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共为您搜索到1538篇文章
  • 丑化、诋毁和谩骂毛泽东:他们都用了些什么手法?

    丑化、诋毁和谩骂毛泽东:他们都用了些什么手法?

    从非毛化研究方法的缺陷我们可以看出,之所以产生如此多的缺陷,并非是他们不懂基本的方法论,翻阅这些人的简历可以看出,其中很多人也曾经受过完整的史学专业训练,但是对毛泽东的研究当中,他们却并未能秉持这些基本历史研究原则。这只能更加确切的证明,他们之所以产生这样那样的缺陷,完全是因为他们政治立场的问题,在非毛化错误政治立场的指导下,他们才会罔顾事实,采取种种不为学术研究规范所容,不为历史真相所容,不为人民群众所容的方法来抹黑毛泽东,充分暴露了他们的虚伪、阴险与奸诈。

  •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从一定意义上讲,不读《毛泽东年谱》,就没有资格评论毛泽东。说这话,可能是武断了点,但决不是没有点道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同的人,当然会对毛泽东有不同的评价。即使你可以认为毛泽东是穷山恶海,但你也不得不承认他在历史中大山般的分量。笔者坚信,历史必将把毛泽东载入人民的光辉史册。随着党的十九大的胜利召开,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笔者对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光明美好的前程充满无比坚定的信心。

  • 徐汉成: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徐汉成: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我们党之所以能够长期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一个重大的根本内因就是就是具有高度的自我革命的传统,所谓自我革命,就是不断总结经验,不断纠正错误,不断自我运动。改革必须坚持社会主义!

  • 驳沈志华等人:毛泽东曾多次提过“苏联逼债”

    驳沈志华等人:毛泽东曾多次提过“苏联逼债”

    “中共中央从来不提苏联逼债”之说,是不能成立的。至少在毛泽东看来,苏联确实曾对中国逼债。他不但是这么认为的,也是这么给国际友人宣讲的。这一史实,对于人们更加全面地认识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苏联逼债”问题,应该有所帮助。

  • 侯立虹:重温邓小平同志“很管用”的文稿

    侯立虹:重温邓小平同志“很管用”的文稿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新中国70大庆,重温邓小平同志“很管用”的文稿,致敬“让中国人民站起来”并让新中国“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致敬为新中国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周总理!希冀人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牢记新中国是一部完整的波澜壮阔成长史,不容因时间久远而忘记,不容因任何理由阉割而否定,让邓小平主持起草的“很管用”文稿,在汲取新中国成长发展壮大宝贵经验中继续“很管用”,在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的新时代奋进中继续“很管用”。这就是为文的初衷。

  • 马克思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是什么意思?

    马克思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是什么意思?

    断章取义而不参照语境对象环境的引用,是会害死人的!马克思这句话的针对对象很明白:对那些自称马克思主义者而又歪曲马克思主义行为所言的。要道出的意思是:“既然你们比我更懂得马克思主义,那我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你们去是吧!反正我不是!”

  •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伟大的历史转折,开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恰恰是从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思想路线上的拨乱反正为前奏的,充分显示出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然而,在这以后也出现了“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放松了思想政治教育,削弱了思想政治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轻视了意识形态工作,结果导致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严重弱化,西方错误思潮乘机而入,搞乱了人们的思想。有的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中国现在搞的不是马克思主义;有的说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意识形态说教,没有学术上的学理性和系统性。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相反地,一些人对于西方思潮、西方学说、西方价值观缺乏必要的分析,看不清其中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甚至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跌进坑里了还在叫好,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这些情况再一次证明,意识形态阵地,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西方错误思潮必然要来占领,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

  • 岳青山:从毛主席一生只睡板床体会共产党人的初心

    岳青山:从毛主席一生只睡板床体会共产党人的初心

    毛主席自甘清贫,严于律已,吃苦在前,“不图自乐”,一生只睡木板床,坚决“拒睡”沙发床,固执得不许一次变通,没有一天例外,始终保持革命年代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这是为什么呢?有人认定,这乃区区小事!然而,毛主席却有其战略的思考,对“艰苦奋斗”这四个大字,看得更远,想得更深。他号召全党各级领导“保持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要做表率,自己也就要做了“表率的表率”。首先是,艰苦奋斗是不忘“初心”的必然要求。艰苦奋斗决不是小事。它既是牢记“初心”,全心全意“为劳苦的人民服务”的必然要求,又是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的具体体现,更是“打破“历史的周期率”,不当“李自成”的重要环节。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前三十年全党干部基本上保持了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保住了党的无产阶级先进性,清正廉洁,为世所公认。这样的共和国的开国领袖,广大的劳动人民能不发自内心地永远崇敬和怀念?

  • 毛泽东为何能领导新中国前30年建设取得伟大成就

    毛泽东为何能领导新中国前30年建设取得伟大成就

    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前形成的以“延安经验”为核心的工业化思想和新中国成立后形成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工业化思想,为中国工业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毛泽东的农业合作化思想,对于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破解单个农户与市场经济的对接困难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毛泽东打破苏联模式的“创造性破坏”,尤其是中央与地方的分权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结合,为经济上跨越“卡夫丁峡谷”创造了条件。全面梳理毛泽东对中国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理论贡献,不仅可以有力批驳贬低甚至否定改革开放前新中国所取得重大成就的错误思想,而且对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 梁柱 | 毛泽东:“他是我真正的老师”

    梁柱 | 毛泽东:“他是我真正的老师”

    十月革命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使中国人民找到了科学的理论武器,对中国革命产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响。作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李大钊最早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准备了思想条件。他初步运用马克思主义,正确说明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面临的基本问题,指明帝国主义是中国革命的主要敌人、无产阶级是中国革命的先锋、农民群众是伟大的革命力量、中国社会问题要“根本解决”以及指出了中国革命发展的社会主义前途。李大钊对中国革命基本问题的探索和回答,对实现中国革命由旧民主主义向新民主主义并同社会主义前途相连接的伟大转变,做了理论上的重要准备。

  • 钱昌明:“1949年”,你凭什么这样“神奇”?

    钱昌明:“1949年”,你凭什么这样“神奇”?

    一个国家、民族的强盛与兴旺,归根结底是靠人民群众。人民群众中涌现出英雄,英雄引领人民群众,充分发扬人民群众的聪明才智与力量,反复不断地推动着历史的前进。是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孕育了一位举世无双的大英雄——毛泽东。他改天换地,惊服了世界,是毛泽东赋于“1949年”以特有的“神奇”。

  • 史学大家白寿彝:毛主席是最优秀的史学工作者

    史学大家白寿彝:毛主席是最优秀的史学工作者

    白寿彝,是郭沫若、陈垣、范文澜、翦伯赞、吕振羽、侯外庐、顾颉刚等这批史学大家之后,史学界泰斗级人物。白先生对毛主席的评价,肯定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无疑是令人想得通,也说得通的。毛主席作为政治家的史学功底,恰恰为老人家学懂弄通马克思主义,提供了坚实基础,这是毛主席道器变通之基。

  • 毛泽东:我就是不当大元帅,你们别逼我!

    毛泽东:我就是不当大元帅,你们别逼我!

    一天,罗瑞卿前往毛主席处汇报工作,谈到准备实行警衔制一事。一直致力于消灭等级、差别的毛泽东听后,说道:“你们警察也要挂牌牌了?!肩上扛了牌牌,还怎么帮老百姓挑水、担粮食呀?”毛泽东还给贺龙说:“我看到那个牌牌,就不舒服!过去没有牌牌打胜仗,现在有了牌牌我看要打败仗了。”这个牌牌助长了个人名位思想和等级观念。不利于我军的革命化建设,不利于同志之间、上下级之间和军民之间的团结。

  • 伟人的品格——从毛泽东被“开除党籍”说起

    伟人的品格——从毛泽东被“开除党籍”说起

    面对重大政治逆境和党内政治斗争对自己的“不公正”,毛泽东是怎么对待的呢?在井冈山上被宣布“开除党籍”,成为了“党外人士”,毛泽东仍然不改初衷,为根据地的巩固和军队的发展竭心尽虑;在闽西被“选”掉前委书记的职务,他心里很为红军前途不安,以大局为重,没有采取任何出格的举动;在中央苏区被排除出领导核心后,他服从组织决定,忍辱负重尽力工作:当有时军事形势紧张中央负责人向他咨询时,他毫无保留地提出建议,而平时则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在苏区经济、政权、土改、立法等建章建制方面贡献颇多。与张国焘等辈以“遭打击”为借口叛变者相比,毛泽东为人品格之高尚显矣。

  • 鹿野:美国“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是不是谣言?

    鹿野:美国“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是不是谣言?

    从美籍华人到中国赴美交流的军官大同小异的回忆也并不能说明美军“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就一定是美国的共识,但是至少“这种说法最早出自刘亚洲”肯定是错误的。因为其中的一部分访谈,诸如陈维娜的访谈还在刘亚洲之前。所以网传的“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最早出国防大学教授刘亚洲之口,只是后来人们以讹传讹,才安到了美国西点军校等专家的头上”肯定是不靠谱的。

  • 孙锡良:何时能刹住屏蔽“毛主席”的歪风?

    孙锡良:何时能刹住屏蔽“毛主席”的歪风?

    也许,部分演艺工作者并非主观故意,他们被某些公知洗脑洗得很彻底,“谎言讲一千次就成了真理”在他们身上表现得很有普遍性,诸多对毛主席的造谣,在他们心中已经固化为“真事”,因而也就跟着删除“毛主席”。这是多年来教育的失败和公共意识引导的失败。意识分裂是社会脆裂的前兆,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堤坝从底层垮塌了,5G,航母,大飞机,大核弹,全都是废物,没有什么能挡得住精神溃堤的缺口,投降,跪舔,卖国,从来都不需要理由,只要能苟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