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共为您搜索到624篇文章
  • 张树华:西方对俄罗斯的政治围攻失败了

    张树华:西方对俄罗斯的政治围攻失败了

    2016年见证了一个个西方政治领导人黯然下台,普京则成了最耀眼的政治明星之一。1985年至今的30多年间,俄罗斯先后经历了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普京掌权的三个历史阶段。多年来俄罗斯主流社会普遍认为,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掌权的15年是“混乱、失败的15年”,普京在随后这15年中则始终保持了较高支持率。不过,西方主流舆论的看法与此截然相反。

  • 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中的宣传谋略与启示

    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中的宣传谋略与启示

    面对西方的舆论攻势和话语优势,俄罗斯有计划、有组织地运用宣传谋略,成功发动信息对抗战,在争取国际舆论支持、反击西方抹黑等方面取得了较好成效,为政治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其相关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国处理相关问题具有参考价值。

  • 欧盟为什么害怕“今日俄罗斯”?

    欧盟为什么害怕“今日俄罗斯”?

    欧盟所恐惧的俄罗斯媒体,在欧洲最有影响力的无疑是“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俄罗斯电视新闻媒体,以下简称RT),它也是欧盟内第二有影响力的外国媒体。RT早就被西方建制派的精英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拔之而后快。这次欧洲议会虽然没有直接点RT的名,但有心人都能从该建议案极其严肃、担忧的语调中听到弦外之音。

  • 美国中情局报告:俄罗斯“助力”特朗普当选

    美国中情局报告:俄罗斯“助力”特朗普当选

    助推“邮件门”的黑客本是俄罗斯政府机构人员,后被“解职”以洗白身份,从而展开秘密情报活动。他们“黑”进了希拉里竞选助手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等机构邮箱,把大量邮件曝光给“维基揭秘”网站,而后引发“邮件门”风波,致希拉里支持率大幅下挫。

  • 俄缘何对“特朗普的人”如此冷淡?

    俄缘何对“特朗普的人”如此冷淡?

    佩奇到莫斯科,有趣的是,与众媒体的“热情围观”不同,俄官方却显然得漫不经心。 佩奇者,何许人也?是美国的“亲俄派”,被一名美官员称为“莫斯科的厚颜辩护者”。俄官方对这位“大西洋彼岸的来客”显得少有地“谨言慎行”,甚至可以称为“冷遇”,而这 “冷遇”似乎也透着俄罗斯对俄美关系未来走势的“冷静”。

  • 美国、日本和俄罗斯争夺多年,这条线中国也开始动手了!

    美国、日本和俄罗斯争夺多年,这条线中国也开始动手了!

    无论是从经济发展、能源安全还是远洋战略来说,北极航道的开通对中国今后的发展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然而,由于在该区域内的大国博弈日趋激烈,未来中国的北极之路注定不会平坦。

  • 揭秘俄罗斯如何将新闻变武器:让国家强大是首要目标

    揭秘俄罗斯如何将新闻变武器:让国家强大是首要目标

    欧洲议会上周投票通过有关对抗俄罗斯媒体的决议,多家俄通讯社和电视台被称为“最危险的媒体”。这令俄罗斯大为光火。出现如此局面并不意外,一直强势主导国际话语权的西方媒体,近年来遭到“价值观迥异”的俄罗斯媒体强劲挑战。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副协调员塔尼亚·萨尔维曾声称:“普京已经打造了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巨大诽谤造谣机器,我们对它的蛮横无理、厚颜无耻感到震惊。”

  • 俄罗斯媒体,抢攻国际舆论阵地

    俄罗斯媒体,抢攻国际舆论阵地

    处于西方制裁下的俄罗斯,这两年经济的确有些困难,但世界大国的范儿却一点儿都没有丢掉。习惯了严寒环境的“战斗民族”不仅有着非比寻常的坚强意志,始终强势的军事战略,高超圆熟的外交手腕,还有一点可能还不为人所熟知,那就是:俄罗斯媒体也正在迅速占领国际阵地,成为俄罗斯与西方进行舆论战的“急先锋”和坚强堡垒。

  • 《纽约时报》涉俄报道的丑闻与谎言

    《纽约时报》涉俄报道的丑闻与谎言

    作为美国新闻界的行业标杆,《纽约时报》(下称《时报》)一向不遗余力地宣扬自由民主。然而,以其为代表的美国主流媒体,却不断以“客观中立”来掩饰自身的价值判断和政治立场。凭借全球范围内的强大影响力,《时报》基于自己的立场在读者心中塑造他国特定的“国家形象”,极力维护美国的利益。尤其是在最近的涉俄报道中,《时报》几乎将俄罗斯描绘成了一个“作恶多端”的流氓国家。

  • “今日俄罗斯”缘何遭西方“围剿”

    “今日俄罗斯”缘何遭西方“围剿”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ussiaToday,以下简称RT电视台)一直以来是俄罗斯面向西方国家受众的主要媒体,因为其有关国际新闻的报道视角和观点与西方主流媒体对比鲜明,多次遭到处罚。然而RT通过灵活运用新媒体等方式得以迎合拥有各种需求和口味的全球观众,在互联网的世界里获得与CNN和BBC相对抗的国际影响力。

  • 鹿野|英俄大角逐:十九世纪 ——兼和佩里·安德森商榷

    鹿野|英俄大角逐:十九世纪 ——兼和佩里·安德森商榷

    如果要是我们抛开欧洲中心主义与西方中心主义的范式,真正站在全球范围内看十九世纪的国际关系,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十九世纪的世界上只有两个世界级的强国,那就是英国与俄罗斯帝国。双方进行了长达近百年的直接和间接较量;沙皇俄国最终失败,英国也被严重削弱,德国和美国成为争霸的最大受益者;德国的压力使英国和俄国两国结束争霸走向携手。

  • 俄罗斯经济已熬过严冬

    俄罗斯经济已熬过严冬

    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降到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伴随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及西方全面制裁,俄经济陷入深度衰退,面临普京执政以来最严峻的下行压力和挑战。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在制裁和危机面前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抗压力和适应性。两年时间过去了,俄经济已熬过严冬或将触底回升,进口替代效应部分显现。但俄经济要保持现有趋势,还面临诸多挑战。

  • 俄罗斯如何应对美国的“混合战争”

    俄罗斯如何应对美国的“混合战争”

    对抗美国信息战、“混合战争”,最基本的手段是建立本国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体系,弘扬爱国主义,凝聚民心。俄罗斯崇尚道义精神力量,维护民族尊严和人格尊严,反对西方的“消费社会”观念。俄罗斯明确本国定位—与美国、中国和欧美平起平坐的世界一极,绝不依附于西方。

  • 土耳其会“弃美投俄”吗?

    土耳其会“弃美投俄”吗?

    自2015年11月俄军机被土军击落以来,土俄关系降至冰点。为了摆脱俄罗斯对土耳其的战略遏制,抵消美西方对埃尔多安肃清国内反对势力的指责压力,埃尔多安主动向俄罗斯释放缓和关系的多重信号。但受制于土美传统盟友关系和土俄国家利益结构性矛盾的现实,土耳其很难做到“弃美投俄”。

  • 软实力攻防战,俄罗斯打出新套路

    软实力攻防战,俄罗斯打出新套路

    目前俄罗斯与西方阵营关系紧张,与美国的对抗不断升级。双方在政治、外交,甚至军事角力的同时,也展开了一场软实力攻防战。有迹象表明,俄罗斯已经开始重心转向,以传播战、情报战、信息战等多种手段,而不是常规的国家形象塑造、议程设置等软实力手段来应对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