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价值共为您搜索到112篇文章
  • 从瑞典警察暴力执法看某些西方人扭曲的“人权”观

    从瑞典警察暴力执法看某些西方人扭曲的“人权”观

    重温了西方国家对几名十恶不赦的罪犯无微不至的关心、爱护与纵容,再来对比一下瑞典警察对待中国游客铁面无私、严惩不怠的冷漠姿态,怎能不令人心寒?两相对比之下,西方人究竟热衷于维护什么人的人权,难道不是一清二楚了吗?

  • 从美国威胁国际刑事法院的霸道看普世价值的破产

    从美国威胁国际刑事法院的霸道看普世价值的破产

    美国主导的“普世价值”核心内容是“自由、民主、人权”。而国际刑事法院调查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所涉嫌的战争罪和虐囚罪正是其中的内容。但美国却连调查都不允许,自由在哪里?民主在哪里?人权又在哪里?这不是对其“普世价值”的公开打脸么?

  • 西方对中国文化自信的定向打击武器——评级体系

    西方对中国文化自信的定向打击武器——评级体系

    一个好的评级体系,最终会形成强大的权威性,成为人们公认的评价指标。相反,一些充满猫腻的评级体系,虽然可以欺骗人们于一时,长远来看,最终透支信用,最后会被人唾弃。一个据说比较权威的世界综合大学排名里,和英美(加拿大陪衬)国家相比,这个世界其他国家的高等教育,都是渣渣。联想到美国的“素质教育”,还有英国教育大臣电视上连简单乘法都拒绝回答,这种排名背后的猫腻,可想而知。金融之上,更大的坑,莫过于“民主”、“普世价值”这些意识形态的大坑,以“民主”程度,给不同国家的排名,划分“民主”“独裁”“邪恶”等阵线,这是一种更恶毒的评级手段,辅以舆论铺天盖地的轰炸式宣传,就形成了国际舆论界的“主流声音”。

  • 莫非“性侵”也属于一种“普世价值”?

    莫非“性侵”也属于一种“普世价值”?

    自由派公知的品格操守、价值观受到质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章文也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这群人不仅是好色之徒,他们只顾自己利益,不顾别人利益,在追求个人自由的时候,出发点总是个人利益,甚至是一己邪恶的私欲,有时甚至是为了利己可以出卖国家利益。过去许多网友揭露过许多知名自由派公知的淫乱,现在又爆出一个,不足为怪,只期待相关部门抓紧把这类害群之马处理了,以净化世界。

  • 反对普世价值,要切实贯彻落实“两个不能动摇”

    反对普世价值,要切实贯彻落实“两个不能动摇”

    普世价值”论者声称:关于“普世价值”的争论,实质是改革与反改革之争;批判“普世价值”的高潮,实际上是又一次反改革的高潮。其实,“普世价值”论者的目的不过是要在当前中国推行几百年来欧洲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体制和社会体制走资本主义道路。然而,在社会主义国家,“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要反对资产阶级“普世价值”必须从经济层面,特别是经济体制即财产的社会形式着手,切实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两个不能动摇”即“公有制主体地位不能动摇,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不能动摇”。

  • 消费学生命案鼓吹“多元化”与普世价值,可耻!

    消费学生命案鼓吹“多元化”与普世价值,可耻!

    把杀同学案归因于政治上“不多元化”,跟把陕西米脂县的小学生被砍案归因于“社会结构出现了问题”一样,属于虚假论证。一些人消费学生命案鼓吹所谓的“包容”和普世价值。但是在标榜“普世价值”的美国和西方国家里面并没有这种“包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高命案率更加无法自圆其说。

  • 张文木:青年凭才气彰显学理,老来靠学问贴切事理

    张文木:青年凭才气彰显学理,老来靠学问贴切事理

    经验介入学问是学问进入成熟阶段的标志,也是学者成熟的标志。学问须经世,而经世需要的主要是经验。传世之作多是经验的集结,而非猜想的大胆和逻辑的严密。毛泽东同志对革命事业接班人的标准首先就是要在“大风大浪”中成长,这是在强调经验在学问中的重要性。古代史里中国的赵括、马谡,现代史中苏联的盖达尔等,败不在于思辨不大胆,也不在于逻辑不严谨,而在于经验极不成熟。总体而论,猜想为主导,逻辑为支撑,经验为基础,是人类思维把握那出神入化的历史运动的关键。

  • 建立在民族分隔和对立基础上的普世价值已经过时

    建立在民族分隔和对立基础上的普世价值已经过时

    习近平指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也是联合国的崇高目标。”理解“共同价值”应从马克思主义、从“事情本身”的现象学立场出发,而不是误把它们混同于自己或其他人的“共同价值”观念。在学理上,这要求澄清马克思文本中的价值立场,而不是从自身的价值观念出发对马克思的文本进行剪裁。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经济新常态决定了公平正义问题的新含义,我们必须改变建立在短缺经济基础上的公平正义观念,建立适应过剩经济需要的公平正义观念。普世价值已经过时,全球问题只有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语境中才能解决,资本主义的零和游戏意味着从损人利己走向共同灭亡,社会主义的正和游戏则意味着从合作共赢走向“每个人的自由发展”。

  • 张文木:神多民弱,权散国乱

    张文木:神多民弱,权散国乱

    今天的美国已从“以争取利益为要务”的国家异化为“以既得利益为要务”的国家,其曾经有过的“工业高峰”已异化为“军火工业”和金融业的高峰。与此相应,今天的中国已替代了当年美国“以争取利益为要务”的角色,在这一点上,今天的中国人已胜过了美国人。正如当年英国的历史高峰已成为往事一样,今天美国的历史高峰不久的将来也会成为只存在于好莱坞大片中的传说。

  • 宜兴紫:让中国来告诉全人类,什么是普世价值!

    宜兴紫:让中国来告诉全人类,什么是普世价值!

    中华文化将给人类带来更多发自内心的善意。对于“心”的重视,是中华文化的重要基础特征。海洋文化对于人的行为判断,更侧重于人的行为表现,而中华文化的侧重点,更注重人的内心活动,行为的出发点是什么。孔子说:“仁者爱人”,孟子说:“仁,人心也。”毛主席说:“为人民服务”,这些话实际上都是一个意思,就是人的善意的表现形式固然重要,但是,人的行为出发点比表现形式具有更为本质性的意义。如果心正了,行为表现就更具有可预见性和准确性,也就更可以把握。能够真正让每一人都成为对于社会具有实际意义的人,核心在于每一个人的心灵建设。

  • “普世价值”思潮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危害及应对

    “普世价值”思潮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危害及应对

    近年来,“普世价值”思潮依托于西方资本主义的话语主导权,从纯粹形式主义的抽象逻辑出发,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普世价值”观混为一谈,企图弱化核心价值观的思想引领功能。针对这种混淆视听、制造混乱的歪曲解读,不仅需要厘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普世价值”的根本区别,更需要解蔽“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陷阱,在培育核心价值观自信的基础上提升核心价值观话语权,以此消解“普世价值”思潮的现实危害。

  • 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普世幻象

    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普世幻象

    在以资本逻辑为轴心的西方民主政治制度中,“商赋人权”重构了自由、民主与平等的价值原则。西方民主政治制度标榜的自由本质,是以商品化为逻辑起点、以财产权为核心的经济自由。资本至上的新财富观是西方民主政治制度平等的最高意识形态。经济性社会的本质化结构及其金融垄断资本导控下的政治“崩溃”注定制度再塑遥不可及。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现实困境是对其普世幻象的指认。对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经济哲学批判证明,它与其依附的资本主义制度一样,必然只是历史的过程。

  • 图穷匕见!美欲收官“第四次世界大战”

    图穷匕见!美欲收官“第四次世界大战”

    在俄罗斯学者的眼中,冷战之所以没有被学界尤其是西方承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是俄罗斯没有从战争角度进行系统全面的总结分析,二是西方故意隐瞒,不让觉醒后的俄罗斯精英分析战争成败得失,从而减少民众的抵抗,为发动下一场战争做准备。对中国实行贸易打压、高科技封锁这些事美国一直都在做,为什么现在矛盾突然尖锐了?特朗普已经70多岁了,没有更多的时间和耐心去等待,也没有“功成不必在我”的觉悟,他想要的一定是更大更直接的现实利益,来实现他个人功业的圆满。趋势、挑战和个人性格的结合,预示着他会做进一步的冒险举动。

  • “量化”中国梦?我也有话说!

    “量化”中国梦?我也有话说!

    H先生要求中国经济学必须遵循“国际标准”,这“国际标准”究竟是个什么标准?我不妄议。但我很清楚,当下流行的“国际标准”绝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标准。至于致力于量化中国梦的先生们骑的“墙”,距离“国际标准”还有多少公里?我也不妄议。但我知道,“量化精神”所追求的最终目标,就是要让这“墙”与“国际标准”合二为一。可笑的是,美英法正是利用所谓的“国际标准”,肆无忌惮的把叙利亚暴打了一顿,让全世界再次见识了什么是“国际标准”,什么是“国际标准”的无耻。

  • 新自由主义核心政策: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效果如何

    新自由主义核心政策: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效果如何

    发达国家不仅孕育和促生了新(古典)自由主义,而且向全球推行集中体现为以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为核心的经济政策。但是,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迄今为止的实践效果远不能说是成功。同时,发达国家在推行新(古典)自由主义过程中往往会根据自身利益需要而采用相机抉择的策略,乃至具有强烈的实用主义倾向。由此,我们就可以获得这样的基本论断:在维护社会个体的独立、基本权利的保障、对适宜生活的追求以及社会的宽容和谐的层面上,自由体现了人类社会的一项普世价值;但就流行的新(古典)自由主义而言,它已经被赋予了特定内涵而蜕化为实现特定政治目的的工具,乃至嵌入了深深的政治性动机和口号式宣扬。

  • 西方民主话语在中国的传播误区

    西方民主话语在中国的传播误区

    “民主”被标榜为西方“普世价值”的核心要素之一,西方民主被建构为价值追求的自由民主和制度安排的选举民主这一双重话语体系。在话语传播中,西方民主似乎掌握了话语霸权,对中国民主进行西化、分化、弱化、丑化,妄图使中国陷入“民主普世化”、“民主选举化”、“民主美国化”、“民主泛化”等传播误区中。为了争夺民主的话语权,必须拷问这些传播误区,在批判所谓西方民主的普世价值和进行舆论引导的基础上,建构中国民主的话语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