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共为您搜索到122篇文章
  • 美国科技革命的隐蔽基础:国家计划性投资

    美国科技革命的隐蔽基础:国家计划性投资

    本文试图解构国家、市场和科技革命的关系。正统经济学对国家角色的理解限定在“修复”市场失灵,至多承认“基础科学研究”的高外溢性使私人部门投资不足,并认为此时国家投资才是正当的。然而,经济史的研究揭示,美国科技革命是国家计划性投资全新未知领域整个创新链条(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以及为创新企业提供高风险的长期融资)的结果。非正统经济学提出“市场塑形/市场创造理论”,认为国家可以创造市场,而绝不仅仅是修复市场。私人部门只是在新市场己经创造出来以后才进入。自由竞争促进技术进步存在着天然的界限,即“己投资资本贬值”与“技术进步引致的成本削减”之间的对比关系。在后者不足以抵消前者的场合,有能力控制价格、阻止其他厂商进入的寡头就会倾向于避免己投资资本的贬值,阻碍技术进步。解决困境的途径是,一个跨越私人寡头局部利益的组织,即国家,以联合的总资本的身份执行生产和投资。

  • 市场调节机制是与所有制关系结合在一起的

    市场调节机制是与所有制关系结合在一起的

    不同的所有制基础,则决定了市场机制对宏观经济的调节作用,必然具有不同的历史特征。这就有助于进一步科学认识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流通与生产的辩证关系,弄清市场机制与产业结构、生产资料公有制之间的关系,从经济结构深层的所有制基础层面入手,坚决地振兴公有制经济,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调整好失衡的经济结构。

  • 刚刚,国家终于动手,市场就要变天了!

    刚刚,国家终于动手,市场就要变天了!

    随着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的石油进口国,打破美国这种“掐脖”术,把石油定价权争夺到自己手中,已经越来越迫切了。

  • 市场原教旨主义者制造的4个神话

    市场原教旨主义者制造的4个神话

    市场原教旨主义者制造的4个神话:1、私有产权更有激励作用的神话;2、消费者需求不可预测论;3、市场能合理配置资源的神话;4、只有市场能多元化的神话。

  • 美元屠龙刀起 血流四海 中国该如何力挽狂澜

    美元屠龙刀起 血流四海 中国该如何力挽狂澜

    美国有没有可能通过金融战争,像消灭苏联那样消灭中国,通过将新中国六十七年建设的财富劫掠一空,从而挽救自己灭亡的命运呢?这种可能性的是存在的,但是不大。美国要颠覆中国,突破口只有两个,一个是中国的带路党,二个是中国楼市的泡沫。

  • 领导世界,中国仍存四大硬伤

    领导世界,中国仍存四大硬伤

    中国当世界领导,最大的依赖是人多、市场大,最大的软伤是无法给世界带去愿意接受的文明。除了软伤之外,中国看得见的硬伤至少有四点,不解决这四大硬伤,中国仍只能当配角。第一硬伤:资源硬伤。第二大硬伤:粮食硬伤。第三大硬伤:科技硬伤。第四大硬伤:人性硬伤。

  • 金融市场几乎总是错误的

    金融市场几乎总是错误的

    美国金融市场虽然体系完备,实力强大,但是缺陷与错误也与生俱来,而且日渐明显,金融风险不断积聚,金融危机周期性爆发。在经济金融化、金融自由化、金融产品衍生化的态势下,在周期性危机之外,还出现结构性与系统性危机。美国模式绝非是顶礼膜拜的对象,我们应当根据中国的国情以及金融实际,走出一条监管有界、开放有度、市场有效的金融发展之路。

  • 我们金融市场的妖精在哪里?!

    我们金融市场的妖精在哪里?!

    我们证监会主席的一番妖精论,给市场巨大的压力,市场应声而下,这个过程与去年的证监会捅破配资的过程其实是类似的,只不过程度不同,落差不同而已,但对市场的趋势性的改变,应当是确实的。对险资的全面清算,不光证监会表态,开始保监会的声音是对自己的孩子被冠以妖精很不满意的,但随后也表示了顺从的声音,这显然是在更高的层面得到了统一协调。

  • 市场能保证的自由

    市场能保证的自由

    市场经济能保障的自由,如迈克尔·桑德尔所言,只不过是消费主义的自由,也就是我们作为消费者买什么、不买什么的自由。这是对自由的简化,也是对人的尊严的贬低。我们的保障和拓展个人自由的奋斗,需要包括对市场经济负面效应的批判,而首要的就是破除市场意识形态的光环

  • 洞穿艺术品市场的马克思

    洞穿艺术品市场的马克思

    经常有人用艺术品“天价”之类的现象批驳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但这样的批驳是站不住脚的。要发现市场交易的规律,同样需要一个理想化的市场。实际上是马克思揭示的价值规律,即商品的价值量由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商品按照价值量进行交换。这一规律性的认识,要比现代西方主流经济学那些流于表面的认识深刻得多。

  • 众创空间:要学会在市场中游泳

    众创空间:要学会在市场中游泳

    众创空间简单的来说就是依托广泛的社会资源,通过市场化机制、专业化服务和资本化途径构建的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新型创业服务平台,为创业者提供各类优质服务。发展众创空间是时代的要求,在发展中有困难有曲折有质疑,甚至要先倒闭一批,有洗牌的阵痛等等,这都是新生事物在前进道路上无法避免的,因此,一定要树立坚定信心,要经得起市场大浪的淘洗。

  • 央企改制明年底完成 市场谋分食“巨无霸”

    央企改制明年底完成 市场谋分食“巨无霸”

    9月2日,据媒体援引权威人士消息,国资委划定公司制改制时间表,并积极推动企业改制上市、兼并重组、项目投资等方面引入民间资本和战略投资者,全面推进国有企业公司制股份制改革,中央企业要在2017年底完成公司制改制。与此同时,各地方国企也将积极推进所属全民所有制的改制工作,力争今明两年完成这项工作。

  • 欧洲向右|警惕市场法西斯主义复燃

    欧洲向右|警惕市场法西斯主义复燃

    极右翼大众政治运动通常会利用流行的政治概念,在30年代是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在21世纪很可能是自由主义或者宗教教义。但是极右翼大众政治运动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它只会导致最野蛮的资本主义。

  • 全球市场都在警惕这颗“核弹”!

    全球市场都在警惕这颗“核弹”!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英国退欧可能成为事实。首先是上周末的Opinium民调显示,退欧阵营的领先优势达到19%,创下新高。随后在本周二的24小时...

  •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美联储缩表“虚与实”

    善于以制造新闻控制市场的美联储,再一次成功吸引了外界的眼光,这一次的手法是缩表。5月18日,纽约联储发布公告称将于5月24日公开出售1.5亿美元国债,并于5月25日和6月1日分两次出售不超过2.5亿美元抵押贷款支持债券(MBS)。虽然抛售规模与美联储在量化宽松实施期间购买数万亿美元的国债和MBS相比非常“迷你”,但有不少观点认为,这是美联储释放出了缩表的预期信号。

  • “吴市场”为什么要在“资本”问题上偷换概念? ——兼小议“吴市场”要推进的“改革”

    “吴市场”为什么要在“资本”问题上偷换概念? ——兼小议“吴市场”要推进的“改革”

    “吴市场”通过一系列的偷换概念,和凭空給国有企业加上各种罪名,把造成“劳动的收入越来越低”归因于所谓的“党国大公司”(国有企业)和“国进民退”,并且自我感觉极端良好地称他自己的观点有90%的人赞成,还吓唬别人,社会矛盾已经到了临界点,必须重启改革。他还警告说:如果“不改革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