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共为您搜索到1518篇文章
  • 张其武:驳《论持久战》“抄袭论”

    张其武:驳《论持久战》“抄袭论”

    在毛泽东写作《论持久战》时,很多人也认为抗日战争是持久战,毛泽东在《论持久战》开篇就提到“很多人都说持久战,但是为什么是持久战?怎样进行持久战?很多人都说最后胜利,但是为什么会最后胜利?怎样争取最后胜利?”这些深层的根本性问题,包括蒋介石,陈诚,蒋百里等“很多人”都没能解决,只有毛泽东解决了。抗日战争的胜利,证明和检验了《论持久战》的完全正确。为了弄清历史真相,不要轻信“花边新闻”的谣言,还是认真地读真实史料。在重读《论持久战》的今天,建议人们重读80多年前出版的《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这本书是外国记者当时到“匪区”的真实记录,没有“拍马屁”之嫌。

  • 萧绍良:中华大同世界理想由空想到科学的根本转变

    萧绍良:中华大同世界理想由空想到科学的根本转变

    毛泽东倡导的“大同境域”是一种成功地完成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在逐步消灭阶级剥削、阶级压迫的前提下,实现人性解放、人人平等、社会公正公平,通过不发达阶段到达较发达阶段的发展,达到世界范围内“天下为公”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状态。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对这种理想状态的实现路径进行了艰苦卓绝的长期探索和努力奋斗,逐渐形成了由一系列宏伟目标、基本纲领、总路线、主要步骤、基本途径、方针政策等组成的具有中国特点社会发展道路的基本框架,为推翻长期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以及向社会主义过渡,发挥了重要指导作用,也为我们进一步完善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以及探索从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过渡的发展道路奠定了理论基础。

  • 刘英:中国的道路选择与毛泽东早期思想实践

    刘英:中国的道路选择与毛泽东早期思想实践

    从思想底蕴看,毛泽东早期思想的形成与发展始终贯穿着“民族解放”“民族复兴”这条主线。从《毛泽东早期文稿》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发展,不仅生动地呈现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脉络,更波澜壮阔地表达了马克思主义鲜明的时代特色。

  • 常与共:警惕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挑动群众斗群众”

    常与共:警惕国际垄断资产阶级“挑动群众斗群众”

    可以就事论事、依法说事,该坚持的原则一丝一毫也不能退让、不该低的头绝不能低下去!但绝不能、不该形成集体性的偏见,上了一些别有用心的唯恐天下不乱干等着转嫁国内戕害数十万生灵、造成数万人牺牲的纸老虎国家内部矛盾的坏人的当。就广义的“民族”而言,我们有理由怀疑,近年来挑起的民间社会对亚非拉不同种族和宗教信仰的兄弟们的刻意污名化叙事,是国际垄断资产阶级试图分化和分裂全世界特别是第三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者大联合,“挑动穷人斗穷人、群众斗群众”的一种屡试不爽的阴谋。

  • 曹应旺:毛泽东为何提出“我可以当卫生部长”

    曹应旺:毛泽东为何提出“我可以当卫生部长”

    毛泽东“可以当卫生部长”的这些重要思想,对创造中国新医学已经产生并将继续产生重大影响。屠呦呦团队研究中医药学,发现青蒿素,在中国和世界上救了许多患者的命,得了诺贝尔奖,是一个证明。这次中西医结合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所取得的成绩,更是一个有力的证明。这次举国上下疫情防控阻击战所取得的成功,与习近平总书记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千方百计防止疫情蔓延、坚持中西医结合等指导、指挥密不可分。

  • 谢天谢地,多亏了毛主席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谢天谢地,多亏了毛主席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战疫还在进行,丝毫不能松懈,人民中国脚步的“倔强”,可能要超乎很多“观察家”的想象。在诸多的凭空臆想中,不要选择性忽视一个基本的事实,今天的中国党和人民,因为拥有着毛主席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真诚无私地共产主义战士的精神的组织的物质的多重“遗产”,因而是“不可战胜”的一支守望平安、维护和平的力量。任何魑魅魍魉,在“以怨报德”、“倒打一耙”的邪路上最好尽早止步,不要打错了算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招呼打过了,勿谓言之不预。

  • 常与共:“神会”毛主席  青春不蹉跎

    常与共:“神会”毛主席 青春不蹉跎

    为什么今天在常识看来近乎癫狂的某国总统,面对着自己国度“天下第一”的三四十万的病患和数以万计的生命凋零,还能够逮谁骂谁、嘴犟脸黑,却还照样支持率蹿升。有时候,必须承认,从马克思到毛主席,关于资本来到人家造孽作恶,造成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从而在民族独立、民族复兴的基础上,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解放和全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大团结思想的穿透时空的磅礴伟力。

  • 钱昌明:我们中国人在受谁的恩惠?

    钱昌明:我们中国人在受谁的恩惠?

    如果没有人民领袖毛主席,哪来欣欣向荣的新中国?正是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我们才战胜了流行病和传染病,不仅使百年停滞的人口翻倍,且人均寿命大幅度增长至65岁。奇怪的是,“反毛”、“污毛”分子完全无视这样铁的事实,硬是还要造谣毛泽东时代死了多少多少千万人。试问一切有良心的中国人,难道我们不应该感恩伟人毛主席?

  • 胡新民:土改有多重要,毛泽东和邓小平是这样说的

    胡新民:土改有多重要,毛泽东和邓小平是这样说的

    新中国成立七十多年来,总有一些人心里念念不忘要为土改翻案,时刻都在在窥视形势,伺机抛出一些与时俱进的作品。但万变不离其宗:反思“文革”,控诉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苦难”,同时“挖掘”地主在民国时期做的“善事”等等,试图来改写历史。令人惊异的是,这些年来,那些念念不忘要为土改翻案的人,突然有了良心发现,眼光投向了社会底层民众生活的“悲情苦难”。并且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展示他们的艺术才华。例如在这次新冠肺炎防控阻击战中,中美两国的华人作家都对各自居住地的情况、特别是平民百姓的情况发表了作品。美国华人作家的追求的真实,大都是建立在“阴影里看到阳光”的基础之上。而中国的某些作家追求的真实,则专注于在“阳光里看到阴影”。

  • 周新城:科学理解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矛盾学说的贡献

    周新城:科学理解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矛盾学说的贡献

    毛泽东仔细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的矛盾,指出有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一类是敌我矛盾,一类是人民内部矛盾。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一切赞成、拥护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畴;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都是人民的敌人。两类矛盾性质不一样,解决的方法也不一样。由于敌我之间根本利益是对立的,因而敌我矛盾的性质是对抗性矛盾。我们必须警惕敌对势力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活动,这种活动危及人民革命斗争的伟大成果。不承认敌我矛盾的存在,丧失必要的警惕性,那是十分危险的。

  • 陈先义:唯心历史观的又一次破产

    陈先义:唯心历史观的又一次破产

    本来想借助一场瘟疫,企图把中国整垮的所有帝国主义的预言家们,到头来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一场瘟疫,让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民看透了帝国主义的本质,除了对金钱的贪婪之外,人民性命对他们来说,草芥不如。西方世界在人命关天的紧急情况下,所说的群体免疫论,对待六十五岁以上拔去呼吸器的惨烈场面,公开宣传优胜劣汰淘汰人口的无情言论,以及号称世界最富国家在疫情面前无所应对的慌乱,都证明了这场疫情已经敲响了帝国主义的丧钟。也正如毛泽东同志早就指出的那样: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世界上一切帝国主义的规律。

  • 申尊敬:毛泽东这样休息

    申尊敬:毛泽东这样休息

    毛泽东还有一套自己的“休息观”,独特而辩证:“这种脑力(劳动)换那种脑力(劳动)也是休息。看文件累了看报纸,看正书累了看闲书,看大书累了看小人书,看政治书累了看文艺书,我看这也是一种休息。”休息只是毛泽东波澜壮阔的一生一世的小小插曲,却依然弥散着令人荡气回肠的韵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毛泽东看似在休息,其实,他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在工作。他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工作。无论在工作还是在休息,他的心,一直在为一个宏大的目标而热烈跳动,无分昼夜,也无分劳逸。这样多姿多彩的领袖,这样魅力四射的伟人,怎能让人不深深怀念!

  • 在人民中永生——焦裕禄迁葬兰考追记

    在人民中永生——焦裕禄迁葬兰考追记

    一位当年参加迁葬的老汉说:“我们真觉得打心底里对不住老焦。人家是县委书记,还有病,放着那么好的日子不过,来陪咱农民受那份罪。他把自己的心肝埋在了盐碱地里啦,埋在沙滩里啦。老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可老焦这个共产党的县太爷,自个儿啥都没落下。种下的树苗,他没看到它们长大,种下的麦子,他连碗面汤都没喝上。他走以后,兰考人看着桐树心就发痛,吃口馍都想哭!”巍巍故堤,莽莽黄沙,苍苍翠柏,耿耿丹心。在人民博大温暖的怀抱里,一生为百姓服务的焦裕禄,得到永生。

  • 赵士发 郑棪方:毛泽东民主思想对民粹主义的三重超越

    赵士发 郑棪方:毛泽东民主思想对民粹主义的三重超越

    从理论基础、实质内容、实践结果三个方面比较毛泽东民主思想和民粹主义的异同不难发现,毛泽东民主思想在理论基础上以唯物主义和群众史观超越了民粹主义,在实质内容上以人民民主超越了民粹主义,在实践结果上以成功的民主实践超越了民粹主义。

  • 常与共: 再谈“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常与共: 再谈“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完全没必要因为某个句子在某个时期具有特殊的含义,或者“所指”,我们就故意裁剪事实,屏蔽记忆,而不予承认老人家用过这句话,甚至还常用这句话,这是让人伤感的。我们真的“玻璃心”到这种地步了?用了这句话、常用这句话,会伤害了老人家的光辉形象吗?难道我们就不能回到历史现场和结合时代条件,做出合乎历史情境的解释吗?这,或许可以看做从上而下、破空而来的第五条道路。

  • 常与共:“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常与共:“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从1957到文章发表的2007年,五十年弹指一挥间,阎明复老人清楚记得的,“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常用词、词组和成语三大本汇编的内容之一,并且说“我们至今仍记忆犹新”,应该说还有其他老人家或许也能记得。不知何故,似乎没有人再顺着这个线索,去考证下毛主席老人家和这句话的关系问题。多么希望一些见证历史的老人家们,能够多讲讲这些“过去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