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共为您搜索到140篇文章
  • 蔡启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亟待破解的三个核心难题

    蔡启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亟待破解的三个核心难题

    有条件的地方还应加快农村养老基础设施、养老福利机构的建设,鼓励地方发展公办养老事业,适度发展私营改善型、消费型养老机构,吸引城市人下乡养老,加强政府监管,为农村老人幸福安康提供最基本的兜底性保障。中国“三农”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决农业“找出路”、农村“要致富”、农民“留得住”问题,也绝非一日之功。然而,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行业,让农村变成富裕繁荣之地,让农民安居乐业,这才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之目标所在、期望所在!

  • 贺雪峰:城乡二元结构视野下的乡村振兴

    贺雪峰:城乡二元结构视野下的乡村振兴

    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经验是,农村是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与蓄水池。在当前中国基本制度设置中,一方面,农民可以自由进城务工经商,也可以选择进城安居生活,另一方面国家为农民保留了返乡退路,万一进城失败,农民仍然可以退回农村。正是因为进城失败有退路,农民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进城,国家也不担心因为经济周期造成进城农业失业所引发社会政治不稳定,中国因此有了城乡之间的相互支持、相互补充和相反相承的关系。在中国基本实现现代化的2035年之前,乡村振兴战略的重点是要为占农民绝大多数的弱势群体保底,要解决中国绝大多数农民在生产生活中存在的各种困难,回应他们的诉求。要防止当前学界、政策部门和地方政府实践中已经普遍曼延开来的激进的乡村振兴解读,要倡导积极稳健的乡村振兴战略。

  • 乡村文化振兴中农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塑

    乡村文化振兴中农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塑

    农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塑是实现乡村文化振兴的必然要求,是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必然要求,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建设的必然要求。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通过话语体系的重构、教育空间的重建、教育方式的丰富、宣传网络的搭建对农民加强社会主义教育,取得了显著成效,为当前重塑农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经验借鉴:阐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丰富内涵,增强农民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解和认同;拓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空间,扩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农民的影响力和渗透力;创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方式,提高农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实效性;建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网络,提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农民的吸引力和感染力。

  • 驳《那“万恶的旧社会”,究竟“恶”在哪里》

    驳《那“万恶的旧社会”,究竟“恶”在哪里》

    是国民党政府所要维护的、使广大农民备受剥削的土地制度,使广大农民有要消灭这罪恶的土地制度的利益要求。因此,根本不是什么“我D打着均田地和分配财富的口号”,才使广大农民有消灭这罪恶的土地制度的要求。还有,即使有中共存在的情况下,解放战争时期,也是广大农民推动中国共产党实施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实现“耕者有其田”的土地革命。不存在中共推动广大农民实行广大农民所不愿意的土地革命的状况。

  • 包产到户对三权分置的启示

    包产到户对三权分置的启示

    包产到户成功的原因是落实了农民的成员权,从而完善了农村集体所有制,而不是单纯的实行生产责任制,从根本上说,是农村集体所有制优越,符合社会发展的方向。相反,用原始、低级又容易为农民接受的落实生产责任制形式实现农民的成员权,是其问题的根源。三权分置的实施,必须围绕完善农民的成员权和村集体的土地所有权这个中心展开,发挥好农地所有权的联合这一核心纽带的作用,同时用好农地经营权和合同两个必要纽带的作用。引导、鼓励和限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通过市场实现土地集中。

  •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饭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农的“三难”咋解决

    中国的粮食要保证自给自足,受粮食这种商品特性所决定,粮食的供给率必须要达到110% 可现在尽管连年丰收,中国的粮食自给率却只能达到80%。真正要实现“饭碗”端在自己手里,“饭碗”要装上自己产的粮食,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已是越来越难!这“三农”面临的“三难”,到底该咋解决?

  • 农民丰收节的一些联想

    农民丰收节的一些联想

    农民问题,首要的是要解决户籍问题。也许很多地方的农民不希望改变农民的身份,但我们应该让他们有选择的机会,应该有自由流动的机会,应该让所有人成为权利平等的公民。农民问题中第二个让人想到的就是农民工的待遇问题。虽有一些地方出台了一些具体的优惠政策,但只局限于当地,没有根本解决长期以来农民工子女在城里无法上学的问题。农民问题的第三个还是与农民工有关。那是称呼上的。很早就有人提出过这一问题,就是所谓的农民工称呼,他们提出应该取消“农民工”的说法。第四个农民问题就是农民的待遇问题,农民的待遇问题可能是户籍问题后农民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

  • 吴铭:说说农产品滞销的根本原因

    吴铭:说说农产品滞销的根本原因

    建立一个农产品销售网络,打通农产品买家和卖家的关系,消除中间资本这个障碍,取消其定价权。这个网络,自然应该具有以下特性:一是它必须是全国性的,至少是大地区性的,以便于保证迅速、大范围内流通。二是他必须是全民所有制的,不是资本控制的,把定价权从资本手中夺回来。三是它不以营利为目标,当然,也不是一点利不赢,可以稍有营利,以确保其从业人员收入,但也仅此而已。四是由国家出面定价,确保价格对农民、对消费者都是公平的,既让农民有足够的钱可赚,也确保相当的市场消费量。

  • 大家都在谈“国运”的时候,要学一学农民的哲学

    大家都在谈“国运”的时候,要学一学农民的哲学

    在互联网、金融、房地产、P2P、共享单车、拼多多这些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往往对社会的现实有所误解,他们以为撑起现代社会繁荣的是他们,他们工资高,是因为他们的技术和贡献值这个价钱。其实并不是,大家都是风口上的猪,涨潮时裸泳的人,好年景里的农民而已。

  • 为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喝彩点赞

    为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喝彩点赞

    为了扭转这种不利局面,国家通过多种方式大力倡导劳动光荣的观念,收到了不菲的成效,但要想劳动光荣、勤劳致富观念重新占领社会价值观阵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通过组织农民庆丰收、晒成就、享收获、谋发展,在让广大农民感到自豪骄傲的同时,还可以让全民族全社会都感受到通过劳动得来丰收的快乐,逐步让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成为全民共识,在社会上蔚然成风。

  • 美国大米敲开中国大门:美国政府高额补贴大农场主

    美国大米敲开中国大门:美国政府高额补贴大农场主

    当美国大米走向世界,实质是美国的大农场主在强势政府的支持下在世界范围内开疆拓土,搅动风云,而届时,小小的中国农户又如何与这个庞然大物相对抗?从根本上,这场进口飙升的开始,是因为国内外大米的价格差,如果政府继续放任农产品生产成本由市场决定,只从收购价格端进行调控,“稻强米弱”、“麦强面弱”的局面还只是刚刚开始。我们呼吁国家重视对农业生产投入品市场的调控。有墨西哥的前车之鉴和中国大豆溃败的教训,中国也应当对水稻实行高关税保护。在生产者一端,分散的小农只有组织起来,才有可能形成合力对抗资本的冲击

  • 陈三白:为何土地私有化后,印尼农民反而破产了?

    陈三白:为何土地私有化后,印尼农民反而破产了?

    看似再普通不过的作物种植结构的变化却影响深远。可可树、丁香树的种植悄无声息地打破了原先的土地集体使用制度,建立了土地私有制度,这无异于是劳杰高地发生的一场“土地革命”。在这场“土地革命”中,大部分高地居民或多或少都“圈占”到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他们乐观地期望能在自己的土地上通过辛勤劳动来获得丰收的果实,以提高物质生活水平,过上一种稳定的“中农”式生活。但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结局却是少部分人掌握了大部分土地,而大部分人或苦苦在小块土地上挣扎生存、或被迫出卖劳动力换取工资收入。原因何在?

  • 分田分地真忙:土地革命让农民政经双翻身

    分田分地真忙:土地革命让农民政经双翻身

    土地革命的胜利使农村生产力从封建制度的束缚下,迅速释放出来。分田前贫雇农租种地主的田,收获的50%交给地主,分田后收获归自己,令他们的积极性得到了空前发挥。各家都愿意深耕细作改良土壤,养猪积肥兴修水塘水渠。有缺乏耕牛和农具的,千方百计互相租借,或以人工换牛工进行调剂,有力地促进了生产发展。

  • 邓力群在舒兰县发动农民斗争运动

    邓力群在舒兰县发动农民斗争运动

    邓力群深入舒兰县基层工作。就是深入农村基层,用阶级分析的方法,做周密的调查。在初步了解情况以后,采取走屯串户的办法,根据事前制定的调查纲目,没到一屯,结合访贫问苦,召集雇贫农开调查会,与农民开展讨论,还单独找农民谈话,从中了解真实情况,发现问题,然后发动群众进行反奸清算、减租减息。

  • 对农民问题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对农民问题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当乡村的劳动力、农业生产和服务都被市场化后,乡土社会就不再成其为社会,只剩下农民的分散居住点这一单纯功能。然而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农民也更多的选择集中到城镇去居住。我们不能再以小农经济社会的视角来看待和提出农民问题。农民不再是一种社会身份,以后更多是市场化专业分工的职业称谓。把农民放在整体国民收入分配体系中来看,问题就更清楚了。

  • 桂华:鼓励农民“卖地进城”的主张为何没被政策采纳?

    桂华:鼓励农民“卖地进城”的主张为何没被政策采纳?

    近年来,一直有一种声音,要求国家放开农村宅基地买卖限制。支撑这种主张的理由是,农村宅基地具有巨大的财产价值,例如有人参照前几年城镇建设用地出让价格,推算得出包括宅基地在内的农村建设用地包含130万亿的财富。因此,只要解除制度限制,允许自由买卖宅基地,就可以将巨量的“沉睡”资本唤醒,农民通过出售宅基地获得进城“第一桶金”,打破抱着金饭碗讨饭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