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466篇文章
  • “对华鹰派”成欧盟新掌门,猜她会啄中国几口?

    “对华鹰派”成欧盟新掌门,猜她会啄中国几口?

    半个月前冯德莱恩刚被提名时,关注中欧关系的一些媒体和分析人士就开始为北京捏汗了。在最早一篇报道中,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中国外交人士的话说,欧洲关键政治人物的个人表态将会影响北京对他们的认知。对冯德莱恩,中国外交圈显然“抱有疑虑”。这也难怪,欧委会主席承担着一系列重要职责,包括提出欧盟法案、行使组织法规和处理经贸协议等,而新主席冯德莱恩的履历中又有那么多对华“不友好”的记录。

  • 罪恶昭彰的殖民岂能有功?

    罪恶昭彰的殖民岂能有功?

    号称“西方文明传播者”的侵略者用大炮“送”给中国的,绝不是文明或者“上帝的福音”,而是践踏文明的野蛮和无穷无尽的灾难。近代西方列强主动“送来的”文明,其目的不是为了帮助中国发展、推动中国进步,而是从其自身利益出发,为其殖民侵略服务的。如果说殖民主义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被殖民统治国家的发展和进步,那么这种所谓“发展”或“进步”,正如马克思所言,是“用被杀害者的头颅做酒杯”喝下的“甜美的酒浆”。

  • 新中国70年马克思主义与传统文化关系的底层逻辑

    新中国70年马克思主义与传统文化关系的底层逻辑

    我们也要警惕,社会上也出现了向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偏斜的倾向。这具体体现在:1)盛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的话语;2)新自由主义和古典经济学的教旨皆是虚构性、纯粹服务于私人资本目的,牺牲无产阶级劳动群众整体利益的追求个人致富的资本私有者理论;3)“接轨”的观念和实行值得反思;4)所谓“服务型政府”并不是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人民服务的政府,而是新自由主义服务于私人资本集团的政府,是特色新自由主义政府的含义,是对西方新自由主义话语的误用;5)社会意识形态混乱、个人社会行为混乱,百年前的“初心”有所淡漠乃至丧失,非道德问题的社会蔓延,是非不分和坚持真理成为大问题,好事得不到赞许、坏事有人辩护;颠倒黑白,“爱国”成了“爱国贼”;革命英雄的名誉需要打官司才能维护,有的学校学生公开把党旗倒挂等等。如果静下心来好好思索,就会发现,这些乱象在逻辑上无一不是源自个人主义意识形态对社会主义思想的围堵。

  • 于中宁:去殖民化的核心是颠覆西方优越论

    于中宁:去殖民化的核心是颠覆西方优越论

    就像辉煌的希腊罗马文明始终伴随着侵略、战争、屠杀和掠夺一样,西方文明从来没有能够脱掉自己的野蛮性。他们在资本主义和工业化后,在近代和现代也进行了无数的战争,并且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和掠夺。美国通过屠杀印第安人完成自己的原始资本积累并占领了北美土地后,仍然永不停止地向世界扩张,那么大的国土和那么多的资源都不能堵住他们贪婪的野心。美国短短200多年历史上所发动的200多场战争,就是西方文化野蛮性、贪婪性、掠夺性的最佳明证。一直到今天,美国对全世界发起经济战,甚至对自己忠心耿耿、亦步亦趋的所谓盟友,其实是自己的走狗和准殖民地都不放过,正像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所说,美国要的是仆人而不是伙伴。特朗普和他的右翼伙伴们的表演,充分说明了白人种族和西方文化的基础价值观的野蛮性、掠夺性和傲慢性,搞得世界不得安宁。西方文化的这种侵略性、掠夺性和野蛮性从来没有改变过,将来也不会改变。

  • 韩东屏:中西文明在未来世界的较量

    韩东屏:中西文明在未来世界的较量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出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伟目标。只知道自己优先的美国人和欧洲人,是讲不出这样的话的,他们也不会听懂这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语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西方人会听得懂的。他们会慢慢意识到中国的智慧。中国的文明的智慧,将是带领人类走出目前困境的唯一办法。西方国家带给人类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那一套必须被人类彻底清算,他们的侵略扩张,并由此造成的严重的环境破坏必须停止。全世界爱好和平,向往正义的人们联合起来,建立持久的世界和平。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要在这个伟大的事业中对人类作出较大的贡献。

  • 李光满:战争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李光满:战争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战争离我们很遥远吗?如果俄罗斯这么想,那么俄罗斯将重蹈前苏联的覆辙而被西方再次解体,如果伊朗这么想,那么今天的伊朗将会重复叙利亚的命运。当前国际形势十分复杂,美国一直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不断向中国发动各种形态的战争,遏制、围剿、打击、掠夺、摧毁中国,一直是美国等西方势力的战略目标,战争从未离我们远去,战争不仅是军人的事,也是我们每个国民的事,热爱祖国,建设国家,丢掉幻想,提高警惕,不怕牺牲,恢复强悍精神,保持战争意志,随时准备与敌人进行殊死搏斗,为祖国和人民而战不仅是每个军人的神圣使命,也是每个国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长河红阳:秦晓抹黑国企,要为中国经济下什么毒?

    “政府直接进市场”,在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眼里,是罪恶滔天,在他们看来并不需要解释,更不需要用实践去检验。但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很多事例,却足以踩踏、践踏这个信条——政府是可以“直接进入市场的”。比如西欧的空中客车集团,就是国有资本为主体的超大型跨国国企,这个超大型的国有企业活得有滋有味,民用航空,军用航空,导弹航天,雷达电子……等等领域具备与美国一较短长的能力。但是,从没听说西欧相关国家的产业界和精英分子对此说三道四、口诛笔伐,这是为什么?而且,“秦晓们”也没有对空客集团有半点不客气,这又是为什么?

  • 从香港暴力事件看西方民主制度的劣根性

    从香港暴力事件看西方民主制度的劣根性

    当前香港所发生的一切,令人愤怒,也令人痛心,但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还没到不可回头的地步。也许我们还得感谢这群暴徒的不理智,因为他们的不理智行为,让更多香港人醒悟,也因为他们的不理智,让更多国人认清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劣根性。而以英美为首的某些西方国家的真面目再次暴露,算得上是又一次给中国人上了节“保家御敌”的爱国主义教育课。香港同胞与大陆同胞血浓于水,一个国家一条血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我们真切的希望香港好,不希望香港走向深渊。当然,具体还得看香港同胞自己的造化了,尤其是那一群无脑的违法暴徒,好自为之!

  • 魏南枝:香港青年本土派的政治崛起与走向

    魏南枝:香港青年本土派的政治崛起与走向

    香港青年本土派的政治崛起具有“逆全球化”时代背景和香港内外部多重原因。香港的本土意识以反内地为主要标志,既是西方中心主义仍主导香港主流民意、回归后“去殖民化”工作缺失等的结果,也是香港产业空心化、贫富悬殊、阶层固化和相对于内地的比较优势逐渐衰退等的产物,体现为传统的右翼势力和新兴的左翼势力的合流。香港青年本土派的政治崛起与香港多重“青年危机”的长期积累密不可分,正在朝激进化、体系化和冲击建制内等方向发展。对此,应进行有针对性的法律规制与政策调整,并将其纳入对港工作思路调整的整体性、系统性工作之中。

  • 边芹:西方如何用细节控制话语权

    边芹:西方如何用细节控制话语权

    话语权都是不宣而做从细节入手篡夺的,手法就是在关键位置上靠操纵细节变他人的舞台为自己的攻击器,比如在源头劫走选片、挑人的权力,再在上游(放映前)安插“专家”截走解释电影的权力,进而在中游(放映中)安排翻译字幕的人悄悄篡改影片的台词(仔细看时有发生),最后在下游(放映后)再度巩固解释权,由前述“专家”组织提问讨论,防范个体理解上的分歧。

  • 西方一些国家追随美国“航行自由”的根源

    西方一些国家追随美国“航行自由”的根源

    我国一定要看到与西方文明冲突的必然性,一定要看到我国在崛起过程中会遇到类似“八国联军”的那种情景,甚至我们可以想像,当我国武力解放台湾时,美国不仅会干涉,很可能会号召起一些仆从国和盟国参与干涉!军舰穿行台湾海峡是显示与中国友好吗?当然不是,那是明目张胆地在显示干涉中国内政的实力,在宣示它有能力干涉我国解放台湾!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崛起,它不仅代表了东方中华文明的崛起,更是代表了世界多元文明的崛起。而这一旦实现,西方文明重新统治世界的企图将完全化为泡影。所以,西方文明的各个代表性的国家都纷纷跳了出来,跑到中国海域玩起“航行自由”,其本质是要压制中国的崛起,扼杀中华文明。

  • 被严重低估与误解,国人欠他一个公正和道歉!

    被严重低估与误解,国人欠他一个公正和道歉!

    为什么网上会有那么多误解甚至恶毒攻击杨振宁的文章呢?笔者认为,这是因为靠抢人才起家的美国绝对不能容忍世界一流人才回流中国!也绝对不能容忍中国复制美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的成功经验!现在,我们从美国封杀中兴、华为的伎俩中也不难看出美国当年的险恶用心!

  • 边芹:伸进文明心脏的手

    边芹:伸进文明心脏的手

    在当今被垄断的世界文化艺术市场,“杰作”早就不再由创作者本人和鉴赏者决定,这两个昔日艺术作品价值的真正决定者,被偷偷夺去了权力,尤其当有语言和文化内涵的作品不再由本文明的鉴赏者评判,而由毫无资质的“国际”机构定夺,这场史无前例的夺权战之杀人不见血,让看到的人倒吸凉气。从此一个流氓可以一夜之间被捧为艺术大师,一个小人可以翻手成为斗士,一个民间说书人可以一个跟头窜到精神领袖的宝座上,会有成千上万追逐荣誉的人贱卖良心走进候补者的队列,“看不见的手”就这么用画廊、书店、电影院将手伸进他文明的心脏。

  •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西方鼓吹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思潮有效地侵蚀了我国能源建设的理论根基,一些忽视或无视国内外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不平衡性、无视霸权主义遏制中国崛起战略图谋的呼声此起彼伏,进而影响国家能源政策的制定。这将给中国带来极大的灾难。

  • 诺奖得主:新自由主义可宣判死刑

    诺奖得主:新自由主义可宣判死刑

    降低富人的税收、放宽劳动力和产品市场的管制、金融化和全球化——这些新自由主义实验被证实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如今的增长率比二战后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增长率还要低,而且大部分增长率已经达到了收入水平的最高点。在几十年的停滞甚至收入下降之后,新自由主义必须被宣判死刑。

  • 西方国际秩序对伊斯兰世界体系的瓦解与重塑

    西方国际秩序对伊斯兰世界体系的瓦解与重塑

    近代以来,在西方国家观的长期渗透和冲击下,伊斯兰世界被动地进行“自我改造”。具体地说,这种“观念改造”体现为依次递进的三大方面:西方国家先是用“一族一国”的国家观,瓦解了伊斯兰世界维系数个世纪的多民族共存的帝国体系;继而用“主权国家观”瓦解中东国家刚刚建立起来的“民族国家观”;最后,西方国家又通过形形色色的新干涉主义理论,侵蚀了中东国家形成不久的“主权至上”原则。然而,伊斯兰世界的自我改造始终赶不上西方国家战略利益变化的现实需求。伊斯兰世界对西方国际秩序观的接受使原本自洽的伊斯兰世界体系逐步瓦解,由此给其地缘版图带来难以挽回的灾难性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