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为您搜索到5172篇文章
  • 方鲲鹏:丑陋的美国大法官提名任命过程

    方鲲鹏:丑陋的美国大法官提名任命过程

    美国赢了对苏联的冷战。但是,如果美国现在对中国发动冷战,美国不会赢。美国赢了对苏联的冷战,并不是因为其实力强大,而是因为它当时占据了道德高地。其实这也不是真的高地,是个舞台,由长期苦心经营包装出华丽但名不副实的“民主选举”、“媒体客观”、“司法独立”三大柱子搭建而成。美国政府近年来对这三大柱子只消费不保养,特朗普更是加速了这一进程,他的的所作所为,虽然可以逞一时之快,却是自废武功,把道德舞台拆毁得一干二净。没有了道德舞台,就赢不了冷战。

  • 方鲲鹏:美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洗脑术与新闻霸权

    方鲲鹏:美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洗脑术与新闻霸权

    西方政府不使用“宣传”一词,将“宣传”贬为“洗脑”。其实,西方政府十分重视“洗脑”,只是将其包装为“公关”。美国政府一方面以鄙夷之情严词谴责洗脑行为,占据道德高地;另一方面则不断改进洗脑方式,将其运用得炉火纯青,化洗脑于无形中,取得了非凡成就,在这一领域遥遥领先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高明的洗脑术不会直奔主题,而是潜移默化,在细节上做文章,让细节来说话,并且以新闻的面貌示人。伊战初期发生3件著名假新闻,堪称是洗脑术的经典范例。

  • 百年前美国“血夏”是“一道更加美丽的风景线”

    百年前美国“血夏”是“一道更加美丽的风景线”

    香港的暴力示威行,原本就是美国包括佩洛西编导出来同的“作品”,哪个“娘不说女好”!只不过,佩洛西不应当隐瞒,美国100年前的今天——1919年“血夏”——才真是“一道更加无比美丽的风景线”!

  • 从“占中”看香港“民主”神话背后美国的真金白银

    从“占中”看香港“民主”神话背后美国的真金白银

    接受美国国会拨款、与美国务院合作密切的“国家民主基金会”自1983年成立以来,香港就一直是其工作重点,每年该机构投入香港的经费都在数千万港元以上,每年投入的项目均在其网站上公开可查。据港媒统计,在“占中”中活跃的香港“工党”主席,曾接受该基金会资助长达近20年,累计接受美方资金超过1300万港元。美国驻港领馆也对所谓香港“民主事业”长期投入。据维基解密揭露的美国国务院外交电报,早在2005年美国就已密切关注香港“政改”议题及“反对派”的整合情况。2008年一份电报显示,美国驻港领馆官员“欣喜”地认为香港“泛民主派”正走向成熟,正从一个松散的论坛类组织成为一个组织严密的“政治实体”。2010年的另一份电报中,美国驻港官员对香港“反对派”出现的内部裂痕十分关心,迫切希望知道谁能够成为该派别未来的“领袖人物”。

  • 鲍盛刚:自由与民主的神话及其破灭

    鲍盛刚:自由与民主的神话及其破灭

    无论是英国的撒切尔主义还是美国的里根主义都失败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新自由主义本质上是一场复古和倒退运动,是19世纪自由主义的变种,主要的靶子就是针对大萧条与二战后繁荣时期所采用的一系列制度安排,目的就是复辟资本主义。但是殊不知一旦工资,福利与税收涨上去了,就不可能再降下来,否则就会引发道德与政治的风险。所以,想再回到过去已经是不可能了。时至今日,随着民粹主义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兴起,表明潮流已经在转变。

  • 张志坤:香港是普世势力在中国开辟的新战场

    张志坤:香港是普世势力在中国开辟的新战场

    香港已经被普世势力成功地开辟为一个新的突破口,成为他们新的政治战场,通过这场事变,他们锻炼出来一支新的政治队伍,造成了突出的政治影响。所以,不管眼下这场暴乱如何结果,未来他们必将还要掀起更大的政治风浪。不客气的说,目前香港当局与大陆对此只是在治标而不是在治本,某种程度上说,甚至无力治本。这就像过去农村铲地,只不过是把地表上的杂草简单地撸一撸而已,源头还在,根系仍存,一旦条件具备,很快就会再次疯长起来。

  • 藏在香港示威者身边的美国人,是谁?

    藏在香港示威者身边的美国人,是谁?

    香港网媒“坚料网”称,这种阻碍交通的“不合作运动”,令赶时间的上班一族迟到,失去全勤奖金,对部分去看病或有急事的乘客构成不便,将影响数百万无辜市民。反对派所谓的“不合作运动”是社会的慢性毒药,实际上破坏了法治,撕裂了社会,甚至把香港的繁华稳定变为历史,令香港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 华春莹为什么说:做人不能太美国?

    华春莹为什么说:做人不能太美国?

    中美贸易战仍在激烈进行,华为仍然在美国的黑名单上,香港暴乱仍在愈演愈烈,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又在拿中国新疆说事,美伊冲突随时可能引爆战争,现在美国又在WTO向中国发展中国家地位发起挑战,这些都源于“太美国”的自私、无耻、野蛮和邪恶本质,我以为当前中国应该立即将对中国不友好的美国企业、将向台湾出口武器的美国军工企业纳入不可靠名单,对在香港策划、组织暴乱的境外敌对势力实施收网行动,坚决打击“太美国”的嚣张气焰,让美国感受到中国对美国发起强大反击的坚定意志。“太美国”就是自私、野蛮、无耻、邪恶的代名词,美国“山巅之城”的形象正在摇摇欲坠。“做人不能太美国”,揭示了美国的本质,也是揭示了世界不安宁、不安全的根源所在,如此,美国将会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唾弃和抛弃,美国终会因为“太美国”而从全球霸主之位跌落。

  •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民众才是大反派?

    鹿野:《哪吒之魔童降世》,民众才是大反派?

    个人认为,这世间的“天命”是存在的,“上帝”也是存在的,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只不过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历史上那些空喊“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人”,当年的阿Q,只敢和同样是穷苦老百姓的小D打架,让赵太爷和假洋鬼子这些有钱有势的人站在一边看热闹而已。可是,在70年前却有一批人,不仅打败了统治穷苦老百姓的老板——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而且还把老板的后台——美帝国主义从鸭绿江边赶回了三八线。这批创造奇迹的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这批人能够创造奇迹呢?他们的领袖毛泽东主席认为,是因为这批人找到了“天命”——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感动了“上帝”——全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

  • 玛丽·卡尔多 | 叙利亚是新型战争观念的试验场

    玛丽·卡尔多 | 叙利亚是新型战争观念的试验场

    在“9•11”事件发生16年之后,当恐怖主义这一现象已变得前所未有地普遍,为何仍在使用军事手段打击恐怖分子?当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叙利亚、马里、索马里以及其他各地的战争令形势雪上加霜时,为何政客还会觉得战争是应对恐怖之道?为何叙利亚或是民主刚果等地的冲突永无休止?为何当显然毫无胜算时,武装团体还要继续作战?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玛丽•卡尔多教授使用“全球安全”一词来指代应对大规模暴力事件的方式,运用对于战争与安全文化的深刻了解,在新书《全球安全文化》中,首次提出了“全球安全文化”的概念,探讨了当前四种典型的全球安全文化类型——地缘政治、新型战争、自由主义和平、反恐战争,以解释为何在全球层面上调整促成安全的方式、令其适应当下的挑战,是如此困难,并对当下的全球安全形势以及作为其基础的文化活动做出了评估,试图找到人类社会与民族国家避免冲突与战争的可能路径。

  • 搞乱香港,美民主基金会应该改名叫美国民乱基金会

    搞乱香港,美民主基金会应该改名叫美国民乱基金会

    美国之音曾报道:民主基金会在过去20年中,花费了“几百万”美元资助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这种行为不仅是对中国内政的赤裸裸的干涉,更是对美国纳税人税金的大肆浪费。近期美国有些官员仍以“世界警察”自居,对香港问题指手画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7月2日发推特教唆香港人民“站起来抗议,”却被众多美国网友狂怼,“干好你自己的事儿不行吗?”“说好的要弹劾总统呢?我们忍你很久了!”“你就是个骗子!”

  • 冯象:好律师能不能也是好人? ​

    冯象:好律师能不能也是好人? ​

    哈佛法学院的左翼教授肯尼迪先生曾经呼吁学生,唾弃华尔街律师行“魔鬼般反社会”的执业实践。建议充满正义感的学生采取铁扇公主的战术,钻进律师行,悄悄破坏资本主义的堡垒:抵制贪婪的客户,与高级合伙人的寡头政治作战,抗击那些一边欺负秘书一边不停向老板献媚的年轻同僚。“如果你们想好了再干,不露声色……如果你们该顶撞的时候就坚决顶撞,你们就一定能够避免炒鱿鱼,把左翼政治偷运进办公室,直至当上合伙人为止”(《哈佛法学院公报》,一九八一年秋季号)。不难想见,这聪明的计策在那所聪明人云集的法学殿堂里,能引起几多掌声。

  • 田安澜:谁为香港反对势力赋予动乱能量?

    田安澜:谁为香港反对势力赋予动乱能量?

    在香港反对势力的背后站着一大批外部势力,香港每一次政治动荡的背后总会有外部政治势力阴影的浮动。这次“反修例”,外部势力不再是躲在背后,而是直接高调站在前台,站在了第一线,反对势力和外部势力也不讳言。

  • 香港回归后美国如何对香港进行民主输出

    香港回归后美国如何对香港进行民主输出

    美国希望把香港塑造成另一个“民主”样板,把“促进香港民主化作为对北京政策的基石”,通过培养、扶植香港的“民主势力”,企图使其能够左右香港的政制发展方向甚至能够入主特区政府,从而使香港成为能够按美国意愿发展的政治“实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