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共为您搜索到598篇文章
  • 法西斯主义在当代资本主义的复辟

    法西斯主义在当代资本主义的复辟

    四面楚歌的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体系与法西斯主义运动的暗中勾结需要引起我们最大的警惕。法西斯主义并非某种反对议会制选举民主之不确定性的专制警察政体,而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在特定情况下面临挑战的一种特殊的政治回应。法西斯主义已在西方、东方和南方复辟,而且这种复辟是与普遍化的、金融化的、全球化的垄断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危机的扩散联系在一起的。

  • 再与宋志平同志商榷几句

    再与宋志平同志商榷几句

    事实上,在很多资本主义国家,除了那些私人不愿意进入和带有公共服务性质的行业和领域,政府在许多自然垄断行业、资源垄断行业和一般竞争性行业和领域广泛存在。德国、法国、英国等欧洲国家,尤其是人均国民收入居世界前列的北欧国家,以及亚洲的新加坡等国家,国有企业及国有资本一直占有相当的比重。遗憾的是,有些人故意对此视而不见,将两种性质和功能的国有企业混为一谈。我们的国企改革方向不能以资本主义国家乃至个别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参照系,所有关于“国有企业只需要在公共服务领域存在”,“市场经济要求国有企业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的观点,都不符合社会主义国家国有企业存在的目的。”

  • 大卫·哈维:资本主义如何形塑我们的生活?

    大卫·哈维:资本主义如何形塑我们的生活?

    克林顿在1992年当选总统时,曾向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来自高盛)概述了他的新经济计划宏图,报道称鲁宾反对这一计划。当克林顿问“为什么”时,鲁宾说:华尔街的债券持有者是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克林顿的著名回应是:“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整个经济计划都被挟持在华尔街一群该死的债券交易员手中?”鲁宾说:“是的。”克林顿就任总统时承诺实施全民医保,推行的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众所周知的福利制度改革,此外,他对刑事司法制度的恶性改革导致了以少数族裔为主的大规模监禁,住房金融改革则最终导致了2007—2008年丧失债务赎回权的灾难,同时,他还废除了限制银行投机活动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这一监管框架。这正是债券持有者想要的。这就提出了一个大问题:谁才是真正的掌权者,是政治家还是债券持有者?在希腊答案很明显:就是债券持有者。

  • 赵磊:年轻人越来越不相信资本主义

    赵磊:年轻人越来越不相信资本主义

    2011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以及2018年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其实就是资本主义信仰正在崩塌的一个侧影。香港最近的动乱,背后无疑有着某种敌对势力的做局和挑唆,意图打压遏制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进程中的崛起;也是爱国主义教育缺失、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无所作为的结果。然而,“苍蝇不叮无缝蛋”。从社会发展的历史趋势看,香港的乱局也真实地反映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日益尖锐的现实。我们既要揭穿少数暴乱分子的险恶用心,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地反对暴力、抵制暴力;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并把握动乱背后暴露出来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日益尖锐的历史趋向。

  • 失望情绪与集体行动:兼论法国“黄背心”运动

    失望情绪与集体行动:兼论法国“黄背心”运动

    法国“黄背心”运动的爆发存在着深层次的物质动因。法国“黄背心”运动示威民众普遍而强烈的失望情绪,仍然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者利益受损的心理产物,是其生存与延续的最基本希望难以实现的必然反应。而作为法国民众必要生活资料的燃油价格上涨,成为点燃导火索的外部冲击,引致出集体行动。因此,基于马克思主义的视域可以发现,法国“黄背心”运动正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者“失望情绪—集体行动”逻辑的一次生动呈现。

  • 〔日〕不破哲三:《资本论》中的未来社会论

    〔日〕不破哲三:《资本论》中的未来社会论

    作者以《资本论》为研究文本,阐释了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规律性和未来社会基本原则、主要特征的论述,阐述了马克思关于国家消亡和过渡时期的理论,对21世纪世界各国共产党重新审视社会现状和未来社会发展趋势具有重要启示。

  • 深刻理解新自由主义的本质至关重要​

    深刻理解新自由主义的本质至关重要​

    资本从何处获得更多的利润的一个指证是外国直接投资在全球流动提供的。三分之二的外国直接投资投向发达国家,其余的投资最大的一块唯一的目的地是中国。有财政顺差的非西方国家(中国、海湾石油国等)用这些资金收购西方的公司,表明它们知道最大的利润在哪里。最后,对某些资本家来说私有化是非常有利的。它本身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只是能够做到增加对工人或农民的剥削。相反,只是意味着顺差从一个资本家分流给另一个资本家。但是这对资本家个人是有利的。他们的物质利益与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联系非常密切,他们准备吸引、贿赂和恐吓政治家们以便使私有化走得更远。

  • 李嘉诚去哪了?

    李嘉诚去哪了?

    一位香港朋友告诉刀哥,“反修例”以来,内地很多文章都在反思香港的“地产霸权”现象,实际上,“地产霸权”的背后是“资本霸权”,香港是自由港,来自国际的资本流动成就了过去的香港,也造就了香港的今天。这已经不简单是地产的问题,而深及制度层面。

  • 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

    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

    本文是学习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笔记,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国企,既是经济进步,也与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性质截然不同,本质区别在于劳动阶级是否掌握了剩余价值。恩格斯去世后,资本主义被迫做出了缓和阶级矛盾的让步,这种让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拐点,由此造成西方贫富分化程度复归到100年前,生产力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矛盾的不可调和性没有变化。这一点是党内外一批占据重要话语权的经济理论界人士竭力所回避的。恩格斯的思想对我国国企改革中的形而上学,有深刻的历史穿透力:1,在吸收、借鉴西方生产力的社会性时,一些片面认识抹杀生产关系差别。2,对私有制的崇拜,使得一些理念无视市场条件下的企业运行规律。3,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4、把捍卫公有制丑化为捍卫僵化的国企体制或特权。5,坚定维宪,调整劳资关系以增加企业竞争力,民营工商业者就能始终是自己人。

  •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里,不得不夸一夸河对岸的基础教育,他们教语文,教英语,教数学,教逻辑,教归纳总结,教实事求是,教辩证分析。他们懂得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懂得抓事情的主要矛盾。他们小学课本里,就有两句诗,叫做:“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小孩子就算当时不懂,以后都会懂。而这座城的年轻人,就缺了这样的教育,他们不知道不公平的根源在哪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愤怒,也不知道世界的运行规律是什么,所以,那些心怀叵测的野心家、投机者一煽动,他们就冲上了舞台,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把严肃的事情,当成了儿戏,又把儿戏,玩成了无法收场的闹剧。所以,他们在街头纵火、伤人、被捕。而野心家们在窗内举杯相庆,啜的是他们的血。这座城的故事,已然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标本,这个标本,就叫做“资本主义”。

  • 香港应该怎样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香港应该怎样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即使未来香港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也应该吸纳一些大陆的发展经验,例如发展公益事业、关注民生、共同富裕、精准扶贫等等。另外,也应该在香港的文化教育当中注意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让普通劳动者分清是非,明确到底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敌人。只要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拥护中央,反对西方资本势力,香港就不会出大的问题,即使有点问题也很容易解决。

  • 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何其多?

    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何其多?

    二战之后,发达国家一直在不停地剪发展中国家的羊毛,而发达国家基本就是在坐享其成。那时候,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并不突出,更不激烈。但是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演变,这个出现的新趋势让发达国家自己也有点猝不及防,他们也是一脸地懵圈。所以,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感受到全球化对他们利益的反噬。他们开始破坏原来由他们自己制定的全球化的一系列规则。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退群行动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 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是挂羊头卖狗肉

    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是挂羊头卖狗肉

    即使在古典自由主义时期,那时候主要还是英国的政府出头为资本主义在英国的发展开辟道路。至于是否自由竞争,这不是当时资产阶级政府所关心的事。只是在西方资本主义入侵亚非拉国家时,才提出所谓自由贸易、自由竞争的概念。至于西方资产阶级是不是真的喜欢自由竞争,那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因为我们在这种所谓自由竞争的背后,总能看到西方资产阶级的军舰和大炮。没有军舰或者大炮的自由,才应该被称为真正的自由吧?而在军舰与大炮的威胁下,难道真的会有所谓纯粹的自由吗?没有纯粹的自由,哪来的纯粹的自由竞争?

  • 正确认识西方自由民主的阶级属性及虚伪本质

    正确认识西方自由民主的阶级属性及虚伪本质

    生产力的发展是不断向前的,必然要求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与之相容,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终将到来,联合起来的无产阶级将通过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并运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同时消灭阶级对立、阶级本身的存在条件,将“全部生产集中在联合起来的个人的手里”。到那时,“公共权力就失去政治性质”,国家将消亡,真正属于全人类的、具有普遍意义的自由民主才最终得以实现,广大人民群众驰骋于历史原野、创造历史的时代才会真正开启。

  • 从新自由主义到后自由市场阶段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从新自由主义到后自由市场阶段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际上新自由主义观念已经破产,但既成体系并未消亡,利益格局仍在延续,在新的思想获得主导地位之前,新自由主义进入“超卖”期;美国的垄断资本演化出更高级的形式,它们进一步与美国政权结合,不仅垄断资源和市场,还试图垄断创新,抑制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发展,谋求长期超额利润。这表明美国经济已步入了后自由市场阶段。“超卖”引发的是西方国家逆全球化连锁反应,部分发达国家还通过重构自由贸易协定、强化金融优势地位来推进超级新自由主义。然而,这不但无法让全球经济回到正常发展轨道,反而会分割国际市场,带来更多不稳定因素。为修复当前的系统失衡,美国推出了“美国优先”的行动纲领,其经济意义是通过政府之手扭曲市场,利用贸易保护推行过时的进口替代政策。这会对现有的国际生产体系产生一定影响,加深经贸冲突,但无助于解决美国国内的政治和社会问题,也无助于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发展正在对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 李建宏: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李建宏: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法国总理菲利普在今年4月8日的总结中公开承认:“法国人对税收制度怀有巨大愤怒,我们必须尽快降低税负,任何保守和克制都是不可原谅的。”然而,这样的改革在西方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是完全不可能的。相反,随着西方国家越来越穷,为了维护自身的阶级利益,资产阶级及其在政府的代理人,将会更加残酷地剥削压迫广大劳动人民。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西方工人的工资水平和福利待遇将持续下降,物价指数和税收数额则将继续攀升。在政商两界精英的双重盘剥之下,西方人民只会越来越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