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为您搜索到562篇文章
  • 日本大选与日本政治

    日本大选与日本政治

    日本政治的特色在于,每个党的口号和大体主张类似,这也是为什么自民党每次都能获胜的一个重要原因,它的“消除差异”战略。但是,看上去一样的政策,其细节的不同会造成完全不同的结果。

  • 讲政治要先从认识什么是政治开始

    讲政治要先从认识什么是政治开始

    我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真正讲政治了,对政治已经有些生疏,许多人,包括政工干部,天天说“讲政治”,可能根本不知道政治为何物,还有很多庸俗的理解,比如:认为政治就是无原则的权利斗争,或者认为政治就是服从上级,只讲服从不讲真理,还有各种谬误、思维惯性沿袭下来。因此,我们讲政治,就先从认识什么是政治开始吧,就从澄清谬误开始吧,就从反思和克服一些错误的惯性思维开始吧。

  • 佩特拉斯:美国统治阶级将政治军事化后果严重

    佩特拉斯:美国统治阶级将政治军事化后果严重

    美国对外政策的军事化,在特朗普政府内部建立一个军事团体,求助于进行核威胁冒险的政策并没有改变全球权力的平衡。在国内的领域,名义上的总统特朗普依靠像马蒂斯将军这样的军国主义者。马蒂斯已经加强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的控制,甚至带去某种离轨的核弹头给瑞典,以便让它加入美国反对俄罗斯的军事讨伐。马蒂斯利用媒体的热情,这些媒体用好战的大标题奉承四星将军们。

  • 控枪难背后的美国“政治衰朽”

    控枪难背后的美国“政治衰朽”

    枪支泛滥之恶不但是民间之恶,更是国家之恶、政府之恶。一个国家政权不能保证百姓生命安全而使后者经常处于危险之中,这难道不是一种“恶政”吗?如果政府为了保护百姓想修宪却做不到,则意味着政府已陷于一种恶政之网,只能看着恶政恶性循环。这种恶政的根源,就在于美国政治制度中的那些封建制因素。

  • “意识形态终结论”: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

    “意识形态终结论”:本身就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

    在诸多“终结论”者那里,意识形态的终结,其真正所指就是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的胜利。而其他地区的社会主义,则被解释为民族性和地方性的运动,失去了普遍意义。事实上,在近几十年的历史演进中,“终结论”者所立足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意识形态已经终结”这一论断不仅具有明显的政治意图,而且带着深深的“西方中心主义”、“欧洲中心主义”烙印。

  • 谈谈浩然小说的“图解政治”与“不真实”

    谈谈浩然小说的“图解政治”与“不真实”

    说来说去,对浩然的《艳阳天》和《金光大道》等小说的“文学评论”首先出于政治立场。当年,毛泽东等中华伟人为使我国摆脱土地私有所造成的农村经济发展停滞、农民普遍贫困的状况,努力推动农民走有组织的共同富裕的农业合作化道路,浩然的小说反映了这种历史要求,因而得到了历史的推崇。而今,面对许多农村地方几近于复归无组织化的一盘散沙、贫富不均的现实,浩然的《艳阳天》和《金光大道》等小说正是一面最好的照妖镜。

  • 论干部政治条件

    论干部政治条件

    原始状态的大脑处于“真空”状态,何谈政治素养?解决干部的政治素养问题,关键是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理论是“药”,实践是“汤”,没有理论,就不能表明党的政治特性,就不能表明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和方向;领导干部还要经常性地学习阅读中央文件,领会中央精神,理解全党的工作;领导干部必须读懂党的全部历史,读懂自中国共产党诞生以来至今,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中央文件和领袖的思想理论,就懂得了当代中国政治的核心内容。

  • 不同寻常的站队,意识形态领域又现诡异信号

    不同寻常的站队,意识形态领域又现诡异信号

    方方的《软埋》主线就是用地主的视角重写中国的土地革命,因为地主被剥夺,所以土地革命是痛苦的、反动的。既然革命不再有正义性,那么作为革命成果的新中国的制度呢?对一些要解构历史的人来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用小说控诉历史,早就是文人驾轻就熟的“艺术”,用小说作为一种形式来表达历史虚无主义,解构历史的目标还是指向现实制度。

  • 保护美国华人的,恰恰是频遭诟病的“政治正确”

    保护美国华人的,恰恰是频遭诟病的“政治正确”

    实际上,在相当漫长的历史中,美国亚裔的社会地位极其糟糕。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是移民建国的美国唯一针对某一族裔(无论华人是何国籍)的移民法。二战时期,1942年起,在美国本土有大约12万日裔美国人,不分男女老少,被强行拘留并囚禁在集中营直至战争结束。长期以来,亚裔美国人在教育和收入社会经济指标中甚至落后于长期受困于奴隶制的非裔美国人。直到1970年代开始,亚裔美国人才开始迅速崛起,成为“模范少数族裔”。

  • 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谋略

    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谋略

    到了五十年代,这个“眼光太糙”的诺奖掌控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竟然对政治发生了浓厚兴趣,事实上放弃了创立以来所标榜的唯美主义原则与抽象人道主义原则,堕落为国际政治阴谋集团的附庸。也许莫言是为了作品容易卖掉,所以没考虑对我们的下一代、对我们的民族品行会产生什么不利的作用;但国外某些人注意到了——他们的政治战略堪称深谋远虑。所以他们按捺不住兴奋!我丝毫也没有贬低莫言的意思,但我不能不思索诺贝尔文学奖的背景!

  • 给特朗普“败败虚火”

    给特朗普“败败虚火”

    1月21日,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废止奥巴马医疗法案、重新考虑北美自贸协定和“气候行动计划”、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冻结除军队外的所有联邦政府机构招聘、签署反堕胎法令、向媒体宣战,犹如冬季里的一把又一把火,炙烤着美国和世界。

  • 捍卫雷锋就是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打响反击恶攻击和诬蔑雷锋的第一枪

    捍卫雷锋就是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打响反击恶攻击和诬蔑雷锋的第一枪

    从老李头到毕福剑再到邓相超,这又出现了资深媒体评论人梁宏达恶毒攻击和诬蔑雷锋这是一股暗流。毕福剑离开央视,王长江调整岗位,邓相超依法退休,梁宏达会是什么结果,我们不得而知,但只要是诬蔑英雄、诬蔑雷锋的我们必须坚决反对。

  • 从“榜单”看懂国外的“政治逻辑”

    从“榜单”看懂国外的“政治逻辑”

    2016年在瑞士日内瓦发布的全球创新指数,中国排名第25名。然而,细究这份榜单,他们的整体评价方式和计算模型很值得怀疑,这份榜单是否科学和严谨,是否全面和深入,都需要打上问号。在西方世界,榜单的“不纯粹”一直存在。不可否认,其中会因人力、物力等客观因素限制导致调查不全面。但可怕的是西方世界主观方面的人为故意。

  • 习近平:政法机关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放在首位

    习近平:政法机关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放在首位

    习近平强调,2017年是我们党和国家历史上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一年。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提高对各种矛盾问题预测预警预防能力,为党的十九大召开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要锲而不舍推进司法体制改革,进一步提高司法质量、效率和公信力。要坚持不懈加强政法队伍建设,进一步营造风清气正、干事创业的良好生态。

  • 警惕“红二代”称谓诱导的政治歧途

    警惕“红二代”称谓诱导的政治歧途

    “红二代”这一“政治伪称”问题,不仅仅在于多此一举,其本质和要害,在于诱导这帮“后代”沉浸于父辈的功劳和荣耀,留恋于老爹的地位和待遇,进而脱离养育他们的人民群众,并迷失于为草根大众还是为权贵为资本谋利益的征途。

  • 旗帜鲜明讲政治!--解读中纪委七次会议公报

    旗帜鲜明讲政治!--解读中纪委七次会议公报

    《公报》的重要精神值得认真学习领会:(一)共产党人要有政治觉悟;(二)政治有方向,不是中性词;(三)讲政治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四)“政治关”是选人用人的根本标准;(五)“文化自信”有着丰富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