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共为您搜索到166篇文章
  • 关键时刻,土耳其再次捅了美欧盟友一刀!

    关键时刻,土耳其再次捅了美欧盟友一刀!

    土耳其对欧美盟友为何如此之狠呢?综合看有四个原因:一、美欧或明或暗地支持2016年土耳其的政变,这严重冒犯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二、美欧直接或间接支持了土耳其分裂力量。三、北约让土耳其失望,而俄罗斯伊朗恰恰相反。四、加入欧盟无望。

  • 从奥斯曼帝国到土耳其——走出欧洲中心论?

    从奥斯曼帝国到土耳其——走出欧洲中心论?

    对于如何走向“现代”这个关键问题,越来越多的“西方外部”世界开始提供出不同的解决方案。从1918年到1929年这十年中,欧洲、亚洲、拉美、非洲、中东等地区的无产阶级革命、罢工运动、民族独立运动开始。到20世纪中后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出现的第三世界运动,都极大地从真正意义上丰富了现代世界秩序的普遍性。这些新独立的国家一方面试图找到一条使自己国家实现物质现代化的道路,另一方面,也在尝试在这个过程中寻找一种对现代世界的描述方式。

  • “分裂欧洲”的锅,轮不到中国背

    “分裂欧洲”的锅,轮不到中国背

    打铁还需本身硬,建设好“一个欧盟”也好,梦想着“一个欧洲”也罢,这是欧洲人自己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也是德国要做欧盟领袖应当承担的责任。如果随意推卸责任和转移矛盾,至少说明目前的德国还不具备领导“一个欧盟”的气质和担当,更不要说“一个欧洲”了。

  • 蒋高明谈食品安全问题:谁动了我们的鸡蛋?

    蒋高明谈食品安全问题:谁动了我们的鸡蛋?

    氟虫腈可杀虫,可灭杀苍蝇、跳蚤、蚊子,也可杀鱼、虾、蜜蜂、家蚕等,其对人体有害,欧盟因此规定氟虫腈不得用于畜禽养殖过程中的杀虫剂。然而,规定归规定,在资本话语权下,潜规则是好使的。集约化养殖粪便会生虫,尤其是蚊蝇,生虫了怎么办?人类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灭杀,而不从源头找原因。于是专门生产杀虱剂的厂商,就将原本合法用于饲养鸡的杀虫药混在了一起,目的是加强药力。但这种药力是会有环境代价和健康代价的,但资本不会管你这一套,给牲畜栏圈和鸡舍卫生消毒,成本越低、效果越明显的越受欢迎,反正养殖户不吃自己的产品。直到东窗事发,普通民众才意识到“毒鸡蛋”已广泛进入了市场,也进入了他们的身体。

  • 疑邻盗斧:评秦晖“欧穆问题”论述中的翻译错误

    疑邻盗斧:评秦晖“欧穆问题”论述中的翻译错误

    在查验秦晖先生的翻译错误、理解错误时,笔者想到一个成语“疑邻盗斧”。如果怀疑你的邻居偷了斧头,那看他一举一动,都像个偷斧头的,正常的行为也朝着不正常的方向联想。

  • 美欧在俄罗斯“信息战”面前失掉自信力了吗?

    美欧在俄罗斯“信息战”面前失掉自信力了吗?

    我们看到,似乎是在借鉴美国炒作俄干预大选从而规避败选后的颜面损失的经验,法国和德国等国的媒体也都适时地宣称俄罗斯通过网络攻击和媒体宣传等手段干预他们的选举。法媒称马克龙竞选期间遭到俄黑客入侵以及被俄宣传部门抹黑。德媒宣称俄罗斯利用机器人水军在各社交媒体上散布不利于其领导人和美化俄罗斯的言论。作为新闻受众,很多人在看到这类对俄罗斯的指控之时,多半会在惊讶之余去衡量俄罗斯外宣是否拥有如此强大的能量。

  • 恐袭和灾难频发,欧洲是否开始中东化?

    恐袭和灾难频发,欧洲是否开始中东化?

    2008年爆发的次贷危机从美国转移到欧洲后,欧洲深陷金融危机泥潭不能自拔,希腊、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塞埔路斯等南欧各国相继陷入困境,有的接近破产。英国脱欧又重撞欧盟,使欧盟陷入分裂状态,极右翼思潮和民粹主义泛滥,在国际上的地位一落千丈,再加上难民危机、恐怖袭击,欧洲渐渐失去了往日的繁荣、安宁、幸福感,变成了一个破落贵族,甚至变成了一个恐怖袭击频繁发生的火药桶,渐渐地中东化。

  • 欧洲难民危机:西式民主输出的灾难性后果

    欧洲难民危机:西式民主输出的灾难性后果

    美国打着“民主改造中东”的旗号,以“救世主”的身份悍然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又在被西方冠名为“阿拉伯之春”的大规模民众暴乱中煽风点火,助推了利比亚和叙利亚的战乱。西方的干预,不但没让这些国家迎来“民主改造”的“春天”,反而令它们陷入了失序与混乱的寒冬,政局动荡、经济恶化、教派和部族之间激烈冲突,最终引发了大规模难民潮。

  • 张志坤:对美国而言,欧洲真的没大用处了

    张志坤:对美国而言,欧洲真的没大用处了

    就美国而言,霸权的全球大扩张已经结束,现在要回过头来再次做强做大自己,也就是说,战略主题发生了变化,因此今天的欧洲其战略价值已急剧下降。首先,欧洲已经不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地区,美国今后不会把主要资源与精力放在这里;其次,对付俄罗斯已经不是急迫的战略任务,况且这件事也该更多地让欧洲出力了;最后,重振美国经济,不让欧洲吐点血不行,从美国的需要出发,至少也要让欧洲不能成为可怕的竞争者,否则,特朗普将一概杀无赦。这样一来,欧洲就必然在美国面前失宠,丧失了过去那种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魅力。

  • 默克尔怼特朗普,马克龙邀普京,两国开始主动出击

    默克尔怼特朗普,马克龙邀普京,两国开始主动出击

    7个世界最发达国家的领导人,开会没事扯歪筋,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呢?反观中国,半个月前“一带一路”高峰论坛,270多项成果,大家开完会回家路上都是一边笑着一边想着事怎么做生意发财。两厢一比较,除了说西方没落了还能说什么呢?

  • 从马克龙当选反思欧洲的人口危机

    从马克龙当选反思欧洲的人口危机

    政治家、社会精英、明星等对于社会是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力的,如果他们的行为方式表现为同性恋、奇异恋、独身等不生孩子的状况,那么,它对全社会成员是否愿意生孩子,一定会有影响。因此,法国新总统上台,加上冰岛总理以及欧洲社会精英各种与生育孩子无关的生活方式,势必导致一个结果,就是人口越来越少,最终导致一个民族的消失。

  • 勒庞败选,欧洲还不是民粹主义的天下

    勒庞败选,欧洲还不是民粹主义的天下

    近年来,在美国和欧洲,民粹主义抬头,传统政党和建制派越来越不受待见,2016年这一现象尤为突出。政治素人特朗普当上总统,英国脱欧,荷兰差点飞出黑天鹅。这次法国大选,第一轮胜出的竟然都不是长期把持政坛的主流政党提名人。不过,法国大选结果再次说明,呈上升势头的民粹主义为欧盟敲响了警钟,但不是丧钟,欧洲还远不是民粹主义的天下。

  • 民粹主义的蔓延与欧洲的未来

    民粹主义的蔓延与欧洲的未来

    欧美政治中的民粹主义现象,是各国社会矛盾的集中体现。“草根型”政治领导人借助民众对现行体制的不满,打着“人民至上”的口号,赢取较高的支持率。在当今西方代议制民主制度下,政治发展越来越精英化,精英集团也越来越国际化和利益化。对现状不满的民众认为,主流政党和政治精英均被利益集团和大资本家所绑架,而民众的利益则被抛弃,只能默默地用选票说话。在民粹主义的浪潮席卷下,建制派或者失语,或者制造社会议题的能力下降,主流精英自恃的“政治正确”渐失人心。“反建制派”的民粹主义者则说出了民众的心里话,掌握了制造社会议题的能力。

  • 如何看待当前欧洲的民粹主义

    如何看待当前欧洲的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既有直面问题的迷惑性和吸引力,也有激化问题的颠覆性和破坏力。杂乱无章、华而不实的民粹主义在欧洲国家兴起,势将引起欧洲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退潮。然而,面对此前不合理、不公正、不平衡的经济自由化和经济全球化,施行贸易保护和孤立主义虽可暂时“躲进小楼成一统”,但从长远看将不利于本国和世界经济发展。任何负责任、有担当的政治家都应该体认,唯有深刻调整战略、推进制度改革、积极引导舆论,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均衡、普惠、共赢的新方向发展,才是正道。

  • 崔洪建:欧洲面临更大的“恐惧”

    崔洪建:欧洲面临更大的“恐惧”

    民粹势力可能在一些国家的选举中得势,自然是欧洲的内忧;俄罗斯的强势外交在欧洲东、南两翼制造出的麻烦,以及它可能在欧洲选举中复制对美国大选的“干预”,是让欧洲寝食难安、难以应对的困局;但对于特朗普上任后将把美国、跨大西洋关系乃至西方世界带向何方的困惑,则更让欧洲的主流精英们生出“窝里反”的茫然无助感。

  • "人民起义"与欧洲政治的衰败:意大利对总理说"不"引起法国反思

    不信任国家元首、忠实于宪法,欧美人民的普遍性不满已经通过英国脱欧和川普上台彰显,然而还不够:意大利总理伦齐在公投失败后宣布辞职。法新社报道称,否决总统提案是一场“人民的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