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191篇文章
  • 阿蒙:解放战争后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一)

    阿蒙:解放战争后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一)

    1948年7月19日,国民党政府公布《金圆券发行办法》,强制施行币制改革。四天后周恩来判断:国民党政府以“币制改革”为名强制发行金元券一事,这将导致一次更大的通货膨胀。同时指出:“这次蒋发行金圆券,是对人民的‘最大的欺骗,也是最大的掠夺’,要在宣传中给以‘最大揭露’。我们应把解放区的法币抛出去,换成银币和物资。”对国民党发行金圆券的目的及未来之命运做出了成功的预断,宛如未卜先知。共产党人不是算命先生,周恩来做出成功的判断是建立在掌握详尽资料,运用唯物辩证法之上的。

  • 周恩来是怎样做老区扶贫工作的

    周恩来是怎样做老区扶贫工作的

    周恩来重视调查研究,善于调查研究,是我们党员干部终身学习的榜样。新时期的扶贫工作,就需要扶贫干部扑下身子、放下架子、迈开步子、走出院子,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多搞调查研究,综合钻研贫困地区扶贫难点,寻找脱贫致富路径。

  • 大浪淘沙锻造真正共产党人

    大浪淘沙锻造真正共产党人

    在艰辛的革命历程中,大浪淘沙,除了出现一个又一个英雄人物之外,也出现过叛徒和逃兵。中央苏区红军参谋长龚楚,红十军军长孔荷宠先后叛变投敌。在血与火的环境中,这种淘汰率也是相当高的。中共一大代表张国焘在党内地位已经很高了,但是他最终还是投靠了国民党反动派。尽管有各种叛徒和逃兵,而中国共产党人最终经受住了如此艰苦的考验,把自己磨炼成一个最坚强,最有战斗力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组织。这样一个战斗队,是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党都无法与之相比的。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其内部组织也不可能做到纯之又纯,也需要不断地大浪淘沙。也要不断清除侵入到组织内部的蛀虫和病毒。只要中国共产党继续存在下去,战斗下去,这样的清除内部污浊的过程永远都不会完结。

  • 习近平:牢记初心使命,推进自我革命

    习近平:牢记初心使命,推进自我革命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关键在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领导干部要以上率下,带头深入学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带头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带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带头运用批评和自我批评武器,带头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在这方面,没有局外人,任何人都不能当旁观者。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尤其要作好示范,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上为全党作表率。

  • 反对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是新时代深刻的自我革命

    反对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是新时代深刻的自我革命

    自我革命让中国共产党“历经磨难而不衰,千锤百炼更坚强”。新时代这场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深刻自我革命,必将成为党在加强自身建设方面的又一次重要革命,产生的影响和效果将直接有力巩固党的执政基础,推进党的伟大事业,助力实现伟大梦想。当根除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中国共产党也就消除了四大危险,就能够走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黄炎培的“窑洞之问”将最终得到圆满的回答。

  • 方华清:我爷爷方志敏是这样的人

    方华清:我爷爷方志敏是这样的人

    爷爷从1924年入党到1935年就义,在参加革命的10多年中,他在闽浙赣苏区担任了许多重要的领导职务,但他从来都不搞特权。他与干部、战士吃一样的大灶,丝毫没有一点特殊。爷爷早期投身革命染上重病,加上恶劣的生活环境,经常病倒在床榻上。然而,他一心想到的是党和人民的利益,唯独没有想到过自己,始终过着简朴、清贫的生活。爷爷被捕时,两个国民党士兵想从这位共产党大官身上搜出大洋和金条,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像他这样重要的领导人,只有几件旧衣服和几双缝上底的线袜,“从上身摸到下身,从袄领捏到袜底,除了一只表和一支自来水笔之外,一个铜板都没有搜出”。“清贫,不是贫穷,而是一种境界。”爷爷清贫、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这是爷爷的座右铭,也是他留给家人、留给共产党人最宝贵的传家宝。

  • 郭胖子落网记:看八路侦察员如何抓捕“冒牌八路”

    郭胖子落网记:看八路侦察员如何抓捕“冒牌八路”

    夏云松火速返回区里,将情报向曲区长和于队长作了汇报。他建议,自己带人化妆潜入戏台进行抓捕。但于队长认为“戏台下人多,郭三容易溜掉”,最好在其看完戏回家的路上“打他个埋伏”。曲初和进一步分析,“一般开戏是下午两点钟,到五点他往回走,天快黑了,正是打埋伏的好时候。就算盐滩据点的敌人听到枪声,天黑了也不敢出来,就是出来也不敢走远”。于队长告诉夏云松,“你们的任务,主要是活捉郭三;我带区中队去对付盐滩据点的敌人”。回到班里后,夏云松与副班长赵东商量如何完成任务。最终决定:赵东带两个小组埋伏在盐滩通往逍遥村那条大路西头的树林里,夏云松带一个小组埋伏在逍遥村东边大路的树林里。这样,当“郭胖子”看完戏往回走时,会先经过东边的那片树林。只要一看见这家伙,就以夏班长的枪声为信号,马上动手抓人;赵东则带人负责掩护。

  • 为何要不断推进伟大的社会革命和党的自我革命?

    为何要不断推进伟大的社会革命和党的自我革命?

    我们党内外有少数西化精英和专家认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蒋家王朝资产阶级统治,建立了无产阶级政权,资产阶级作为阶级集团已被消灭,因此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任务已经完成,应该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由代表无产阶级扩展为代表全体公民,由巩固无产阶级政权转折为强化社会治理,阶级斗争已经不复存在,所以再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强调革命从理论到实践是错误的。​习近平总书记在“1·5”重要讲话中,纠正了那种认为我们党现在已经从“革命党”转变成了“执政党”的错误观点,提出了“两个革命”的重要思想,即我们共产党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社会革命,同时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自我革命。“两个革命”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缺一不可。他明确指出,我们党是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但同时是马克思主义革命党,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革命精神,把革命工作进行到底。他还强调,越是和平环境、太平盛世,越不能忘记革命,远离革命。

  • 张全景: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初心

    张全景: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初心

    理想因其远大而为理想,信念因其执着而为信念。全党同志需要在通过学习不断改造主观世界的过程中,通过实践不断改造客观世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不忘初心、抖擞精神,担当使命、砥砺作为,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勇于把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继续推进下去,为实现历史使命不懈奋斗。

  • 四渡赤水:军事指挥艺术的生动体现

    四渡赤水:军事指挥艺术的生动体现

    当各路敌军继续东调之际,我主力却从贵阳、龙里之间突过敌军防线,向南而后向西急进,威逼昆明。但是,红军并未攻打昆明城,而是虚晃一枪后,乘追敌在红军后侧,金沙江两岸空虚之际,掉头北上,直指金沙江边,从容地渡过了金沙江。至此,中央红军终于跳出了数十万敌军围追堵截的包围圈,彻底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川黔滇边境地区的狂妄计划,又实现了渡江北上的战略意图,是中央红军战略转移中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也告诉我们,党中央和毛泽东等领导人运用示形诱敌、声东击西、机动灵活的作战方法,夺取了战略转移中的主动权,为红军长征的胜利和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其军事思想与领导指挥艺术,至今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 总前委——南线大决战战场最高指挥中心

    总前委——南线大决战战场最高指挥中心

    从毛泽东本人到各战区将帅之间,在讨论策划作战问题时,很少有语气强硬生硬的断然命令方式,大都是商榷征询式语气。在条件许可的前提下,一般都多给对方留足充分思考斟酌的余地,这是毛泽东本人倡导并身体力行的指挥风格,也深深地影响了他麾下的将帅们。这,也是典型的中国特色!或曰:中国共产党军队的特色。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四:《剑》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四:《剑》

    美国的这种国家恐怖主义劣根性自其成立以来一直存在,当年它在北美大陆就对大陆的主人印第安人实施了恐怖主义的灭绝行为,在朝鲜战争以后依然如此,比如在侵越战争中用贫铀弹轰炸越南村民,在侵略南斯拉夫时攻击电网等民用设施,乃至用导弹攻击中国大使馆,侵占伊拉克后用电视播放吊死萨达姆的恐怖场面,在监狱中对伊拉克战俘进行性虐待,等等。现在可见的反映这个事实的文艺作品不太多,近四十年来更是绝无,这部小说显得弥足珍贵。

  • 乡贤的成色:我党为啥是土豪劣绅的死对头?

    乡贤的成色:我党为啥是土豪劣绅的死对头?

    无可否认,“乡贤”曾在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起到定海神针的坚实作用,只是替谁“定”就两说了。然而1840年之后,天崩地坼的中国,从清末到民国,是典型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经济和社会双重作用下,乡贤迅速劣化,逆淘汰成为趋势,弱肉强食伴随内卷化,加剧造就了乡村成为丛林法则的天下。外国资本大举入侵之下,社会财富很大程度上被洋大人及其买办阶层所鲸吞,残羹冷炙才能在地主和佃户之间分配。佃户原本用于弥补生活不足的家庭手工业,在洋货倾销浪潮中基本破产,已不足维持基本生活,更无法负担地主的地租,老实缴租就可能饿死。而地主阶层在洋货生活的刺激下,生活标准大为提高,维持消费就需要加紧剥削。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三:《不可侵犯的人们》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三:《不可侵犯的人们》

    顾全大局,积极主动,自我牺牲,这是我军高级指挥员的基本素质,师长邓克的言行生动地展示了这种素质。这种素质的形成主要不是天赋,而是来自于我军从井冈山时期开始确立的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建军原则。

  • 共产党的“红色金融家”如何为革命军队当家理财

    共产党的“红色金融家”如何为革命军队当家理财

    “小诸葛”朱理治在拓展“窑洞银行”业务的同时,亦注重自身队伍建设。当时的陕甘宁边区,虽然是全国革命精英的集散地,但金融方面的专业人才依然极为匮乏。为了广招人才,朱理治时有创新之举,不惜采取“贷款收买”的办法,与陕北公学、中国女子大学等建立“互惠”,由银行为其提供生产资金,作为交换,银行从这些学校中抽调知识分子,先后共50余名。经过朱理治的一手操持,陕甘宁边区银行工作人员的知识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大学生占到员工人数的40%以上。这段故事,在边区传为佳话。

  • 钱昌明:关于“告别革命”问题的思考

    钱昌明:关于“告别革命”问题的思考

    一段时期来,正是由于受“告别革命”思潮的影响,许多共产党员忘却了自己的身份,把无产阶级政党混同为资产阶级政党。他们忘记了共产党人“执政”,不是为了做官当老爷、以权谋私;他们忘记了共产党人“执政”,不是为了维护剥削阶级的罪恶制度,而是要干社会主义,为共产主义奋斗!也正因为许多共产党员忘记了这一切,才会孳生出蜕化变质分子、贪污腐败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