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509篇文章
  • 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权力的声音》一书在论及“文化帝国主义”时,介绍了一个和比尔德堡团体性质相似的神秘组织:源于英帝国的“罗兹会社”。实际上,这个会社最先是由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称为启蒙之师的美国历史学家卡洛尔·奎格利在1949年著书披露的。奎格利在他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中说,成立于1891年的罗兹会社是一个对20世纪的世界历史有着巨大影响而又鲜为人知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正是“通过宣传来统治世界”。

  • 古明浩:凌虐马歇尔与麦克阿瑟的血淋西方

    古明浩:凌虐马歇尔与麦克阿瑟的血淋西方

    大学兄弟会是西洋人才有的玩艺,入会者往往要接受一些考验忠顺的戏弄,闹出人命时有所闻,某君的司法程序尚未终结,就传来宾夕法尼亚大学Beta Theta Pi兄弟会一位18岁新成员蒂莫西•皮亚萨于迎新的“铁手套”仪式中被八名成员活活整死的惨剧。类似兄弟会团体对新进者近乎凌虐的折腾,广泛存在于西方社会,其本质乃一野蛮入行式,意在以凶恶屈服对方,让其明了忠诚胜于良知,以利于日后的对外抱团,而愈是接近国家机器的组织其玩法越是残酷。

  •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尽管有人说:“习惯吧,美国已不再是老大”,尽管有人说:“西方世界必将消失”。但这个过程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是短时期内就可以实现的。毛泽东告诫我们:“在人类的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的”。上任第一天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就对中国发出叫嚣,强调美国军方要把主要矛头对准中国。这种疯狂叫嚣,反映了美国资本统治集团因自身衰退而焦虑万分的阴暗心理、因看不得别国崛起而疯狂挣扎的反动本质。他的叫嚣提醒我们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是我们唯一正确选择。

  • 西方“颜色革命”从未停止

    西方“颜色革命”从未停止

    “颜色革命”是西方国家意识形态斗争的长期战略。在国家层面,西方意识形态渗透和民主战略输出仍在继续,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将长期存在;在传媒层面,西方媒体的政治功能愈发凸显,新兴与传统媒体在“颜色革命”中扮演的角色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在社会层面,西方非政府组织参与和政府支持双管齐下,非政府组织的渗透和干预随处可见;在宗教层面,西方国家利用宗教因素进行隐形干涉,形成了巨大影响力。西方国家的“颜色革命”从未停止,我们要提高警惕,做好防范和抵御西方“颜色革命”的长期准备。

  • 希望香港像乌克兰?你确定吗?

    希望香港像乌克兰?你确定吗?

    这些挣扎求生的普通人,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是普通人,他们也只想好好过日子,他们也没有做错什么。但是,颜色革命闹到了最后,过错都要所有人一起承担,无论你在这个过程中,是暗地支持,还是保持沉默,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 你确定想做“乌克兰人”?

    你确定想做“乌克兰人”?

    这样一个国家,你如果说它有什么“自由”、“民主”,我是不相信的,因为它只有国外资本、买办、寡头、政客的自由民主,没有广大乌克兰人民的自由民主,乌克兰人民不但没有自由民主,甚至连吃饭、居住、取暖都成问题了。寡头们可以卖国求荣,人民只能卖自己,卖妻女了,这不是“民主”,这是在吸血,这是在吃人!

  • 何超琼联合国演讲全文: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香港

    何超琼联合国演讲全文: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香港

    武淑清则告诫香港的年轻人,不要受到外部势力的蛊惑,参与违法活动,而要开拓视野,真正了解自己所处的世界,发展自己的事业,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两人均表示,她们早已想到,既然来了联合国,就可能被当作攻击对象。她们也不去攻击其他人,只是希望能够恢复理性谈话解决问题,平息矛盾。

  • ​加拿大学者:香港乱局属于西方对华“混合战争”

    ​加拿大学者:香港乱局属于西方对华“混合战争”

    美国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提出了一项“香港再评估法案”,敦促总统就“中国利用香港来规避美国法律”进行调查。日前,美国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发表声明对中国政府提出赤裸裸的威胁,他警告中国“不要阻止抗议活动,如果他们(抗议活动)受到压制,(中国政府)将会有麻烦”。这完全可以理解为美国要为这些黑色衬衫的法西斯暴徒提供保护。至此,这场战争已进入非常危险的阶段。

  • 陈日君的乡愿风流

    陈日君的乡愿风流

    陈日君、黎智英等“五老”,一度为西方势力乱港立下汗马功劳。近日,香港媒体曝光说,在美国中情局前特工马克·西蒙的指导下,他们在香港长洲岛某秘密据点设立培训基地,并由中情局人员对“勇武组织”暴徒进行名为“战死沙场”的训练,内容包括“手语联络”“攻击队形”“徒手搏警棍”“美国海军陆战队格斗术”等。

  • 启蒙运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完美

    启蒙运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完美

    史密斯建议,有时候,我们应该“以一种比通常的二元选择更为谨慎的方式来考虑启蒙运动的遗产,而不是简单的接受或拒绝”。相反,人们很容易想到甘地(此为杜撰)对于西方文明看法的回答:“这将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启蒙运动是一项尚未完成、也不可能完成的工程。同理,理性本身就是一种理想,无论是从它值得被追求的意义上说,还是就它无法实现的意义上而言。然而,没有任何文化物理学原理规定:每一个行为都必须产生一种作用相等、方向相反的反应,理性本质上是一种自戕现象。我们不能仅凭理性来解决所有的人类问题;但是没有理性,我们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 “1·25革命”使埃及陷入60年来最糟糕时期

    “1·25革命”使埃及陷入60年来最糟糕时期

    阿拉伯媒体评论称,埃及就像迷失在大海里的轮船,没有船长、航员、航海设备及可供停靠的海岸,随时会陷入“国家崩溃”危险。阿拉伯人有句谚语:“60年的暴虐也比一天的混乱好。”持续的动荡使越来越多的埃及人开始怀念穆巴拉克时期,充分认识到“秩序是个好东西”。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埃及军方强行罢黜穆尔西政府,重新回到威权政体状态,回到“没有穆巴拉克的穆巴拉克时代”。这不免让人感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 千钧棒:自由派公知最恨哪些“猪队友”

    千钧棒:自由派公知最恨哪些“猪队友”

    内地的自由派在政治上推动改旗易帜受挫以后,改变策略,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再改变社会制度,大力推进私有化,希望通过资本家与外国势力的勾结实现对中国的权力的控制。而香港某老板代表的一些香港大富豪在这次的香港动乱中的表现,也为内地民众提供了反面教材。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香港某老板等资本家的贪得无厌和无度掠夺,造成了香港的严重两极分化,与爱国商人霍英东相反,香港某老板有了钱宁可拿去给患重病的英国经济“输氧”,也不愿意拔一毛以利于香港百姓。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曾经想解决香港民众的住房问题,但是由于香港的资本势力的强力阻挠而无法实施。由于中国政府要让上海成为新的金融中心,动了香港某老板之流的奶酪,他与反对派势力配合默契,想借助香港动乱向中央政府施压,以维持香港资本家的既得利益,到了反对派闹得实在不像话以后,才假装出来“劝和”,说些模棱两可的“反对暴力”的话。香港某老板就是个活教材,告诉国人,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命脉如果掌握在极个别大富豪的手中,而且这些大富豪又与外国势力勾勾搭搭的时候,对这个国家和地区意味着什么。

  • 诋毁“四大文明”,“师德失范”的源头是西方伪史

    诋毁“四大文明”,“师德失范”的源头是西方伪史

    有必要提及的是,这段师生讨论中有一句:“都9012年了……”,十分搞笑也十分新潮,把严肃的教学问题,先祖懿范,转化为轻佻的网络语言来恶搞,这要不是“师德失范”,就是更恶劣的“行为失范”了。“9012句式”很流行,俨然成了可以“行为失范、无祖无德、无法无天”的发语词,似乎当下的时代里,人类就都要进化到“数典忘祖、历史虚无”的猿猴境界,才能成为“新新人类”,这是哪里来的“普世价值”?恐怕他们所膜拜的西方祖师爷也不会脑短路到这个所谓的“9012”价值吧!

  • “我去耶鲁,你们去监狱”——罗冠聪的“聪明劫”

    “我去耶鲁,你们去监狱”——罗冠聪的“聪明劫”

    多名祸港乱港分子已“跑路”台湾。据香港《文汇报》透露,已有三十多名暴徒藏匿台湾地区,不少人罪行累累,包括发动包围警察总部行动、高调冲击警总大门的“港独”分子杨逸朗,多次参与暴力事件、被发现后又假冒记者脱身的郑伟成,以及煽动“占领立法会”的梁继平等暴徒。不过,台湾民众普遍担心,那些乱港暴徒连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都舍得去大肆破坏,又岂会珍惜所谓“第二家园”?他们广泛批评蔡英文在“引狼入室”。

  • 中国日报:起底“当代吴三桂”李柱铭

    中国日报:起底“当代吴三桂”李柱铭

    李柱铭口口声声说自己“愿意为民主付出绝对代价”,但他一面蛊惑香港学生和社会青年参与暴动,一面却处心积虑让自己和家人远离纷争,当起了“缩头乌龟”。这块人血馒头,李柱铭吃的还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