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共为您搜索到468篇文章
  • 怎样巩固我们党执政的阶级基础?

    怎样巩固我们党执政的阶级基础?

    巩固党执政的阶级基础,最重要的就是要增强中国工人阶级特别是产业工人和农民工与我们党的血缘联系,增强他们对我们党“是自己的党”的认同感。为此,应采取以下措施:一是提高工人阶级特别是产业工人和农民工党员在全体党员中的比重。二是重视从优秀职工特别是产业工人和农民工出身的党员中培养和选拔各级领导干部。三是提高工人阶级特别是产业工人和农民工的社会政治地位。四是改善工人阶级特别是产业工人和农民工的经济与社会待遇。五是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和机关要加强与职工群众特别是产业工人和农民工的联系。

  • 苦难的行军——新中国前三十年辉煌工业史

    苦难的行军——新中国前三十年辉煌工业史

    苦难的行军虽然艰苦,但是却帮助这个民族驱散百年屈辱的阴影,淬炼出民族的自信与尊严,兔子是可以站起来的!

  • 曹征路:高华之流是在用阴暗心理揣测延安整风

    曹征路:高华之流是在用阴暗心理揣测延安整风

    六届六中全会,在认识上达成大体一致,部分抑制了王明错误路线所造成的困扰。毛泽东在会上明确提出“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强调这是全党亟待了解并亟须解决的问题。这就抓住了要害:党内反复出现、带来严重危害的左倾和右倾错误,其思想根源都是主观主义,其共同特征是理论脱离实际,即认识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从实际出发,而是从主观愿望或书本出发,或照搬外国经验。强调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就是强调实践,强调理论联系实际。毛泽东表示,希望这次全会之后,来一个全党的学习竞赛,看谁真正地学到了一点东西,看谁学得更多一点、更好一点。他说:“在担负重要领导责任的观点上说,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并加速我们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工作。”

  • 简新华:新结构经济学之我见

    简新华:新结构经济学之我见

    新结构经济学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结构经济学只是研究和强调经济结构问题、用结构理论解释一切的片面性。但是,经济发展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除了结构方面的发展战略选择、经济运行方面的市场和政府选择这两大关键因素之外,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因素——以所有制和分配方式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基本经济制度,而且经济发展方式、经济运行机制或者说资源配置方式也是受基本经济制度制约的,因此新结构经济学无论是对经济发展的一般原理研究,还是对中国经济发展实际的分析,还必须进一步深入到基本经济制度的分析研究。

  • 毛泽东端正苏区干部作风的经验启示

    毛泽东端正苏区干部作风的经验启示

    中国共产党在苏区局部执政最为重要的成果就是培育和倡导了苏区干部好作风。这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对于推进党的作风建设,改善党的形象,打破国民党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围剿”,增强中国共产党的凝聚力、向心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的好经验、好做法,即使在今天看来也闪烁着真理和智慧的光芒,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新时代,我们要大力坚持和弘扬苏区干部好作风的优良传统,把党的作风建设提高到新水平,以党的作风建设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 党中央、毛主席、蒋军将领评淮海战役功劳谁之最

    党中央、毛主席、蒋军将领评淮海战役功劳谁之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淮海战役作战目标的战役设想、聚歼敌人的战场预设以及战役展开的兵力规模,受制于解放区对战争的支持程度。淮海战役最后阶段,我参战兵力与前后方支前民工的比例达到一兵九民,大大超过战役初期一兵三民的概算。仅筹集调运的粮食一项,若全部装上小车,车装200斤,这个小车队伍即可以从南京到北京排成八行。人民群众踊跃支前,在根据地司空见惯,但在长期受国民党反动当局统治的地区却成了闻所未闻的新鲜事儿。

  • 荣毅仁为什么说“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

    荣毅仁为什么说“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

    荣毅仁从他亲眼目睹的共产党军队与国民党军队的不同,感受到共产党与国民党对待人民大众态度的不同。他知道,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共产党这样尊重和爱护老百姓,必然大得民心,而国民党早已是民心丧尽,因此,他从内心里蹦出一句话:“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

  • 《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的学者来信摘编

    《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的学者来信摘编

    2018年11月2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口述历史——40年,中国史更精彩”专栏,用一个整版的篇幅,刊发了《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一文。该文较为完整准确地阐发了党的基本路线的内涵,特别是介绍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和发展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的战略思想与战略部署,引起了学术界和广大读者的关注。现将部分学者对该文反应的来信摘登如下,以飨读者。

  • 习近平: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

    习近平: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

    习近平强调,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从群众最关心的问题入手,坚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落实各项惠民政策,做好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要对就业困难人员及时提供就业指导和技能培训,确保他们就业有门路、生活有保障。要加强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机制建设,完善立体化社会治理防控体系,依法打击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 刘少奇:毛泽东代表着中国革命唯一正确方向

    刘少奇:毛泽东代表着中国革命唯一正确方向

    中国共产党是按照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建立的党。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刘少奇为确立毛泽东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强调我们今天所说的“四种意识”、特别是“核心意识”,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团结就是力量,核心才是保证。中国近现代的发展实践表明,正是有了中国共产党这样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中华民族的复兴伟业才一步一步向前,不断迈向辉煌。中国的领导核心,可以从多个层面进行理解。从宏观层面来说,是指中国共产党;从中观层面来说,是指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从微观层面来说,是指党的领导人,党的领导人是中央领导集体“一班人”的班长,既是领路人,又是带头人。因此,“核心意识”也是党建的核心问题。早在延安整风期间,刘少奇就多次在学习会议上明确而坚定地指出:一定要跟随我们的领袖毛泽东,他是我国英勇无产阶级的代表,代表着中国革命唯一正确方向。今天,我们应该以刘少奇为榜样,牢记他的丰功伟绩,牢记他对我们党的建设做出的卓越贡献,与时俱进地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这才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 1989年陈云大呼特呼“帝国主义本性没有改变”

    1989年陈云大呼特呼“帝国主义本性没有改变”

    人类认识真理,的确有一个难以避免的曲折过程——我们不得不承认“闻道有先后”,而毛主席就是那种先知先觉之人。这和所谓的“个人崇拜”不是一回事。中国古代一直就有“高人之说”,这样的人“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语言讲,就是率先发现客观规律,并且灵活运用的人。实际上,20年前陈云大呼特呼“帝国主义本性没有改变”,起到的效果还是有限,有人的确是执迷不悟。今日如果再执迷不悟,那情形就不同了。

  • 毛泽东是如何看待特朗普这类世界上最反动的人的?

    毛泽东是如何看待特朗普这类世界上最反动的人的?

    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无论特朗普还是希拉里或者其他民主党政客,他们都是坚持捍卫资本主义制度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都是右派,都是保守派。唯一的区别不过是,后者是伪装成进步主义的保守主义。抛开资本主义制度谈女权,谈平等,谈环保,谈公共医疗,谈互利共赢,都是虚伪的。它们可能能够维持一时的表面的繁荣和平静,但矛盾总会爆发,而且越是拖延越是掩盖,最后爆发得越严重。从这个角度讲,特朗普和贸易战真的是帮了中国人民大忙。特朗普是个极好的反面教材,让更多的人不再对皿煮灯塔抱有希望。

  • 历史的“问”与“答”

    历史的“问”与“答”

    中国革命的最大潜力,是占全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早在1925年国共合作的大革命进入高潮时,毛泽东就宣称,国民革命的中心问题应该是农民。这样的判断犹如空谷足音,但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随着认识的不断加深,1936年,毛泽东又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谁赢得了农民,谁就会赢得中国。谁解决土地问题,谁就会赢得农民。

  • 寒春:在延安,我找到了归宿,找到了一条光明的路

    寒春:在延安,我找到了归宿,找到了一条光明的路

    在这个交通很不发达,连盼望已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都是在二十多天后才知道的闭塞的边区,牧民却是如此无私地给予千里外受到美帝侵略的异国人民以援助,多么令人感动!这只是全国的一个缩影。我深信工业发达、军事力量雄厚的美国,最后是战胜不了具有这种精神的人民的。作为一个美国人,我能站在人民的一边,为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为建设新中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激动的心情是难以形容的。看着,想着,我的双眼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