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为您搜索到548篇文章
  • 警惕“红二代”称谓诱导的政治歧途

    警惕“红二代”称谓诱导的政治歧途

    “红二代”这一“政治伪称”问题,不仅仅在于多此一举,其本质和要害,在于诱导这帮“后代”沉浸于父辈的功劳和荣耀,留恋于老爹的地位和待遇,进而脱离养育他们的人民群众,并迷失于为草根大众还是为权贵为资本谋利益的征途。

  • 旗帜鲜明讲政治!--解读中纪委七次会议公报

    旗帜鲜明讲政治!--解读中纪委七次会议公报

    《公报》的重要精神值得认真学习领会:(一)共产党人要有政治觉悟;(二)政治有方向,不是中性词;(三)讲政治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四)“政治关”是选人用人的根本标准;(五)“文化自信”有着丰富的内涵。

  • 美国国会开启政治新博弈

    美国国会开启政治新博弈

    美国东部时间1月3日中午,美国国会众参两院分别举行就职宣誓仪式,标志着第115届国会正式开始运作。该届国会中,共和党在参议院中拥有52个席位,民主党的席位则是48个;共和党在众议院则拥有更大优势,与民主党的席位分别是241席和194席。

  • 郑彪: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郑彪: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正如毛泽东所揭示的“一切问题的关键在政治”,金融问题也必须纳入世界政治和美国的全球战略考察,才能得出正确的答案。美国在19世纪确立称霸全球的地缘战略目标以后,百多年来登上帝国主义霸主地位,历经几十任总统,这个目标不仅从未动摇,而且野心愈来愈大,手段也愈来愈阴险狡猾、花样翻新和极具杀伤力。

  • 郑彪: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郑彪: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无数事实证明,当代全球问题,包括国际金融问题,关键在政治。首先,正如毛泽东所揭示的“一切问题的关键在政治”,金融问题也必须纳入世界政治和美国的全球战略考察,才能得出正确的答案。 其次,美国早已经成为“影子政府”控制的国家……

  • 于洪君:世界地缘政治大裂变仍在继续

    于洪君:世界地缘政治大裂变仍在继续

    2017,地缘政治裂变恐将拉开新的一幕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原苏东地区的地缘政治大裂变,其实至今仍未结束。由于目前国际局势的复杂性,特别是欧美发达国家内部出现新变数,欧洲的地缘政治裂变可能进入2.0版。一方面,在原苏联境内,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时隐时现的公开冲突,在新的一年里可能会有新的发展。

  • 国际观察:美式民主制度下的政治腐败

    国际观察:美式民主制度下的政治腐败

    政治腐败:美国国会中司空见惯19世纪中叶,政治腐败在美国国会中就成为司空见惯的现象。据统计,被马克·吐温称的“镀金时代”(GoldedAge,1870~1898),有约十分之一的国会议员公开腐败。

  • 汪晖:关于工友之家被逼迁的一些感想

    汪晖:关于工友之家被逼迁的一些感想

    在1989年~1991年的巨变之后,这些与中国革命和工人国家相关联的政治甚至被视为现代尊严政治的对立面。本文从新工人与新穷人两个群体的形成及其相互关系的分析出发,讨论在现代工人国家失败和阶级政治衰落的语境中,如何理解阶级概念、阶级政治与阶级形成问题。

  • 国防参考:坚持以打仗标准推进政治工作网络化建设

    国防参考:坚持以打仗标准推进政治工作网络化建设

    我们必须辩证地看待政治工作与网络之间的复杂关系,及时更新认知和观念,持续关注网络空间中新诞生的科技成果及其社会效应,不断扩充政治工作内涵,实现政治工作网络化的动态式、渐进式发展。

  • 是“家庭内斗”还是政治较量?一波三折的加蓬总统大选

    是“家庭内斗”还是政治较量?一波三折的加蓬总统大选

    为了展示自己的执政业绩,阿里·邦戈在本次选举几周前,公布了一份名为《加蓬崛起战略计划——暨2009年至2016年政府发展计划实施全景图》的文件,作为谋求连任的“杀手锏”。该文件共132页,通过涉及民生各方面的一组组数字,详实且透明地向加蓬各界展示了其第一个总统任期内所做出的成绩……

  • 弹劾案让韩国走出民主政治的幻想

    弹劾案让韩国走出民主政治的幻想

    朴槿惠是韩国第二位遭国会弹劾的总统,同时也是韩国首位遭到弹劾的女总统。对韩国政治而言,这一弹劾案究竟具有怎样的意义?凸显“数量”民主政治的局限性,凸显“法治”民主政治的局限性,凸显“选举”政治文化的局限性。弹劾案通过意味着韩国民主政治正面临的危机需要执政党和在野党合力解决,不能单纯地依靠西方的民主制度来实现韩国民主政治。弹劾案让我们走出幻想,直面韩国的现实。

  • 苏联高校政治课本的演变与苏联解体

    苏联高校政治课本的演变与苏联解体

    就苏联的历程来看,高校思想政治课关键问题是坚持什么样的方向。方向错了,越重视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其危害性也就越大。中国高校的情况虽然没有苏联戈尔巴乔夫时期那么严重,但是恐怕“姓马不信马”的情况也不是个别的。如果不重视这个问题,那么悲剧未必不会重复上演。

  • 美国政治“基本盘”没有变

    美国政治“基本盘”没有变

    特朗普的“三观不正”已给美国政治带来巨大冲击,他特立独行的未来施政还将给美国内政外交带来新的面貌。但是,他所改变的只是共和党的传统执政理念以及方式,从任何意义上他都不可能刻意将美国带向衰弱。即使他担任总统,美国的政治制度也将对他处处掣肘。以为这次大选之后,美国就此衰落,恐怕是会失望的。

  • 习近平时代开始了:为何中共如此高度重视政治?

    习近平时代开始了:为何中共如此高度重视政治?

    改革开放以来,若从经济增速和物质财富积累来看,中国经济取得了长足发展,用经济学的“效率”指标来定义这种状态:经济生态充满了活力。然而,若从社会结构的优化和物质财富的分配来看,中国社会面临着尖锐矛盾和严重失衡,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即使是自我感觉良好的经济生态,其蕴含的风险和危机(两极分化和产能过剩)也在日趋严峻。

  • 韩国“闺蜜门”的走向及政治影响

    韩国“闺蜜门”的走向及政治影响

    对即将迎来“民主化转型”三十周年的韩国来说,“闺蜜门”无非是一个莫大的讽刺。通过“民主选举”选出来的总统所上演的一场场闹剧实在让世人匪夷所思。此外,有些人借“闺蜜门”对“萨德”问题抱有希望,但笔者认为迄今为止并没有迹象表明“闺蜜门”有助于“萨德”问题的解决,所以面对“萨德”问题,中国还是要采取相对积极主动的策略和应对方案。

  • 欧树军:美国文化内战与两极化政治

    欧树军:美国文化内战与两极化政治

    1960年代后,美国的投票率一路下滑,徘徊在50-60%之间,迪昂从意识形态角度解释了美国人为什么这么恨政治:从1960年代“文化内战”开始,美国政治就患上了严重的意识形态病,民主党、共和党两大政党都成了中产阶级上层利益的传声筒,他们在选举过程中制造大量意识形态化的虚假政治选择,文化价值议题的政治化、社会经济议题的意识形态化,最终在美国催生了两极化的政治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