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共为您搜索到64篇文章
  • 李慎明:科学判定当今世界所处的时代方位

    李慎明:科学判定当今世界所处的时代方位

    和平与发展这“两大主题”“两大课题”“两大问题”,决不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乃至更长一点的历史阶段所能轻易解决得了的。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不仅使现有的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得不到很好解决,反而会带来而且也必然带来新的更大更多的问题,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全球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这一新的问题的凸显,进一步加重了原有的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的存在。

  • 因信仰,拒绝下海——82岁院士的持久战还未停战

    因信仰,拒绝下海——82岁院士的持久战还未停战

    刘永坦曾用猎豹如何追逐野兽,教学生怎么追踪目标信号。某种程度上,他自己就是一头猎豹:敏锐的目光,不歇的脚步,坚韧的品质,以及对家园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守护之心。这就是刘永坦,信念里藏着科学与家国,藏着理想与情怀。他守着信念,跟一切困难“没完”。

  • 钮文新:中国金融管理需要怎样的科学精神?

    钮文新:中国金融管理需要怎样的科学精神?

    2016年4月24日,我们国家的总领导在首个“中国航天日”到来之际指出:“探索浩瀚宇宙,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是我们不懈追求的航天梦。经过几代航天人的接续奋斗,我国航天事业创造了以“两弹一星”、载人航天、月球探测为代表的辉煌成就,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积淀了深厚博大的航天精神。载人航天精神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与航天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生动体现。”

  •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符合马克思主义本意吗?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符合马克思主义本意吗?

    “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之说本身不是一个科学命题。马克思曾说过“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这样的话,但并不认为科学技术就是一种生产力即现实生产力。因为科学技术是一种“精神产品”,是一种观念形态的东西。同时,他还认为,科学技术也不是构成现实生产力的一个要素,因为科学技术本身不能独立存在,而只是生产力的一种可溶性要素。因而它对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不是以一种独立的要素来发生作用的,而是通过与劳动力、劳动资料、劳动对象的融合,以及对生产的工艺流程与管理创新来实现的。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一说更是错误的,它对马克思科学唯物史观关于“全人类的第一个(首要的)生产力就是工人,劳动者”这一原理是一个直接否定,由此必然带来更加严重的理论后果,使科学的唯物史观完全被消解。

  • 周新城: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又是战斗的

    周新城: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又是战斗的

    我认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它的基本原理反映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必须认真读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牢牢把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真学、真懂、真信、真用上下功夫,要踏踏实实地学,不要想去“打擦边球”,搞什么“离经不叛道”这类事情;同时,马克思主义又是战斗的,没有批判精神就不能真正把握马克思主义,更谈不上发展马克思主义。

  • 没了科学精神,也就没了底线

    没了科学精神,也就没了底线

    韩春雨喜欢套用《喜剧之王》里的台词“其实,我是一名科学家”来表达自己的坎坷成名路——正如一个“龙套”对梦想的坚持让他成为巨星,小人物的科学梦也总会有闪闪发光的一天。但事实上,韩春雨的所作所为恰恰表明,背离了科学精神的所谓“科学梦”只能玷污“科学”二字。科学梦只会属于那些真正热爱科学、尊重科学、坚守科学精神的人们。

  • 汪晖:人文学科在当代面临的五个挑战

    汪晖:人文学科在当代面临的五个挑战

    学术分科有它的合理性,因为学术如果没有分科的话很难持久的积累和发展。但是人文学科、人文教育如何能够成为新思想的发源地,而不只是一般意义上专门知识的积累;如何在专业化的背景和市场化的条件下重塑一种真正有自主性的知识领域和知识界。这就要形成一个文化的、知识的新空间,来思考这样的挑战。这是在19世纪、20世纪,无论是中国还是其它地区都可以看到的一个成果,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相互激发、相互自主的知识领域,新思想的发源以及专门学科之间跨界的对话是比较难的,这些知识领域的对话和不断涌现的社会问题、现实问题之间关联的呈现也是比较难的。

  • 张维迎自由与创造力逻辑缺乏对科学起码的认知

    张维迎自由与创造力逻辑缺乏对科学起码的认知

    张维迎等一贯反对计划经济,产业政策,恐怕不只是对计划经济产业政策的认知问题,而是经济学人对科学技术、对科学家缺乏真正的认识、尊重和敬畏,远远超出学术之争,俨然是一种意识形态高于科学的傲慢心态在作怪。

  • 当代中医的历史生成与科学化焦虑

    当代中医的历史生成与科学化焦虑

    中医一直在努力发展从而与自身所处的时代相符,难道现在的中医不是"现代"的吗?如何解释今天中医所实施的各种医疗手段,还有中医的各个机构,各种实践?长久以来,"现代"的意识形态一直在阻挠着中医这个古老而又"传统"的医疗体系主张其"现代性"的任何可能。


  • 江晓原:科学已经告别纯真年代--科学中的政治

    江晓原:科学已经告别纯真年代--科学中的政治

    我所说的“科学政治学”包含两层含义,既包括科学与一般意义上的政治之间的互动关系,也包括在科学运作中所呈现出来的政治色彩。第一层含义指科学与政治之间发生的关系,第二层含义是指科学在自身运作过程所呈现出的“政治”,类似于我们平常说的“办公室政治”的“政治”,科学群体也会“勾心斗角”,这种勾心斗角本身就是“政治”。

  • 王今朝:怎样科学理解中国农业的几个关键问题

    王今朝:怎样科学理解中国农业的几个关键问题

    在所有经济部门,农业部门特殊性最大。其它部门发展受挫,不过是经济损失,无伤根基,农业部门发展受挫,就可能国本动摇。不仅封建社会如此,新中国建国后的前30年如此,今天依然如此。中国农业状况牵动着亿万人之心,对世界影响举足轻重。

  • 郝贵生:再谈“共产主义”的科学含义

    郝贵生:再谈“共产主义”的科学含义

    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党章、宪法上都表明我们的奋斗目标是共产主义,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也是共产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的同义语),习近平同志最近讲话中又提到了“共产主义”理想和信仰。因此必须科学地说明和解释“共产主义”的本意与内涵。

  • 何美芸:从遗传学看转基因——警惕“简化论”科学

    何美芸:从遗传学看转基因——警惕“简化论”科学

    循环经济是自然界自己的经济。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循环,并通过再循环来减少浪费和损耗。技术上这被称为循环性热力学,指物质和能量的转换,也被作经济学成为其他名称。