是有重大意义的,不能否定这方面探索的意义。苏东剧变证明了毛泽东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思想是富有远见、具有战略意义的,绝不能因“文化大革命”的错误而予以否定。

  • 申鹏:美国的裹尸袋

    申鹏:美国的裹尸袋

    抗击新冠病毒,保护全球人民,本来是整个世界最该做的事情,大家本应该团结一致,我们是命运共同体,但现在,美国依然无视人民的生命,依旧要把疫情政治化,依旧一切为了美国的霸权和资本家政客们的利益.......可以理解,资本主义,是不把人当人的,裹尸袋里装的不是人,只是被燃尽的炉渣。最终,这裹尸袋也不是美国人民的,而是整个美国的。

  • 田文林:大危机时刻凸显野性资本的无情与无能

    田文林:大危机时刻凸显野性资本的无情与无能

    对比中西抗疫效果,最重要启示之一就是要“找回国家”,“找回社会主义”,同时学会驾驭资本,既要发挥资本在经济建设中的能动作用,又要限制其负面影响扩散。一味采取自由化、市场化、去管制化举措,只会使资本恶性发展,乃至重蹈西方国家的覆辙。提升治国理政水平关键是抓主要矛盾,这个主要矛盾就是社会主义。笼统地谈论制度优势,而不谈所有制问题,就是毛泽东所谴责的“好施小惠,言不及义”。

  • 世间惨事莫过于眼看母亲被拔管,这算自由的代价吗

    世间惨事莫过于眼看母亲被拔管,这算自由的代价吗

    资本主义就是在不断的给人们灌输这种虚妄的自由理念,把人引向白痴之路,你越想自由,则越容易被资本操控,说到底,资本主义思维下灌输的自由,实际就是灌输你获取金钱的自由,最终结果就是你帮助资本去获得超越一切的自由,但这绝不是人类社会的正道,而这种错误的因果轮回会报应到所有被愚弄的人身上。

  • 常与共:“神会”毛主席  青春不蹉跎

    常与共:“神会”毛主席 青春不蹉跎

    为什么今天在常识看来近乎癫狂的某国总统,面对着自己国度“天下第一”的三四十万的病患和数以万计的生命凋零,还能够逮谁骂谁、嘴犟脸黑,却还照样支持率蹿升。有时候,必须承认,从马克思到毛主席,关于资本来到人家造孽作恶,造成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从而在民族独立、民族复兴的基础上,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解放和全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大团结思想的穿透时空的磅礴伟力。

  • 马克思的预言:肺部疾病是资本主义的生存条件

    马克思的预言:肺部疾病是资本主义的生存条件

    美英等西方国家之所以还是陷入了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大爆发的狼狈境地,首先就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政府很长时间内都不想采取严厉的人员隔离和禁止聚集措施,从而白白浪费了能及早遏制疫情扩散的一整个二月。他们不想禁止人员聚集,口头上说是因为他们无比珍惜个人的自由,实际上则是因为禁止人员聚集会严重伤害各色各样的资本主义企业的利益:娱乐、旅游、餐饮、交通等服务行业营业时必定人员聚集,禁止人员聚集会使这些行业的企业因没有了顾客而无法经营;许多较大的资本主义企业中也会有人员聚集,禁止人员聚集会使这些企业因缺乏人手而不能经营。为了让这些企业的资本由赢利而生存,就不能禁止人员聚集,就只能继续让新冠病毒肺炎传播和扩散。“肺部疾病是资本生存的条件”!

  • 如果还看不到那颗獠牙,只能说明你也同样长了一颗

    如果还看不到那颗獠牙,只能说明你也同样长了一颗

    越是迷信金钱的人,则越信奉资本主义,则越在行恶之途难以回归,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了,唯金钱者,岂能行善?因为即便是行善,也是为了金钱,这就是伪善嘛!资本主义就是伪善,今天西方国家在疫情来临之时的应对方式,已经把他们多年编织的假面血淋淋的扯下来了。到现在,如果你还看不到资本那颗吃人的獠牙,那只能说其实你、也长了那颗吃人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