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共为您搜索到75篇文章
  • 反对派势力发动全面挑战 香港已到关键时刻!

    反对派势力发动全面挑战 香港已到关键时刻!

    香港的明天掌握在香港人自己手中,如果说当前香港正处危急关头,那么挽救香港局势的首先应该是广大的香港市民,因为反对派、“港独”分子以及暴徒最害怕的是广大民众发出怒吼之声。鲁迅有一句名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人们似乎听到香港广大市民对乱港祸港势力爆发出的怒吼之声越来越近。香港电影《无间道2》中有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话送给反对派、“港独”分子以及暴徒最合适不过了,你们的行为不仅损害了香港社会,也挑战了14亿中国人民的底线,作为国家的一份子,我们绝不答应!

  • 望长城内外:香港的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望长城内外:香港的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难道是香港反对派不懂得“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的道理吗?非也!他们之所以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号蛊惑人心,在香港闹事,这说明他们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可是由于他们的阶级属性——西方资产阶级的走狗,他们做不到也不可能做到真正代表广大香港民众的利益。在他们的心目中,夺权,夺取香港的政权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因此,他们每天考虑的是怎样才能搞乱香港,以便他们乱中夺权,至于他们所采取的措施和行动会不会损害广大香港民众的利益,他们则几乎不会考虑甚至漠不关心。所以,香港反对派才一再干出砸老百姓饭碗、损害香港民众利益、丧失人心的蠢事。

  • 为什么乱港派头目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

    为什么乱港派头目的子女无一上街游行?

    乱港派头目的子女都是“弃港派”,他们均是“社会精英”、“未来之星”,纵然是对“民主、自由、人权”感兴趣,也不会参与游行示威,更不会傻到冲在一线,一旦被检控,留下案底,为日后的发展留下隐患。香港这样乱下去,不仅对他们毫发无损,而一旦乱港派头目乱中得利,他们倒是可以继承“祖业”,更显其富足与尊贵。至于那些在街头打打杀杀的“烂仔”结局如何?他们何曾放在心上!

  • 香港乱象在告诉我们什么?

    香港乱象在告诉我们什么?

    未来,香港若想不再“沉沦”,就必须重教育、兴文化、变格局,让年轻一代不荒废,让老一代有归属感,当然最主要的是,别让资本家和外部敌对势力为所欲为。此外,警察和政府也要适当提高自身的威信力,该强硬的时候还是要强硬的。最后,愿港人自知,也愿香港早日恢复平静。

  • 去伪求真:浅析香港暴力事件的深层原因

    去伪求真:浅析香港暴力事件的深层原因

    “一国两制”这一体制创新是完全正确的,它有利于在中国中央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内地和香港充分发挥各自的制度优势,互相取长补短,共进双赢。但是,由于受内地新自由主义公知和香港反对派的干扰和误导,导致香港回归后在具体实施中出现了偏差,比如说香港继续资本主义制度,结果去殖民化工作没有做到位。又比如只强调香港暂不开展共产主义宣传,却连体现中华民族认同的爱国主义教育也没有跟上。再比如为了维持香港繁荣稳定,单纯关注资本利益而忽略了多数港人的利益等。这些策略上的失误无形中催生了新的矛盾和问题。

  • 正确认识和把握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特殊规律

    正确认识和把握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特殊规律

    纵观世界各个资本主义国家,也在不断进行改革,各国在改革与发展方面有不少可供借鉴的做法,其中一些做法在发挥资本主义的积极作用和防止资本主义的消极作用方面收到了较好的效果。我们常说,改革是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动力,可见,即使在“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的情况下,香港也需要进行改革。事实上,现在香港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了。

  • “乱港”分子的根本目的是“乱中”

    “乱港”分子的根本目的是“乱中”

    所谓“洗牌”,就是一定要全部开排专职于遏制与惩罚香港官员履行职责和依法履行职责的警察、鼓励和放纵“乱港分子”的那些外籍法官,开排那些“反中卖港立法会议员”,改革警察机制,进行“中国化教学课纲改革”等等一系列“去殖民化”行动。大乱,才能实现大治。坏事,往往是好事,万事不用急,沉住气。

  •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如果说,在英国还对香港保持治权的20世纪50年代,英国政府能够在中方的坚持下承诺不让香港成为反华反共的基地,那么在香港回归祖国22年后的今天,我们有什么理由对那些在香港猖狂反华的势力听之任之?

  • 香港乱象的根本原因是“阴魂(英魂)不散”

    香港乱象的根本原因是“阴魂(英魂)不散”

    我们应当树立的基本原则是:一旦接手,那就要彻底“去殖民化”,信守承诺,赋予“港人治港”的“非殖民化”、“爱国化”意义。必须用“热爱中国”、“效忠国家”的新标准实现新的“港人治港”局面。

  • 愤懑与恐惧!起底港毒事件背后的“法治”真相

    愤懑与恐惧!起底港毒事件背后的“法治”真相

    毫无疑问,港毒势力正在香港实施港版的“颜色革命”,香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但这些事件,也让我们得以近距离的观察和重新思考,很多人曾经笃信不疑的一些西方原则信条。正是出于对这些西方信条的迷信,让很多人成为西方体制的崇拜者和中国全盘西化的主张者,以及“颜色革命”的社会基础。

  • 宋方敏将军:共产党在香港竟然连合法地位都没有

    宋方敏将军:共产党在香港竟然连合法地位都没有

    共产党如果在香港这块土地上不能确立合法地位,不能进行组织活动,那它连过去地下党的活动范围都保证不了,在香港的社会影响力就会自我丧失,什么阶级基础、群众基础、社会基础就都谈不上了。人家是全面占领阵地,我们是全部退出阵地,哪有这么傻的?

  • 宪法学泰斗许崇德怎样参与起草和维护基本法权威

    宪法学泰斗许崇德怎样参与起草和维护基本法权威

    心系香港的许崇德离世前三个月,还留下了有关香港的最后一篇文章——《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在文中,许崇德说,特别行政区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保持香港繁荣稳定的制度创造,呼吁对以“民主”为幌子歪曲特区法律地位的言行保持清醒认识,揭露反对派所谓的“真普选”其实就是无视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排斥中央权力、罔顾香港实际情况的普选模式。

  • 迫切需要二次回归——香港的五大困局与出路(下)

    迫切需要二次回归——香港的五大困局与出路(下)

    笔者认为,香港再怎么乱也翻不了天,香港就像中国家门口的一口麻辣火锅。英国人走了,留下又麻又辣的火锅底料;美国人来了,时不时地再加点麻辣佐料,有时甚至还想点把火;来来往往的过客,都虎视眈眈,想从锅里吃两口;真正为它操心的只有中国大陆,不仅时不时地添加食材,还要提防有人砸场子。下一步,怎么办?立马端走,客人就都走了;掀翻火锅,另起炉灶,显然不太明知;那就让它先煮一煮,多吸引点人气财气,等到煮得火候到了,就一锅端回来。因此,急不得,慢不得,也拖不得,必须学会等待,但不是无所作为,而要久久为功。什么时候收回台湾就一起端回来,最迟也就是香港回归50年后的2047年。香港的二次回归,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我们有这样的战略定力!

  • 香港出现暴乱的根源在哪?

    香港出现暴乱的根源在哪?

    大家一定都记得,那年“占中”暴乱后,对制止暴乱警察的刑事处罚居然非常“及时”地出现了,还比对暴徒的刑事处罚早得多,严厉得多,还不得保释!可对暴乱分子的处罚呢?两年后才出来一个什么罪名,最后好像还没有定案。这种现象在鼓励什么?倡导什么?香港有法制,但有法治吗?有法律制度,但法律治理在哪?法律在治谁?

  • 魏南枝:对香港回归二十二年的反思

    魏南枝:对香港回归二十二年的反思

    对香港回归二十二年来发展得失的判断不应笼统归因于“一国两制”,而应当对香港作为资本主义经济体所面临的普遍性矛盾、作为殖民地回归祖国所面临的“去殖民化”普遍性矛盾、“一国两制”具体实践及其所产生的矛盾进行客观全面的区分。一方面,要在具体制度和实践中切实处理好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和香港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要看到香港现有各种政治力量所代表的政治光谱存在大量空白,特别是对中下阶层的政治代表能力是有缺憾的。因此,应当加强中央的主权者心态,既要更“接地气”地深入研究香港社会各阶层,又要结合世界大势反思香港自身,才能全面反思香港治理工作中所存在的偏差,有的放矢地完善“一国两制”的理论与实践。

  • 对待香港问题,不能忘记当年“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 的教训

    对待香港问题,不能忘记当年“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 的教训

    1937年底,王明回国,钦差大臣身份,否定毛泽东路线,高标“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局面逆转。遵义会议过去三年了,高层的国际迷信依然严重,“十二月会议”上,毛泽东再次陷于孤立。乃至“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喧嚣一时,以致“六中全会”两年后,余毒还酿成皖南事变悲剧。“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要害是让抗战“服从”统战,一切“服从”国民党,眼睛只盯着“统”,忘记了“抗战”和“独立自主”。是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我们应信守这一承诺。但是,这只是个大前提框架。“一国两制”,“一”是经,“两”是权;“一”是根本,“两”是枝节。“五十年不变”,是宏观的资本主义制度,它并不妨碍我们去殖民化,不等于放弃爱国主义教育。基本法与国家宪法不能平起平坐,更不能凌驾于宪法至上,成为普世大法。中央政府在去殖民化方面,完全有权也应该有所作为。坚持“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不等于忘记“一国”是根本,不能忘记“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