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5433篇文章
  • 鹿野:美国“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是不是谣言?

    鹿野:美国“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是不是谣言?

    从美籍华人到中国赴美交流的军官大同小异的回忆也并不能说明美军“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就一定是美国的共识,但是至少“这种说法最早出自刘亚洲”肯定是错误的。因为其中的一部分访谈,诸如陈维娜的访谈还在刘亚洲之前。所以网传的“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最早出国防大学教授刘亚洲之口,只是后来人们以讹传讹,才安到了美国西点军校等专家的头上”肯定是不靠谱的。

  • 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狱——奶头乐战略下的智利

    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狱——奶头乐战略下的智利

    回到智利的暴乱,其实有很深的历史和社会根源,1970年有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倾向的阿连德当选为总统,他积极实行国有化政策和土地改革、积极发展教育事业。然而1973年,在美国的CIA的一手策划下,智利发生了军事政变,从此进入了军政府时代。后来在“芝加哥小子”的指导下,智利走上了自由经济之路,国有企业私有化,土地重新集中。虽然说智利经济表面上实现了繁荣,底层福利也有了很大提高,但都是崽卖爷田换来的,财富更多的集中在富裕阶层。底层得到了福利,但是失去了翻身的希望。最近世界经济形势不是很好,智利生活成本也不断攀升,但是收入却迟迟未涨。地铁虽然只涨了3毛钱,但却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点燃了长期积攒已久的社会矛盾。

  • 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中国元帅交锋美国五星上将,朝鲜战场鹿死谁手

    麦克阿瑟走的是一条“富贵”的军人之路:出身军人世家、就读名牌军校、统领世界装备最优良的军队、到世界战场锤炼、任职世界各国占领区;而彭德怀走的是一条“贫穷”的军人之路:家境贫寒、学历不高、游击战起家、在鸟枪土炮的军队里任职、始终没有离开过中国战场。正是在这样不同的经历和背景下,中美两国将帅开始在朝鲜战场交手了。中国元帅与美国将军,一个在美洲,一个在亚洲。肤色不同、语言不同、经历不同、信仰不同,但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使他们走上了同一战场,成为名副其实的沙场对手,进行了世界军事家瞩目的生死角逐,结局呢?

  • 章永乐:大棒与温言——美国 “门罗主义”演变史

    章永乐:大棒与温言——美国 “门罗主义”演变史

    长期以来,“门罗主义”在拉美早已经成为“美国霸权主义”的代名词,拉美国家知识界、舆论界对“门罗主义”的批判汗牛充栋,然而很少被翻译和介绍到中文世界。要深入揭示“门罗主义”的实质,中国的理论工作者有必要将美国研究和拉美研究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学习和借鉴拉美国家近两百年来对美国外交政策与国际法主张的思考,并通过与拉美知识界、舆论界的交往,特别是借助拉美的舆论声音,更为有力地剖析和回应美国的“新门罗主义”针对中国与拉美正常交往所发出的种种污蔑之辞。而更长远,也更具有道义担当的议程,是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气度和视野,打破“门罗主义”包含的根深蒂固的“势力范围”思维与“文明等级论”意识,为各个国家与民族平等而有尊严的相互交往,创造种种必备前提条件。

  • 约翰·米尔斯海默:美国自由霸权战略

    约翰·米尔斯海默:美国自由霸权战略

    有关所谓全球范围内的“中国恐惧症”,米尔斯海默教授认为并不能如此一概而论,有些国家(例如美国)是存在对于中国崛起的担忧与恐惧的,但是并非所有国家的所有声音。但是,如果中国要成为其想要成为的全球性霸权力量,中国需要提升其软实力以及作为全球霸权国家与各个地区国家的互动能力,因为其也将会面对美国作为全球性霸权力量所面对的问题。

  • 为什么说俄罗斯是最大赢家美国是最大输家?

    为什么说俄罗斯是最大赢家美国是最大输家?

    叙利亚战争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争?对叙利亚政府和人民来说,这是一场反侵略反分裂反掠夺、维护国家主权和独立的正义战争,对美国来说,显然是一场强加给叙利亚人民、欺凌叙利亚人民、分裂叙利亚领土的非正义的侵略战争。

  • 英媒:美国走上失败帝国之路

    英媒:美国走上失败帝国之路

    2001年之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和战争决策本质上是防御性的、自私自利的和被动的。美国曾经积极主动、以榜样自居地憧憬着民主、繁荣和自由,从1989年罗纳德·里根所说的“山巅上的光辉之城”展示给全世界,而今这种憧憬已经模糊不清。由于其视线和本能都被“反恐战争”严重扭曲,美国已失去使命感。大幅削减对外授助预算,对联合国和整个多边主义充满敌意,以及受意识形态驱动、在伊拉克战争后出现的对国家建设”的厌恶,都是这一变化的体现。

  • 胡新民:毛泽东开创新中国和平外交事业

    胡新民:毛泽东开创新中国和平外交事业

    毛泽东的和平外交战略,既热情而积极主动,又明确而保有底线。为了创造一个和平的环境,以便集中精力搞建设,在抗美援朝胜利的大势已定的情况下,毛泽东、周恩来便着手推进对外“和平统一战线政策”,把创造有利于国家建设的外部环境置于优先地位。1953年12月,中国首先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主张不同意识形态的社会制度的国家,在相处中实行对等的约束和自我约束。在会见英国工党的代表团时,毛泽东提出不同社会制度国家是可以和平共处的;在中法建交过程中,他又认为只要戴高乐不搞“两个中国”,在台湾问题上愿意接受中国立场,中国就应该不失时机;他还巧妙地利用斯诺这个国际友人于中美之间“捎信”,推动了尼克松访华的可能。毛泽东的和平外交战略思想,为中国的长远发展创造了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

  • 美国又开始暗算他国重要人物,中国须警惕!

    美国又开始暗算他国重要人物,中国须警惕!

    未来,美国对华战略,有极大的可能采取与1980年代面对苏联勃列日涅夫时代全球攻势时相似的策略,加大力度,全方位对中国国内政治精英,经济领袖,科技专家进行收买控制暗算。最常见的手段就是以干预政界精英的政治生命实行胁迫,甚至不惜实施肉体暗杀。最近几年,中国多名身在国内外的顶级科学家非正常死亡,自杀等现象,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 从香港到加泰罗尼亚、伦敦——西方的双标说明了啥

    从香港到加泰罗尼亚、伦敦——西方的双标说明了啥

    对于发生在不同地方的同样的违法暴力活动,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西方的双重标准究竟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所谓“民主、自由和人权”从来就不是超阶级的普世价值。长期以来,西方政治人物和媒体一直宣传“民主、自由和人权”是人类所共同追求的普世价值。这些年在中国,也有不少人极力宣传这种观点。于是,国内有许多人甚至包括一些党员领导干部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这种观点的影响。

  • 这些笃信普世价值的地方如今都乱成了一锅粥

    这些笃信普世价值的地方如今都乱成了一锅粥

    伟人告诉我们,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要依靠群众,要相信群众的智慧,这话一点没错,但群众也是需要学习,需要进步的,更需要有人教他们知识和理论,教他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群众也是需要先锋队的。他们需要知道:“我是谁?我需要什么?”

  • 好险!坑惨智利的这一套,在中国也有粉丝

    好险!坑惨智利的这一套,在中国也有粉丝

    大量事实一再证明,新自由主义和华盛顿共识不是摆脱经济和社会困境,实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灵丹妙药。只有从实际出发,深刻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探索和走出符合本国本地区实际情况的发展道路,才能克服面临的困难,实现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这是我们从新自由主义和华盛顿共识带给人们的惨痛教训中获得的应有启示。

  • 在美国,什么样的言论才有自由?

    在美国,什么样的言论才有自由?

    西方媒体和香港反对派媒体一边明目张胆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一边对揭露西方操纵香港动乱和暴乱真相的中国内地自媒体直接封杀,强大的西方媒体居然害怕中国的自媒体!令人瞠目结舌,“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为了真理”已经成为西方媒体奉行的信条,但是据说“言论自由”的美国和西方国家竟然用堵嘴的方式来践行所谓的“言论自由”原则,恰恰是反映出美国某些人的心虚。

  • 古明浩:民“煮”天堂的救护车恐惧症

    古明浩:民“煮”天堂的救护车恐惧症

    一名45岁妇女下车时不小心左腿踩进列车与站台间缝隙,大腿深陷卡得动弹不得。在现场目击的《波士顿邮报》记者Maria Cramer于推特写道:“她痛苦啜泣,皮肤撕裂,腿部扭曲流血。如此狼狈,她还是恳求大家不要叫救护车,‘那要3000美元,我付不起。’她悲叹。”受伤这么严重却不敢叫救护车,只因担心付不起费用,制度的冷酷与小民的恐惧让人怀疑国人趋之若鹜的山巅之国真的是一个好的社会吗?

  • 朝鲜战争中美军空军就这么强?

    朝鲜战争中美军空军就这么强?

    我们的战史中,先列出中美飞行员的飞行小时数对比,最后再讲志愿军空军不俗的战绩,实际上是告诉人们,飞行小时数,何足道哉!其最终用意是对“唯武器论”的批判!决定战争胜负的还是人的因素。不少军迷过分推崇飞行小时数,以此坚信美军的强大及其“辉煌战果”,进而认为志愿军空军弱小进而质疑志愿军的战绩造假,这就是一种异化了的“唯武器论”:飞行小时多,意味着飞机的装备数量很大,后勤保障充足,武器装备的优势明显。过分推崇飞行小时数,这就是把武器的作用过分强调到了高于人的能动性之上了。这样的认识,在军迷中有不小的市场,也是一个亟待清理打扫的角落。

  • 鄢一龙:美国的两党和中国共产党比起来差距在哪?

    鄢一龙:美国的两党和中国共产党比起来差距在哪?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的权力就是马克思说的“不可抗拒的购买的权力”,它是总体性权力,它能对其它类型权力构成支配性作用。政治权力、媒体权力、社会组织的权力,资本的力量都可以操控。资本权力可以转化为各种表象,可以表现为颜值、权威、关爱等等人间各种美好事物。资本权力无所不在,无孔不入,只要有商品交易就能发挥作用。资本权力还随着资本规模不断积累而不断增长。党的领导权也是总体性权力,它是上层建筑的总体性权力,只有总体性权力才能驾驭总体性权力。党对于资本的驾驭使得能够将资本追逐利润最大化的动机引导到实现人民福祉最大化的方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