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5172篇文章
  • 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何其多?

    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何其多?

    二战之后,发达国家一直在不停地剪发展中国家的羊毛,而发达国家基本就是在坐享其成。那时候,发达国家的内部矛盾并不突出,更不激烈。但是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演变,这个出现的新趋势让发达国家自己也有点猝不及防,他们也是一脸地懵圈。所以,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感受到全球化对他们利益的反噬。他们开始破坏原来由他们自己制定的全球化的一系列规则。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退群行动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 罗援:抗美援朝战争打出了中华民族的硬骨头

    罗援:抗美援朝战争打出了中华民族的硬骨头

    中朝军队于1952年9月中旬至10月底,对全线敌军发起有计划的战术性反击作战,这次反击作战,贯彻了积极防御的思想以及“零敲牛皮糖”的打小歼灭战、积小胜为大胜的原则。粉碎了敌人发动的多次攻势和“绞杀战”、细菌战,取得了全线战术性反击作战和上甘岭防御战役的胜利。中朝军队越战越强,1953年又发动了强大的夏季反击战役,有力地促进了朝鲜停战的实现。

  • “儿子,废青的血是爸爸给你铺的路!”

    “儿子,废青的血是爸爸给你铺的路!”

    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是香港的利益所在。而那些手里拿着英国护照、美国护照的人,香港乱了跟他们是无关的,相反香港越乱,他们能从中捞到的好处就越大。如果形势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这个后果他们也绝不会跟香港一起承担。李柱铭、黎智英早就说了,“为美国而战”,他们是美利坚、英吉利的忠烈,不是香港的忠烈。那些走上街头的香港年轻人,真到了该清醒的时候了。

  • 胡新民:通过“王成”原型之争看抗美援朝

    胡新民:通过“王成”原型之争看抗美援朝

    1994年年末,《英雄儿女》中的“王成”和“王芳”,刘世龙和刘尚娴,手捧着巴金喜爱的玫瑰花和新年贺卡来到巴金的病房时,久卧在床的巴金激动起来,双手不停地向他俩招手致意。刘世龙、刘尚娴分别握住巴金的手,闪着泪花,贴近巴老的耳边深情地说:“我是王成!”“我是王芳!”刘世龙还连连学着电影中王成的话喊道:“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巴金激动得连连点头,而后他缓缓地说:“我在朝鲜看到志愿军英勇作战,很感动。”笔者以为,如果蒋庆泉、洪炉真正想做、或者尊重志愿军中千千万万的王成,就应该向巴金、毛烽、刘世龙、刘尚娴他们学习,而不是到四处寻找新的“蒋庆泉”。

  • 这支原国民党军队如何在短短两年脱胎换骨?

    这支原国民党军队如何在短短两年脱胎换骨?

    在调查的基础上,徐文烈等政治工作干部做了个“实验”:“倒过来讲”,先从士兵亲身感受乡镇保长、甲长和恶霸地主的剥削压迫讲起,从士兵所遭受长官的欺压讲起,再来讲蒋介石统治集团维护阶级压迫制度。果然,一“倒过来讲”,几乎是瞬间,便激发了起义士兵的阶级仇恨和政治觉悟。台上人讲着讲着,嚎啕大哭,台上台下,哭成一片,有些人甚至哭得晕厥过去。《心路沧桑——从国民党第六十军到共产党第五十军》写道:控诉会上,有的哭得痛不欲生,有的哭得口吐白沫死去活来。第472团2营召开诉苦大会,第一次大会就哭昏倒了31人,第二次大会又昏倒了35人。一位叫何思勤的士兵诉苦后,哭得精神失常,耳朵听不见了,也不吃饭了,谁劝他,他都不理睬……

  • 为什么乱港派头目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

    为什么乱港派头目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

    乱港派头目的子女都是“弃港派”,他们均是“社会精英”、“未来之星”,纵然是对“民主、自由、人权”感兴趣,也不会参与游行示威,更不会傻到冲在一线,一旦被检控,留下案底,为日后的发展留下隐患。香港这样乱下去,不仅对他们毫发无损,而一旦乱港派头目乱中得利,他们倒是可以继承“祖业”,更显其富足与尊贵。至于那些在街头打打杀杀的“烂仔”结局如何?他们何曾放在心上!

  • 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是挂羊头卖狗肉

    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是挂羊头卖狗肉

    即使在古典自由主义时期,那时候主要还是英国的政府出头为资本主义在英国的发展开辟道路。至于是否自由竞争,这不是当时资产阶级政府所关心的事。只是在西方资本主义入侵亚非拉国家时,才提出所谓自由贸易、自由竞争的概念。至于西方资产阶级是不是真的喜欢自由竞争,那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因为我们在这种所谓自由竞争的背后,总能看到西方资产阶级的军舰和大炮。没有军舰或者大炮的自由,才应该被称为真正的自由吧?而在军舰与大炮的威胁下,难道真的会有所谓纯粹的自由吗?没有纯粹的自由,哪来的纯粹的自由竞争?

  • 论香港民主化进程中的民粹主义

    论香港民主化进程中的民粹主义

    香港民粹主义是香港民主化进程中出现的重大问题之一,其表现形式既包括自下而上的社会思潮和运动,如市民对特区政府、中央政府、内地人和本地经济精英的非理性反对,以及对民主化的激进追求等;也包括自上而下的精英政治策略,如反对派对敏感议题的炒作、对反对运动的操纵和对“工具性公投”的利用等。香港民粹主义既是反对派骑动的结果,也是香港现阶段结构性矛盾的产物,对香港的民主政治发展及繁荣稳定产生了很大负面影响。

  • 恶之花盛开的土地,枪声四起

    恶之花盛开的土地,枪声四起

    如果你是大资本家,你是豪阀权贵,你可以在美国活得很好,他们的富人区配备的警察、私人保镖、安保公司,可以让你活在天堂中。但如果你是个中产阶级,你就得冒着各种风险生存下去,你开车去超市买东西,得防着有人持枪抢劫;你晚上坐地铁、公交,得防着有毒贩拿枪指着你脑袋;你开车路过某个市区,得防着帮派枪战的流弹把你打死;你家孩子上公立学校,得小心书包里面有毒品,得小心他被帮派混混殴打勒索,还得小心有些不想活的混小子抄起自动步枪就在校园里直播大屠杀。如果你是个底层人民......认命吧,你就是地狱的一员。

  • 孙锡良:对华为的认识与态度

    孙锡良:对华为的认识与态度

    华为的成功,毫无疑问是任正非的个人功劳,即使有帮手,也是任正非知人善用的结果。事情发展到今天,已经误入到一个不大不小的歧途,任正非就是华为的未来,华为就是中国科技的未来,再缩言之,任正非决定了中国科技竞争的未来。这是靠不住的“明君思想”,任正非再高明,他也有退出视野的时候,他也有看不到的盲区,出于对他的深厚信仰,也许还能在一定时期内延续对华为的热爱,但时间总是能改变很多东西,一个小挫折或者一个大挫折,可能就会成为对企业信仰的崩盘点。如果把一个国家的竞争希望都聚焦在一个企业家或一家企业身上,风险不言而喻。

  • 望长城内外:让香港反对派充分表演一下翻不了天

    望长城内外:让香港反对派充分表演一下翻不了天

    对于当前香港反对派在香港闹事这一情况来说,虽然解决问题的办法不少,但还是以采用和平方式与政治手段为上策。因为以和平方式与政治手段来解决香港当前的问题,所付出的代价最小。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都应尽量采用和平方式与政治手段。特别是在目前,还远未到中央必须强力出手直接干预的时候,主要还是应采取各种办法坚决和积极地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平息动乱。

  • 美又制裁俄,背后逻辑与中国有关?

    美又制裁俄,背后逻辑与中国有关?

    美国要大力发展中程导弹对付中俄,中国岂能袖手旁观?所以,中俄军事上不断深化合作,其本质就是联手对付美国,这一点美国很清楚,中俄更是心中有数。大国如此较量,没有看客,全球任何国家都可能被卷入!此时,小国最好装傻不要站队。如果站队如果不能把立场站对,小国可就要倒霉了!譬如,如果韩国向美国屈服,真的变成了遏制中国的桥头堡,那无论韩国还是文在寅,都将重蹈朴槿惠政府的覆辙!!!

  • 去伪求真:浅析香港暴力事件的深层原因

    去伪求真:浅析香港暴力事件的深层原因

    “一国两制”这一体制创新是完全正确的,它有利于在中国中央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内地和香港充分发挥各自的制度优势,互相取长补短,共进双赢。但是,由于受内地新自由主义公知和香港反对派的干扰和误导,导致香港回归后在具体实施中出现了偏差,比如说香港继续资本主义制度,结果去殖民化工作没有做到位。又比如只强调香港暂不开展共产主义宣传,却连体现中华民族认同的爱国主义教育也没有跟上。再比如为了维持香港繁荣稳定,单纯关注资本利益而忽略了多数港人的利益等。这些策略上的失误无形中催生了新的矛盾和问题。

  • 华盛顿真的有那么神吗?

    华盛顿真的有那么神吗?

    华盛顿当联邦政府的首脑达八年之久,在他把持下,依仗国家法律的权威,把财主老爷们的统治神圣化了,而劳动人民的权利除了在纸上保存之外,完全被剥夺了。独立战争结束后,华盛顿不仅很快恢复了自己在战前的全部产业,而且还新获得了西部的大片土地,他的地产已遍布弗吉尼亚、马里兰、宾夕法尼亚、纽约、肯塔基等地,仅仅在俄亥俄河畔和堪那华河畔就占地三万二千三百七十三英亩。华盛顿成了美国最大的富豪之一。很明显,作为美国总统的华盛顿,他的政策和言行都是以种植园奴隶主和资产阶级的利益为依归,他根本不可能代表美国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广大人民一也没有从他的统治中真正得到什么好处。说华盛顿是受到广大人民欢迎的著名人物,那不过是给他的桂冠,根本不符合历史事实。

  • 给特朗普先生的一封信

    给特朗普先生的一封信

    你华尔街财阀贪得无厌,以天下为养蛊场,以世界为吸血池,以科技军工为靠山,以石油美元为手段,建立金融霸权,巧取豪夺,凌霸剥削。产业,是美国大企业亲自废的;产业工人,是美国资本家亲手埋葬的;中产阶级群体,是金融财阀们亲手消灭的;基层教育,是美国政客们亲手摧毁的。美国人民的敌人,从来不是中国,而是美联储和华尔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