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为您搜索到548篇文章
  • “从暴力中来,到暴力中去”——反对派的夺权阳谋

    “从暴力中来,到暴力中去”——反对派的夺权阳谋

    暴力升级,可以让我们对这个运动看得更加清楚:运动就围绕对暴力的定义、诠释展开的。什么是暴力?谁可以使用暴力?如何惩治暴力?对暴力话语权的争夺,就是运动的核心。激进反对派的本质目的,是想在政治上、道义上、法律上抢夺国家/政府对暴力/武力的垄断,将暴力作为己方抗争的“合法”、“合理”手段,夺取对暴力的话语权,并最终通过暴力达到瘫痪政府、推动“脱中”的政治目的。

  • 侯立虹:增强“用笔领导”的政治自觉

    侯立虹:增强“用笔领导”的政治自觉

    “一把手”必须认清网络是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也是许多错误思潮生成发酵的温床,网络舆论斗争直接关系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要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认识“用笔领导”在网络斗争中的特殊作用,自觉把“用笔领导”当作把握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权、主动权和话语权的重要武器,旗帜鲜明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价值取向,发挥“用笔领导”的引导力、影响力、号召力,形成网上正面舆论强势,有效压缩错误思潮和敌对势力造谣惑众、散布杂音噪音的生存空间,使各类意识形态阵地始终成为传播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中国梦宣传教育的坚强阵地,以“用笔领导”推进意识形态工作的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

  • 高戈里:游离政治曲解军史的若干表现及危害

    高戈里:游离政治曲解军史的若干表现及危害

    某作家的随意性结论,彻底虚无了这支起义部队辉煌的政治改造史——在他看来,九台政治整训的总结报告不算数,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议不算数,毛泽东主席的评价不算数,就他某作家的结论才算数。这些年来,军史界这种以抹杀我军政治工作为突出特征的“单纯军事观点”著史倾向,对于一些影视作品将我军指战员形象作打手化、江湖化、痞化,甚至匪化描写,起到了无可推卸的史学引导作用。危害,已经强烈地显露了出来!

  • “投降安全证”:我军在抗美援朝中的有力政治武器

    “投降安全证”:我军在抗美援朝中的有力政治武器

    当时志愿军在朝鲜北部的碧潼郡设立战俘营,参加侵朝的十三个国家的战俘在其中受到善待,他们每年两次获发全新的夏冬全套制服,定期获得牙膏、牙刷、毛巾等物品,烟斗、卷烟纸、糖果、点心也满足供应,每星期发五盎司的烟丝。战俘营中有各种文化娱乐活动,在耶诞节举行了晚会,甚至还举办过战俘运动会。虽然现在看来当时有的优待政策不无可商榷的略过之处,但总的来说表现出以“文明”相标榜的西方国家所不具备的真正人类高尚文明。

  • 田文林:中东去除病根才能摆脱困境

    田文林:中东去除病根才能摆脱困境

    由于地缘政治冲突、国内大资本根深蒂固以及西方的刻意诋毁,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伊斯兰世界逐渐放弃“进口替代”战略,重新奉行“经济自由化”政策。然而,过度融入全球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实际是一种短视发展战略,伊斯兰世界工业化进程最终半途而废。过度参与资本主义全球化,使伊斯兰世界被锁定在全球产业链下游位置,而且这些国家参与全球化程度越深,经济边缘化、贫困化处境就越明显。

  • 钱昌明:脱离政治的观点正确吗?

    钱昌明:脱离政治的观点正确吗?

    事实证明,社会主义阶段,在所有领域的发展,都不能脱离政治。如果脱离了政治挂帅,结果必然会迷失政治方向,并会在不知不觉中走上邪路。中国革命的胜利,靠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的发展——特别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同样离不开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 罗援将军:最有杀伤力的政治动员!

    罗援将军:最有杀伤力的政治动员!

    战争年代的基层指挥员了解自己手下的兵,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不识字,没有什么文化。用普通士兵的通用语言动员最有效。这是军队底层士兵与指挥员心灵沟通最直接的方式,是任何一个社会底层的男性青年团体都会随时使用的口头语。这就是部队的通行证,立脚石。不接受不使用战士特殊语言的人是无法与底层士兵融为一体,打成一片的。共产党军队涌现成长起来的无数战斗英雄就是这些普通士兵的一员。是我们从小就敬慕崇拜模仿的对象。

  • 王升:莫雷事件的几个疑点和分析

    王升:莫雷事件的几个疑点和分析

    在这个节骨眼上,莫雷和肖华来这么一手“骚操作”,还有一群美国政客帮腔,这实在是太……我们要认识到,美国所有的出的牌并不是一个个体行为,基本上都是有过策划的,是有长期的战略目标和统筹的。我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从思想上首先就要做好这个准备。中美之战是不可避免的,包括各方面的竞争。美国赢不了这些战争,美国就必然面临失败,中国只要保持不输,中国就必然崛起。我们应该传达的思想就是不管美国怎么做,我们要乱云飞度仍从容,就是要坚持顶住。

  • 在这个问题上,决不能有丝毫含糊和动摇

    在这个问题上,决不能有丝毫含糊和动摇

    什么是政治能力?政治能力就是把握方向、把握大势、把握全局的能力,就是辨别政治是非、保持政治定力、驾驭政治局面、防范政治风险的能力。对于领导干部而言,如果不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想问题、办事情,把握不好方向,驾驭不了大局,就是政治能力不过关。要像总书记反复要求的那样,自觉尊崇党章、模范践行党章、忠诚捍卫党章,严格执行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坚决杜绝“七个有之”,做到“五个必须”,严格执行民主集中制,在守纪律、讲规矩上作表率,自觉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老实人,绝不做两面派、两面人。

  • 鹰派还是非鹰派?——简析美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鹰派还是非鹰派?——简析美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奥布莱恩的前任博尔顿被称之为强硬“鹰派”。无论是在布什政府、还是在奥巴马政府、以及特朗普政府,博尔顿都是以“鹰派”著称,这主要是在于他在对外关系上,尤其是以在伊朗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而闻名。从奥布莱恩以往的言行和行为方式来看,在对外关系上他似乎也是坚持强硬,只不过是显得比较策略和温和。这是睿智而带有迷惑性的!

  •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全球“民主”输出案例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全球“民主”输出案例

    需要指出的是,以国家民主基金会为代表的非政府组织在外国扮演的并非是情报刺探及颠覆政权的直接行为体。恰恰相反的是,国家民主基金会会利用当地政府自身的弱点(如尼加拉瓜是长年累积的人民对政府独裁的不满及腐败横行等缺陷)进行活动。在类似尼加拉瓜这样的政治空间缩小、反对声音被湮没、政治制衡几乎不存在的国家,国家民主基金会就会从民主和人权等方面出发出资资助培养有助于民间社会挑战权威政府的一系列手段、战略和各项技能。美国不遗余力地向全球进行类似“民主”输出,可以说在一些国家确实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无论是在蒙古国干预竞选还是在尼加拉瓜社会动乱中,均能发现以国家民主基金会为首的美国非政府组织的身影。这些组织通过其身份的特殊性,长时间且隐蔽地向各目标国非政府组织提供财力支持、人力支持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更发人深省的是,非政府组织通过长年累月进行的“民主”输出对于目标地社会年青一代意识思想会造成潜移默化的改变。

  • 埃及革命回来了?

    埃及革命回来了?

    铁打的社会矛盾,流水的总统。颜色革命没有给这些国家和地区带来稳定的原因在于,颜色革命本身有成瘾性,对有政治野心的人来说,它见效快,易上手,打击精准,原先同处于一个“革命队伍”的“同志”,都是有样学样,往往相互插刀,用颜色革命推翻颜色革命。更主要的是,颜色革命打破了这些地区原本的社会稳定,民众对政府和秩序的敬畏感消失了,自由放任思想有了相当市场,各种非政府组织林立,外国干涉势力力量增强,再加上社会经济在颜色革命后普遍今不如昔,往往造成一种积重难返的局面,民众的怒火很容易点燃,他们未必针对某一个领导人或者某一届政府,而是对社会本身的持续性失望,颜色革命非但不能缓解这种失望,反而把急性病治成了慢性病,把肝硬化治成了肝癌。

  • 鄢一龙 | 五年规划:中国式“目标治理”

    鄢一龙 | 五年规划:中国式“目标治理”

    强大的实施能力本身构成了体制适应性关键的一环。许多研究都将适应性的焦点放在意见的自由表达上。问题在于如果缺乏执行力,再多的意见表达也只会沦于空谈,而不会带来实质的体制调整。例如,美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的校园等公共场所枪击案,都会引起全社会广泛的自由的讨论,但是热点一过去,就又一切如旧,什么改变也不会发生。

  •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离不开政治工作作保障,意识形态是我党政治工作极端重要的一环,如果我们不用毛泽东思想占领意识形态阵地,西方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文化必然会去占领。我们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党动手加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要指示,党和政府主流媒体网站就应立场坚定、理直气壮地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伟大斗争。否则,只能事与愿违,走向反面。我们应该放声高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而不是泣声吟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坚守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就必须旗帜鲜明、勇于斗争!

  • 谨防“速胜论”,请不要制造中国胜利在望的幻觉

    谨防“速胜论”,请不要制造中国胜利在望的幻觉

    美国正从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等各方面对中国发动强大而综合的攻势,呈现出一场总体战的显著特征,这是特朗普当局精心策划、全盘统筹综合性的战略行动,绝非即兴而作、杂乱无章。退出中导条约后迅即进行中导试射,充分证明霸权当局谋定而后动、计虑周详的特点,也反映出美国战略谋划的高超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