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共为您搜索到121篇文章
  • 贸易战回眸之四:法国如何实现工商业升级?

    贸易战回眸之四:法国如何实现工商业升级?

    我们更不能忘了:自英国发动鸦片战争以来,英国人的身边,无时不晃动着法国人的影子。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侵华,都有法国大兵参与;而且法国人还“孤军”对华开战,摧毁了马尾船厂,与中国军队在越南北部交战,将中国的广西、云南化作他们的势力范围。

  • 法国贫富差距究竟有多大?

    法国贫富差距究竟有多大?

    “在法国历史与法国人的集体心态中,对缩小贫富差距一直有着强烈愿望,这也是一系列‘杀富济贫’税务政策出现的原因”,德基耶说,马克龙为了经济效率、吸引投资而取消巨富税,但在穷人眼里他的做法却显得有些“劫贫济富”,成了“为富人服务的总统”。

  • 法国爆发“黄马甲”运动的内外部因素

    法国爆发“黄马甲”运动的内外部因素

    资本的全球性肆虐,并没有实现所号称的“共享收益”,而是将法国社会彻底分裂成两个阶级,一个是财富越来越积聚的垄断资本阶层,另一个是广大的受雇者,包括蓝领和白领。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世界多国劳工阶层的就业机会、收入水平与财富状况等逐渐趋于“被拉平”,工作机会不断流向劳动力更为廉价的发展中国家,曾经被视为“工人贵族”的法国劳工阶层,逐渐成为经济全球化的“被抛弃者”,法国的中产阶级也趋于整体性萎缩。这是“黄马甲”运动的社会基础。

  • 钱昌明:法国为何会爆发这场“暴乱”?

    钱昌明:法国为何会爆发这场“暴乱”?

    法国,也是近代资本主义核心国家之一,是资本主义社会所有矛盾与斗争集中反映的地方。此番法国的“黄背心”抗议运动,所以会有如此大的“暴乱”性,说白了,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广大被压迫人民群众对现实社会——资本主义制度愤懑怨气的一种宣泄。

  • 法国街头革命运动的困境

    法国街头革命运动的困境

    之所以法国人因为燃油税的增加爆发如此激烈的罢工和抗议,是因为他们认为马克龙给富人减税,却对普通老百姓征税,还想改动劳动法损害他们的福利,是不能容忍的。法国经济陷入了“高税收一高福利一高负债一高成本一高失业率”,和“低投资一低效益一低增长”的恶性循环。然而一个政治家,想通过民主的体制,缩减选民的福利,是必然要被选民们抛弃的。

  • 法国议会为巴黎公社平反

    法国议会为巴黎公社平反

    颁布一项代表法国政府官方定论的纪念性法令吗?不是!如今,人们似乎达成共识,一致认为上述所指的“纪念性”律法不是追忆重要历史事件的恰当途径,更不是维护历史事件参与者共同记忆的合适方法。在2008年11月18日的报告中,国民议会实况调查团着重指出这就是关于纪念性问题最终确认的调查结果。调查团正式提出反对,“任何过度的立法措施都隐藏着危险,它以某种方式对历史事实进行鉴定:违反宪法的风险、观点自由与言论自由受影响的风险、教师自由受损的风险、历史学科的科学性受到质疑的风险,以及,国家凝聚力减弱和外交影响力减弱的政治风险。”调查团还补充道:“从这个评定开始,有必要认为议会不应该再提前走向一条迟早会后悔的道路。”

  • 法国1968年社会运动中的大众艺术工作坊

    法国1968年社会运动中的大众艺术工作坊

    在五月风暴五十周年之际,我今天非常荣幸地与Artworking微信群中的艺术家们和诸位朋友分享了风暴期间大众工作坊的革命艺术理论和革命艺术实践。这五十年来,人类社会的生产力继续迅猛发展,但总体而言,人类社会的想象力似乎有渐趋萎缩的倾向。希望借纪念五月风暴五十周年的机会,那些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能够重新激活自己的想象力,重新让想象夺权,而不是在这个后工业社会或者说晚期资本主义社会中随波逐流,做一种所谓的单向度的人。让我们一起努力。

  • 西方新动向:法美视图重整旗鼓、共同对敌

    西方新动向:法美视图重整旗鼓、共同对敌

    一般评论认为,马克龙华盛顿之行目的是解决双方在伊朗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等具体问题上的分歧和争议,这就低估了这次国事访问的意义。须知,马克龙是以欧洲代言人的身份来访的,特朗普的言论则是通过马克龙传递给整个欧洲的,双方的共同观点表明,提振一度冷落的欧美关系是当前双方的的紧迫需求。

  • 郑若麟:法国如何才能放弃对中国的“成见”?

    郑若麟:法国如何才能放弃对中国的“成见”?

    希望中法之间的文化能够进一步进行直接交流,有更多更好的中国文艺作品直接进入法国,直接接触到法国总统和法国民众,而不是局限于中国的“异见艺术品”。中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要认识中国,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关键要有认知真正中国的强烈愿望和意志。也许,马克龙总统将翻开中法相互认知的新的一页?但愿如此。

  • 美法大阅兵纪念一战,是警告还是炫耀?

    美法大阅兵纪念一战,是警告还是炫耀?

    一战,是一场非正义混战,是列强分赃大战,所以,一战,没有像二战具有隆重纪念的因素。美国和法国在巴黎搞得甜甜蜜蜜,你侬我侬,美军还出动了F22战机助兴,当然是意有所指。既是炫耀,也是警告。炫耀的对象是全世界,警告对象当然是当年美法共同对付的德国,加上现在的俄罗斯也可以。

  • 无处不在的晚期资本主义,法国统治阶层的衰落

    无处不在的晚期资本主义,法国统治阶层的衰落

    “晚期资本主义”在20世纪批判理论家的笔下带上了更为黑暗的内涵,他们从马克思及其后继者那里借用、批评并发展了这一概念。

  • 马克龙当选总统,他能拯救严重撕裂的法国吗?

    马克龙当选总统,他能拯救严重撕裂的法国吗?

    马克龙无法弥合严重撕裂的法国社会,制造业空心化、失业率高居不下、高福利无法承担等问题依然无可逆转,马克龙不会成为法国的救星,也不会成为欧洲的救星,正如仅执政百日就焦头烂额的特朗普一样,法国依然会深陷困境。

  • 我们在旅游,他们在游行,你看懂背后玄机了吗?

    我们在旅游,他们在游行,你看懂背后玄机了吗?

    未来十年,中国这台发达国家的粉碎机,将会更加高速的前进,我们将会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统治世界的天花板,这个阻档所有第三世界走向富强的天花板,终于要被中国粉碎了。西方将在动荡不安中,走向历史性的衰落。

  • 1968年的法国,有一群高举毛泽东旗帜的革命者

    1968年的法国,有一群高举毛泽东旗帜的革命者

    在一个“真实存在的社会主义”(really existing socialism)的压抑本质不可否认地达到极不协调的比例的时代里,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为学生们提供了一条永葆狂热的法国革命传统的道路——巴士底狱的荣耀、瓦尔密的光荣与巴黎公社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