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共为您搜索到183篇文章
  • 重磅消息!解读中国经济半年报:GDP增6.9%

    重磅消息!解读中国经济半年报:GDP增6.9%

    7月13日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传来中国外贸上半年增长19.6%的好成绩,这才不过几天时间,今天上午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经济半年报又新鲜出炉,GDP增长6.9%。我们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下,取得这份成绩单来之不易。是我党对策得当,全国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照这个趋势下展下去,中国GDP2020年超过美国是铁板钉钉的事儿。正如习大大今年初在达沃斯论坛所说的,我们的成绩是流着汗、流着血干出来的。而绝不是什么神仙、上帝啊,更不是吸血中国的西方资本的帮助下发展起来的。我们根本无须崇洋媚外,更不必对西方感恩戴德。勿宁说,西方欠了我们永世也无法还清的历史债务,无论是日本、美国还是西欧都是如此。

  • 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要害在资本侧

    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要害在资本侧

    当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后,我们需要重拾《资本论》的基本视角,同时又要正确区分经济的资本侧和实体侧。当前中国经济的关键问题在资本,在资本侧,而不在实体侧,需求侧和供给侧都属于实体侧。所以,中国经济政策的重要应该放在资本侧上,放在“资本管理”上。资本管理的目的是化解资本侧和实体侧之间的矛盾,修复印资本影响而扭曲和失灵的价值体系,最大程度地降低资本压迫。

  • 大卫·哈维:房地产泡沫可能让中国经济遭灭顶之灾

    大卫·哈维:房地产泡沫可能让中国经济遭灭顶之灾

    在资本主义生产模式下,经济脱实向虚程度不断提高,房地产生产成了新的剥削模式,加上资本家的疯狂投机与炒作,社会再生产和收入再分配成为财富剥夺的渠道。投机泡沫一旦破灭,就会造成严重的金融和商业危机。

  • 钮文新:凭什么任由“资本困局”在中国发酵?

    钮文新:凭什么任由“资本困局”在中国发酵?

    中国杠杆率之所以不断加高,其背后经济逻辑一定是“金融短期化、货币化”,它必然导致金融“脱实向虚”,如果我们不承认或看不到这一根本问题,那一味地金融去杠杆必将导致中国经济灾难性的后果。

  • 徐实:当代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经济学?

    徐实:当代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经济学?

    衡量经济学人的标准应该是什么?为经济发展解决了哪些实际问题,为强国富民提供了哪些实际帮助,才是成功的标准。当下的中国,正需要一批既有实学又有社会责任感的青年人,来开创新时代的、为人民服务的政治经济学体系。

  • 中国经济增长何以告别制度无序性

    中国经济增长何以告别制度无序性

    经济增长速度与制度优劣程度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对应联系,这可以从世界列强的崛起过程中得到充分的证明,并产生了无序式经济增长的一般特征。在当前中国社会,无序式经济增长表现在两方面:一是经济增长依靠粗放式投入,二是收入分配基于势力型博弈。无序式经济增长的“无序”是一种相对无序,经济增长速度与制度有序程度之间呈现出“倒U型”关系;无序式经济增长往往会受到自然的和社会的资源的制约,从而也潜伏着增长中断的危机。有鉴于此,中国社会经济的持续增长就面临着一个从粗放到集约、从无序到无序的转变过程,这也是一个社会制度逐渐完善的过程。

  • 我们增长了些什么?

    我们增长了些什么?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有目共睹的。贫道想探讨的是,能否多观察几个增长的指标,探讨一下增长的结构,也就是什么增长的快,什么增长的慢。并参照其他国家看看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 中国最大的泡沫在哪?

    中国最大的泡沫在哪?

    “只见现象,不见因果”,这是中国经济管理者面临的大问题。现在,更多的人将问题引向监管,是不是有监管的问题?当然有,但在我看,更多的是“金融改革跑偏而导致的机制性问题”。比如,汇改过程中出现的“金融锁长放短”的问题,比如利率市场化改革过程中的“基准利率多轨制”的问题,这些都在有意无意或无形之中摧残着中国金融和经济肌体的健康。

  • 金融改革不是走向鼓励扒皮套利的“货币金融”

    金融改革不是走向鼓励扒皮套利的“货币金融”

    金融杠杆与企业杠杆相辅相成,但核心是实体经济与金融之间的恶性循环,不能有效去除实体经济杠杆,降低实体经济财务、制度等成本,企业利润过低,全社会创造的财富过少,可供金融分配的利益越微薄,金融杠杆率越高;同时,金融杠杆越高,支撑实体经济造血的资本越少,实体经济金融成本越高、企业利润越薄。这样的恶性循环必须尽快结束,这就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要性。中国经济“脱实向虚”首先是金融的“脱实向虚”,是金融短期化、货币化、套利化、投机化的必然产物。我们的金融改革需要走向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资本金融”,而不是走向鼓励扒皮套利的“货币金融”。

  • 推动社会分工演进 塑造中国经济新常态

    推动社会分工演进 塑造中国经济新常态

    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经济学需要分析发展中经济体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特有的结合方式。马克思主义发展经济学只有在研究对象上实现结构性拓展,在分析方法上实现结构性转变,在理论硬核和实践对策上实现结构性改造,才能够真正实现复兴。这种理论上的复兴,同时也就意味着社会主义中国在实践中应走一条以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以创新为推动力、以内需为拉动力、推动社会分工深化与广化,协调、平衡、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 英国《独立报》:感谢川普,中东进入“中国时代”

    英国《独立报》:感谢川普,中东进入“中国时代”

    英国《独立报》1月29日发表研究亚洲与中东关系的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Kadira Pethiyagoda博士的文章,认为:感谢特朗普和特里莎•梅的上台,中国正在将其经济力量转换为在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权力。

  • 2017年严重困扰中国经济的三大问题

    2017年严重困扰中国经济的三大问题

    对于2017年来说,三大问题仍然会对中国经济产生较大的困扰。即“房地产化”经济如何转型、人民币贬值预期如何逆转、中国经济如何“由虚转实”。如果这三大问题处理不好,它们将会严重影响2017年中国的经济走势。

  • 杨斌:当前全球和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

    杨斌:当前全球和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

    全球资产泡沫泛滥从实体经济吸走了大量资源,导致全球市场供求萎缩和国际贸易持续十多个下滑,一旦全球资产泡沫破灭与生产过剩相互共振就会诱发特大危机,中国也会因国内外泡沫破灭与生产过剩相互共振受到强烈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