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298篇文章
  • 黄易的“告别革命”与武侠小说的终结

    黄易的“告别革命”与武侠小说的终结

    在黄易之后的新时期,通俗文学便进入了一个以极端的个人主义,企图一个人塑造一个世界这一类网络玄幻小说,其实是一种个人主义意淫小说的时代。实际上,黄易的部分小说中已经带有了这种色彩。这当然不是说网络玄幻小说中没有好一点的作品,比如说像梦入神机写的一些作品中也有一些对于梁羽生式的革命武侠的传承。但是总体来看,即使这些较好的作品里,也往往是过度推崇个人的作用,未能真正将个人融入到社会当中,因此也尚未达到梁羽生和早年金庸新派武侠所达到的高度。

  • 聆听延安:一段听觉经验的启示

    聆听延安:一段听觉经验的启示

    延安的听觉环境和声音文化的产生,自然和艰苦的抗日战争密切相关,但一个更全面、也更有说明力的大背景,其实是在延安汇集成形,同时也在延安得到倡导的激情文化。

  • 如何看待近代中国的革命与改良

    如何看待近代中国的革命与改良

    在经历了19世纪的苦难与动乱之后,20世纪的中国进入到一个革命的时代,一个波澜迭起的革命时代。清朝政府、北洋政府、国民党政府先后被革命浪潮所掀翻,退出历史舞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才出现稳定局面,由此走上了稳步发展的道路。

  • 鹿野:革命与出轨

    鹿野:革命与出轨

    用“革命与出轨”可以把五四以来的文艺主潮分为三个阶段。五四到六十年代中期的“革命加出轨”,六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中期“只革命不出轨”,七十年代后期以来是“出轨加控诉革命”。当然,这些纯属娱乐,切莫认真。

  • @侠客岛 鼓吹“告别革命”?

    @侠客岛 鼓吹“告别革命”?

    侠客岛发表一篇署名康子兴的文章《哲人其萎》。文中点题段落用“告别革命”论调解读卡斯特罗的最后演讲。事实上,革命不过是对阶级剥削与压迫的抗争,剥削压迫不止,革命怎会告别?文章不谴责和消灭资本主义霸权的暴力剥削与压迫,单方面要求社会主义国家告别革命,不过是投降主义的新衣吧?

  • 工业革命为什么首先在英国爆发?--资本扩张、殖民掠夺与争霸战争

    工业革命为什么首先在英国爆发?--资本扩张、殖民掠夺与争霸战争

    一些人往往用一种单线式的因果思维来解释这个问题,或者认为西方崇尚理性,由此产生科学理论,然后推动技术,发明蒸汽机,工业革命随之爆发,或者认为英国有最早自由市场,激发了经济的内在活力。但是,要真正理解英国的工业革命,就必须看到当时资本主义的扩张、殖民掠夺、殖民争霸战争,以及英国在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地位,另外还有英国曾经实行的促进棉纺织业发展的产业保护政策。

  • 桂东农民运动对邓力群革命思想的影响

    桂东农民运动对邓力群革命思想的影响

    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清党风波刮到桂东,桂东有三个小学教员被国民党残杀了。邓力群父亲学校的两个学教员逃亡后,也被杀害了。他俩都是邓力群父亲的学生和晚辈。共产党人的鲜血以及黑暗的社会环境,给了邓力群的阶级意识和阶级觉悟。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而是血淋淋的斗争,生与死考验,你死我活的较量。桂东早期共产党员的革命活动影响了邓力群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 肖裕声:论长征精神的当代意义

    肖裕声:论长征精神的当代意义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历史与伟大的长征精神,是我们特有的政治优势,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中国共产党人和整个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今天我们的“长征”正处于新形势、新常态、新机遇和新转型的历史时期,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重温辉煌的革命历史,缅怀革命先烈艰难缔造之功,倍感长征精神影响深远无比宝贵,长征精神必将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中永放光芒。

  • 从激进革命到传统文化复兴 ——当代意识形态重建的历史契机

    从激进革命到传统文化复兴 ——当代意识形态重建的历史契机

    在当代意识形态重建的艰巨任务中,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与自由主义之间的关系,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重大命题。对此,执政党、思想文化界乃至社会各界,都不得不认真地参与其中。

  • 迪恩:传播资本主义和西方民主的局限

    迪恩:传播资本主义和西方民主的局限

    一些西方人士认为,近年来席卷全球的抗议和革命声浪证明我的观点是不正确的。且不提埃及革命,不提土耳其和巴西的抗议,只说围绕着“占领华尔街”的运动,难道它没有说明网络化的社交媒体在平等主义的群众斗争中成为一种巨大的力量?没有说明民主是一种有力的政治理想?

  • 萨米尔·阿明:当代帝国主义

    萨米尔·阿明:当代帝国主义

    当今世界仍然面临着与二十世纪革命相同的挑战。中心地区与边缘地区的对抗不断加深,全球资本主义所具有的的传播性依然导向同样严重的政治后果:世界的转型始于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的、受欢迎的——以及潜在反资本主义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