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共为您搜索到771篇文章
  • 桑德斯的“社会主义”究竟是怎样的社会主义?

    桑德斯的“社会主义”究竟是怎样的社会主义?

    与民主党主流强调“重塑美国的中产阶级”不同,桑德斯更关注美国社会中下层人民。除却普遍性的福利措施,桑德斯竞选中抛出的核心议题之一是,扩大工作场所民主。他主张通过工会运动,恢复工人争取更高工资、福利与工作环境的权益。因此,他承诺要扩大工会规模、增强工会力量,保护工人免于辞退并享有工作保障与带薪假期,同时强化雇主的责任义务。

  • 留学低龄化、人才掐尖官方化…谁在挖社会主义墙角

    留学低龄化、人才掐尖官方化…谁在挖社会主义墙角

    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深刻更广泛的自信,文化的腐败危害更为隐蔽,也更加危险。教育的天职是传承优秀文化,是为文化自信服务的,是意识形态斗争的重镇,在千年不遇的国际秩序大调整的关键时刻,如何打造并掌握一支忠于祖国和人民的优质人才队伍,是关乎民族兴亡盛衰的大事,疏忽不得。

  • 江宇|“资本不干政”是中国的制度优势

    江宇|“资本不干政”是中国的制度优势

    中国的私营经济在政治上必须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这是其同资本主义私营经济的根本不同。尽管私营企业党组织并不如国有企业党组织的政治领导核心作用那样突出,但是毕竟可以保障党的思想理论和路线影响企业。甚至有一大批有着党政部门和国有企业从业经历的民营企业家,在党的建设方面也很规范和重视,把党的政治和组织优势转化为规范企业管理、企业的竞争力。

  • 周新城:科学理解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矛盾学说的贡献

    周新城:科学理解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矛盾学说的贡献

    毛泽东仔细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的矛盾,指出有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一类是敌我矛盾,一类是人民内部矛盾。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一切赞成、拥护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畴;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都是人民的敌人。两类矛盾性质不一样,解决的方法也不一样。由于敌我之间根本利益是对立的,因而敌我矛盾的性质是对抗性矛盾。我们必须警惕敌对势力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活动,这种活动危及人民革命斗争的伟大成果。不承认敌我矛盾的存在,丧失必要的警惕性,那是十分危险的。

  • 大卫·哈维:论特朗普、异化及左翼社会主义运动

    大卫·哈维:论特朗普、异化及左翼社会主义运动

    当特朗普说出“我将为你们说话”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战胜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英国脱欧公投中,我们也能看到同样的情况。大城市的情况还不错,但在那些经济支柱已经丧失的小镇上的人,很大一部分已被异化。同样,印度也是如此。那些新法西斯主义、民粹主义右翼分子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他们经常会说:“听我说,听我说,我对所有这些问题都有不同的答案。”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美国,在其他国家也存在。

  • 伯尼·桑德斯:全民免费医疗是现实可行的

    伯尼·桑德斯:全民免费医疗是现实可行的

    该研究表明,事实上,桑德斯法案的四年过渡期太长,可以缩短为一年或两年。作为证据,它引用了1965年医疗保险制度的建立,以及台湾于1994年迅速过渡到单一支付制度的历史事例。该研究还引用了管理技术的快速发展,这使得雇主不按年龄组逐年而是直接替换掉员工相对容易。总而言之,向全民医疗保险过渡并不像批评者所说的那样具有挑战性。它肯定会面临复杂情况,但医疗保险机构能够在它们到来时对它们进行分类处理。该研究警告说,实际上,四年的过渡可能会导致更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因此更快的过渡可能是明智的。

  • 《卫报》:中国和古巴是国际主义精神最杰出的代表

    《卫报》:中国和古巴是国际主义精神最杰出的代表

    据3月26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国已经向89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提供了援助,向世卫组织提供了2000万美元捐款,表明了中国率先开展防疫全球合作的决心和态度。古巴也向意大利派遣医疗团队,同时还援助了包括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牙买加、苏里南、格林纳达五个拉美地区国家。

  • 王今朝:对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和稳定政策的思考

    王今朝:对我国当前经济发展和稳定政策的思考

    只有公有制企业成为人民日常生活用品的供给主体,中国才能将人民日常生活用品的价格降低到最低限度。这就意味着,为了保证人民的生活,最好的办法是用公有制企业来生产和供给商品。这意味着只有真正实现公有制企业在生产领域、运输领域、批发领域和零售领域的供给主体地位,才是真正的保民生的有效办法。在中国收入分配分化得相当厉害,低收入家庭还不少的情况下,采用公有制来实现生产和供给应该会得到人民的衷心拥护。

  • 马克思在武汉:中国社会主义如何战胜新冠病毒

    马克思在武汉:中国社会主义如何战胜新冠病毒

    在当前的危机中,中国社会主义的一个法宝是一个庞大、高度胜任、组织良好的共产党的存在,该党在所有社区和工作场所都有忙碌的身影。中国共产党的支部带头确保人们在家中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协调食品和药品的运送。中国各地数以百万计的党员自愿参加了这项工作。中国与主要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另一个关键区别是,欧洲和美国的工人阶级在过去十年中一直面临着新自由主义的紧缩政策。卫生服务和社会服务遭受重创。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死亡率远高于中国,尽管意大利和西班牙的人均收入要比中国富裕得多。中国的检测率、治疗率、信息提供、食物分配、对老年人和弱势群体的照顾、补偿金转移和心理健康支持都远远优于欧洲和北美。

  • 国有疫难可问谁?——对中国和他国抗击疫病的思考

    国有疫难可问谁?——对中国和他国抗击疫病的思考

    如果说中国,乃至世界,必须得通过某种程度的公有加上计划经济,才能真的走出这次的公共卫生危机。那么我们就要思考,如果这次对抗疫情的巨大成功中已经展现了一些更好的医疗模式和社会关系,那么有什么理由不去认真学习总结?如果说这次的应对里面,已经尖锐的暴露出了大量的几十年市场化私有化积累的严重问题,我们怎么能不对以往的改革进行检讨呢?

  • 刘召峰:毛泽东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的当代反思

    刘召峰:毛泽东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的当代反思

    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的新贡献在于:在深刻领悟马克思关于商品生产、价值规律的历史性质的论述的基础上,为社会主义商品生产的存在补充了“生产力条件”;提出了区分资本主义商品生产与社会主义商品生产的新标准;突破了斯大林关于商品的活动范围“只限于个人消费品”的限定,肯定了“一部分生产资料”可以是商品;提出了价值法则是“一个伟大的学校”的新论断。分析和评论毛泽东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需要把“消灭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消灭剥削阶级的社会主义”、“允许私有制和剥削阶级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的社会主义”区分开来。毛泽东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思想所“丰富”的,是马克思的“过渡时期理论”,而不是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的设想。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的扬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资本主义和封建残余的扬弃

    实践劳动价值论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变革的本质内容,要注意三方面的理论与实践的统一。1,一般商品经济与雇佣劳动为特征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界限;2,活劳动在财富增量中的决定作用;3,劳动员工主体,自主联合劳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方式。根据马克思对市场是流通领域总表现的定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对雇佣劳动不断变革的商品经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根据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尊重活劳动对社会财富增量的决定作用,坚持劳动员工主体,发展自主联合劳动,实现劳动者与生产资料和劳动回报紧密结合,在解放生产力中不断变革、完善公有制主体和有益的非公经济补充的生产方式,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变革中形成的过程。本文是笔者依据学习、体验、感悟的归纳,本着“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1]的精神,所作的理论探讨,对于文中免不了的先验或学习不准确之处,欢迎批评。

  • 西班牙:冠状病毒危机表明迫切需要社会主义社会

    西班牙:冠状病毒危机表明迫切需要社会主义社会

    新自由主义统治我国多年,其对我国卫生系统的公共性质进行的持续攻击削弱了卫生系统有效应对这种疾病的能力。公立医院在提供医疗服务的可能性方面不堪重负,并受到反劳工政策的攻击。举个例子,自上次危机爆发以来,马德里已有3000多个医疗岗位被摧毁。我们越来越认识到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优越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人类可以从生产力的高速发展中受益,为社会大多数人服务,从而结束财产垄断和金融资本,因为它们才是使人民遭受贫困和苦难的真正根源。

  • 世界大变局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关系重构

    世界大变局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关系重构

    世界大变局是影响两种制度关系未来发展走向的重要变量和关键因素,正在重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存关系及共处空间。西方发达国家与新兴大国之间的关系深入调整,关联互动、竞争博弈趋势明显,不同文化交流互鉴、各种政治思潮碰撞争锋异常活跃。西方资本主义政治模式和发展经验光环黯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成为振兴世界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一个长期历史过程,需要各种主客观条件的成熟,最终要靠社会主义取得成功的实例来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

  • 重视基层,这才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中国抗疫经验

    重视基层,这才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中国抗疫经验

    西方社会实际上此次采用的手法,主要反应了西方政治精英在危机公关与选举媒体传播中积累的经验。通过话语术、信息差、乃至造谣的模式,将民众注意力转向某个无关紧要的固定话题(类似于这次英国媒体对“群体免疫”的讨论),或是抛出“替罪羊”(例如将中国视为所有危机的源头),其目的在于使一部分民众的心理压力找到一个释放点,并借此来达成对群体意见的引导乃至“控制”。而与之相比,中国的危机处理则更集中于危机本身。

  • 程恩富 徐文斌:抗疫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势

    程恩富 徐文斌:抗疫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势

    “封城封省”发扬了中国民族“牺牲小我保全大我”气节。中国人民在面对人类共同命运问题上,向来怀着一种毫无保留的“大我”“大家”的国际精神,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中国发展的重要目标,这是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理想优势和永恒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