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共为您搜索到413篇文章
  •  应对经济战:中国比美更需要保护本国产业和金融

    应对经济战:中国比美更需要保护本国产业和金融

    应对中美经济战只和美国打关税战无济于事,我国必须针对美元霸权和美国的投资保护主义采取对等反制措施。经济理论告诉我们,作为发展中经济,我国比美国更需要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保护自己的国内市场,保护自己的金融体系!早在10年前,笔者就提倡民族经济的发展战略,如果不是美国率先实行保护主义,如果不是美国发起对我国的经济战,我国似乎没有理由采取对美针锋相对的措施,既然美国高举关税保护、禁止中国在美投资等保护主义大旗,那么,我国就可以完全有正当理由采取对等的反制措施:禁止美国跨国公司在华成立新公司和新增对华投资,禁止美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针对美国对中兴公司的制裁,对美国在华跨国公司采取对等制裁措施,并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待时机成熟后,重走英国、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保护主义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发展道路!

  • 美国贸易战条款堪比《辛丑条约》!中国人定当团结

    美国贸易战条款堪比《辛丑条约》!中国人定当团结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很多人可能认为中美贸易战和自己关系不大,但“有国才有家”,在这个强权横行的世界里,只有国家安在,才有我们的小民尊严。所以,此刻我们定要同祖国共呼吸,明确立场,对美国的无理要求说“不”!

  • 美国发动贸易战凸显其霸权主义本质

    美国发动贸易战凸显其霸权主义本质

    特朗普政府之所以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另一个重要动机是为了阻止美国的衰落,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在这一点上,特朗普比历届美国总统都显得更急切。实事求是地讲,美国虽然在经济总量上和科技创新水平上仍然是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占据着霸权地位,但是从战后的发展轨迹看,美国的霸权地位在衰落也是不争的事实。近年来,美国历届政府都采取各种措施企图阻止美国的衰落,为此绞尽脑汁,使尽浑身解数,但都收效甚微。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没有认识到导致美国衰落的真正原因。必须指出,美国的衰落和霸权地位动摇,是由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和僵化的意识形态造成的,是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变化的结果,是大趋势,具有客观必然性。

  • 美国对中国的施压到达极限了吗?中国该怎样应对?

    美国对中国的施压到达极限了吗?中国该怎样应对?

    说到底,什么是美国“极限施压”,美国对中国是不是已经“极限施压”,会不会对中国做全面、全程和全方位的“极限施压”,这些都是极端重要的战略判断。正确的判断是正确行动的前提,应早为之计,要料敌周全,做到庙算无遗,对此,中国不能“淡定”、不该“淡定”,事实上也“淡定”不下去,应该本着不打无准备之仗,针对美国的各种施压制订全面、系统和长远的规划,绝不能如同号寒鸟一般得过且过。

  • 那10年,每一年美国都狠踹中国一脚!

    那10年,每一年美国都狠踹中国一脚!

    在那10年,中美关系斗而未破,反而在快速发展。十年之间,中美双边贸易额从1992年的175亿美元,增长到2001年的805亿美元。之后的成功“入世”,更让中国的经济发展插上了翅膀。中国人的坚韧和艰苦奋斗,创造了经济发展的奇迹。当年面对美国人的制裁,邓小平同志对来访的尼克松说,哪怕拖一百年,中国人也不会乞求取消制裁。如果中国不尊重自己,中国就站不住!中国其实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一路顶着偏见歧视和欺辱。当年没有绊倒我们前行的脚步,今天更不会。

  • 《新闻联播》的2点关键信息,很多人没注意!

    《新闻联播》的2点关键信息,很多人没注意!

    美国叫嚣对全部输美产品加关税,看起来来势汹汹,其实根本没什么,因为这只是减少了我们一点“营业额”而已。就算中国对美“营业额”为零,就算美国突然从地球上突然消失了我们完全没法同它做生意了,我们就不活了?世界依然是那个世界,照样运转得很好。

  • 张捷:贸易战请站稳中国立场

    张捷:贸易战请站稳中国立场

    中国的韧性是很强的,所以对未来,我们要充满信心。虽然现在会受到很大的压力,但是美国也受到很大压力,大家都受到很大压力。但是我们增长还是比美国快的,我们积累,也是比美国快的。而美国现在能增长,是吃到了世界这种中间地带的实力。但中间地带实力只能吃一次,不能吃两次。

  • 面对美国的污蔑和羞辱,中国需夺取话语权和舆论权

    面对美国的污蔑和羞辱,中国需夺取话语权和舆论权

    中美贸易战终即是一场贸易战,也是一场舆论战和政治战,对中国来说,更是一场人民战争,人民的意志、人民的参与才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关键,我们不能主动放弃舆论战场,不能在舆论战场表现出任何的软弱,舆论即能提供真实信息,又能引导社会公众认知,更能表达民众意愿和意志,舆论阵地并不是虚的,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能够体现国家意志和民众意愿的一个重要战场,如果在舆论战场输了,那整场战争也必然会输。

  • 从制度到经济:内政博弈与美国对华政策十年剧变

    从制度到经济:内政博弈与美国对华政策十年剧变

    从本部分的分析可以看出,美国对华政策的重点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和特朗普政府时期建立在全然不同的国内政治逻辑基础上,其根源在于民主、共和两党政治精英面对不同的国内政治联盟和变化了的国内政治结构,为实现自身所依靠的国内政治—社会力量的对外政策利益诉求,在对华政策上表现出差异化的战略需求。结果是,这种差异使得中美战略竞争的主题连同美国对华政策的重点在实践中先后体现为基于自由主义的多边制度竞争与规则约束,以及基于现实主义的双边经济竞争与合作型施压。

  • 新闻联播霸气宣告,中国重拳出击,直击特朗普要害

    新闻联播霸气宣告,中国重拳出击,直击特朗普要害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美国的加税来了,那么不妨让其把另外3000亿的税也加上,让中美经济真真正正地掰掰腕子,看看谁的更硬。世界的产能端在中国,中国是第一大消费市场和第一大潜力市场意味着消费端也在中国,中国怕什么呢?美国的金融、资本市场,终归是需要实物资产对应的,他不能对应中国的产能,其结果只能是跌,没有第二个结果,中国怕什么?所以,既然要打,那就特朗普要打多大咱就打多大,同时咱们继续加强内需提升,用内需对冲美国加税的那点损失。

  • 特朗普的变脸背后,是想控制两大权力!

    特朗普的变脸背后,是想控制两大权力!

    美国这次对华发起贸易战,其中很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在技术上遏制中国,美国政府针对中兴、华为的一系列围堵打击,其核心目的就是要打击中国科技公司,要打断中国产业升级与科技进步的进程。所以,在谈判中美国意志在试图达到这一目的,即打断“中国制造2025”计划。如何达到这一目的?美国的办法是,要在贸易谈判的协议条款中对中国进行限制,要求中国在立法等一系列手段上按照美国的要求行事,说白了就是把针对中兴那一套复制到中国政府身上。美国的这一想法,可就真的是太过痴心妄想了,也太不尊重中国了。而美国这么做的本质,就是想通过极限施压来达到对中国实现遏制乃至控制的目的。

  • 贸易战之危与机:美日贸易战史鉴

    贸易战之危与机:美日贸易战史鉴

    事实上,日本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在于日元升值压力下日本央行错误的货币政策。“广场协议”之后的1986年1月到1987年2月,在短短一年时间内日央行先后5次下调利率以防止通缩风险。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促使日本股市和房价大涨。随后,1989—1990年日央行开始紧缩货币政策,将利率由2%一度加至4.25%,膨胀的资产泡沫瞬间破灭。而“广场协议”的另一受害国——德国在面对同样的汇率升值困扰时,德国央行以稳定物价为第一目标,使德国在经历了短期的经济衰退后快速恢复。

  • 摧毁“极限施压”:一场必须赢不能输的战争!

    摧毁“极限施压”:一场必须赢不能输的战争!

    美国制裁委内瑞拉、制裁伊朗、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时候,如果所有国家都自私地只考虑自己不管被美国打击的国家,高高挂起,甚至成为美国的帮凶,如果没有国家敢站出来与被美国打击的国家一起对美国发起反击,那么最终的结果不言自明,下一个被美国“极限施压”打倒的很可能就是你的国家,这不是可能,而是必然,最终是所有国家都受美国控制、欺辱、奴役、剥削,没有例外。

  • 中国应以总体战和持久战的战略思维全面反击美国

    中国应以总体战和持久战的战略思维全面反击美国

    美国一直以来就视中国为战略对手。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美国从总统到国务卿、从防长到战区指挥官,更是声嘶力竭、狂妄叫嚣,指名道姓地展示与中国对抗到底的决心,摆出一副要在战略气势上压倒中国的姿态,甚至公然叫嚣要做好与中国“今夜一战的准备”,这次又明火执仗地悍然挑起了中美贸易战。这是对中国的赤裸裸的挑衅和讹诈,它无疑是在告诉世人,谁才是亚洲老大。中国对美国的政策,也应是两手对两手。不能因为美国满口的外交辞令,特别是近一段时间以来,就是类似这种的空话套话特朗普及其军政要员们也懒得跟我们说了,在此状况之下,我们更不能忘记了美国遏制中国的真实企图,尤其不能因为美国的歇斯底里、张牙舞爪,就被敌人吓破了胆,也不能因为美国视中国为战略对手,就拒绝往来,放弃对美交往。

  • 贸易战中国将取得胜利是一件毫无疑问的事情

    贸易战中国将取得胜利是一件毫无疑问的事情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国选择的崛起道路,是一条独立自主、生产创造、平等贸易为核心的道路,不以任何对外掠夺为基础。只要我们坚持这样一条道路,自然会路越走越宽,生意越做越大。意识形态的争议、人种文化的差异,这些东西在国际交往中不是决定性的,决定性的始终是战略利益,主要就是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我们只反对以美元霸权为核心的不平等战略利益,支持各国自己努力发展经济、分工合作、自由贸易的战略利益。我们的雄心是路人皆知的,但我们实现雄心的方式和路径,不会给美元霸权体系以外的其它主要国家的战略利益带来根本性威胁,也是显而易见的。有了这一条,外部的威胁就都可以淡然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