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共为您搜索到37篇文章
  • 鹿野:鲁迅晚年为何不去苏联?

    鹿野:鲁迅晚年为何不去苏联?

    鲁迅不是不想去苏联,而是不能去。因为去苏联容易回国难,鲁迅如果去了苏联就回不来了。这既可以解答鲁迅为什么不去日本和德国养病,也解答了胡愈之原文当中鲁迅为何强调如果去了苏联就“完不成我的任务”——回不了国,自然就无法在国内发挥作用了。而且在当时早已有前车之鉴,像郭沫若去了日本之后便无法回国,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国民党当局阻挠之下无法回来。

  • 毛主席为什么说“我和鲁迅的心是相通”的

    毛主席为什么说“我和鲁迅的心是相通”的

    毛主席曾经说,“我和鲁迅的心是相通”的,这绝非虚言。鲁迅“改革国民性”、“立人”的构想,在毛泽东波澜壮阔的革命实践中得到了远远超过鲁迅梦想的实现。鲁迅的阿Q、祥林嫂、闰土,变成了毛泽东的张思德、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和雷锋,中国也从一个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半殖民地,变成一个自豪、自尊、凛然不可侵犯的中国。毛泽东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呢?从文化和价值观的角度来看,就是使人民意识到自己才是历史和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建立自己的主体性,同时确立并身体力行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核心价值观。

  • 胡适们为什么要论证屈原不存在?

    胡适们为什么要论证屈原不存在?

    一些学者像胡适一样,把屈原认为是一个虚空穿凿的“箭垛”,而把屈原诗歌的作者说成是西汉的谁谁谁,再根据里面的儒风,穿凿附会。这些“学者”,根本对王子朝作乱之后携带所有周王室典籍出逃楚国对楚文化带来的巨大影响没当回事!不知这些人的书怎么看的!一些人毫无实据地质疑、否定屈原这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是何居心?

  • 假洋鬼子为啥不准阿Q革命?

    假洋鬼子为啥不准阿Q革命?

    假洋鬼子其实还是要革命的。阿Q之所以被枪毙,实在是他不懂得,假洋鬼子革命的真谛,与阿Q的革命已然相距甚远。对于假洋鬼子革命的真谛,鲁迅先生也有经典的描述,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老爷,您老人家的衣服可有点儿脏,应该洗它一洗”。

  • 纪念鲁迅——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纪念鲁迅——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多年来,一些人不遗余力地消解、冲击,乃至批判毛泽东关于鲁迅的评价和关于“鲁迅精神”的阐释。在研究“鲁迅思想”、“鲁迅精神”的名义下,在“去”鲁迅的“革命化”、“意识形态化”,还原为“人”的同时,否定了“鲁迅思想”是发展的、变化的,也从根本上否定了“鲁迅精神的灵魂”、“鲁迅思想”的“核心”是马克思主义的,是为工农大众的,而把马克思主义的鲁迅“研究”成了个人主义的鲁迅。

  • 1937年:“文献展”中的中国与世界

    1937年:“文献展”中的中国与世界

    20世纪30年代文献展成为一个正在被重新发掘的历史记忆,1937年是它成为中国文化保守主义与民族主义相互建构的关键。本文回顾了作为“救亡”与“保守”双重奏的30年代文献展,聚焦1937年世界博览会与中国“民族主义”的关系,描述了“中国”在世界博览会与美术馆中的“世界史”过程,重新阐述了“赛会”与“美术”兴起之间的互动。“多美术而少实用”的工商主义美术观及其失败,是文化保守主义鹊起的渊源,并导致受日本明治美术观所影响的“美术”在中国的嬗变。在这一时期,通过对“美术”现代功能主义与文化保守主义的双重批判,确立“为人生”的“美术”主体性,鲁迅展开了“美术”新视野。鲁迅从“送去主义”到“拿来主义”呈现的正是“美术”作为中国世界史的意义。

  • 郭松民:我们真的

    郭松民:我们真的"极易变成奴隶,变了后万分喜欢"吗?

    奴隶哲学的盛行,将会把一切不公平说成是公平,把一切不平等美化成平等。社会活力因此被窒息,国家也将失去通过不断改善而获得进步的机会。今天,中华民族要继续进步,实现中国梦,就必须反思和批判奴隶哲学!

  • 蒋洪生 | 关于鲁迅与托派关系的一桩公案(增订版)

    蒋洪生 | 关于鲁迅与托派关系的一桩公案(增订版)

    近些年来,鲁迅与托洛茨基的关系成为鲁迅研究界的热点,特别是随着長堀祐造著 『魯迅とトロッキー』 (平凡社、二〇一一年)的中译本(王俊文译,台湾人间出版社,二0一五年)的出版,讨论更多。其中,《鲁迅全集》中《答托洛茨基派的信》和《论我们现在的文学运动》两文的归属问题更是成为研究界的热点。

  • 阿尔都塞论鲁迅--鲁迅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代表

    阿尔都塞论鲁迅--鲁迅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代表

    我们见过别样的战斗:但我们还没有见过这样独特的、无情而又血淋淋的斗争形式。在这场斗争中,被敌人包围着的进步知识分子,试图发出人民的声音——在被蹂躏的城市的沉默中,在遥远的乡村深处,这种声音将人民的力量凝聚起来。阅读鲁迅,他或许会向我们讲述这种我们以前从未经历过的现实。

  • 鹿野:马克思主义把鲁迅提升到新境界

    鹿野:马克思主义把鲁迅提升到新境界

    1927年以前鲁迅的作品虽然有比较高的水平,但是也存在不少的问题。1927年鲁迅接受马克思主义以后,不但没有影响鲁迅的文学成就,而且把鲁迅提升到一个新境界。即毛泽东主席指出的:“他并不是共产党组织中的一人,然而他的思想、行动、著作,都是马克思主义的。他是党外的布尔什维克。尤其在他的晚年,表现了更年青的力量。”

  • 张承志:鲁迅路口

    张承志:鲁迅路口

    在中国,凡标榜中庸宣言闲趣的,大都是取媚强权助纣为虐的人。鲁迅与他们不同;他做不到狡猾其艺术、中庸其姿态——而无视青年的鲜血,回避民族的大义。但正是他曾严肃地拒绝激进,选择了一介知识分子的文学疗众道路,向着罪恶的体制,他走出了一条抗争与质疑的路。

  • 梁柱:不朽的鲁迅先生

    梁柱:不朽的鲁迅先生

    今年是鲁迅诞辰135周年,也是先生离开人世80周年。在人世间,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却依然活着。诚哉斯言!鲁迅就是一位永远活在中国人民心中的伟大的历史人物。

  • 世界记忆中的鲁迅

    世界记忆中的鲁迅

    站在历史与未来之间,时值鲁迅先生诞辰135周年和逝世80周年纪念年之际,我们将鲁迅立于全人类视野和精神之中,探讨其国际主义精神的本源——追溯他与外国友人交往的历史,寻觅他在国外的踪迹,重新审视其世界眼光和世界影响,不仅期冀可以丰富鲁迅的个体形象,也契合当今全球化时代的脉搏。

  • 鲁迅与胡适:一个斗士,一个“伪士”

    鲁迅与胡适:一个斗士,一个“伪士”

    鲁迅早在1908年发表的《破恶声论》里即指出:“伪士当去,迷信可存,今日之急也。”鲁迅伟大的地方首先在于他为中国知识分子开辟了新的生存格局,这是他根本不同于胡适等“帝王师”的地方。

  • 鲁迅的方向仍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鲁迅的方向仍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一个世纪以来,鲁迅所独有的“人本主义精神”和“始终如一的战斗精神”,曾敦促中国人冲出思想的牢笼,深刻反思“民族的灵魂”;鲁迅“张精神、反‘质化’”的战斗风格,鲁迅的精神价值,已成为全世界的共同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