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谣共为您搜索到51篇文章
  • 驳《殷敏洪:抗战时期苏联对中国的侵略扩张》

    驳《殷敏洪:抗战时期苏联对中国的侵略扩张》

    “减少”不等于不援助,断绝可就是彻底终止对华援助。是“减少”还是终止,苏联还要看中国这里的抗战状况,对日本“留一手”。但是,蒋介石基于他变态般的反共心态,处心积虑地制造兄弟阋墙的惨剧,削弱联合抗日阵线对苏联此后对华援助决心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苏日中立条约》之后苏联是否会断绝对华援助,切不可仅仅看到“条约”本身的作用,还要仔细考量皖南事变的破坏作用,苏联是否愿意容忍这样的反共行为!崔可夫已经向蒋介石提出了警告!那么,《苏日中立条约》订立之后苏联断绝了对华援助了么?没有!苏联仍旧承诺对华援助政策不变。

  • 污蔑新中国前三十年为“闭关锁国”的是什么居心?

    污蔑新中国前三十年为“闭关锁国”的是什么居心?

    我很“佩服”某些历史专家脑浆外溢式的思维:用文学创作可以虚构故事的手段,来讲述历史、评介历史。“闭关锁国”就是编造的历史故事之一。说清代闭关锁国,是为了给近代各帝国主义国家侵略中国披上合法外衣;说前三十年闭关锁国,除了否定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还有暗含否定四十年改革开放的险恶用心,因为,中共的领导地位没有变,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号没有变,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口号没有变。七十年来毛泽东主席的画像一直在天安门挂着呦。有些醉翁,不但瞅着酒,更盯着山水之间也!

  • 评李X们的政治操守与公信力的关系

    评李X们的政治操守与公信力的关系

    李X去世后,一些自由派人士还给他戴上“有良知的人”的桂冠,物以类聚,兔死狐悲可以理解。但是自从周惠揭露李X的信息在网络上传开以后,李X的画皮基本上被撕下了一半,他已经是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人了。而且自由派人士至今还欺骗自己,不愿意接受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当年他们讲假话也有人相信,而现在,即使是他们偶然讲真话也没有人相信了。这也不能全怪李X,因为依赖歪曲历史、造谣和忽悠来推进改旗易帜本身就是自由派公知的死穴。历史的真相就是一面照妖镜,是人是鬼在照妖镜面前一站就清楚了。

  • 岳青山:李锐死了,他果真是“毛泽东秘书”?

    岳青山:李锐死了,他果真是“毛泽东秘书”?

    仅从李著《毛泽东秘书手记》的这种虚假包装,就可清楚看出,李锐是怎样一个“毛泽东秘书”了。他对毛泽东的批判,所谓“为文谨慎”、“实事求是”,是假的。

  • 徐实博士:如何理解当代社会的言论自由?

    徐实博士:如何理解当代社会的言论自由?

    从传播渠道来看,西方国家的“当代言论自由”处于什么状况呢?毫不夸张地说,传统媒体向民众展示的信息,都是私人资本想让民众看到的信息。其传播方式、传播内容要完全符合后台老板、即私人资本利益集团的喜好。比如,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发生的骚乱,被媒体定性为“暴民闹事”;乌克兰基辅发生的骚乱,那就成了“公民追求民主”的行为。俄罗斯出兵叙利亚,那叫做“扰乱中东局势”;而美军整日在海外穷兵黩武,就成了“维护世界和平”。说得直白些,传播渠道本质上是制造话语权的工具。

  • 郑州李爷:往事不能胡编——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

    郑州李爷:往事不能胡编——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

    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因为捡破烂的照片红遍网络。那么是怎么突然爆红的呢?是著名抗战老兵发明家之一方军和他的日本记者朋友于2014年一手打造的。方军曾经和樊建川一起发明制造了很多所谓的受委屈的功勋卓著的抗战老兵,周福康也是他的手笔。后来,为了抢夺打造网红抗战老兵周福康的果实,方军还和萧山日报杭州网打起了官司。方军和他的日本记者采访周福康的描述和抗战老兵口述中心的描述,周福康和边见须惠子离别的原因相互矛盾,离别的时间整整差了1年。方军的描述中,边见须惠子送别周福康回大陆打内战。抗战老兵口述中心的描述中,周福康送别边见须惠子回日本。鉴于这种前后陈述天差地别的口述史,因此我们可以认为边见须惠子是虚构的,是方军为了烘托内战的罪恶而打造的。

  • 当心公知假借“民意”兜售“私货”

    当心公知假借“民意”兜售“私货”

    “民意”当然是个好东西,老百姓的呼声理应得到理解和尊重。但是,不得不悲哀的承认,当前在中国,很多时候网络上“民意”的定义权被公知们所掌握,“民意”一词就快和“民主”、“自由”、“人权”等好词一样腐烂变质,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需要擦亮眼睛辨别“民意”的真伪。奉劝大家一句:当心公知借言“民意”兜售“私货”,更不能为公知们假借“民意”所夹带的“私货”买单。

  • 制造“毒丸”计划:美国为何不择手段攻击中国?

    制造“毒丸”计划:美国为何不择手段攻击中国?

    从制造“毒丸”计划、制造“植入芯片”虚假新闻、制造“干涉美国大选”事件,到威胁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中美关系已经不是合作共赢时期,不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状态,而是暴风雨已经来临,我们已经身处暴风雨之中,中美两个大国正面临着正面相撞的巨大风险,虽然我们希望这一刻晚一天到来,但我们一定要做好与美国正面相撞的准备,那一刻,将不仅仅是风云激荡,而会是地动山摇。

  • 驳辛灏年的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4300万谣言

    驳辛灏年的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4300万谣言

    蒋正华、杨继绳、曹树基在辩论中的这些表现已经宣告了“饿死三千万”的破产。现在辛灏年又跳了出来,继续鼓吹“非正常死亡4300万”。为了编造这个谣言,他不惜编造谎言,说他不满15周岁的时候(仅仅是一个初中生)就“亲自记录”了1960年10月举行的所谓“省委书记碰头会”上得到的数字。他编造的这个谎言就已经宣告了他的“非正常死亡4300万”是一个重大谣言。

  • 鹿野: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政策真的都错了吗?

    鹿野: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政策真的都错了吗?

    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在建国初期实行的联邦制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都是在当时条件下最大限度维护国家统一措施,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渐推进民族融合与加强对边疆地区的管理也是必须的。我们不能脱离旧俄国崩溃和旧中国对边疆管理松散等实际情况,简单地用后世的眼光否定前人,也不能像西方的“文化多元主义”那样把民族差异永久化。

  • 图说前三十年老百姓生活,像是吃不饱饿肚子的吗?

    图说前三十年老百姓生活,像是吃不饱饿肚子的吗?

    他们大力丑化抨击毛泽东时代,目的就是诱导中国年轻一代形成这样的假像意识,即认定毛泽东时代一无是处、不值一提;是一个“忍饥挨饿、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进而让年轻一代迁怨移怒于毛主席,将错误和污水全洒在毛主席一人身上…这种作派很无耻!幸好关于那一个伟大而光辉的时代的影像、照片都有存根流传了下来,让我们惊喜的发现,毛泽东时代老百姓的生活并非公知美粉信口开河所说的那样不堪与可怕,这个时代竟然是这么的祥和、安全、正义、幸福,像是吃不饱饭且饿肚子的吗?像吗?

  • “谣言煽动暴乱”再现,是公知搞垮共产党的连环套

    “谣言煽动暴乱”再现,是公知搞垮共产党的连环套

    明白“公知”对中国共产党的利益仇恨,就不难明白所谓“驱逐低端人口”根本就是“公知”精心设计出来的搞垮共产党的连环套,面对这样的连环套,中国政府不管做什么、怎么做都有罪,都要陷入“公知”早已“顶层设计”好的圈套——反正人家只扣帽子不拿主意,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 红黄蓝背后的胡扯蛋

    红黄蓝背后的胡扯蛋

    如此漏洞百出自相矛盾荒唐怪谬的弥天大谎,为什么那么多人居然相信?为什么能掀起如此轩然大波?道理很简单:“只要司法一天不独立,我一天都不会相信”、“我不关心真相,我关心怎么表演真相”……醉翁之意不在酒,“公知”之意不在有无红黄蓝组织性侵犯罪,而在抓住机会、制造事端、颠覆体制、“颜色革命”。

  • 三色园事件  我们一不小心又中招了

    三色园事件 我们一不小心又中招了

    如果不是因这一次事件的发酵,我们可能还没法相信,这样一个拥有两千家幼儿园,拥有近两万名教师的连锁机构,没有先进的管理,没有成熟的风控,却成了国内高端幼儿园,而且还上市了,我们的教育部门,我们的投资机构的监管在哪里?如此放任资本的扩张,它不变成恶魔才怪呢。如何把资本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恐怕要比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更加重要。毕竟现在是市场经济,不是每个人都会跟权力打交道,但是所有人都时时刻刻都在跟资本打交道。

  • 他们这次竟然把目标指向解放军,这是网络战争

    他们这次竟然把目标指向解放军,这是网络战争

    这些谣言,有着非常强的政治目的。我相信大多数人是因为缺乏鉴别力,但还有一些人对于这个谣言的狂热转发,并非他们看不到这条谣言的荒诞不经之处,而是这条谣言符合他们的三观。很多问题的根源明明在于私人资本为了利润而忽视了管理、放弃了责任,但在这些人来看,资本是不允许质疑的,所以他们也要自觉不自觉的构建一种“资本不受谴责”的政治正确,把问题的全部责任都引向政治体制。军队是这个政治体制的主要柱石,就成为一些人抹黑造谣的靶子。连澳门被飓风袭击后,部队参与抗灾救险,都被恶意造谣。既把资本介入学前教育引发的问题根源给掩盖了,又能够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