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共为您搜索到709篇文章
  • 古巴60年来创建文化强国的经验及启示

    古巴60年来创建文化强国的经验及启示

    1959年古巴革命前,古巴的文化带有殖民地性质。革命后,古巴共产党致力于创建社会主义新文化。古巴的经验是:党和国家执行了正确的宽严相济的知识分子政策;把提高人民文化生活的质量作为革命的目标,使人民从文化生活的实践者变为创造者;在古巴创建社会主义文化,必须进行斗争;忠实继承古巴历史上革命的文化传统,在国民中培育文化自信。古巴是一个小国,经济也不发达,但它却是文化强国,这是一个奇迹,而上述经验及启示则是创造奇迹的重要原因。

  • 从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看中国道路的合理性

    从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看中国道路的合理性

    中国道路不可避免地与西方的资本现代性“纠缠”在一起,其原因就在于中国道路是在现代西方文明这个大背景下展开的。中国要开辟的是一条既能充分享受现代性的成果,又能把现代性展现过程中所要付出的代价降到最低限度的现代性道路,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而按照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这两大思潮,中国所开辟的这样一条“鱼和熊掌兼得”的道路并不具有合理性。能够为中国特色的新型现代化道路提供理论依据的是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在现代性实现过程中所出现的种种负面效应并不是现代性逻辑所必然带来的,中国人民完全可以找出并逐步消除造成现代性走向反面的根源,从而在充分享受现代性的积极成果的同时,使所付出的代价降到最低限度。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以其深刻性和前瞻性,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中具有天然的“在场”权和话语权,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事实上的成功,则为这一理论的合理性给予了实践上的证明。

  • 坚定信仰,破除迷信,丢掉幻想,砥砺前行

    坚定信仰,破除迷信,丢掉幻想,砥砺前行

    外国的月亮并不比中国的圆,我们的先辈在被封锁的情况下靠“两弹一星精神”建立了自主可控的工业体系,现在我们也必须要建立独立自主的技术体系,掌握产业主动权,它比市场占有率更重要!要实现这一目的,需要有巨大的资金投入,集合大批科技人才,只有国有企业能够主导。科学技术是没有国籍的,我们希望与各国合作。但科技产品是有归属的,美国在高新技术方面压迫我们,我们就绝地反击,有计划地研究属于自己的高新技术产品。谁也无法动摇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决心!

  • 中国不能进行民主社会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改革

    中国不能进行民主社会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改革

    进行戈尔巴乔夫式的民主社会主义改革和叶利钦式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必然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我国不能犯颠覆性错误。目前共产党长期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只剩五个了。要联合全世界左翼政党、左翼学会、左翼媒体、左翼运动,与公开或秘密的左翼人士建立紧密联系,以马克思主义左翼为核心,新成立一个共产国际。作为共产党掌权的社会主义大国,中国最终要实现全球共产主义。这就是“中国梦”的战略愿景。

  • 武力:一以贯之坚持走自己的路

    武力:一以贯之坚持走自己的路

    新中国70年的艰辛探索和成功实践,不仅使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而且向世界展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生命力,使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时代的选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当代中国大踏步赶上时代、引领时代发展的康庄大道,必须毫不动摇走下去。

  • 人口优势和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固支撑

    人口优势和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固支撑

    世界经济发展是大国之间的博弈,而不是简单的资本积累、技术进步。资本积累、技术进步只是经济发展的伴生现象、表面现象,人的因素才是经济发展的本质决定因素。只有基于这个观点,也才能摆脱西方理论的诅咒和桎梏,看到中国因人口规模和社会主义制度两大因素所形成的交叉、协同效应对于中国未来经济发展所提供的巨大的稳固的支撑。中国由于人口规模和社会主义制度这两大因素为他国不可比拟、不可复制,也因此,尽管中国人均GDP还较低,经济发展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在经济发展的博弈场上,无疑将东风压倒西风。

  • 周新城:建国70年是一部社会主义发展史

    周新城:建国70年是一部社会主义发展史

    几十年实践证明,这一整套完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已经成熟,它有力地促进了我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经受住了国际国内复杂形势的考验。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道路和制度充满了自信。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社会的主要矛盾也发生了变化。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理论、基本道路、基本制度依然是正确的。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我们将一以贯之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2017年7月6日至9日,美国社会主义大会在芝加哥举行,这是在特朗普执政以后,继纽约左翼论坛之后召开的又一次大规模的左翼学术论坛;是左翼学者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揭露资本主义制度危机、探寻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的学术盛会,凝聚了北美左翼力量,唤醒了工人阶级意识,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我们也应辩证地看待北美左翼学者的学术观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大会设置了100多场专题讨论,主要有三方面观点,一是马克思主义仍然是理解资本主义制度及其危机的关键;二是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面临多重危机;三是社会主义者应当在美国建立工人阶级政党。

  • 论“两个伟大革命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

    论“两个伟大革命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

    习近平“两个伟大革命论”,包含了完整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即共产主义事业是伟大社会革命,伟大社会革命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党的领导必须搞好党的建设,搞好党的建设必须进行党的“自我革命”。“两个伟大革命论”展现了伟大社会革命和党的自我革命之间的理论、历史和实践之间的逻辑关系,使马克思主义“两个伟大革命论”得到了系统化、体系化的理论呈现。

  • 捍卫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演变规律理论

    捍卫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演变规律理论

    中国的社会形态演进既有普遍性又有特殊性,中国的特殊情况决定了中国既不能走原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走过的资本主义道路,也不能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而要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新民主主义社会,再经过社会主义革命而不经过资本主义制度的痛苦,实现跨越性发展,走出一条非资本主义的现代化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中国社会形态历史和中国发展道路的独特历史。只有从社会形态演进层面予以理论剖析,才能认清中国社会形态历史和发展道路的特殊性。

  • 毛泽东关于少数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思考及启示

    毛泽东关于少数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思考及启示

    少数民族地区乡村振兴不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致力于实现各族人民共同富裕的本质要求,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少数民族地区乡村振兴工作的进一步发展。作为新中国第一代领导核心,毛泽东一直很关注少数民族地区的乡村振兴事业。1955年9—12月,毛泽东主持编辑《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收入了一批少数民族地区的典型材料,并分别作了按语。这些材料充分展现了少数民族发挥主体作用,积极参与社会主义农村建设的社会景象。《高潮》体现了毛泽东关于少数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思考和展望,对当前少数民族地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

  • 吴恩远:俄罗斯人对斯大林评价反转的启示

    吴恩远:俄罗斯人对斯大林评价反转的启示

    多年来我们一直追踪俄罗斯评价斯大林等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态度的变化,可以说,刻意歪曲历史,全面否定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搞历史虚无主义,最终就是把思想搞乱了,偌大一个党、一个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我们应该更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 王伟光: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王伟光: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是不是站在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上,认识问题、解决问题,这是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区别于其他哲学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的显著特征。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作为工人阶级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是科学性与价值性的统一,具有鲜明的党性原则和政治立场。马克思主义从不掩饰认识和解决问题的政治立场,这使其与一切打着价值中立的旗号,鼓吹进行“纯粹客观”研究的旧哲学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从根本上区分开来。

  • 中国道路从哪里来、向哪里去?

    中国道路从哪里来、向哪里去?

    幸运的是,中国共产党近百年的历史和新中国成立七十年的历史,已经积累了真正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理论和经验。因此,中国模式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自然反应,我们有自信也有责任将中国道路的理论内涵揭示出来。

  • 论邓小平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

    论邓小平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

    新时代我国改革开放面临国内外复杂背景。邓小平当年提出保证改革社会主义方向的一些因素受到挑战:如何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发展壮大农村新型集体经济,仍有许多工作要做;社会主义制度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优越性没有得到充分显现,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有待遏制;社会存在两极分化问题,如何从经济基础上保证共同富裕,还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党内存在的腐败如何从源头上遏制还要加强;马克思主义仍然存在边缘化问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加大了对我国的西化、分化力度。这些问题严峻地摆在了中国共产党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