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为您搜索到589篇文章
  • 应中止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并结束经济战争

    应中止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并结束经济战争

    当我拜访其中一间由政府提供给穷人,现代化且干净的住房(Urbanizaciones)时,我打开了一个粮食配给袋。里面有16公斤的食物,包括糖、米、食用油、面粉、玉米粉、奶粉及其他东西。一个家庭一个月拿到两次这样的袋子。因此尽管媒体广泛报导,但在委内瑞拉其实没有发生“饥荒”。在一些部门的确存在短缺的现象,某些产品确实难以取得。但是民众并没有因为饥饿而受苦,不像是发生在非洲或亚洲的许多国家,或是在巴西圣保罗或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的都市贫民窟那样。当前主要问题在于如何及时分配进口的产品,但是私有部门需为此承担重责。它们经常刻意地抵制商品分配,有时甚至将商品储存在大型仓库中,然后将其运到黑市贩售,而非运送到超市上架——这样做是为了赚取更多利润。

  • “天价彩礼”背后的经济逻辑:结婚到底是为了谁?

    “天价彩礼”背后的经济逻辑:结婚到底是为了谁?

    天价彩礼背后,不但女性成了商品,就连男性,也成了商品,因为他们也彻底把自己,卖给了父母和家庭,父母出钱帮他“买了老婆”,那么自然是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因为他根本没有经济自主权。在这样的婚姻中,所有生在其中的人,都可以买卖的东西,这就是无处不在的“市场经济”。

  • 贾根良:实事求是与改革开放问题

    贾根良:实事求是与改革开放问题

    事实上,战后以来,美国在科技创新方面是世界上实施最强有力政府干预的国家,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实际上是美国这种“发展型网络国家”进一步发展的结果,本文揭露了这种事实的真相。美国之所以有意隐瞒其“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真相,目的就在于便于推行“按美国所说的去做,而不能按美国所做的去做”,它肆意歪曲和无端指责“中国制造2025”充分暴露了其“只许州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强权逻辑。在政府发挥作用的程度上,我国应该认识到“中国制造2025”在广度、深度、力度和凝聚度上都与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存在着比较大的差距,我国不仅应该借鉴和学习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而且也应该借鉴和学习美国战后“发展型网络国家”的成功经验,坚定地将“中国制造2025”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

  • 美国在经济崛起之前为什么排斥外国直接投资?

    美国在经济崛起之前为什么排斥外国直接投资?

    美国在19世纪末取得世界头号工业强国地位之前对外国直接投资采取了歧视甚至憎恨的态度,外国投资的绝大部分都被限定在购买债券上。美国以及各国历史经验都说明,当一国经济在没有迈入发达经济门槛之前,大量的外国直接投资虽然可以导致一国的短暂繁荣,但对该国的长期发展却是非常有害的。迄今为止,一国经济的崛起与是否利用外国直接投资没有任何关联;反而,那些试图依靠外国直接投资实现经济发展的国家最终都陷入了依附型经济的悲惨命运。这种历史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对大规模引进外国直接投资的政策进行反思。

  • 不断提高我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综合竞争力

    不断提高我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综合竞争力

    世界需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新秩序,需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坚持合作共赢理念,坚持扩大对外开放,愿同各国分享中国市场的机遇和潜力,同各国一起平等发展,欢迎更多国家搭乘中国经济快车共同发展。放眼全球,我们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信心和决心不会变,中国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诚意和善意不会变。我们将积极推动共建“一带一路”,继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建设一个更加繁荣美好的世界而不懈努力。

  • 美对华贸易战的终极目的是要绞杀中国的经济主权!

    美对华贸易战的终极目的是要绞杀中国的经济主权!

    主权是一个国家独立的最高表现形式和最重要标志。当今世界经济和科技强国日本曾经在经济上对美国构成威胁,于是美国就利用自己对日本军事和政治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强迫日本签订广场协议,最后使日本经济发展停滞三十年。现在美国是要逼迫中国签订一个类似于广场协议的东西,提出一系列干涉中国主权、羞辱中国尊严的无理条件,要求干涉中国改变经济制度,要求对中国经济改革进程进行核查,如果中国答应美国的条件,其主权和尊严必然受到双重侵犯,因此中国不可能答应美国的条件,因为主权高于一切。

  • 美国救济粮的滋味,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

    美国救济粮的滋味,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

    表面看上去,美国对这个国家投入了一笔经济援助,但是实际援助产生的附带经济行为和经济利益,必须回到美国的“篮子”里,越来越变得“不容他人染指”。另外,还借此像外界展现美国的担当,提高国际影响力,其实并非诚心实意为了他国发展和繁荣。

  • 共享经济中的市场与计划

    共享经济中的市场与计划

    当共享经济的交易起点和终点都不是占有,而是使用和收益时,对于公有资本,是合乎逻辑的效益回归,对于私有资本,是一种贪婪后的自我挽救。总之,是一种社会化生产力的扩张,是对私有桎梏符合价值规律的扫荡。

  • 委副总统斥责美虚伪:正是美制造了委目前经济困境

    委副总统斥责美虚伪:正是美制造了委目前经济困境

    委内瑞拉南方电视台9日发表评论,抨击美国和欧盟在提供所谓援助的同时,却扣押委内瑞拉政府的海外资产。评论称,与其向委提供所谓“人道主义”援助,不如解除世界金融体系对委合法政权的账户封锁,以使委能够自主获得所需的药品和食品物资。

  • 转换经济发展方式只能是两头在内

    转换经济发展方式只能是两头在内

    为什么要“扩大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首先,严重压低消费需求不符合经济发展是为了造福中国人的基本目的。中国人没有道理自己勒紧裤带让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享受。其次,世界经济发展环境发生了根本改变,美国人依赖印钱和借钱生存的方式也是“不可持续”的发展方式,现在要转变了,世界贸易市场将长期萎缩或停滞,造成中国即使想也难以再以出口拉动经济增长了——也不可持续了。因此,中国只能从两头在外改为两头在内。而两头在内的核心问题是大幅提高国内“消费需求”。

  •  关于下行:为什么中国现在才感觉会有经济危机

    关于下行:为什么中国现在才感觉会有经济危机

    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属于经典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即过剩型经济危机。这种危机的原理,马克思早就说清楚了:“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象只有社会的绝对的消费能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同时,由于全球资本主义已经进入虚拟-赌博经济阶段,中国作为后起工业化国家在这种环境下既有机会又有新的危机。

  • 朱富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何如此迷恋市场

    朱富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何如此迷恋市场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极力推崇自由市场机制,其中,新古典经济学构建了逻辑化的市场来为市场出清辩护,奥地利学派则将自由市场与企业家才能发挥结合在一起,而这成为当前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主要理论基础。然而,奥地利学派的分析逻辑却存在严重局限:(1)在市场主体的“异质”内涵的设定上,仅仅关注自然性差异,而忽视了更为重要的社会性差异;(2)在市场主体的行为逻辑的理解上,将自然性差异嵌入在理性分析框架中,从而忽视了社会性差异带来的权力因素对理性的侵蚀;(3)在企业家精神的内涵认知上,主要从警觉性而非创造性来定义企业家精神,进而就理想化了市场机制的协调作用和企业家的逐利行为;(4)在社会大众的能力认知上,承袭了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分析框架,从而忽视了有限理性的市场主体往往会被错误的信息以及强烈的诱惑所误导;(5)在分析思维和范式上,克服了新古典经济学根基于科学主义认知观的科学不思,却又陷入了根植于神秘主义认知观的科学不思。

  • 追溯欧美式市场经济的起源史,认清其特权经济本质

    追溯欧美式市场经济的起源史,认清其特权经济本质

    历史和传统的中国是无特权的,而资本主义则是特权的,这是中国一直努力抵制西方文明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是中国最终选择马克思主义的原因所在。马克思主义是产生在西方内部的一个异类,一个特权世界中的反特权者。

  • 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全球社会主义运动的影响

    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全球社会主义运动的影响

    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重要战略目标,对我国未来30年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引领作用。当前阶段,世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突出的发展停滞问题,这表明资本主义制度及其经济分工体系已经面临无法克服的困难,世界需要新的发展思路来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进程将对全球社会主义运动产生全方位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引发人们对资本主义制度的进一步反思,引发人们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更深了解,增进人们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信心,对现存的社会主义国家产生积极影响等。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一个和平的进程,并不存在西方国家所宣称的“中国威胁论”。

  • 卢荻:在历史轨道上的改革开放

    卢荻:在历史轨道上的改革开放

    既然新自由主义在当代世界资本主义具有系统意义,它的意识形态内涵往往也就被包装成普世价值来作为政治鼓动力量,极具魅惑作用。而落实下来的新自由主义却往往与价值本身相去甚远,所谓“普世价值政治”,实际上却是社会发展失落和人道灾难的代名词。正是这种缺陷使得政治鼓动者有机可乘,夺权成事之前奢言道德政治,成事之后面对经济发展失落和灾难就推卸责任,说这是现实的错,不是意识形态的错。

  • 特朗普单边贸易保护主义已成世界经济主要威胁

    特朗普单边贸易保护主义已成世界经济主要威胁

    2019年的全球增长率预期已被IMF下调0.2个百分点至3.7%,而更可能的结果是3.5%。其原因除了上文谈到的几个因素外,还包括世界经济发展面临的其他挑战,比如重大网络事件造成的外界知之甚少的经济风险,2009年6月以来的经济扩张势头减弱所加剧的市场波动,以及各国央行如何重建信任等。此外,长期受过度扩张货币和财政政策支撑的美国经济何时出现衰退,业已成为讨论的热门话题。有调查显示,美国许多公司的首席财务官(CFO)认为2019年经济将衰退,认为衰退将在2020年底前到来的CFO更是高达8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