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543篇文章
  • 赵磊:马克思的“抽象力”为啥这么牛?

    赵磊:马克思的“抽象力”为啥这么牛?

    只有在唯物辩证法这种“更加唯物的世界观”的指导下,抽象过程才能“从最过硬的事实出发”,从而保证“抽象力”的实证性质。如果要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抽象,那么就必须依靠掌握了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人脑来完成。理论和实践证明,只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才是指导经济学研究的科学方法论;只有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经济学才能完成科学的抽象任务。为什么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今天依然没有过时?为什么马克思的“抽象力”这么牛?道理就在这里。

  • 赵磊:马克思不实证,谁实证?

    赵磊:马克思不实证,谁实证?

    确认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否属于实证科学的依据,不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某个观点是否已经实证,或者是否具有实证的可能性,而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是否具有实证性质。有人动不动就拿“实证”来吓唬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岂不知他们定义的实证,其实是建立在无知的基础之上的。请问那些拒不承认马政经是实证科学的饱学之士: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这三个方面,是否具有鲜明的实证性质?如果不实证,那么什么东东才是你们心目中的“实证”呢?

  • 这样一位旷世伟人,会去争发明权吗?

    这样一位旷世伟人,会去争发明权吗?

    极端个案,牛顿和莱布尼茨分别、独立、几乎同时发现微积分,你说谁抄了谁的?普遍公理,一个把一生无私地奉献给劳苦大众和全世界被压迫者,以“万物皆备于我”的担当,为普天下实现共产主义奋斗到生命最后一刻,这样一位旷世伟人,会去争一个什么名词、定义、论断的发明权?聪明的你们,都拿去好了,别托古自矜了,不要说是几十年前谁谁谁发明的,就说是你作者发明的,毛主席选集四卷、文集八卷,军事文集、建国以来文稿都是你写的,全世界就你行,地球围着你转,行不?

  • 胡为雄:全面把握马克思的共同体理论

    胡为雄:全面把握马克思的共同体理论

    《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含藏较系统的共同体理论,主要包括:自然形成的共同体,劳动者本身创造出来的共同体。从封建社会经济结构中产生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构成一个现代共同体,以生产交换价值为目的,包括资本家共同体、货币共同体、交换共同体、劳动共同体等。资产阶级国家是虚假的共同体,将会被自由人联合体所扬弃。对马克思来说,共同体不是一个社会学概念,马克思、恩格斯着眼于个体与群体组织关系使用了共同体概念,故个体与共同体是一对范畴;共同体也不是马克思用来直接对经济的社会形态进行分析的工具,故把共同体完全作为一种社会形态并附会于社会“三形态”或“两阶段”是不合适的。

  • 常与共:“神会”毛主席  青春不蹉跎

    常与共:“神会”毛主席 青春不蹉跎

    为什么今天在常识看来近乎癫狂的某国总统,面对着自己国度“天下第一”的三四十万的病患和数以万计的生命凋零,还能够逮谁骂谁、嘴犟脸黑,却还照样支持率蹿升。有时候,必须承认,从马克思到毛主席,关于资本来到人家造孽作恶,造成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从而在民族独立、民族复兴的基础上,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解放和全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大团结思想的穿透时空的磅礴伟力。

  • 吕新雨|近代以来中国的土地问题与城乡关系再认识

    吕新雨|近代以来中国的土地问题与城乡关系再认识

    近年来,学界对于中国近代以来土地问题的讨论、对中国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史学与西方学术界为主流的现代性范式,都提出了程度不同的反思。近代以来中国的土地问题与城乡关系再认识,核心是需要重新处理地权、赋税与租佃关系的变动。其中,太平天国之后江南地区的城乡变革与阶级分化尤其关键,它导致国家与地主、农民之间租税关系剧烈变动,使得城乡分化、阶级分化与乡村治理关系的变革成为近代历史的主旋律——这一点需要重新理解。正是晚清新政以来,中国作为现代民族国家进入艰难的锻造历程,开启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城乡分裂的格局。其分裂的过程再造了中国社会20世纪以来最主要的阶级关系,它成为20世纪中国革命的背景,也是原因。

  • “人民利益第一”是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灵魂

    “人民利益第一”是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灵魂

    只有实行和坚持“人民利益第一”的路线,才能最大限度地凝聚全国人心,不断增强我们党的号召力,充分调动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积极性,从而真正实现人民所期待的伟大复兴。

  • 重审劳资交换的正义论争:马克思反对艾伦·伍德

    重审劳资交换的正义论争:马克思反对艾伦·伍德

    艾伦·伍德提出“马克思并不认为资本主义是不正义的”,甚至认为马克思主张“资本主义剥削是正义的”。伍德的观点,是由于误读马克思的经济学文献,并窄化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整体理解而得出的。深入研读马克思的文本论述,会发现他反对伍德的这种理解。马克思认为,劳资交换包含两个在本质上决不相同的过程,无论从工人方面、还是从资本方面来看,都不是平等的等价交换。马克思对资本主义与正义的真正看法,一是不认为资本主义是正义的,二是不止于以不正义之名谴责资本主义,三是要“揭示”正义背后的资本主义历史规律。

  • 许光伟:熊十力本体论批判范畴研究

    许光伟:熊十力本体论批判范畴研究

    基于唯物主义辩证法层面看,“哲学批判”乃是马克思发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思想前提,同时又是当下不可回避的时代的工作主旨。从对方法论议题的内在连接来看,熊十力的努力不限于建立体系,更为可贵之处是坚持于中学域内展开对本体论批判的哲学范畴思索与学术内涵发掘。其研究表现为:一是以“心物不二”立基,立足最为广大之视野开发“事的科学”,以这个根据努力挣脱西方形式逻辑束缚,摆脱普世价值观主导之“知识统治”;二是以“境识不二”为理论平台,从一般思维学亦即学科建设的行动出发,创设中国知识的“本体论”;三是以“体用不二”为知识原理,经由对传统思想价值予以创造性转译与再表达,极力促成本体论批判路向意义之中国知识生产的当代转向。这一路径使时空一体、经纬合一的“体用辩证法”得以凸现。在一定程度上,熊十力所采取的思维学策略显露了“对象→研究对象→知识体系”的工作实存性,又从主体批判方面着力突出理论和实践的有机统一。因而从“补短板”意义上讲,这委实是行动主义辩证法作品。

  • 常与共:自主性劳动才能诗意地栖居

    常与共:自主性劳动才能诗意地栖居

    在西方资本主导的语境下,增值资本和养活资本家是一切生产的终极目的所在。人们为什么劳动?劳动是为了获取生存资料、生活资料,而这个获取的限度值是能够基本维持劳动者的自然生命同时足以繁衍后代,同时则一定要给你的脖子上套上多重绞索,比如房贷车贷等等,让你每日每时的劳动本身,在形式对象上是与无物之阵进行一茬又一茬毫不来电的假沸式对话,在内容指向上则充溢着为了明天的虚假的奋斗感。西方人在疫情来临之前,排队抢购大麻的景象,恰恰是这种虚无感的最有力写照。自我催眠和自我摧残也是自我唤醒,更是最可悲的自我“抱抱”。

  • 常与共:《宣言》里的阶级斗争理论何以“可怕”?

    常与共:《宣言》里的阶级斗争理论何以“可怕”?

    资产阶级政客看得尤为清楚,苏联解体前夕,美国最后一任驻苏大使有过这样的表达,阶级斗争理论是列宁主义者的国家结构演进观,以及同西方发生冷战所依据的中心概念。如果苏联领导人真的愿意抛弃阶级斗争观念,他们是否继续称他们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也就无关紧要了,这已是一个在别样的社会里实行的别样的“马克思主义”。

  • 王伟光:有人称马克思没讲过五形态说是站不住脚的

    王伟光:有人称马克思没讲过五形态说是站不住脚的

    有人称马克思从来没讲过“五形态说”,企图否定社会形态演变的普遍规律,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社会形态演变一般规律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重要内容,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以深邃的历史洞察力深刻剖析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而收获的重要理论硕果,是对人类历史观的伟大贡献。马克思虽然没有就社会形态问题撰写过专著,但围绕这一问题留下了大量论述。马克思在1851年撰写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使用“社会形态”概念是为了表明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新阶段,是不同于以往的社会形态。根据日本学者大野节夫的考证,“形态”(Formation)一词是马克思从当时的地质学术话语中借用的,该词在当时的地质学中用以表示在地壳发展变化的进程中先后形成的不同岩层,一个形态就是一个不同的岩层单位。可以看出,马克思使用“社会形态”这一概念,意在表明人类社会的发展也是由不同的历史层次、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社会样态、不同的历史时代构成的。

  • 超越马克思:为人类提供中国、东方智慧与方案 二

    超越马克思:为人类提供中国、东方智慧与方案 二

    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革命,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世界共产主义同古典古代中国大同世界的天下为公是一致的。西方世界的全球化,是殖民帝国主义似的。不具有道义制高点,也没有一个一体化的经济理性与可持续性。

  • 赵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何以“实证”

    赵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何以“实证”

    确认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否属于实证科学的依据,不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某个观点是否已经实证,或者是否具有实证的可能性,而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是否具有实证的性质。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实证性质奠定了坚实的方法论基础。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实证性质是嵌入在逻辑起点、理论内核以及认识过程之中的。唯物辩证的“抽象力”是政治经济学实现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实证性质的具体路径。用计量经济模型“跑数据”虽然能够实证出经济变量之间的真实关联,但这种关联背后的内在根源仍然有待经济理论的进一步的揭示。马克思揭示资本主义发生、发展内在规律的《资本论》,是不可能依靠计量经济学的“跑数据”来完成的。《资本论》既是马克思运用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揭示资本主义经济发生、发展内在规律的结果,同时也是马克思通过资本主义的宏观样本数据对唯物史观进行实证检验的过程。

  • 王易:读马恩论中国,把握世界和中国的发展大势

    王易:读马恩论中国,把握世界和中国的发展大势

    马克思、恩格斯在对中国必将出现彻底社会变革预判的基础上,进一步推断中国人民终将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甚至为他们心中的新中国取了靓丽的名字——“中华共和国”。尽管这种道路的开辟和实现的进程是艰难曲折的,但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国在垂死挣扎后一定会走向光辉的未来。

  • 常与共:有感于译者不愿把《宣言》当成自己的作品

    常与共:有感于译者不愿把《宣言》当成自己的作品

    我们能够容忍黑格尔的精神哲学里开出的现象学系列,影响到至今(包括大批马哲研究者),为什么就不能容忍马克思主义有三大分支(在现实层面只能如此罗列,没有办法将其贴上正反合的标签而高悬于学院门廊上)呢?而且科学社会主义恰恰以合题的方式凸显了“改造世界”的行动哲学的意义。所谓囫囵个儿的马克思主义是预设了逻辑完备并且先在的。而马克思恩格斯当然不会在第一个环节上止步,“哲学的世界化”和“哲学的终结”是伴随着而不是“指导着”现实历史发展而必将出现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