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共为您搜索到79篇文章
  • 地主为什么会“阻碍生产力发展”?

    地主为什么会“阻碍生产力发展”?

    中国历史不是没有给过地主阶级机会,但近代二百年证明了,自私、短视、愚蠢的地主阶级社会精英不肯承担责任,不肯支持中国的现代化和工业化,而是更容易当买办和汉奸!苏北鲁南的地主不但横征暴敛,甚至还有初夜权这样的特权。山东孔家的后人更是吸血鬼一样奴役当地百姓,草菅人命,他们兼并土地,隐瞒人口,抗税不缴,对农民却是敲骨吸髓一样的剥削。他们对于民国时期的民族企业家们,更是百般刁难,各种敌视,荣氏兄弟办个厂,地主土豪就能怂恿暴民前来砸场子闹事要钱,最后土地拿不到,还要赔钱。

  • 一次蓄谋已久的绑架

    一次蓄谋已久的绑架

    这不是一起偶然的事件,而是一起蓄谋已久的事件。能够越过国家管辖范围直接调用他国的执法力量,说明两件事:第一,这不仅仅是两国政府和情报部门均深度参与其中,而且是两国背后的同一伙统治阶级的意志;第二,你能想到的,对方在实施之前,都已经考虑过了。要解决这一件事,实际上要回到一开始的原点。原点是什么?原点就是一次以阻碍中国制造2025为目标,企图胁迫中国自废武功的非法绑架。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法,也没有任何理可言。

  • 卢荻:我们生活在新自由主义时代

    卢荻:我们生活在新自由主义时代

    犹记得1990年代初,苏联集团崩溃,普世价值政治达到顶峰,当时波兰、捷克、俄罗斯等国家的“理想主义改革派”对华盛顿共识无限信任,要不惜代价推动“休克疗法”改革。而作为他们的老师和顾问的Jeffrey Sachs却是明白多了,明确指出这些政策的经济学基础严重欠缺,强要推行的话后果严重;但是,他自己却还是倡导强行推行,理由是:工人阶级迟早会意识到改革原来是要剥夺他们的权益,所以,要趁他们尚未醒悟之前,将改革推行至不可逆地步。

  • 韩少功:“阶级”长成了啥模样?

    韩少功:“阶级”长成了啥模样?

    随着金融化、信息化、全球化到来,阶级图谱出现异动,新的观察面向也在极速拓宽。今天的“阶级”到底长成了啥样?韩少功先生从与“阶级”相关、日益凸显的“财富”现状入手,对当下“脱实向虚”的经济与资本的共谋关系,智能产品市场化以及形成排他性壁垒的身份政治、“租赁”消费进行揭露和批判,进而指出眼下“阶级”不是消失了,而是变化了。这种变化是如何展开的?又意味着什么?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些问题,或许值得知识界进行深入探讨。

  •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战略:走向进步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战略:走向进步

    文章开宗明义地指出需要建立一种包括资本主义竞争、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社会及其特定组织维度的,更加完备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这种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不仅对于深入理解21世纪以来资本主义表现出的强大生命力有着重要的基础作用,而且有助于增进对工人阶级并非历史唯物主义创始人所设想的,现在还没有成为资本主义的掘墓人这一问题的认识。文章进而得出结论:尽管这种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并不能为超越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世界提出明确的发展路线,但却可以为社会主义战略提供具有指导性的方针,其中包括建立能够广泛确定、调动和代表工人阶级的组织,以及承认有可能将工人阶级转化为社会变革领导力量的各种党派。在此基础上,文章认为社会主义战略的重点必须从重新创造工人阶级的政治组织开始,通过这些组织不仅可以重新点燃我们对社会主义的希望,使社会主义目标更加明确,而且将充分发掘社会主义潜能并最终实现我们的理想。

  • 章莹颖绑架案背后,是美国严重的阶级和地域歧视

    章莹颖绑架案背后,是美国严重的阶级和地域歧视

    对于西方社会的普通居民而言,富人区与穷人区在同一城市或城镇的区隔现象,是日常生活需要面对的重要情境。在近半个世纪以来的美国,这一问题一直是影响其政治走向的关键问题之一,也是引发美国政治意见分裂的主要问题之一。对于社区的贫富区隔,不同政治主张往往会给出不同的解释。在保守派共和党人那里,这个问题是所谓“底层黑人”问题,在左翼的民主党人那里,这个问题是底层社会问题,而不只是黑人种族的问题。

  • 当代西方社会阶级状况新变化评析

    当代西方社会阶级状况新变化评析

    在新的产业革命推动下,伴随着生产的社会化和劳动分工精致化程度的不断提升,国家社会管理职能的扩大以及教育文化卫生事业的不断发展,脑力劳动者的比重不断提升,构成当代西方社会新变化的典型表现。对于脑力劳动者阶层,西方学者将之称为“雇佣的中间阶层”、“新的城市中间阶层”,以示与传统的中间阶级相区别。这样,新中间阶级与旧中间阶级的共同存在成为当下西方社会阶级结构的一个重要特征。

  • 地主阶级的仇恨--评颠覆土改历史的《软埋》

    地主阶级的仇恨--评颠覆土改历史的《软埋》

    《软埋》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也不孤立的,它可以说是伤痕文学的一个延续,是《秧歌》、《霸王别姬》、《活着》、《归来》……序列中最新的一部,也可以说是历史虚无主义在文学领域的最新成果。

  • 王绍光:重新找回阶级分析

    王绍光:重新找回阶级分析

    其实毛泽东有句话讲的挺好,可以宽慰自己,叫“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

  • 底层、学校与阶级再生产

    底层、学校与阶级再生产

    研究发现:就读于公办学校的农民工子女,其成长的过程存在显著的“天花板效应”,一方面认同主流价值观,渴望向上流动,另一方面则制度性地自我放弃。而农民工子弟学校则盛行“反学校文化”,通过否定学校的价值系统、蔑视校方和教师的权威而获得独立与自尊,同时心甘情愿地提前进入次级劳动力市场,加速了阶级再生产的进程。两类机制虽有差异,却殊途同归地导向阶级再生产而非社会流动。

  • 汪晖:关于工友之家被逼迁的一些感想

    汪晖:关于工友之家被逼迁的一些感想

    在1989年~1991年的巨变之后,这些与中国革命和工人国家相关联的政治甚至被视为现代尊严政治的对立面。本文从新工人与新穷人两个群体的形成及其相互关系的分析出发,讨论在现代工人国家失败和阶级政治衰落的语境中,如何理解阶级概念、阶级政治与阶级形成问题。

  • 鹿野:希腊与秦国为何兴起? ——阶级、地缘与上古国际格局

    鹿野:希腊与秦国为何兴起? ——阶级、地缘与上古国际格局

    地中海世界体系、南亚世界体系、东亚世界体系三大世界体系并存;三个体系之间通过丝绸之路等进行有限的交流,但是这种交流对于体系内部的影响不大;在各个体系内部,中心地带由于阶级矛盾尖锐等原因陷于破碎化,半边缘地带逐渐建立起了一些巨大的影响深远的帝国并入住中心地带,边缘地带也有一些庞大的游牧帝国,但是由于很少有建设多为破坏对于各个世界体系发展的影响有限。

  • 阶级、历史与现实:林书扬与“新民主论坛”

    阶级、历史与现实:林书扬与“新民主论坛”

    原编者按:林书扬先生,1926年出生于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台南麻豆;台湾光复后,1950年被国民党以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麻豆支部案判...

  • 认识阶级和阶级分析

    认识阶级和阶级分析

    韦伯认为阶级的考察应该凭借三个方面,经济能力,政治能力,社会能力。其实简而言之就是两个词,市场地位和分配。首先要明确阶级的产生的原因是经济利益。韦伯在他的《经济和社会》中这么写,“阶级是一定数量的其生活机遇的特殊因果构成相同的人,而且是在这样的限度内,这种构成只是在占有财产和占有收入机会的利益中表现出来的,同时这种构成出现于商品市场或劳动市场的条件之下。”

  • “跨国性阶级”:资本主义观察的世界视野

    “跨国性阶级”:资本主义观察的世界视野

    随着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这一历史事件的发生,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及其意识形态在全球范围得到进一步展现,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因此也有了延伸和扩展,资本主义由此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迈入了跨国垄断资本主义的新阶段。在此过程中,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阶级关系也随着全球化的深人在世界范围得以扩张和构建,这使得原先局限于民族国家范围的阶级分析和阶级理论变得狭隘和不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