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共为您搜索到996篇文章
  • 特朗普签署总统令捍卫美国AI霸主,立下六大目标

    特朗普签署总统令捍卫美国AI霸主,立下六大目标

    此次特朗普政府签发的《美国人工智能倡议》对于美国人工智能产业而言,是2019年开年的第一大礼,不仅从投资、人才培养、资源分配、标准建设等多角度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做了阐述,同时该倡议核心关注的还是美国内部各方的协同,外部与世界各国的竞争和合作关系,仍然是产业发展不可分割的。

  • 贸易战之后,特朗普还会对中国做什么

    贸易战之后,特朗普还会对中国做什么

    现在,特朗普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如果要进行执政中期盘点算账的话,现在,特朗普对着自己的政绩单,将相当程度上感到满意。但是,他会就此止步吗?显然不会,特朗普不会就此停止其战略进取的步伐,因为这距离“让美国再次伟大”宏伟目标还相差甚远,距离贯彻落实“美国优先”的原则也还相差甚远,所以,今后特朗普一定还要加大力度、加快步骤实施他的战略计划。在这种情况下,一切中国人都应该努力去知道特朗普针对中国还将要做什么,知道他在这个问题上不会做什么和可能做什么。

  • 这个对华强硬的人要执掌世行,咱有办法阻止吗?

    这个对华强硬的人要执掌世行,咱有办法阻止吗?

    总结一下,即将走马上任的世界银行新掌门人对多边主义不甚热心,对中国似乎也不大友好。为什么是即将走马上任呢?因为按照流程,表面上,世行行长由世行理事会决定,而在此之前的程序性事务由执行董事会办理。世行执董会依此惯例,要求189个成员国不迟于3月14日提名候选人。然后公布包含三个候选人的短名单,在4月中旬即春季年会之前挑选出一位新行长。

  • 特朗普要将世界引向核竞赛,将人类拖入核战争?

    特朗普要将世界引向核竞赛,将人类拖入核战争?

    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美俄还会退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吗?现在大国之间的竞争已经从直接的军事战争走向网络战争和太空战争,走向贸易战争和金融战争,走向科技战争、舆论战争,如果说特朗普此前退出的那么多国际组织和协议还可以理解为是出于经济和政治因素的话,那么退出“中导条约”则完全是出于军事和政治因素,是一次赤裸裸的战争宣示。现在战争不是离我们越来越远,而是离我们越来越近,特别是在以特朗普的战争鹰派内阁动员下,美国正在形成一种将美国法西斯化的倾向,那种恃强凌弱、强取豪夺、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和法西斯主义正成为世界霸主美国的信条,一场巨大的灾难正在向人类逼近。

  • 如果马杜罗政权垮台,结果会怎样

    如果马杜罗政权垮台,结果会怎样

    每一届美国总统都要干掉一个别国政权,这已成为多年来的惯例,否则似乎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不知道特朗普总统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但从目前披露出来很有限的信息看,足以证明,特朗普的美国对各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照旧玩弄着“明”“暗”两手,并且两手都“玩”得相当阴毒、高明。这里,“明”的一手就是制裁、封锁,扶持反对派代理人,挥舞民主、自由、人权的大旗进行政治演变;“暗”的一手就是阴谋策划颠覆、刺杀、政变等活动。上述两手齐施并举,合力绞杀马杜罗,马杜罗注定要因此命悬一线了。

  • 马杜罗:特朗普要哥伦比亚政府和黑帮杀我

    马杜罗:特朗普要哥伦比亚政府和黑帮杀我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对哥伦比亚政府和黑帮下令,要求他们暗杀他。但马杜罗认为,他的安保措施很完善,不会受到暗杀行为的影响。

  • 美军要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怎么看?

    美军要建一级太空司令部,怎么看?

    一级太空司令部成立后,将按照特朗普指令要求,接管美国战略司令部的太空相关职能,履行一级作战司令部职责,对各军种太空作战力量实施统一指挥与控制。但目前美国各军种等都拥有一些太空资源,以及指挥链上的战略司令部等,其中各种利益纠葛,未必能尽快统一起来。比如,美陆、空军都好像对此“视而不见”,正在大力发展自己的太空系统。

  • 美国乡村为啥支持特朗普?

    美国乡村为啥支持特朗普?

    美国乡村所面临的问题在中国同样存在,中国乡村也深受全球化的影响。一方面,跨国粮食企业通过兼并、收购逐渐实现产业链的整合 (伯恩斯坦, 2011),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使得国际农企的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与中国本地农产品形成竞争,而以家庭为单位的农业生产无法具备相应的规模经济,在农产品市场竞争中处于弱势地位。另一方面,生产资料的深度商品化使得农业生产所需的种子、肥料等均依靠购买,而少数大型企业控制着这些生产资料的生产和销售,这增加了农民农业生产的成本。最终,乡村家庭只能从农业中获取较低的收入,而社会生活的深度商品化,使得单纯从事家庭农业远远满足不了一个家庭的开支需求,农民需要另寻出路。

  • 张志坤:美国需要怎样的“安全”与“自由”

    张志坤:美国需要怎样的“安全”与“自由”

    表面上看,霸权追求其“绝对安全”,也是在追求其“绝对安全”下的“横行自由”,因为只有实现自身的“绝对安全”了,美国霸权才能横行无忌,才有绝对的战略自由,才能想打谁就打谁,想毁掉哪里就毁掉哪里,不然总是有所顾忌。美国所要领导的世界,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霸权所要塑造的世界秩序,就是这样的一种秩序,在一切霸权主义者看来,只有这样的秩序,才是最合理、最美好的世界秩序。但是,就深层次的性质而言,人们必须认识到,这不仅仅是“安全”与“自由”问题,而是关乎人类的“善”于“恶”。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当局再次推出新版的“星球大战”计划,再一次充分证明,当今人类社会,美国霸权就是和平发展最大的威胁;环顾全球世界,美国霸权就是最危险的战争策源地。

  • 那个在耶鲁大学改变了美国政治的周末

    那个在耶鲁大学改变了美国政治的周末

    对于保守派是否已经成就了他们最初在各个法学院发展时的目标,其实是一个开放性问题。而特朗普似乎并不赞同他们关于小政府以及各州的权力的看法,也不赞成那些严谨的学术观点,或许他将以另一种方式结束执政生涯。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特朗普的影响力将远超过其任期,甚至持续数十年。从执政表现上看——特朗普占据了最高法院中最重要的席位——这是联邦党人协会之于法院史无前例的深刻影响力。因为联邦党人协会,特朗普得以改变这个国家。

  • 美国重启“新版星球大战计划”,特朗普到底代表谁

    美国重启“新版星球大战计划”,特朗普到底代表谁

    特朗普的导弹防御评估报告有两点看来是真实的,一是美国要将太空当作战争新领域,二是美国“坏起来比谁都坏”。美国成立太空司令部,组建太空军,退出中导条约,都是要发动太空战争,而美国“坏起来比谁都坏”则表现了这个帝国主义国家的本质,贪婪、邪恶、野蛮就是美国的本质。当太空也成为战争新领域的时候,不仅是地球上,连外太空也将变成人类杀戮的血腥战场,真的就没有一个地方是清静和干净的了,这是地球的悲哀,也是人类的悲哀。

  • 中国该如何从容应对世界乱局?

    中国该如何从容应对世界乱局?

    中美关系大变局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对时代发展趋势的战略误判,在于对中国崛起战略意图的战略误判,在于美国坚持霸权思想、冷战思维和零和思路。

  • 特朗普郁闷:怎能对我进行弹劾?

    特朗普郁闷:怎能对我进行弹劾?

    美国国会民主党议员一直想弹劾特朗普。去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民主党在众议院获胜,更是促使一些民主党议员跃跃欲试,争取启动弹劾特朗普议程。1月3日,是美国新一届国会上班的第一天,众议院两名民主党议员立马提出了弹劾特朗普总统的提案。这一方面反映出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党争将会加剧,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民主党所代表的美国选民对特朗普执政状况的不满。特朗普执政两年来,虽然经济形势有所好转,但并没有惠及到多数美国人,而且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对美国经济所产生的负面影响逐步显现,多数美国人对美国2019年的经济形势忧心忡忡,对美国经济继续增长失去信心。

  • 戴旭:论抗美持久战与抗日持久战的异同

    戴旭:论抗美持久战与抗日持久战的异同

    尽人皆知,八十年前中国人民靠着毛泽东《论持久战》透彻的战略分析和指导,完全彻底地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武装入侵。当时的中国人,如饥似渴地读着这篇文章,从中看到希望,得到信心,受到鼓舞,然后挺身接战,终胜强敌。现在,面对特朗普式经济帝国主义的贸易入侵,中国人民热读此文,仍希望从中得到真理的启示,以赢得新时空下的“抗战”胜利。

  • 钱昌明:特朗普总统为何“出尔反尔”?

    钱昌明:特朗普总统为何“出尔反尔”?

    特朗普的“美国主义”,主观上是想让美国摆脱“两难”处境——收缩军事霸权,改善财政危机,让美国霸权继续强大;但形势比人强,客观上又不允许它这样做。特朗普想缓和与俄国的关系,民主党人就掀起了“通俄门”调查;特朗普想撤军、搞“收缩”,军方不同意,军费只能“步步高”,只能打破上限——创造高达7500亿美元的历史记录;特朗普自己要“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第一”,自然会亲自下令建立“太空司令部”,搞起了太空军事化;特朗普想改变贸易逆差,他上台后的现实却使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特朗普明明宣布了要从叙利亚撤军,国防部长一辞职,他只得自食其言。特朗普永远只能处于自我否定的过程中。

  • 特朗普如何助长了法西斯右翼势力

    特朗普如何助长了法西斯右翼势力

    正如许多人所希望的那样,特朗普总统并非仅仅是一位娱乐者或小丑。相反,他小心翼翼,技巧娴熟,始终如一地用强硬的民族主义支持者的原话与他们直接对话,把他们的比喻和迷因变成了他自己的观点。如果你仔细研究他的新闻发布会、竞选演讲和推特,你就会明白这一点。例如,就在本月,特朗普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完美地演练了新右翼关于反种族主义种族主义的核心论点。以下对话发生在PBS新闻社的雅米歇·阿尔辛多(Yamiche Alcindor)询问特朗普总统,是否称自己是“民族主义者”可以鼓舞白人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