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为您搜索到589篇文章
  • 为现代化奠基:新中国前30年社会保障和人类发展

    为现代化奠基:新中国前30年社会保障和人类发展

    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1949-1978年),中国依托特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创造了符合国情和社会事业规律、具有独创性的社会保障制度。这一制度着眼于社会事业优先发展,把社会保障嵌入基本的政治经济制度中,具有较高的福利性和公益性,和群众工作相结合,并采取符合国情的本土化路径。这一时期的社会保障,不仅有效保障了新中国的经济起飞,而且大幅度提高了人力资源水平,增进了社会团结,为改革开放打下了坚实基础,其中的有益历史经验也值得在新时代继续发扬光大。

  • 贾根良:我国仍未接受国富国穷的真理

    贾根良:我国仍未接受国富国穷的真理

    显而易见,如果马克思主义没有传入中国,也就不会有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思想的作用是决定性的,您说这种思想的作用大不大?同样,在19世纪60年代的中日两国,资本主义因素非常微弱,日本的明治维新实际上是由下级武士知识阶层在天皇的支持下发动和领导的一场带妥协性质的“没有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革命,如果他们没有接受李斯特主义经济学并在具体的经济体制上实施前述深刻的变革,日本也是不会逃脱拉丁美洲依附型经济命运的。正是因为这种原因,英国著名历史学家科林伍德才提出了“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的历史观,这种历史观强调思想是历史事件的内在方面,强调思想过程在历史过程中的核心意义,如果没有理解其思想及其过程,人们是不可能理解任何一个历史事件或历史过程的。我认为,满清政府甲午惨败最终根源在于其改革与开放观,非常好地说明了那个时代的国家领导集团接受什么样的思想对国家命运的决定性影响,说明了思想(知识)的力量是何等巨大。

  • 林伯强:中国稀土行业需进一步提升集中度

    林伯强:中国稀土行业需进一步提升集中度

    稀土资源是不可再生的。数据说中国稀土储量为4400万吨,仅占全球储量的36.7%。由于人口众多,中国未来还将是制造大国,需要从长远战略上思考稀土开采问题,避免在低价的时候卖多了、高价时候需要再买回来。

  • 抗美援朝的伟大意义:收复主权、工业化、世界一极

    抗美援朝的伟大意义:收复主权、工业化、世界一极

    常言道,弱国无外交。国际关系中只有国家利益是永恒的。中国的建设成就,尤其是“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确保了中国的国家安全,也为中国开拓出广阔的外交天地。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美苏争霸、中国的安全与发展需求等因素,促成了中美两国的靠近。1971年7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1971年10月,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通过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两国在上海发表了《联合公报》(又称《上海公报》)。

  • 简新华:“现代经济学”的是与非

    简新华:“现代经济学”的是与非

    改革开放以来广泛流行的所谓“现代经济学”的说法,认为“现代经济学”是唯一的科学的经济学、西方主流经济学是唯一的“现代经济学”,违反实际地否定经济学的阶级性、地域性或者国别性,实际上也否定了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存在,提出的“现代经济学”的基本分析框架与研究方法造成误导、市场经济是唯一可持续的经济体制的观点是不正确的市场经济万岁永恒论、中国应该与现代经济学接轨也是错误的主张。本文提出克服“现代经济学”观点的误导,必须纠正两种偏差,即片面强调国际化的偏差和轻思想、重技术甚至玩方法、技巧、模型的偏差。

  • 重启冷战?美智库鼓吹用混合式竞赛拖垮俄经济

    重启冷战?美智库鼓吹用混合式竞赛拖垮俄经济

    兰德智库宣称,较为明智且有效的战术是将更多美军战略轰炸机部署到容易打击俄境内战略目标的海外基地,从而迫使俄罗斯增大相关反制手段方面的投入,同时美军轰炸机可部署在远离俄军弹道导弹和陆基巡航导弹打击射程外的区域,因为这样受到俄军反击的风险也相对较低。

  • 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马克思主义创立者的经济计划思想不仅是作为生产无政府状态的对立物提出来的,而且是对市场经济的整体性和制度性的超越。这种思想的依据也不是市场经济的供求均衡,而是人的需要。因此这种思想是以人为本位的。从历史实践看,也从未实行过文本意义上的指令性计划经济。因此也谈不到对这种模式的历史否定。

  • 1949年毛泽东对新中国经济建设几个奠基性贡献

    1949年毛泽东对新中国经济建设几个奠基性贡献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不应忘记1949年开国领袖毛泽东对新中国经济建设所作的几个奠基性贡献。一是提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思想,并指挥了解放全国的大进军,实现了中国大陆的统一,奠定了有利于经济发展、统一的国内环境;二是提议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建立政治协商制度,提出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让人民当家作主,提出实行少数民族自治的制度,奠定了保障经济发展的政治制度;三是提出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思想,如提出党的工作重心转移的思想、力避战争对城市的破坏、要求接收并管理好城市、提出“今后工作重心在于建设”的思想、争取民族资产阶级、实现南北“三通”、部署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等。

  • 赵磊:“伪均衡“批判

    赵磊:“伪均衡“批判

    市场经济能否自动实现均衡的关键,在于供求失衡之后的经济波动是“正反馈”还是“负反馈”。历史证明,市场经济走向“正反馈”的趋势,乃是资本主义的常态。经济危机的结果,就是通过“暴力去产能”使得失衡的市场供求被强制性地恢复均衡。离开“暴力”和“强制”的经济危机来谈“市场均衡”,只能是“伪均衡”。晚近以来,虽然“市场均衡”理论已经为很多学者所证伪,但这些证伪工作大多并没有对“市场均衡”的基本逻辑提出反思。在本文中,笔者运用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所导致的“有购买力的消费不足”理论,对市场经济的“伪均衡”做出批判性的分析。最后,笔者进一步讨论了“矛盾分析”与“均衡分析”的区别: 二者的区别不仅在于对矛盾状态的定位不同,还在于二者的逻辑不同。换言之,“矛盾分析”是“辩证逻辑”的展开,而“均衡分析”则局限在“形式逻辑”里面兜圈子。

  • 李光满:波音劫难延续,美国制造业跌落神坛!

    李光满:波音劫难延续,美国制造业跌落神坛!

    制造业衰退之后,美国经济将加速空心化并进一步金融化,美国社会将会加速南欧化,这时我们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可能会狗急跳墙,凭借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发动战争,阻止中国解放台湾、统一祖国,阻止中国超越美国,让中国陷入他们计划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因此中国一方面要保持定力,加速产业升级,稳健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则要加快军工发展,尽快实现对美国的军事实力平衡,阻止美国变成一条疯狗。

  • 西方主流经济理论中保护本国产业的军事理由

    西方主流经济理论中保护本国产业的军事理由

    西方主流经济学从来就不主张毫无限制的自由贸易。西方国家更不会真正实行毫无节制的自由贸易。在他们认为必要时,他们会搬出主流经济学早就为他们锻造好的理论,以军事上和国家安全上的理由来保护本国产业,破坏贸易上的自由。2018年以来,美国带头发起的对中国电信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禁止和围剿,就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威胁了西方国家甚至日本的安全为借口。我们应当记住西方主流经济学对保护本国产业军事理由的论述,不要陷入迷信“自由贸易”的误区,不再幻想与西方国家实行真正的自由贸易,对本国产业实行必要的保护。

  • 望长城内外:怎样建立健康的政商关系?

    望长城内外:怎样建立健康的政商关系?

    政府与企业要建立健康的政商关系,必须坚持正确的义利观,坚持中立性和公正性原则,坚持依法行政的原则;在实际工作中要防止和纠正违背宪法基本精神的做法,防止和纠正认人不认法、认钱不认法的现象,防止和纠正有的法执行严、有的法执行松的现象;各级政府要坚持当全体人民的公仆,而不是只服务于某些企业。

  • 千钧棒:公知为什么对中国的阅兵如此仇恨和害怕?

    千钧棒:公知为什么对中国的阅兵如此仇恨和害怕?

    在军事力量上能够独步天下的美国这些年来从未停止过对外发动战争,而且多次直接把军事力量派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地区耀武扬威和进行挑衅,所有这些在自由派公知心目中不是穷兵黩武,而中国根据本国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逐步加大国防建设的力度,却被公知攻击为穷兵黩武,尤其可笑的是,他们不认为具有独步天下的军事实力并且常常挑衅中国的美国会引起军备竞赛,而中国发展有限的国防建设却会引起其他国家的军备竞赛,什么逻辑?

  • 绞杀伊朗!

    绞杀伊朗!

    绞杀伊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国家战略,特朗普是犹太金融集团的代理人,全心全意为以色列和犹太集团服务,在宣布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之后继续将大炮转向伊朗,对伊朗使出了最狠杀招。从退出伊核协议到启动对伊朗制裁,再到宣布伊朗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表现了特朗普的一个更大的目的,那就是启动绞杀伊朗战略,将中东地区最后一个伊斯兰强国摧毁。

  •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来看泽连斯基,这个毫无经济支持,毫无政治背景的喜剧之王,则必然是个台前傀儡,一个提线木偶他即没经济资源,更没政治资源,人民选他不是因为多支持他,而是因为他的对手实在太烂你说这样的总统,除了乖乖听话,还能干嘛呢?

  • 国际经济秩序的危机与中国的选择

    国际经济秩序的危机与中国的选择

    2018年,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经济民族主义政策对自由开放的国际经济秩序形成重大冲击,中国经济外交相应也面临较大挑战,既需要应对中美经贸摩擦不断升级所带来的经济和外交压力,还需要解决“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所遭遇的诸多风险。这一年,中国通过在全球、区域及双边多个层面开展经济外交活动来阐释对全球治理和多边主义的理解,同时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同国际社会分享中国市场红利,还联合欧盟等经济体推动WTO改革,维护多边贸易体系。展望2019年,全球经济体系仍然充满诸多不确定性,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风险不容忽视。中国经济外交需要保持充分的战略定力、战略耐心和战略远见,稳妥应对国际经济格局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